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自传道课程

圣经里有一些方法

七个有关神医治的事实 – Seven Things You Should Know about Divine Healing 甘坚信 Kenneth E. Hagin
圣经里有一些方法,可以叫人得医治

因为每个人的信心都不是在相同的层次上,神提供了七个方法,经由这些方法,藉着神的话语,人可以得到医治。神不会让我们进退两难,若我们无法升高来达到他的层次的话,他会俯就我们,来到我们的层次。

(1)奉耶稣的名来抵挡魔鬼,奉耶稣的名命令疾病和病痛离开。

整本使徒行传,使徒都没有为病人祷告,他们只吩咐病人起来行走。当约翰和彼得在美门服事那个瘸腿的人时(使徒行传第三章),他们奉耶稣的名“命令”他(希腊文用此字),他便起来行走。

你有权利奉耶稣的名命令人得医治,你不是向神施以命令,他并没有使人生病,你乃是奉耶稣的名命令魔鬼释放那些人。耶稣说:“奉我的名,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马可福音16:17,18)“奉我的名,他们就能做到。”哈利路亚!这个名大有权能。

我注意到当我用最基本的方法对付邪灵时,我对他们说:“我奉耶稣的名宣告我的权利!”邪灵就会好像被射中一般地离开。他们很害怕这个名,因为耶稣击败了他们。圣经说,他将他们掳来,明显给众人看。(歌罗西书2:15)

另外你可以做的就是奉耶稣的名毁灭魔鬼在你所爱的人生命中所有的势力。你不能使他们接受基督——但是藉着这样做,你会使他们更容易接受基督。

我们当中许多在教会里长大的人都受了宗教的洗脑,没有受新约的教导。有时候我发现我会回复到以前在教会所受教导的祷告方式,为某些事日复一日,夜复一夜的祷告。突然间我领悟到:我知道有更好的方法!这不是圣经的方法,只是宗教垃圾而已!

让我们知道什么是属于我们的,让我们知道耶稣的名是属于我们这一代,就正如它属于第一世纪的基督徒一样。赞美神,我们有权利使用这个名。

耶稣的名大有权能,就正如他在世时,耶稣是大有权能一般。

在这个名里有医治。

在这个名里有释放。

这个名属于我们,但是除非我们使用它,否则它不会发生果效。耶稣的名是打开不可能之门的钥匙。耶稣的名是打开超自然之门的钥匙。

不是我的名,不是你的名,乃是他的名。

你记得当那位瘸腿的人在美门得医治后,彼得对围观的群众说什么吗?“为什么把这事当作希奇呢?为什么定睛看我们,以为我们凭自己的能力和虔诚,使这人行走呢?”(使徒行传3:12)他们没有任何能力。

“哦,是的。”有人会说:“因为他们是使徒。”

这就是彼得的解释,他说:“我们因信他的名,耶稣的名,便叫这人健壮了……正是他所赐的信心,叫这人在你们众人面前全然好了。”(使徒行传3:16)

荣耀哈利路亚!这个名是属于我们的,让我们使用这个名吧!

(2)奉耶稣的名向天父祷告求医治

到那日,你们什么也就不向我了。我实实在在的告诉你们,你们若向父求什么,他必因我的名赐给你们。向来你们没有奉我的名求什么,如今你们求就必得着,叫你们的喜乐可以满足。(约翰福音16:23.24)

你要在你的圣经里,在这些经文上作记号,免得你忘记它们。当耶稣说:“到那日,你们什么也不问我了。”他到底在说什么日子呢?他乃说;我们所活的现在,在今日——现在,奉属于我们的耶稣的名向父祷告。

耶稣在他要去加略山受死以前,他说他将会从死里复活,升天,并坐在天父的右边。在那之后会有新的一天来临,我们会进入一个新的约。

注意24节说的:“向来你们没有奉我的名求什么。”向来,是指直到如今——直到这时候——你们没有奉我的名求什么。

你看,当耶稣还在世上时,奉耶稣的名向天父祷告,对使徒来说没有什么好处,因为在旧约之下,他们是向亚伯拉罕,以撒和雅各的神祷告。此外,当耶稣还在世上时,他还没有进入父神右边中保者的职事(大祭司和代求者),所以奉他的名祷告也没有什么好处。

