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同云彩般的见证人

由于我的目光完全集中在主的荣光上,以致我走了好长一段时间才开始注意到,我正走过许许多多人的身旁,他们在我左边按照阶级站立。(在我右边也一样有许多,可是因为他们离我太远了,所以直到我走到宝座前才注意到。) 当我看着他们时,便不得不停下脚步,他们的外貌好迷人,脸上因着平安与自信所流露的光彩,是无人有过的,每个人都好美,远超过地上任何人。当我转向那些在我旁边的人时,他们都鞠躬欢迎,好像认识我似的。

“你们怎么会认识我?”我问道,同时对自己竟然有胆量去问他们这种问题而感到惊讶。

“你是在最后之战中打仗的圣徒之一。”我身旁的一位弟兄回答:“这里每个人都知道你,也知道所有正在地上打战的圣徒,我们是在你以前的世世代代中服事主的圣徒,是那如同云彩般的许多见证人,得着权柄观看最后的战役。我们知道你们所有的人,也看到你们所作的一切。”

出乎我意料之外,我认出一位我在地上所认识的人,虽然他一直都是忠心的信徒,但我并不认为他完成过什么重要的工作。在地上时,因着他的外表很不起眼,所以很害羞。在这里他的特征依然相同,可是不知道什么原因,我觉得他比我在地上认识的任何一个人都更英俊。他走向我,带着一种自信与尊严,是我未曾在他或任何人身上见过的。

“天堂之伟大,远超过我们在地上时所能梦想得到的。”他开始说:“这房间不过是荣耀领域的门槛而已,而这荣耀领域远远超过我们所能理解的。同样地,第二次的死也比我们所了解的还更可怕,不管是天堂或地狱,都不像我们所认为的。倘若我在地上时就知道我在此所知道的,我一定不会那样过日子。你是极为有福的,能在死前就来此地。”他一边说,一边看着我的外套。

这时我看看自己,我仍穿着那件谦卑的旧斗蓬,罩在底下的是军装。如此站在那么荣美的人面前,令我自觉既污秽又粗野。我开始想,倘若我打算这样子去见主,可真是糟透了,我的旧识就像那些鹰一样能了解我的思想,所以他回应道:

“凡是穿着那斗蓬来此的,什么都不用怕,那件斗蓬代表最高阶级的荣誉,那也是他们在你经过时都向你鞠躬的原因。”

“我没有注意到有人向我鞠躬。”我回答,并且开始感到有点不安。其实,直到现在我才注意到别人。

“那没什么不好。”他接着说:“在这里我们彼此向对方表示应有的尊敬,在此天使也服事我们,但惟有我们的神及祂的基督是受敬拜的,在爱中互相尊荣,跟敬拜他人的截然不同的。要是我们在地上就明白这点,那么彼此对待的方式将会大大不同。只有在这里,在祂荣耀的光中,我们才能完全彼此了解与认识,因此也才能适当地建立彼此的关系。”

我仍然感到羞愧,我必须克制自己不向这些人鞠躬,同时也希望能把自己藏起来,因我觉得自己好卑微。然后我就开始为一件事实哀伤,就是我的思想在此地跟在地上时一样愚蠢,而这里的每个人都能知道这些思想!站在那么可畏而又纯洁的人们面前,令我感到既污秽又愚笨。我的旧识又再次回应了这些想法。

愚拙的童女

“我们现在都具有不朽坏的身体,而你没有。我们的心思意念已不再为罪所拦阻,因此,我们的理解力比地上最伟大的头脑所能明白的,还要强上许多倍,而且我们有整个永恒来使我们的理解力不断增长。如此我们才能认识父,了解祂创造的荣耀。在地上,你连开始去了解这里所知的最小的知识都还不能,而我们就是这里最微小的。”

“你们怎么会是最微小的?”我不相信地问。

“这里是有阶级地位的,我们地上生命所得的奖赏,就是我们将永远拥有的永恒地位。这一大群人就是被主称为‘愚拙的童女’的人。我们认识主,并信靠祂的十字架为我们的救恩,可是我们并未真正为祂而活,而是为自己活,我们没有使我们的器皿时时装满圣灵的膏油。我们有永生,但却虚度了在世的生命。”

