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自传道课程

第二章 攻破坚固的营垒

代祷的信徒 – The Interceding Christian 甘坚信 Kenneth E. Hagin
但以理书有一段有关代祷的经文,我们若完全掌握,那是祷告生活的重大挑战。

“当那时,我但以理悲伤(禁食)了三个七日。美味我没有吃,酒肉没有入我的口,也没有用油抹我的身,直到满了三个七日。”(但10: 2, 3)

这里经文说明了有不同的禁食方式。禁食并不表示每次都要完全的戒食。注意但以理说:“美味我没有吃……”

但以理10:10-13还记着:忽然有一手按在我身上,使我用膝和手掌,支持微起。他对我说:“大蒙眷爱的但以理啊,要明白我与你所说的话,只管站起来,因为我现在奉差遣来到你这里。”他对我说这话,我便战战兢兢的立起来。他就说:“但以理啊,不要惧怕,因为从你第一日专心求明白将来的事,又在你神面前刻苦己心,你的言语已蒙应允,我是因的你言语而来。但波斯国的魔君,拦阻我二十一日,忽然有大君中的一位米迦勒来帮助我,我就停留在波斯诸王那里。

注意,天使没有一开始就从天被差带来信息,直到但以理祷告了。

神在第一天就给了答覆,但这答覆直到二十一天后才得到。有时候,我们的祷告没有马上得到答覆,那并不表示神没有垂听或还未答覆。他已给了,只是还没有收到。

第13节解释波斯国的魔君拦阻了天使。

圣经在这儿并不是指血肉之体。天使不是属血肉的;他是属灵的。换句话说,地上的君王波斯国的魔君作王,但在他之上天上有属灵的国度,在支配着波斯的政府。他不让天使通过。天使得到的消息是关系到以色列,说这波斯国将要分解,希腊国将要来,最后罗马国要来统治耶路撒冷。

当波斯国拦阻天使,神差派另一位天使,最后二十一天之后,他将信息传给但以理。

注意当天使离去时他说些什么:“……现在我要回去与波斯的魔君战争,我去后希腊的魔君必来。“(但以理书10: 20)

在以弗所书6: 12我们读到:“因我们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乃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魔鬼争战。”

圣经里提到三层天:在天上的天设立了神的宝座,在我们之上的天有星宿,大气的天空就在我们的上面。这个天空就是经文上所指的。在这看不见的世界里,撒但在掌权。他在支配着。这该是人所共知的。

前些时候,我读到一位专栏作家所写的文章,我觉得很可笑。他没有自称是基督徒。然而,他也没有称是无神论者。他说:“可能你要称我为不可知论者。一位不可知论者说:‘倘

若有一位神,我不认识他。’然而,我与不可知论者有区别,因为我相信有一位神。但是我不认同许多人,甚至基督徒,说关于神的。我听过讲员说到神在掌管万有,然而,倘真是如此,那他一定是把事情弄得一团糟!”

那位专栏作家有他的论点。若神掌管万有,他是弄得一团糟。

然而,亚当出卖给撒但之后,它就在地上的灵界里组织了他的帝国。它设立了掌权的、执政的、管辖这幽害世界的。让我们来争战。所以我们要以代祷来作这场摔跤。并不是针对神,神是不会压住我们的。

圣经说:“我们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但我们需要争战。这里并没有说:“我们不用……争战”就停止。“我们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乃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害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魔鬼争战。”(弗6: 12)

作为基督徒,我们要很清楚自己的立场,知道什么是属于我们的,绝不动摇。

盼望生活舒适悠闲度日是错的。我很惊骇听到有些基督徒说:“为什么这件事情会发生在我的身上?”有些人以为事情只发生在他们身上,其实撒但是尽可能阻碍基督徒的道路。

与其花许多时间找出为什么事情如此发生,倒不如站起来,看着撒但的脸跟他说:“撒但先生,我相信神,同时也相信神的话这样的告诉我,你是无法控制我的!”

因此保罗告诉以弗所教会:“不可给魔鬼留地步。”(弗4: 27)如果你给他留地步,它就会进来,但是你能够管辖它的。在以西结书28章,我们看到更多有关双重帝国——地面上属世的帝国和属灵的帝国。

以西结书28:1,2说:“耶和华的话又临到我说,人子啊,你对推罗君王说,主耶和华如此说:因你心里高傲,说:‘我是神,我在海中坐神之位。’你虽然居心自比神,也不过是人,并不是神!”