但是在他离开之前,耶稣改变他的门徒们祷告的方式。在旧约快要结束,新约刚要进来的过渡期间,耶稣教导门徒们作我们称为“主祷文”的祷告,他没有教我们这样祷告——你有没有想过?他教他的门徒这样祷告。

我不是说主祷文不美,我不是说我们无法从中学习——因为我们可以从中学习许多,但是在这祷告文中耶稣的名在哪里呢?他们并没有奉耶稣的名祷告一件事。他们也没有奉耶稣的名求一件事。这并不是新约教会在祷告!这不是新约祷告的标准。

约翰福音16章是我们需要明白的:在耶稣离开之前,他改变门徒们祷告的方式。在新约之下,耶稣基督是介于神和教会之中,我们是藉着耶稣基督来到神面前的。(我们之所以错失了那么多东西,其原因之一是因为我们像旧约时代的人那样祷告。)

注意耶稣同时说:“如今你们求就必得着,叫你们的喜乐可以满足。”当然,这包括了所有的祷告,但它也包括可求医治的祷告。若你所爱的人患了思乡病,你的喜乐又怎么可以满足呢?那是不可能的。

若我们的祷告多蒙应允,我们就会更有喜乐。若我们流露更多的喜乐,我们就会让更多的人得救。这就涉及医治了。我们有权利奉耶稣的名求医治,神会垂听并应允祷告。

(3)在马太福音18:19的基础上同心合意的祷告。

……若是你们中间有两个人在地上,同必合意的求什么事,我们在天上的父,必为他们成全。因为无论在那里,有两三个人奉我的名聚会,那里就有我在他们中间。——马太福音18:19.20

我们时常断章取义只将20节应用在教会聚会上——但这并不是它所讲的,你看,19节和20节是在一起的。第20节的意思是:只要有两个人,同心合意的祷告,耶稣就会在那里,好叫他们所同意的事发生。

耶稣在这里不是指一个教会的聚会,虽然他会在教会的聚会当中。

当两个人同心合意,奉耶稣的名求他们所爱的人得医治,他们的祷告就会蒙应允,因为神会按照他的话语使之成就。

这经文说:“有两个人在地上”。不是两个人在天上。只要两个,经文明指我们所在之地,而“什么事”则包括了医治。

你们两个人可能是丈夫和妻子。我妻子和我得到许多同心合意祷告的奇妙应允。

人们告诉我:“甘弟兄,我们尝试这样做,但没有效。”我们不是尝试——我们乃是要这样做!耶稣不是说若两个人尝试同心合意;他说同心合意的祷告。

有时,我们变得很属世。我们想,现在我们若有足够的人——或许一千人——同心合意,或许一万人一起祷告,那么应该会有结果吧!这是人的理性,神说两个人就成了。他说我们所需要的最多就是两个人!他并没有说要整个教会来同心合意。(你无法要整个教会为了救你的命而同心合意的祷告)只要有两个人同心合意,这就够了。

“若是你们中间两个人在地上,同心合意的求什么……必为他们成全。”耶稣不是说或许,他不是说可能,“我在天上的父,必为他们成全。”如果这不是真的,就是谎言。我相信耶稣说真话!

有时人们在聚会后来找我,请我和他们同心合意地为他们的经济、身体和灵性需要祷告。我和他们手牵手祷告说:“我们现在手牵手,象征着我们的灵同心合意。我们同意这个需要现在就得到满足——不是将会,因为那不是信心,那是将来式,是盼望,而非信心。我们同意那个需要现在已经得到满足,所以我们赞美神,因为我们同意,因此就必成就,凭信心,现在已做成了,我们认为它已经成就了。”

当我这样祷告后,我打开眼睛说:“弟兄(或姐妹)事情是否成就了?”

