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  蚁

哼唷,哼唷,对不起,上帝,我累得快要死了。哼唷,您看,我已经喘成这副模样,请您让我歇一歇吧,对不起,唉,哼唷……

好了,我现在总算好一点了,您真不知道,我刚才实在是老命都快去了一半了,真的,您不能怪我忽略灵修,我实在太忙太累。而且,您知道的,我所忙的也都是正经事。

我知道有许多人天生福气好,住在高楼大厦,使唤着男女婢仆,来来去去都是汽车飞机,我如果是他们,我当然也可以去作礼拜去查经,或者跪下来祷告几句。

我是从早到晚都忙着的。从七点到八点钟我有六个学分的“工作技巧学”要上,那是非学不可的,否则将来很难找到较理想的职业。八点以后要听“国际蚂蚁的现势与组织”,那是很复杂的,却是我们的共同必修课程,每个月还要提出报告一篇。这以后又要到实验室去学“食物保藏法”,那助教实在凶得可以,我们稍微不用心,就有重修的危险,那实在不是开玩笑的。

下午本来应该可以休息一下,偏偏系主任又定了好几本书要我写心得,譬如“蚂蚁社会的阶级制度”啦、“人类丢置饼屑之心理学”啦、“蚂蚁优生学”啦、“蚂蚁退休制度之商榷”啦,实在苦死人了,那些书都是洋装的;多半是住在非洲的蚂蚁写的(非洲的蚂蚁是世界上最开发的蚂蚁),也有几本是欧洲和美洲蚂蚁的大学用书。人家洋蚂蚁看起来当然轻松,我们可惨啦!光查字典就够人受的了!

三点到四点是体育课,有单杠练习和足球比赛,有时候也有“面包屑接力赛”、“负重超越障碍物”、跳远、跳高等。这些都是很重要的,如果成绩不好,将来有什么公司肯聘一只既没腿劲也没有臂力的蚂蚁呢?

四点以后是社团活动的时间,我并没太大的政治兴趣,但是也总得参加一两个,否则社会关系不好也是不太好的。如果万一要申请什么研究所,听说这也是考虑条件之一呢!

最累人的是实习课,天哪!单单二门“蜜糖力学”和“蛋糕速移法”就够人累死的了,更别提什么“夜间作业”了。

晚上我还负责两个家教,虽然我对教书毫无兴趣,可是有钱拿总是好的。

好了,上帝,您替我想想,我哪里还有时间呢?我睡眠不足天天透支体力。其实我的心您是知道的,我没有做什么不好的事啦。并且偶然想起来,我也还会祷告一下的。

我答应您,上帝,将来等我老了,清闲了,我自会多分一些时间给您的。现在,我能给的也只有这么多了,请您可别见怪啊!反正能侍奉您的人不是很多吗?我想少了我也无足轻重吧!阿门。

分享家:Addthis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