一天晚上,一群年轻人去拜访他们的牧师夫妇。他们谈话的内容是关于在陌生人面前祷告。一个女孩问:“设想两个人一起出门经商,住在酒店里同一间房。其中一个睡觉前跪在床边祷告。你们有什么想法?你们会不会觉得那看上去有些假惺惺?”

  “我绝不会认为那是假惺惺,“

  一个男孩说,“只要他是在真心祈祷。我相信随处祷告,随时祷告是我们的本分。”

  另一个男孩插进来:“约翰,我同意你的看法。有一次,我听说两个忠实的教友没祷告就上床了,原因是每个人都不敢在另一个人面前祷告。”

  这时,牧师太太建议说:“让牧师给你们讲一个跟这个题目有关的故事。它会清清楚楚告诉我们,我们永远也不应该忽略祷告。”

  牧师点头说:“这可是一个很难忘的故事。大约四十年前,我去波士顿的一家百货商店当售货员,那时我才十八岁。我住在一栋寄宿屋里,与另外两个同龄的男孩共居一室。整栋屋里共住了十六个男孩。礼拜天早晨,我们八点钟左右就起来了,教会礼拜十一点才开始,所以我们有三个小时作准备。我的皮箱里有一本母亲放进去的新《圣经》,我想拿出来读。从小到大,读《圣经》是每个礼拜天早晨的习惯。室友们正读杂志,我不敢让人觉得我太宗教气。

  “我也拿起一本杂志来读,但良心搅得我不得安宁。我放下杂志,走到皮箱前,揭开箱盖。转念一想,我这样作,看上去会像个法利赛人,于是我改变了主意,踱到窗前,站在那里有二十分钟的样子,心里难过得不得了。我知道自己在作错事。”

  “我又一次走到皮箱前,摸到了《圣经》。可我还是怕室友们会笑话我,于是再一次合上了箱盖。”

  “我转身正要走向窗户,一个室友笑了起来:‘你怎么了?坐立不安的!’”

  “我也笑了,向他们吐露了实情:‘在家时,每个礼拜天早晨我都要读《圣经》,但我怕你们会笑我。’”

  “出乎我的意料,他们说他们的皮箱里也各有一本《圣经》,他们也想读,像我一样,他们也怕别人笑话。”

  “于是我建议:‘我们每个礼拜天早晨都读经吧。’”

  “室友们连声说好,眨眼之间三本《圣经》全部出笼。实话告诉你们,那以后我们全都觉得好过多了!”

  “第二个礼拜天,我们正读经时,隔壁屋里的两个男孩来了。一见我们正作的事,他们眼睛都瞪大了,问道:‘你们在作什么?教堂聚会吗?’”

  “我告诉他们前一个礼拜天发生的事,和我们达成的,每个礼拜天早晨上教会之前读几节经文的协定。”

  “一个客人说:‘这主意不赖,你们比我要勇敢。我母亲也给了我一本《圣经》。我来波士顿以后还没看过呢。我想我也该读它才是。’”

  “其他男孩要我们选一个人朗读,其他人安安静静地坐着听,一直到作礼拜的时间。”

  “那天晚上,我们三个商量好,以后每晚九点,轮流朗读《圣经》。几天以后,四五个男孩来我们屋里聊天。钟敲九点,我的一个室友望着我,伸手去拿《圣经》,打开,放在膝盖上。所有的人都停下来,一脸问号地望着他。我向他们解释了我们的规矩,他们都说愿意留下听他读。”

  “结果呢,十六个男孩,无一例外,全在礼拜天早晨读经。时间已经证明,这在我们生活中产生了良好的影响。我不敢打包票说每一个男孩都归正了。但除我以外,还有三个现在在作牧师。你们能看出,靠着恩典,一个人可以有多大的影响吗?你们永远也不要怕作你份内的事。

分享家:Addthis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