他们十居其九的都会说:“甘弟兄,我们真的希望会成就。”

我必须告诉你们:“这样不对。我相信会成就,而你却希望会成就,我们并没有同心合意,事情是不会成就的。”

若事情没有成就,我们就到处责怪神,并指责圣经,这是没有用的。

朋友,若它不奏效,是我们没有使它奏效——因为耶稣基督不会说谎,我们必须承认:“是我们没有这样做。”我们要纠正自己。

一个年轻的布道家,在1930年代初因着肺结核病而奄奄一息,他就是这样做。他告诉我他的故事:他躺在病床上,两个肺都大量出血。他要带着家人住在岳父的农场上。

有一天,他岳父在田里耕田,他的妻子和岳母就在房子后面洗衣服。这位年轻的布道家求神赐给他足够的力量下床,并且能走到四分之一里路的一个树丛那里,他下定决心:我要继续祷告,直到神医治我,或他们发现我死了。二者其中之一。

他往灌木丛走去,非常疲倦地跌倒,就算他想要大叫,也没有人能帮助他,因为没有人知道他在哪里。

“除非一些秃鹰带他们来找你,否则他们是不会找到你的”魔鬼使他相信这番话。

“好罢”。他说:“这样也行,魔鬼,这就是我来这里要做的。只要我还有一口气,我会继续祷告直到我得医治,否则我就死在这里。”

“那时,我躺在那里”。他告诉我:“尝试提起足够的力气来开始祷告,我开始想,我所到过的每一个地方,我都要求别人为我的医治代祷,数以百计的人已经为我祷告,在美国的每一个人都祷告了……哦!若你把所有的祷告都加起来,那将是数百小时的祷告。所有这些大有信心的人都为我的医治祷告了——而神是使用医治布道家的”

“我决定:我主啊,我已经错过了医治!我不打算再祷告了。我的祷告没有用。我明白我在那儿错过了,我甚至不应该要求别人为我祷告。我一直要求别人为我祷告。神说已经属于我的,我却一直要求他给我”

“圣经说我已经得医治,主!我要躺在这里赞美你,我要继续赞美你直到你得医治彰显出来。”

他告诉我:“我就开始轻声地说‘赞美主!荣耀归主!哈利路亚!谢谢耶稣!’轻声说着‘谢谢耶稣!’约十分钟后,我有足够的力气用双肘撑起我的手臂,我继续赞美神差不多十分钟之久。然后我有足够的力气举起我双手,我得声音变得更大了。两个钟头后,我双脚站立大声呼喊‘赞美主!’其声音之大,几里路之外都能听到。”

你瞧!当他开始同意神得话语所讲的,并且按神得话语而行时,他就得到了。

(4)按照雅各书5:14用油来膏抹人。

你们中间有病了呢?他就请教会的长老来,他们可以奉主的名用油抹他,为他祷告:出于信心的祈祷,要救那病人,主必叫他起来;他若犯了罪,也必蒙赦免。——雅各书5:14,15

第一世纪的信徒并没有一本新约全书,他们只有一些书信在众教会中间传来传去,他们不像我们有一本圣经可以研读。他们并不知道彼得藉着神得灵写下了“因他受鞭伤,你们便得了医治”(彼得前书2:24)我们知道这个。若他们都能健康地生活,又何况我们这一代人呢?我们拥有所有的知识,岂不更应该健康地生活吗?

我们当中不应该有人生病——但是“你们中间有病了的吗?”雅各在这里是对教会说的,因为他说:“他就请教会的长老来。”

感谢神!即使有人已经错失了医治又犯了罪,他们仍有救,注意雅各说:“他若犯了罪,也必蒙赦免。”

很多时候,教会的人期望那些在星期天晚上得救的人能够在星期三晚上便在属灵上完全成熟——但他们自己却没有隔夜就成熟。不,他们只是属灵的婴孩。

圣经教导我们,身体和属灵的成长两者有类似的地方:“像才生的婴孩爱慕奶一样,叫你们因此渐长,以致得救。”〔彼得前书2:2〕

但是,我们在这方面十分愚拙——神将会要我们负责任。

如果他们真的是属灵婴孩的话,我们应该在信心方面照顾他们。肉身上的婴孩需要人照顾,他们无法为自己做任何事。因为有人爱他们,他们就得喂养,有衣服穿和得到照料。若他们被照顾得好的话,他们就会长大,并晓得回应。

一次,我在德州为一个牧师带领聚会——使我引以为耻的是德州竟然有人像这个牧师那样愚蠢。我在星期六晚上作出呼召邀请,有39人来到台前站着。他们中间有七对夫妇,年龄大约在28到32岁之间。那是七个家庭,他们从未得救,他们是很好的人选。

随后,我问那牧师:“你有没有记下那些人的名字和地址,好叫你能做跟进的工作?”