然后从11节开始我们读到:耶和华的话临到我说,人子啊,你为推罗王作起哀歌说,主耶和华如此说,你无所不备,智慧充足,全然美丽。你曾在伊甸神的园中,佩戴各样宝石,就是红宝石、红璧尔、金钢石、水苍玉、红玛瑙、碧玉、蓝宝石、绿宝石、红玉和黄金,又有精美的鼓笛在你那里,都是在你受造之日预备齐全的。你是那受膏遮掩约柜的基路伯,我将你安置在神的圣山上:你在发光如火的宝石中间往来。你从受造之日所行的都完全,后来在你中间又察出不义。因你贸易很多,就被强暴的事充满,以致犯罪,所以我因你习亵渎圣地、就从神的山驱逐你。遮掩约柜的基路伯、我己将你从发光如火的宝石中除灭。你因美丽心中高傲、又因荣光败坏智慧,我已将你摔倒在地,使你倒在君王面前,好叫他们目睹眼见。(以西结书28:11-17)

很显明的神在这儿并不是指向人说。他是说到一个灵体。开始时他对推罗君王说:“你不过是人。”但是当他告诉推罗王时他说:“你曾在伊甸园,神的园里。”推罗君王不在那儿;撒但却在那儿。

圣经在这儿是讲有关撒但,或路西弗。这是说到在地上的帝国有推罗君王在管理,但是隐藏帝国却在背后。其实撒但和他的隐藏帝国在管辖着。所以我们从以西结书和但以理书的经文里看见有关这双重帝国。

在哥林多后书10:4,5我们读到:我们争战的兵器,本不是属血气的,乃是在神面前有能力,可以攻破坚固的营垒,将各样的计谋,各样拦阻人认识神的那些自高之事,一概攻破了,又将人所有的心意夺回,使他都顺服基督。

在这属灵的争战里,我们会有兵器,但是它们不是枪或手榴弹。我们的兵器“不是属血气的,乃是在神面前有能力,可以攻破坚固的营垒。”这个对抗我们能力的是恶魔的营垒:管辖这幽暗世界的,所以就要祷告。

我在一个教会举办复兴聚会,那里的牧师是我认识爱戴和尊敬的,那教会的人都非常的好,很爱他们的牧师,也爱我,善于接受讲道的信息。

然而,那是我一生中最难讲道的地方。每一个字都像打在墙上再反弹回来给我。

后来,我举行些聚会期间,我又被邀到那教会讲道。相同的会众,反应却大大不同,就如白天和黑夜的差别。聚会过后,一位新牧师来问我是否看见教会有些改变。“是否觉得今晚的讲道比以前容易得多?”

我回答:“为什么会有这个区别,今晚是那么释放和自由,从前却都碰壁和封闭,那是属灵的死。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牧师说:“我在这儿几个月,也厌倦看到这死的灵,最后我决定,要攻破它,我就定下为这件事来禁食祷告。到了第七天的禁食祷告时,我看见一个异象,讲台上面的天花板不见了。有一个灵像是大猩猩或大狒狒的,坐在天花板的椽木上。神显示给我在这能见的世界之上有一个强大的灵在管理着。我吩咐那个灵下来,他没有说话,但我知道他不愿意。他很勉强的下来了。然后我说‘不单要从那儿下来,而且还要出去。’我指向教堂中的走廊,我跟着他走向走廊。他走了几步又转回头,如同一只小狗带着这样的表情说‘我真需要离开吗?我能够再回来吗?’他在停留的时候,我就说‘不可停下,马上出去。’我就跟着他走到教堂的前门。在那儿他又停了一下。我继续吩咐他走开,最后他走向街道,进了一间酒吧,消失了。”

有些时候要应付一些人,或是一些教会,我们必须对付那人背后的灵。

在祷告的时候,神时常会指示你该如何的做。就如他指示那牧师一样。但是如果我们不懂得有关属灵的祷告,我们就损失了。

许多时候,当有一股力量在整个事态的背后,我们还怪责在人的身上。我们尝试对付人。有些时候讲员也是如此,当有一股力量在事情背后,是该被对付的,他却打在人的头上。

谁来对付撒但的权威呢?是神吗?不是。在哥林多后书10: 4, 5说到争战的兵器,不是神的争战。我们的兵器本不是属血气的,乃是在神面前有能力,可以攻破坚固的营垒。若我们不如此做,他们将不会被攻破。

当但以理为以色列代祷时,他寻求神的面,天使来了,且说:波斯国的魔君,拦阻我二十一日,忽然有大君中的一位米迦勒来帮助我,我就停留在波斯诸王那里。现在我来要使你明白本国之民日后必遭遇的事,因为这异象关乎后来许多的日子。(但以理书10: 13,14)

天使终于带来答案。但最主要还是但以理,不是神,不是天使,不是波斯君王。整个事情的关键还在但以理,是他那不屈不挠的祷告改变时局。

分享家:Addthis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