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祂用我的爱胜过了这世界…”

当我离开审判台时,我一面回想刚才所经历的一切,真是既可畏又美妙。虽然给我很大的挑战,又把我的心肠全剖开来,但我却感到前所未有的稳妥。在那么多人面前赤露敞开,连一点思绪都不能隐藏,刚开始很不容易,但当我就让自己放轻松,坦然接受,知道这正在洁净我的灵魂,我就大得释放。什么都不用隐藏,就好像是把最重的轭和手铐脚镣全卸下来一样,我第一次觉得可以如此自由自在地呼吸。

我愈是安适自在,我的心思能力似乎就愈加倍增,然后我开始意识到有一种沟通存在当中,那是人类语言所不能发出的。我想到使徒保罗提起祂到第三层天的经历,他在那里听到一种无法表达的隐秘言语。这种灵里的沟通大大超越了人类任何形式的沟通,它比人类语言所能发出的还更深刻、更有意义。它好像是心灵与心思一起作用于的沟通,而且很纯洁,纯洁到完全不可能有误解。

我一边注视着屋子里的某个人,一边就能了解他正在想什么,他也一样能了解我心里所想的。而当我注视主,也开始同样能了解主所想的。我们虽继续使用语言,但每个字都具有深刻的意义,是任何字典都无法捕捉的。我的心思意念已被完全释放了,所以容纳的能力大上了许多倍。我从来没经历过这么令人欢欣鼓舞的事。

我很欢喜能够用这样的方式和主沟通,主也显然和我一样欢喜。我从未这么深刻地了解到什么叫作祂就是「神的道」。耶稣就是神和祂所造万物的桥梁。祂的话就是灵、就是生命,而神话语的意义与能力,远远超过我们人类目前所能领受的。论到灵里的沟通,人类的语言是非常肤浅的形式。祂造我们,让我们在一种超越人类语言的层次上互相沟通,但是由于人类的堕落,加上自巴别塔瓦解后,我们已失去这个能力。所以,除非我们重新获得这能力,否则便不能成为我们受造时,应有的样式,而惟有当我们在祂的同在中完全被释放,才能重获这能力。

我开始了解,当亚当因犯罪而躲藏不敢见神时,不但他的心智与属灵两方面的能力大为减损,同时人类被造的形像开始遭受严重的扭曲。要重新恢复这能力,就必须从「躲藏」中出来,向着神也向着彼此敞开自己,变成真正的透明。当我们以揭去帕子的面容瞻仰主的荣耀时,我们将得以改变成为祂的形像,那帕子是因着躲藏而来的。

当亚当犯罪后,神问他:「你在哪里?」这是神问人的第一个问题,也是我们若要与祂完全和好,必须回答的第一个问题。当然,主知道亚当在哪里,祂是为了亚当才那么问的。神对人的要求从这问题开始。救赎的故事是神对人的寻找,而不是人对神的寻找。当我们知道自己和神的关系,可以完全地回答这个问题时,我们就会与祂全然和好了。我们只有在祂的同在中,才能得着这问题的答案。

这是我整个审判宝座经历的精华,主早就知道所有关于我的事,一切都是为了我的缘故,好让我知道自己在哪里,而且也都是为了让我不再躲藏,以便带我出黑暗入光明。

我还开始了解到,主是多么渴望与祂的子民合而为一,在整个审判的过程中,祂想要让我看见的与祂“合一”多过看见“事情的好与坏”。主在寻找我更甚于我在寻找祂。祂的审判使我获得自由,而祂对世界的审判,也会使世界得着自由。

当神审判的日子来临时,会带给亚当最后的拯救、脱离他的躲藏之处,那将是亚当最后的释放,同时也会带来受造万物最后的释放,因受造物是由于亚当的缘故而受捆绑的。自人类堕落后,世界也被迫躲藏而导致永久的黑暗。「行在光中」不单是知道某些真理而去实行,更是要成为真实,从被迫躲藏中完全得释放。

「行在光中」表示不再躲藏,不躲避神,也不躲避任何人。亚当与夏娃在堕落之前的赤裸,不只是在肉体上,也是在属灵上。当我们的救恩完全时,我们就会再次认识这种自由。完全向他人敞开,真的会使我们自己的心思意念敞开,进入一个甚至我们现在都不晓得的领域。这也就是撒但不断想透过新世纪运动而仿造的。

与主面对面

当我一面走,一面深思着我学到的一切时。突然间,主又以智慧的形式出现在我身边,只是现在的祂显得比先前更加的荣耀,甚至比当祂坐在宝座时还要荣耀。我有点愣住了,但又极其喜乐。

「主阿,你会像这样跟我回去吗?」我问。

“我会—直像这样与你同在。不过,我更想以超过目前你所见的样子与你同在。你在此已经见过我的恩慈与严厉,但却仍未完全认识我主是公义的审判者。”