“哦!赞美神!”他说:“我相信若人们有所得着的话,他们会再回来的。”

“我要问你一个问题。”我说:“如果你的女儿生了一个男婴,假使你到她家,说:‘我来看我的孙子,他在哪里?她会不会说:我们想,他若是活着,并且健康的话,他待会儿就会进来。’?”

我就对牧师说:“我的时何太宝贵,我不会为一个笨蛋开复兴聚会,我明天晚上就结束聚会。”于是我结束了聚会。

神要每一个教会对那些到台前重生进入天国的新生属灵婴孩负起责任。当他们灵性退步时,我们很快便批评他们,往往我们应该责怪的是我们自己。

这就是雅各在这里谈到的。这些人不能自己行动,所以就该叫教会的长老来,为他们祷告,奉主的名以油膏他们,若他们犯了罪——甚至他们曾经错失了医治——他们的罪也可以得到赦免,病得医治。

我时常用这个故事来打比方。

一天早晨当我在刮胡子时,神的灵对我说:“我要你去某某的家,因为他犯错了,而他现在在想,因为他犯了罪,神已经不再爱他,他打算以后不再上教会了。”

我出去告诉我妻子,我的脸上还有泡沫,我说:“亲爱的,在我未为你去杂货店之前,我必须去某某的家,主刚告诉我他犯错了,他曾大发脾气,说了许多他不该说的话,主告诉我要去他那里,使他恢复起来”

我继续刮胡子,而某某的妻子却驾车到了我们那里。

“哦!甘弟兄,”她哭着说:“我希望你去看看我的丈夫,他昨天在公司大发脾气,说了许多他不该说的话。很久以前他背部受的伤复发了,他现在躺在家里的床上。他说他不再回教会了。他相信神不再爱他,因为他犯了罪。”

她接着说:“你可不要告诉他我来过这里,他会不喜欢的。”

“主刚刚对我说这件事.”我说:“你可问我的妻子,我刚才告诉她呢。”

我到他们的家去,敲敲门,认出某某的声音说:“进来。”

某某很不好意思,他拉起被单盖住他的头。我可以听到他在哭泣。我在他的床边跪下来,并且开始和他一起哭。我把被单抓起来,他拼命地拉住被单,我就把他拉起来,我只是用我的双臂抱住他,我说:“主要我来这里,使你恢复,因为你犯了错。”

他又开始哭了起来,他说,“甘弟兄,我的工作不顺利,我不记得说错什么,但是他们有的人说我在咒诅,如果有的话,我也不知道。我告诉我的妻子,我再也不去教会了,主不爱我。”

我说:“他爱你,我们也爱,他差我来这里帮助你,那就证明他爱你。同时,我们不会让魔鬼得着你。”

他说:“我的背痛得很厉害!”

我按手在他的背说:“亲爱的神,你爱他,我知道你真的爱他,你差我来这里帮助他。你现在就医治他,向他证明你爱他。”

突然他好像中弹般地跳起来,他说,“我的背痛消失了,消失了!”

然后,他又哭着说“主真的很爱我。”

他就这样回到主那里,也回到教会。后来,主再次差我到某某那里去,他只有一个月大,对一个月大的婴孩,你能期待什么?

