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大宝座

当我继续朝审判的宝座走时,便开始经过在国度里更高阶级之人的身边。藉着与那些和我在同样问题上跌倒过之人的会面,更多的帕子被揭去后,我开始遇见一些已经得胜的人。我见到许多对服事主的夫妇,他们忠心到底地服事主,并彼此服事。他们在此地的荣耀是无法言喻的,他们的得胜鼓励了我,使我看到持守自己走在生命之道上,并忠心地事奉祂是可能的。那些跌倒的人在许多不同的方面跌倒。而那些得胜的却有着同样的原因:他们未曾偏离他们对那第一也是最大之诫命的委身—-爱主。因着爱主,他们的服事乃是作在祂身上,而非人身上,甚至不是为了属灵的人而作。他们是敬拜羔羊的人,而且无论祂往何处他们都跟随。

在我朝宝座的路上前进还不到一半时,我所碰到的第一层那种难以形容的荣光,和我现在所经过之人所显出的荣光比起来,就像是在外面的黑暗了。地上最大的荣美都不配存在于天堂的任何角落,而我才被告知这房间不过是那难以形容之领域的门槛而已!
我朝宝座前进的旅程也许花了许多天、许多个月、甚至许多年,在那地方根本无法衡量时间。所有人都对我表示极高的敬意,不是因为我这个人,或我作了什么事,只是单单因为我是末日战役中的勇士。而透过这场末日之战,神的荣耀就会大大显明,好向所有主治的、掌权的、被造或尚未被造的作见证,直到永永远远。在这场战争中,十字架的荣耀会彰显出来,而神的智慧也会以一种特殊的方式被人认识,能打这场仗是神赋予人类的最高荣誉之一。

当我走近基督的审判台时,就看到坐在最高阶宝座上的人,他们的宝座全是祂宝座的一部分。就连最微小的,也比任何地上的宝座更荣耀许多倍。其中有些人是地上城市的统治者,不久就要统管那些城市。有些是掌管天上的事务,有些则掌管物质界的受造物,诸如星际或银河系。不过,明显可看出那些被派掌管城市之人所受的敬重,超过那些被派掌管银河系的人。单是一个小孩子的价值,就比一条银河里的众星还更贵重,因为圣灵住在人里面,而主拣选了人作为祂永恒的居所。在祂荣耀的同在中,整个地球就像一粒灰尘那样的无足轻重,然而,地球却受到无限的尊重,整个受造物的焦点就在地球

现在我已站在宝座前,我甚至觉得自已远比一粒灰尘还微小。尽管如此,我感到圣灵大大地临到我,远超过已往的经历。我之所以能够站立得住,完全是靠着祂的能力。到了这里,我才真正了解到什么叫“祂是我们的保惠师”。在整个旅程中,祂一路引领我,尽管我几乎没有注意到祂的同在。

主比我所能想像的更为温柔又可怕。我在祂里面看见了那伴随着我登山的智慧,也感觉到我在地上许多友人身上所感受的一种熟悉感,这是因为祂常透过这些朋友对我说话。我也认出祂就是常透过别人临到我,却被我拒绝的那一位。我既看到狮子又看到羔羊,既看到牧人也看到新郎,但我尤其看到祂就是审判者。

即使在祂可畏的同在中,保惠师仍满有能力地同在,使我觉得好安舒,而且很明显的,主绝没有要使我觉得不舒服,祂只是要我认识真理。人的言语不足以形容站立在祂面前是多么可畏,也多么令人舒适。我已经超越过担心审判是好是坏的那一点,我只是知道会有正确的审判,而我可以信靠我的审判者。

有一度,主朝祂周围的那列宝座看去,许多位置上有圣徒坐着,但也还有许多空着的。然后祂说:

“这些宝座是为每一个世代里忠心服事我的得胜者预备的。早在世界被建立以先,我父和我就预备好它们了。你是否配坐在其中一个宝座上呢?”

我想到有一位朋友曾说过:“当全知全能的神问你问题时,并不是因为祂在寻找资料。”我看着那些宝座,看着那些正坐在上面的人。我可以认出有些是伟大的信心英雄,但大部分坐在其上的人,我知道他们在地上并不太为人所知。我知道很多是一生隐姓埋名、默默摆上自己生命的宣教士,他们从不在乎会不会在地上被人记念,只希望被祂记念。令我有点惊讶的,是看到一些有钱人或统治者,他们忠心于所被交付的一切。然而,忠心而不住祷告的妇女与母亲似乎占了最多位置,超过其他任何一种人。

对于主问我是否自认配坐在那里的问题,我绝对无法回答“是的”,我不配和那些人坐在一起。我知道主已赐我机会为那在天上、地上的最大奖赏而奔跑,但我已经失败了。我很绝望,却仍有一线希望。尽管我绝大部分的生命部活在失败中,但我知道我在未结束地上生命前就来到这里。

当我坦承我不配时,祂问:“可是你想不想坐这个宝座?”

