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搞笑的、寓意的、哲理的故事,我都记不住。这个故事,我看了一遍,便不能遗忘。

从前在西雅图奥运会上,九个智力或身体有残障的运动员站在起跑线上。信号枪响了,他们或快或慢地向前跑去。突然一个女孩摔倒了,大声哭起来。其他人听到哭声,先是放慢了脚步,然后停下来回头看,最后都转身往回走,一起回到女孩身边。其中一个“运动员”把她扶起来,随后大家手拉手,一起走到终点线。全场起立,热烈的掌声久久不息。

这件事叫我想到,在上帝眼里,在人心深处,其实有一个真正的作人准绳,是与世界流行的作人准绳截然不同的。

在世界上,人们一心追求成功,一切为了胜利;人们珍惜机会,发挥优势,都是天经地义的。运动场正是这个残酷无情的世界的一个缩影。小孩子一生下来,立即放在这个模子里铸造着,学校竞争、社会攀比,犹如一场儿童运动会一般。

可是这些残障人却让一切正常人(不管是成年人还是小孩子)感到羞愧。他们不懂得竞争,不关心成败,竟然在运动场上罔顾人类通行的运动规则,尽情地让爱心和同情心流露无遗。

从心智上讲,到底谁是健全的人?是自以为健全的人们呢,还是这些被他们视为不健全的残障人?

从人性上讲,到底谁更接近完美?是这些看起来不完美的残障人呢,还是自以为完美的正常人?

这真值得人反省:谁更像人的原形?谁更合乎上帝造人的准绳?

正常人可以作出各样辩驳(这正是他们算作正常的标志之一)。但我觉得这些残障人的心态更接近当初上帝放置在人心中的原始样式,也就是更合乎上帝的形象。不然,为什么当她们一起手拉手走到终点时,全场的正常人都那么感动、那么敬佩、那么欢呼呢?在这个发自本能、完全由衷、不可理喻的一致反应里,不是深深隐藏着正常人对自己和世界常态的一种嘲讽吗?

人们津津乐道的聪明,人们视为神圣的成功,人们梦寐以求的机遇,整个人间生存的法则,为什么竟被这些残障人轻易并轻蔑的唾弃了?更重要的是,为什么当人们面对她们笨拙而反常的举动,竟一下子爆发出震撼性的美感?为什么正常人的一切,顷刻间竟显得很鄙俗和羞耻起来呢?

尽管正常人不觉察也不承认,实际上他们生活的常态,是一种病态和罪态。人们的确生活在一套引诱他们、折磨他们、捆绑他们、吞噬他们的魔咒之下,这套魔咒令他们陷入无孔不入、无休无止的无情竞争中。他们心底即使有一丝渴望安息、尊崇良善、趋向同情的良知,也处于窒息状态。只当偶尔被反常事件轰击,诸如被残障人、不幸者、大悲剧唤醒一下,转瞬即去。

加尔文说,人不认识上帝,绝不可能真正认识自己,意思就是说,不认识光的人,不会知道自己在黑暗中。

几个残障人在运动场上闪烁出一缕美善之光,便令一直生活在黑暗中的正常人们感叹和深思。上帝藉耶稣赐予人类的生命,是美善的光源。“生命在他里头,这生命就是人的光。那光是真光,照亮一切生在世上的人”。

耶稣曾指着自以为正常的人们一再说:你们所作的,你们不晓得;你们自以为能看见的,都是瞎子;你们诚然是瞎子领瞎子,行在黑暗中;我是世界的光,跟从我的就不在黑暗中行……


摘自远志明牧师的博客-远方的心月

分享家:Addthis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