我很欣慰神为婴孩作了供应。你若无法自己做,他为你提供了你可以寻求帮助的地方。你们中间有病了的呢?他就该请教会的长老来……

(5)藉着按手,接受医治。

他又对他们说:“你们往普天下去,传福音给万民听。信而受洗的必然得救;不信的必被定罪,信的人必要有神迹随着他们;就是奉我名赶鬼;说新发言;手能拿蛇;若喝了什么毒物,也必不受害;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马可福音16:15-18

当耶稣赐下大使命时,他说:“他们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18节)

为病人按手乃是另一种得到医治的方法,这是属于今天的教会的。

谁可以按手在人身上呢?所有的信徒。所有相信福音的人。注意到我们的经文说:“信的人……他们手按病人……”(17,18节)

在这里希腊原文说:“信的人应该按手在病人身上,他们就会康复。”

耶稣不是说我们医治病人,我们是手按病人,并且相信神。

每一个基督徒都可以操练这个。如果孩子生病,父母应该按手在他们的孩子身上,一个母亲有权利按手在她的孩子身上,若她是一个信徒,她不需要请其他人来,我们有权利按手在其他人身上,圣经记着说:“互相代求,使你们可得医治。”(雅各书5:16)

有时候我们尝试固定用某一种方法使神动工,我们就错失了医治。

我们该听他的声音,与他一致,看他在那时刻如何带领,然后使用他所指引的方法。

我很意外地听到一个牧师告诉另一位牧师说:“你需要请甘弟兄来你这里为你主持聚会。自从他到过我的教会后,现在打电话找我的病人比以前少了一半。”

“我不是说我的会众不找我;我是指他们自己得医治,他们在教会见证,他们如何祷告,而神又怎样医治他们,他们都很兴奋。”

哦!感谢神,我们能为自己做一些事,我们可以成长。

当我们学习相信神和祷告时,我们可以出去帮助其他人。然而若我们只依靠其他人为我们祷告,代替我们相信,我们就一辈子依靠别人,而不能成为别人的帮助。

然而,有些人甚至还未达到这个阶段,为自己接受医治。你若发现自己是这一类型的人,不要放弃,只要到一个较低的信心水平,让别人为你按手,用这个方法接受医治。神会帮助你。

圣经说:“你们手按病人。”这里没有指明谁是病人,只说他们是病人。圣经又说:“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他们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

任何一个信徒都可以按手在病人身上,这就是他们的接触点。你就是这样相信和接受医治。

许多人问我:“甘弟兄,如果我没有得到医治怎么办?”

我回答说:“你若已经得到医治,你就不需要相信了。若医治己被彰显,你必定知道的是不是?然而你若踏出一步,相信医治己成就,你就会得着医治,因为在马可福音11:24我们看到信心祷告的原则:所以我告诉你们,凡你们祷告祈求的,无论是什么,只要信是得着的,就必得着。——相信你会得着医治,会有什么事情发生呢?你就会得着医治!”

你瞧,得着是在相信之后。

当我还是一个年轻的浸信会传道人时——在我受圣灵的洗之前——有一个星期一早上我醒来,我的脸半边麻痹了,动也不能。我一直以来都是自己为自己祷告,因为我不认识其他可以为我祷告的人。

后来我发现有人在我们的镇上建立了一间叫全备福音圣殿的教会,而且他们相信从神来的医治。我就对自己说,星期三晚上我要到他们那里去,请那牧师用油膏抹我。

当他膏我为我祷告的时候,我举起双手,呼喊:“感谢神!事情就成了!”

这是我凭信心说的。我知道该说什么。我是一个浸信会信徒——我不认识有关圣灵的事——但我却知道关于信心的事。当别人按手在我身上时,那就是我的接触点,我就是那开始相信“我接受医治。”

但是,我不觉得我已被医治。看起来,我也不像已得着医治。然而我不是凭外在感觉,乃是凭我所相信的。那就是所谓接触点了:你释放你的信心,开始相信你会得着医治。

你必须从某地方开始,一个参加赛跑的人若不起步的话,他永远也不能跑完赛程。总要有个起跑点。你的起跑点可能就是当人按手在你身上的时候,那可能就是你开始相信的时候:“我接受医治。”

会众中有人问我:“甘弟兄,主是否真的医治你?”

我说:“他确实医治了我。”

他们说:“你看起来不像已得医治.你觉得怎样?”