这话令我吃了一惊,因我已经在祂的审判台前花了那么多时间,而且觉得我已经学到祂的审判是什么了。祂稍停一下,让这些话进入我里面,然后继续说:

“当你明白真理会有一种自由来到,但我所释放的人才是真自由的人。我同在的自由大过单单知道真理的自由。你已经经历过在我同在中的释放与自由,但是有关我的审判,还有更多是你还要了解的。当我审判时,并非要寻求定罪或称义,而是要带出公义。公义只有在与我的联合中才能找到,公义的审判就是把人带来与我联合。如今我的教会披戴着羞耻,因为她没有审判者。她之所以没有审判者,是因她不认识我就是那审判者。如今我要为我的百姓兴起认识我的审判的审判官,他们不只是要判断人与我一致。

当我以耶和华军队之元帅的身分向约书亚显现时,我宣告我既不是站在他这边,也不是站在敌人那边。我绝不选择站在哪一边。我来是要掌管,不是要选择站哪一边。在以色列人要进入应许之地前,我以万军之元帅的身份显现。如今教会即将进入应许之地,我也即将以万军之元帅的身分显现。当我显现时,就会挪去一切强迫我的百姓选择站某一边,而使他们与弟兄对立的人。我的公正不是要在人的冲突中选择站哪一边,甚至不是要和我的百姓站在同一边。我在以色列人中间所作的,也是为了以色列的敌人而作,并不是为了和他们对抗。只因你是从地上短暂的眼光看,所以你看不到我的公平。你必须看到我的公平,好行在我的权柄之中,因为公义与公平是我宝座的根基。

我已赐下公义给我所拣选的人,但就像在旷野中的以色列人一样,即使是教会时代中最伟大的圣徒,也只有用一小部分时间与心力遵行我的法则。我不是来站在他们这边,或对抗他们的仇敌,我乃是来使用我的百姓去拯救他们的仇敌。我爱所有的人,希望人人都蒙拯救。”

我忍不住想到在山上打的那场大战,当我们与辖制着自己弟兄的恶者争战时,的确伤了很多自己的弟兄。还有很多我们的弟兄仍在敌军阵营中,或被它利用,或被它俘虏。我开始怀疑是否下一场仗又要和自己的弟兄打?主看着我深思这一切,然后继续说话:

“除非这最后之战结束,否则总是会有一些自己的弟兄被仇敌利用。但这不是我现在告诉你这些话的原因。我告诉你这些,乃是要帮助你看见仇敌如何潜进你的心思意念,如何利用你!即使到现在,你还是不能依照我所看的来看事情。这在我的百姓中是很平常的事。此刻,即使是我最伟大的领袖都很少与我和谐一致。很多人做很好的工作,却很少是在做我呼召他们去做的事,这是你们中间分裂、纷争的结果。我来不是要和哪一群人站同一边,而是要呼召愿意来和我站同一边的人。

当我给你一个有关某人身体疾病的‘知识言语’,或其他你所不知道的知识时,你的印象十分鲜明;其实这样的知识是当你碰到一点点我的心意时,就会得到的。我知道所有的事情,如果你有我全部的心思意念,就能知道你所碰到的每一个人的每一件事,就像你在此开始体验到的一样,你将会用我的眼光去看所有人。但即使到那程度,还不能算完全住在我里面。你还必须有我的心,才能知道如何正确使用这样的知识。惟有到那时候,你才能有我的审判。

你对我的心认识多少,我才能把我超自然的知识托负你多少。我所释放给教会的一切圣灵恩赐,只是将来世代之能力的小小表征。我已呼召你成为那时代的使者,因此你必须知道它的能力。你应该热切渴慕圣灵的恩赐,因为它们是我的一部分,而我把它们赐给你,好让你可以像我。你寻求认识我的心思意念、我的道路、我的旨意,这是对的;可是你还必须热切地渴望要认识我的心。当你认识我的心以后,你心眼将会被打开,然后你就会看到我所看到的,做我所作的

我即将把更多未来世代的能力,托负给我的教会。然而,蒙赐大能力的人常常会面对大的欺骗,如果你不能了解我即将向显明的事情,你也会落入这虚谎中。

你已祈求我的恩典,你将会得着。而将要保守你走在生命之道上的第一个恩典,就是认识你目前被蒙骗的程度,虚谎包含了任何你不能像我一样了解的事情。认识你目前被蒙骗的程度会带来谦卑,而我赐恩给谦卑的人。这就是我为什么曾经说:谁比我的仆人眼瞎呢?…’这也是我之所以会对法利赛人说:‘我为审判到这世上来,叫不能看见的,可以看见;能看见的反瞎了眼。…你们若瞎了眼就没有罪了;但如今你们说,我们能看见,所以你们的罪还在。‘(约9:39-41)

当我呼召我的仆人保罗时,正是因为我的大光使他眼睛变瞎,我的大光只是使他真实的情况显明出来而已。你一定要像他一样,肉眼被光照而变瞎,好让你可以倚靠我的灵去看。”

分享家:Addthis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