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伯.查普曼博士常常讲到一位德国大学的数学教授,他因为酗酒而失魂落魄。后来他信主并成为教会的一 员。一次来参加查普曼博士的聚会,沮丧可怜,坐在房间的后面。查普曼博士有个习惯,每主日早晨站讲台之前,要和教会的弟兄相聚,简短地讨论有关基督徒生活 的事。那天早晨,他告诉弟兄们,我们的罪已被除去,离我们好象东离西那么远。他看见眼前的老教授,就说:「教授,这对你是个数学命题,东离西究竟有多 远?」教授伸手拿起铅笔和本子,忽然停住,眼泪夺眶而出。他对着众弟兄说:「弟兄们,你无法测量,假定你在此钉一木桩,面对东方,背向着西,你可以绕地球 一周回到木桩这里,而东仍在你面前,西仍在你后面,这距离是无可测度的。感谢神,我的罪正是离我那么远。」

分享家:Addthis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