“并没有什么不同。”

“你看起来没有什么不同,而你亦不觉得已得医治,我们看得出,你看起来没得医治,什么使你认为你已得医治呢?”

我说:“我不是认为已得医治,我是知道已得医治。”

你明白吗,信心就是知道。

有人告诉我:“你要理智一点。”

我就告诉他们:“那么,你尽管这样而得不着医治吧。你看我的脸很正常,是不是?因我己得了医治。”我

知道耶稣所说的是真的,我知道我若相信我得医治,便会得到医治,我知道我若真的相信,我便会说我相信。不是我将会得着医治(未来式),而是我得着医治(现在式)。

在吐尔萨一间全备福音教会的副牧师被派去为教会的一个人祷告,那人病了,不能上班。

他告诉我:“我曾经听过你讲道,所以我用油膏他,按手在他身上,开始祷告。突然间,想都没想,我停止祷告,说:‘你明天要做什么呢?’”

“那个病人说,‘我会在这里躺在床上。’”

“‘那么,我没有必要作完这个祷告,我不如现在就离开,你什么都不相信。’我告诉他。那人想了一分钟,就说:‘你说得对。’他说,‘当你用油膏我——当你按手在我身上祷告时——就是那个时候。’那人转向他的妻子说——那时我还未作完祷告——‘打电话给我的老板,告诉他明天我会去上班。’”

“于是我为他祷告。”那牧师说:“赞美神!他隔天就去上班了。”

有一次一个女人跑上讲台牧师和我那里,说:“甘弟兄,牧师,现在就为我祷告吧!”

牧师说:“等一会儿,我们将会有一个医治聚会,我将会讲一篇医治的信息,而甘弟兄也要在聚会结束时按手在所有病人身上,不会很久的。”

唱诗已经开始了。

“是的,是的。”她说:“但是我要你和甘弟兄现在就按手在我身上,因为我要回家睡觉了。”我们若按手在她身上,为她祷告,又有什么用呢?她已经宣告祷告没有用了。

当你祷告时,圣经上记着说,只要信是得着,就必得着。按手乃是释放你的信心的接触点,那就是你开始相信的时候。我按手在人身上,作为他们的接触点。但是仍有另一个属灵原则,能给人带来医治,那就是接触和传递的定律。

若是神的旨意,一个人可以受恩膏,带有医治的能力作医治的服事。当那个人顺服这属灵的律,按手在病人身上时,那受膏的手就会传递神医治的能力给病人。

要使接触和传递的律奏效,信徒也必须运用信心。

那患了血漏的妇人(马太福音第9章)就是这样一个例子。耶稣被恩膏,满有医治的能力。圣经说这能力从他身上出去,医好了那妇人,但是耶稣说:“女儿,放心,你的信救了你。”(22节)

我按手在病人身上,不仅作为一个接触点,同时也是遵守这个接触和传递的律,好叫我双手能传递神医治的能力,败坏魔鬼所作的工,使人得医治和痊愈。

为什么我会如此大胆地说呢?因为主耶稣在一个异象里,向我显现。

他把他右手的手指按在我双手的掌心上,说:“我已经呼召你,并恩膏你。我已赐给你一种特别的恩青来服事病人,你要勇敢地行。”“告诉人,你看到我,确实地告诉他们我告诉你的事。告诉他们,我要你去告诉他们,若他们相信你是受膏的,他们便会接受那恩膏,能力就会从你的双手流到他们身上,使他们的身体得医治和痊愈,驱除一切疾病和病痛。你越勇敢地告诉人这件事,就越得更多的果效。”

(6)透过医治的恩赐接受医治

哥林多前书12:9说到神给教会的属灵恩赐之一是医治的恩赐——这和其他医治的方法是有分别的。什么是“医治的恩赐”呢?这是一种医治能力的超自然彰显,简单的说:是从一个人传到另一个人身上。

