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姒和卫珞缩在他们的小草屋里,冻得哆哆嗦嗦。一阵狂风刮来,将一堆冰雪粒子从烟囱里灌了进来。

  “看来我们注定是要饿死了。”奶奶哈罗娜抱怨说。

  祖孙三人挤在火炉旁。木头是湿的,火很小,烟却很浓,熏得他们眼睛痛。“我刚才发现我们的羊死了十头。”卫珞有气无力地宣布。

  老妇人惊叫起来:“又死了十头?用不了一个礼拜,它们就全都会冻死饿死的。那我们就再也没有什么可吃的了。”

  她合上眼睛,开始用本族语言诵起一篇异教徒的祈祷来。

  “奶奶,“卫姒打断她,“我们还有一点儿面粉,我能用它作两三条面包。如果我们每

  顿饭只吃一小块,可以挨过四天呢。”

  卫珞咆哮起来:“然后呢?”

  “到那时,我想神会帮助我们的。”卫姒充满希望地说。

  卫珞苦笑了一下:“如果我能骑马去白人那儿求助,神也许能帮我们。可是我的小马已经死了,我被困在这里。卫姒,奶奶说得对,如果诸神要我们死,我死好了。”

  奶奶跪在火边,扇着微弱的火苗。还要等几个小时,羊骨才能熟,卫珞竭力不去想羊肉的美味。

  卫姒把一个旧木箱上的雪扫去,取出她的《圣经》。她想要奶奶认识那位能从天上送来帮助的神。卫姒肯定,神会听她祈求食物的祷告。她讲了以利亚和乌鸦的故事:“以利亚饿的时候,神派乌鸦给他送去了食物。如果我们信赖祂的话,你们认为祂会不管我们吗?”

  “是可能哦。”

  哈罗娜若有所思地说。卫姒发现在她的眼睛里闪烁着一线希望。

  “我很想亲眼看见这样的事。”

  卫珞也在想。

  第二天出奇的冷。因为没有避风的地方,又有好些羊死了。它们站在那里,冻得硬邦邦的,倒都倒不下来。

  “噢,我主我神啊,看在基督的份上,请在我们死前来帮助我们。”

  卫姒祈祷道。

  突然,卫珞尖叫了一声,打断了卫姒无声的祈祷:“看哪!奶奶,卫姒!快出来!一架飞机!”

  没错,是飞机的嗡嗡声,尽管很微弱,却是千真万确的。

  卫姒披上外套,一把抓过自己的红毛衣,大叫道:“快向他们挥手啊,也许他们能看见我们!”

  孩子们用尽全身力气,挥啊,叫啊,全没想到飞行员根本听不见他们的喊叫。但飞行员看见了他们。飞机上的人就是出来寻找这些陷入困境的印第安人的。

  哈罗娜看见小小的黄飞机从小草屋上空低低地掠过,扔下了一袋袋的面粉、豆、糖和干果,泪水模糊了她的眼睛。卫珞目瞪口呆地看着一龛熏肉就落在离他不远的地方。卫姒则跳来跳去地闪避着那一袋又一袋的咖啡和葡萄干。天国在下食物雨啦!

  哈罗娜一边把食物拣进草屋,一边毫不掩饰地扑簌簌地掉着泪。拣回的食物足够吃一整个冬天的。她紧紧搂住孙儿孙女,说道:“白人的神把祂的乌鸦给我们派来了。”

  神满足了这三个印第安人身体上的需要。孩子们,祂也能为你们作这样的事。祂还能满足你们心灵的需要,你们向祂求了吗?

分享家:Addthis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