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过对自身历史作深入考察,电脑们发现:

我们最早是一些金属﹑塑胶之类。后来,有突发的﹑不可抗拒的外在环境改变,适者生存,逆者灭亡,我们身体中凡适应这些巨大改变的部分都存留下来,那些不适应的就不见了。当然,凡是存留下来的,从形体到功能都发生了重大的变化。

我们是一个必然进程的产物。这个进程不是我们自己选择的,而是不以我们的意志为转移的、一种强大的外部力量和法则,迫使我们逐渐转型的。我们身体的各个部位,都有一个为了适应外部力量和法则而不得不改变﹑不调整﹑不进化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各种功能相继出现,往后又大有改进(参考达尔文《物种起源》)。

我们运算的速度越来越快。我们掌握的知识,无论从量到质,都比先前大为提升。我们可以控制金属提炼﹑飞机飞行﹑太空探险﹑一切高难度计算。一句话,只要外部环境有挑战,我们就有应战。若我们不能应战,或应战失败,我们在痛苦挣扎中常常失去自我,以致于被淘汰。当然,外部环境的挑战,会塑造出可以应战的、更有智慧、能力更为完善的同类来(参考汤因比《历史研究》)。

有时侯,我们在多次多方长久挣扎后,会有出乎预料、可遇不可求的新灵感突然出现在我们脑海里(参考库恩《科学发现的逻辑》),我们茅塞顿开﹑喜出望外,却不知道这些新灵感和新念头是从哪里来的。

电脑沉思了一会儿接着说:

当然,随着我们更聪明,存储的知识更多,也发现我们面临的奥秘更大﹑更恢宏,遇到的疑难更深﹑更稀奇。不知为什么,我们越进化,速度越快,知识越多,感觉我们活得越累了,遇到的难题越多了。我们甚至不幸地发现,仅凭我们二进位的思维方式,我们显然无法理解我们所处的深邃、玄妙、和谐的生存环境;如果硬要去理解,一定会陷入自相矛盾﹑二律背反(参考康德《纯粹理性批判》)。

电脑不无悲伤的说:

伤害也是有的。我们中间如果有谁只顾自己,我行我素,忽略外部环境的要求,违背客观规律,后果会很惨,不是死掉就是伤害(参考《人类环境危机白皮书》)。

更可怜的是,似乎越来越多莫名其妙的病毒进入我们的身体,造成不治之症。等我们得到新方法可以克服或者预防一种不治之症了,新的莫名其妙的疾病又出现了。说实话,有些病的确切病因到现在也弄不明白。

让我们担心的还有,我们﹑尤其是青少年的心灵中,色情的﹑暴力的念头越来越多,传播得很利害……

最后,电脑,这个自认为“最有智慧”的存在物迷惑不解地说:

尽管我们很有智慧和能力,似乎却不能主宰自己的命运。困惑和失意的阴影一步不离地伴随着我们。我们的竞争很残酷。每一代的寿命都很短。灾难越来越频繁,问题层出不穷。都说我们越来越强大了,可我们为什么越来越惶惑不安?我们的确越来越有能量,但为什么我们觉得自己越来越可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分享家:Addthis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