任何我们从神得到的东西都是恩赐,因此,大体而言,任何医治都是一个恩赐。但那不是医治恩赐的彰显,医治恩赐的彰显是由圣灵带动的。

在我受圣灵的浸之后,我仍然不了解神的灵,我只知道我被圣灵充满。

当我收到浸信会的“逐客令”后,我便和全备福音的团体结盟,并开始在北德州的一个小教会牧会。我就是在这里认识我可爱的妻子,并在那里结婚。她是个循理会会友,尚未接受圣灵的洗,但是她相信圣灵充满。

我们结婚后的第四个晚上,当我们在她的循理会的家,一起作家庭祷告时,主透过圣灵对我说:“按手在你妻子身上,我会以圣灵充满她。”

那是在1938年,这些事对我仍然很新,我在1937年接受圣灵充满。我从未看过任何人按手在别人身上接受圣灵的洗,而我那个圈子的人也不那样做,我也不知道那是对与否。

我想,如果我不理会圣灵,圣灵或许会离开,然而圣灵并没有离开。再一次他说:“按手在你妻子身上,我要以圣灵充满她。”

我认出那是主耶稣藉着圣灵对我的灵说话,但是我不愿做错任何事。然后在1938年11月28日的半夜,同样的声音再次说:“按手在你妻子身上,我要以圣灵充满她。”

我张开眼睛,一半受惊地看看四周,我对自己说,试试看也没有什么损失吧!我就将左手按在我妻子的头上,她立刻举起双手,并开始说方言。

她说方言说了一个半小时,并用方言唱了三首歌,我们在那循理会的家经历了五旬节!

然后,同一个声音,告诉我该如何做,并告诉我如何向我的岳母讲及有关医治的事。她隔天就要进医院,做双重甲状腺肿的手术。她没有信心得医治。你若期待得医治的话,你不会收拾好行李,准备好去医院。

那声音告诉我:“我已经赐给你医病的恩赐,并且差你去服事病人。”

当我做神的灵告诉我做的事时,马上便看到那甲状腺肿的部份消失,好像有人用针刺一个汽球一样。

她不是因相信神而得医治,你若那时问她,她会说:“不是,不是,我得医治并不是因着我的信心。我对这样的事,不可能有信心。”

你知道为什么她得医治吗?因为神的灵告诉我如何做。医病恩赐的彰显并不是按我的意思动工,却是按着圣灵的意思动工。我在同一个地方作同样的事却没有任何事发生。

有时什么事都没有发生,我说:“将不会发生了。”但事情就开始发生。

你看,圣灵的彰显乃是按着圣灵的意思的,感谢神有这些彰显,我相信圣灵的彰显。然而那只是得医治的一种方法而已。

最好的方法,还是简单地知道彼得前书2:24“因他受的鞭伤,你们便得了医治。”(不是将要得医治,乃是得了医治)

〔7)要知道医治是属于你的。

你自己能得医治的最好方法就是从我们主要经节里——以赛亚书53:4,5,马太福音8:17和彼得前书2:24——知道医治乃是神的救赎计划之一,并且医治是属于你的。因他的鞭伤,我们得了医治。

我们拒绝让任何疾病或病痛停留在我们身上,因为我们己得医治。我们知道那些似乎在我们身上的疾病。病痛或痛苦都己卸在耶稣身上了。他背负了这些,我们不需要再背负了。我们所要做的就是同意神和他的话语,并接受这事实,就是“他诚然担当我们的忧患,背负我们的痛苦”和“因他受的鞭伤,我们得医治”

我们只要知道这个,并且感谢神,我们不需要任何人按手在我们身上,我们不需要有圣灵的恩赐彰显,我们简单地为我们完全的拯救而感谢天父。

所有的信徒应该完全了解,他们的医治已在基督里成就了。当他们在灵里了解到——正如他们头脑上了解一样——那就是他们身体上的疾病和病痛的结束。

但不是所有信徒都了解到按着圣经而行,便是接受从神而来的医治的一种方法;不是所有的信徒都受过这样的教导。甚至在那些照真理相信医治的人当中,这个真理尚未真正地被传讲。因此,信徒在这方面的认识是肤浅的,而你不可能在你不认识的范围内相信和运作。

这就是为什么神提供了七个方法,叫信徒藉着神的话语接受医治。

分享家:Addthis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