“我全心全意地想。”我回答。

然后主看着宝座的席位说:

“在任何一个世代中,都可以有人把那些座位坐满,我向每一个呼求我名的人发出邀请,随时可以来坐这些座位。如今最后之战已经来临,许多在后的将要在前,这些宝座将在大战结束之前被坐满。凭着以下二件事,你就可以知道谁会坐在这里:他们会穿着谦卑的斗蓬,他们也会有我的形像。如今你已经穿上斗蓬了,若你能保守住,并且不在战争中失去它,当你回来时也会有我的形像。那时你就配与这些人同坐宝座,因为我会使你配得。所有的权柄与能力都已经赐给我了,只有我能运用这些权柄。你将会得胜,而只有当你完全住在我里面时,我才会把我的权柄托负给你。现在转过身去看我家里的人。”

我转身朝我来的方向看去,而站在祂的宝座前,我可以看到整个房间,在荣耀中,其壮观无一物可比拟。每一列都有数以百万计的人,在最低一列的每一个人,都比任何一支军队还更可畏、更有能力。如此荣耀的景观远超过我的吸收能力,尽管如此,我仍可以看出在这大房间中仅有很小的部分站了人。

然后我回头看主,却惊愕地看到祂眼中有泪水,祂擦去了这里每个人的眼泪,除了祂自己的以外。当一滴泪沿着祂脸颊落下时,祂用手去接住,然后递给我。

“这是我的杯,你肯与我一同喝吗?”

我根本无法拒绝祂。当主继续注视我时,我开始感受祂的大爱,尽管我是这样一个污秽的人,祂仍然爱我。像我这样不配的人,祂还是要我亲近祂。然后祂说:

“我以一种你现在不能了解的爱,爱所有的这些人,我也爱那些本应在此,却没有来的人。我已放下那九十九个,去寻找迷失的那一个。而我的牧人们却不愿放下那一个,去寻找仍失丧的九十九个。我来是要拯救失丧者。你肯不肯与我同心去拯救那些失丧的人?你肯不肯帮忙使这房间充满了人?你肯不肯帮忙使这些宝座和这大厅中所有的座位都坐满人?你肯不肯接受这项请求,好带给天堂、我和我的父亲喜乐?这审判是为我自己家里的人,而我的家还有空处。要等到我家的人数满了,最后之战才会结束。只有到那时才是我们救赎全地的时候,才是把罪恶从我的创造中除去的时候。如果你喝我的杯,你就会像我爱失丧者一样地爱他们。”

然后祂拿起一个非常平凡的杯子,一个与如此荣耀的房间完全不相称的杯子。祂把祂的眼泪放进杯子里,然后递给我。我从未尝过那么苦的东西,我知道我绝对没办法喝完,甚至多喝一些也不行,但我下定决心要尽可能地喝。主耐心地等候,等到我终于嚎啕大哭,我觉得我的泪水如同江河般地流出来,我为失丧者而哭,但更多是为主而哭。

我绝望地看着祂,因我无法再继续承受这极大的痛苦,然后祂的平安伴随着祂的爱,开始充满了我。我从未有过如此美好的感受,我知道这就是可以一直涌流到永生的活水。然后我觉得在我里面涌流的大水好像着了火似的,我觉得若我不开始去宣扬祂荣耀的尊贵,这火就会把我烧尽了。我从未感到那么急迫地想去传扬祂、去敬拜祂,我的每一生命气息都为祂的福音而活。

“主啊!”我大声喊道,忘了周遭所有的人,只记得祂:“现在我知道这审判的宝座同时也是恩典的宝座,现在求你赐我服事的恩典。我要向你求恩典胜过其他的一切!求赐我跑完当跑之路的恩典,赐我像这样能如此爱你的恩典,好救我脱离那使我的生活偏离正路的虚妄与自我中心。我呼求你的救赎,救我脱离我自己和我心中的邪恶,也求让我现在所感受的爱能不断在我心中涌流。我求你把你的心和你的爱赐给我,我求你赐恩典让圣灵使我知罪,我求你赐恩典让圣灵向我见证真实的你。求你赐恩典,让我能见证你为凡归向你的人所预备的一切。求你施恩在我身上,使我能传讲此审判的真实,求你赐我恩典,让我能和那些蒙召来坐这些空宝座的人分享生命的话语,使他们能走在生命的路上,也分给他们信心去作他们蒙召要作的事。主阿,我向你祈求这样的恩典。”

然后主站了起来,随即我目光所及,一切坐在宝座上的人也都站了起来。祂的眼中燃起我从未见过的火。

“你已向我呼求恩典,我从不拒绝这样的请求。你要回去,圣灵也将与你同在。你在这里已尝到了我的恩典与我的严厉,若你要保守自己走在生命的道上,就必须记住这二者。神的真爱里包含了审判。你必须同时认识我的恩慈与严厉,否则你就会落入虚谎中。认识这二者就是你在这里所得着的恩典。你在这里与弟兄姊妹的谈话都是我的恩典,要记得那些谈话。”

然后祂用剑指着我的心,接着是我的嘴,然后是我的双手。当祂如此作时,从祂的剑上有火出来,烧得我好痛。祂说:

“这也是恩典。你不过是为此刻所预备的人之一。要把你在这里所看到的一切传讲出去并写下来,把我对你说的,告诉我的弟兄姊妹。去呼召我的队长加入这最后之战。去保卫那些贫穷、受压制的人、孤儿与寡妇,这就是我的队长的使命。对我而言,我的儿女比诸天的众星还要更宝贵。喂养我的羊,照料我的小羊。把神的话给他们,好让他们可以活。去打仗,前进而不要后退。快去,因为我快来了。要顺从我,并使我再来的日子快点到来。”

然后有一队天使来送我离开宝座,走在我身边的带领天使开始说话:

“祂既已站了起来,就不会再坐下去,直等到最后之战结束。祂一直都是坐着,直到祂的仇敌要被放在祂的脚下时才站起。如今时候已经到了,自从祂受难那夜就已预备好的众天军,如今已被释放到全地之上,地狱的大军也已释出,这是一切受造之物一直在等候的时刻,神极大的奥秘就快结束了,我们现在要去打仗直到末了。我们会与你和你的弟兄姊妹并肩作战。”

分享家:Addthis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