这番话真的叫我大吃一惊,但我也知道在那地方没人会说谎。

“‘愚拙的童女’是在外面的黑暗里哀哭切齿的啊!”我抗议道。

“我们就是那样啊!当我们明白自己是如何浪费生命时,那种悲伤超过任何地上可能有的悲伤,只有经历过的人才能了解其中的黑暗。当这黑暗显明在我们无法满足祂心意中那一位的荣光旁之时,就更深了。你正站在天堂最低的阶层中间,最愚拙的人莫过于那些认识神伟大的救恩后,却继续为自己活的人。来到此地才体会那种愚拙的真相,是一种地上任何灵魂都无法经历的哀伤,我们就是因着这最大的愚拙而在外面黑暗中受苦的人。”

我仍觉得不可思议,“可是你们比我所能想像的还更荣耀、更充满喜乐与平安,就算对在天堂里的人来说也是如此,我不觉得在你们里面有任何懊悔,不过我知道在这里你们是不会说谎的,这点我想不通。”

他直视我的眼睛,接着说:“主也以一种你还无法了解的大爱来爱我们。在祂的审判台前,我体会到灵魂最深的黑暗,以及前所未有的懊悔。虽然我们在此不像你们那样去衡量时间,但它彷佛和我在地上的生命一样长。我所有未曾悔改的罪和愚拙的事,都在我和此地所有人眼前经过,那种悲伤是除非你经历过,否则无法了解的。尽管站在主的荣耀之前,我却觉得是处在地狱最深的土牢中。彻底地检视我的生命,当我说我感到很对不起,并请求祂的怜悯时,祂擦干了我的泪水,拿走了那黑暗。虽然我不再感受到当我站在祂面前的那种苦楚,可是我依然清楚地记得。只有在这里,你才能记得这样的事而不再感到痛苦。在天堂最低部分待一刻,比在地上的最高地位活一千年,还要好得多,如今那因我的愚拙而有的哀哭已变为喜乐,我知道我会永远明白喜乐是怎么回事,尽管我是在天堂的最低之处。”

我再次想到那些救恩的宝藏,不知什么原因,我总相信此人告诉我的这一切都在那些宝藏中启示过。我在登山或进入山中所跨出的每一步,都启示了祂的道路比我过去所能体会的更为可畏、更美好。

这位旧识热心地看着我,继续说:“你来这里不单是为了得着知识,更是为了要经历并被改变。再上一层所拥有的,比我们这里的还要大上许多倍。每上一层都比前一层更伟大,不只是属灵的身体一层比一层更荣耀,并且每一层都更靠近宝座,就是一切荣耀的本源。尽管如此,我已不再为自己的失败而悲伤,我真的不配得什么,我在这里全是因着恩典,我为我所有的十分感恩。祂是如此地配得爱戴,我现在可以到天堂的不同领域去作许多奇妙的事,可是我宁愿留在这里,单单注视祂的荣耀,尽管我是在最外的边缘。”

然后,他的目光投向远方,又说:“天堂的每个人现在全都在这个房间里,要看祂揭开极大的奥秘,也看你们这些在最后之战中打仗的人。”

“你从这里可以看到祂吗?”我问:“我看到祂的荣光在远处,但看不见祂。”

“我能见到的比你好上许多倍。”他回答:“没错,尽管是站在这里,我可以看见祂,还有祂正在作的一切事。我可以听见祂,也看得到地上。祂赐我们这一切能力,我们是如云彩般的许多见证人,正看着你们。”

他鞠了躬就回到队伍中。我再度往前走,努力要了解他对我说的一切。我朝他所说的那一群‘愚拙的童女’看过去,这些就是在灵里打盹睡觉、虚度世上生命的人。我知道倘若现在他们任何一位出现在地上,都会被当作神明一样地崇拜,然而他们却是这里最微小的!

然后我开始想到自己生命中所有浪费掉的光阴。那如排山倒海般的思绪使我不得不停下来,然后,我生命中的部分片段开始在我眼前浮现,我开始因这些罪而体验到一种可怕的哀伤。我也是那最愚拙的人!我本来可以在灯里预备比别人更多的油,但如今我知道我竟然一直那么愚昧,以别人在做的来衡量我应当做的,我也一样,是个愚拙的童女!

分享家:Addthis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