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啊,我来了。哟,这些音乐是为我奏的吧?当然,我相信除了我也没有别人配听这些音乐。

说起音乐,他们还以为是为大耳朵的动物造的,其实,凡是聪明的人都知道,音乐是为有尾巴的动物预备的。上帝啊,我感谢你,因为我不像那只非洲象,白白地长了那么大的耳朵,那么长的鼻子和那么突出的牙,却只有那么小小的一截尾巴。我想你一定不喜欢它吧?我猜如果它再不悔改,恐怕连一小截尾巴都保不住了!

至于我,上帝,我感谢你。我的尾巴是最好的料子织的,花样也最华贵大方。我最看不起长尾鸡了,拖了那么长那么松软的一截尾巴,不过给树枝子掸灰罢了。还有珍珠鸡也不要脸,不知从哪里弄来的一身白点子,装得像个暴发户似的。其实呢,我看不过跟出麻疹差不多罢了。还有天鹅老兄,一天到晚穿得像戴孝,把禽类的脸都丢尽了,我猜它准有点异端。

你看我,上帝,我的尾巴上有一百只五彩的眼睛呢!你所给我的,我可一只也没有糟蹋呀!你千万吩咐天使们要在我的记录卡上写好,不要弄错了。我是打算将来要混个冠冕戴戴的,你能给我设计一个跟我的尾巴相配的宝石冠吗?

还有,上帝,我今天找你有件正经事,我已经写了报告,向动物园长要一间特别的祈祷室。你想想看,我怎么能在这野猪和犀牛祷告的地方祷告呢?你一定从来不听它们的祷告吧?它们多么臭呀!如果没有一间分别为圣的祷告室,我是懒得再祷告了。

除此以外,我还有个小小的要求。事情是这样的,昨天我跟斑马吵了一架,因为他竟然公开对别人说,你的身上一定有条纹——就像它身上的条纹一样。我听了实在生气。你看看它竟敢这样侮辱你,我立刻教训了它一顿。我说:

 

  “上帝才不会长出条纹,那还成什么上帝?上帝当然是很美的,上帝一定也有一个又长又大的尾巴,像我。”

斑马不信,它真是愚顽的畜生,希望你有空向它显现一次,让它晓得我不是乱讲的了。

喔,对了,还请你赐给我一点润羽膏,我要常常抹我的尾巴,万一别人的尾巴比我漂亮,那我可真不想活了。

哦,糟了,时间不早,我得走了。现在正是一天之中观众最多的时候,我得赶快去表演一次孔雀开屏,你想,如果他们看不到我,他们到动物园来不是等于白跑一趟了吗?

 

来源:《动物园中的祈祷室》张晓风

分享家:Addthis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