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文:“愚顽人心里说,没有神”(诗 53:1)。

第一次大战后,某城镇想用科学的方法,宣传无神思想,便在广场上筑了高台,请三位博士向全城人进行宣传。第一位是天文博士,他上台讲了许多无神论以后,便大声说:我用望远镜观察宇宙二十年之久,从来没有看见过神,所以神是一定没有的。”众人掌声不绝。

第二位是医学博士,讲完了许多无灵魂的理论以后,说:“我解剖了人体各部分,从未发现过灵魂寄托的地方,到底是在心脏呢?还是在头脑里,血液中?我解剖过几十年都未尝见过,所以灵魂一定是没有的”。于是掌声如雷。

第三位女文学博士慢步上台,扬起喉咙:“人死如灯灭,死了死了,一死就了。绝无天堂地狱,绝无死后审判,我读过古今中外各书,皆无此项记载。”

三位说完,群情激昂,主持者很得意,向众民宣告:“论何人如对三位博士所说持有不同意见的,均可提出讨论。”等了许久,见有一位乡下老太婆走近主持 者:“我也可以提几个问题吗?”“欢迎,欢迎。”主持者说。于是老太婆转向天文博士“你用望远镜望了二十年,你可曾见过风?它是什么形状,是长的还是方 的?”“风倒没有见过。”博士说。“那么你望远镜看不见风,世界上就没有风了吗?”博士目瞪口呆了。

老太婆转向第二位医学博士“你爱不爱你的妻子?”“当然爱的”博士莫名其妙的说。“请你把解剖刀子借我一用,把你肚子剖开来。看一看,你爱你的妻子的那个‘爱’,到底是在身体的那部分,在头脑里,在血液中,抑在心脏里?,”说毕哄堂大笑,博士胀红了脸无言可答。

老大婆转向女博士“你光读过古今中外各书,可惜你没有读过《圣经》,这经上明明写着:‘人人都有一死,死后且有审判。’又说:‘信子(耶稣)的人有永生,不信的人罪已经定了。’你莫以为死了,死了,一死就了,要知道‘无论善恶神都审判。’”

这场无神宣传,就这样适得其反地结束了。

圣经明明记着说:“神的事情,人所能知道的,原显明在人的心里,因为神已经给他们显明。自从造天地以来,神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虽是眼不能见,但借着所造之物,就可以晓得,叫人无可推诿”(罗1:19-20)。

分享家:Addthis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