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农夫,年已七十,还跟往常一样,整天忙碌田间,勤劳不息,真是不知老之将至。有人对他说:“你老人家,儿孙满堂,尽可以告老了,何必再如此劳苦 呢?”他说:“人生好比一把快刀,使它耗损之法有二:一是不去用它,任其生锈烂光。一日用它作工,久而久之,自然磨光。在这二者之间,我宁愿让工作磨光, 而不愿闲着锈光。”

“你们为什么整天在这里闲站呢。……你们也进葡萄园去。”(太26:6,7)

分享家:Addthis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