骄傲的力量

当我正想着下山竟学到和上山时学到一样多的教导时,我的注意力就被战场上的嘈杂声所吸引。现在已经有成千上万的勇士越过平原,攻击残余的敌军;敌军全都四散奔逃,除了一个军团例外,就是骄傲,在无人察觉的情况下,它已经行进到不断前进的勇士正后方,预备射出无数的箭了,就在此时,我才注意到这些大能勇士的背后并没有军装保护,他们完全暴露于将临到的攻击,十分脆弱。 

智慧这时说话了:

“你曾教导过‘背后没有防御的军装’,意思是如果你背向仇敌逃跑,会很容易受伤,然而,你从未发现,如果在骄傲中前进,将会使你变得多么不堪一击。”

我只能点头承认,现在做什么都太迟了,我简直不敢看,但智慧说我一定得看,我知道神的国将遭到很大的挫败,以前我曾忧伤,但从来这么忧伤过。

令我惊讶的是,当骄傲的箭射中勇士时,他们甚至没有注意到,不过,敌军仍继续射击。勇士都流血了,而且很快就虚弱下来,可是他们并未察觉。很快地,他们就软弱得举不起盾牌和宝剑了,他们把盾和剑都丢在地上,宣称们不再需要这些了;然后又开始脱下军装,说他们也不再需要穿了。

然后另一支仇敌军团出现,而且迅即移动上前,这支军团的名字叫大迷惑,射出的箭像下冰雹一样,且几乎每射必中,只有为数不多,看起来又小又软弱的迷惑邪灵,就带走了这支曾是大军的荣耀勇士,而且把他们带到不同的俘虏营中,每一营都依不同的邪灵教义命名。这支公义的大军怎会如此容易就被击垮?真令我大感吃惊,而他们连被什么射中都不知道。

“这些曾经那么强壮,—路爬到山顶,而且见到了主的人,怎么还会如此不堪一击?”我突然冒出这话。

智慧哀伤地说:骄傲是最难看见的敌人,它总偷偷在你身后出现。在某些方面,到过最高峰的人,也处于最易跌倒的危险中。你必须谨记,在此生中,你随时都可能从任何一层跌落。”

我答道:“自以为站立得稳的要小心,免得跌倒”如今这些经文对我而言是多么可畏啊!

智慧哀伤地说:“当你自认为最不可能跌倒时,其实正是你最不堪一击的时候,绝大多数人的失败,都是紧接在大胜利之后。”

“我们如何能避免这类的攻击呢?”我问。

“要紧紧跟着我,作任何重大决定前都要先问主,还要一直穿着那件斗蓬,如此仇敌就永不能从你看不见的侧面攻击你,像它对那些人所做的。”

我看着身上的斗蓬,那么平凡、那么不起眼,我觉得它使我看起来像个流浪汉,而不像个战士,彷佛我已经大声说出了心中的想法似的。

智慧回应说:“流浪汉和王子比来,主更靠近流浪汉。只有到一个地步,你才拥有真实的力量,那就是行在神的恩典中,‘祂赐恩给谦卑的人’。仇敌的任何武器都无法穿透这斗蓬,因为无一物的力量大过祂的恩典。只要你穿着这斗蓬,就可在这类攻击下安全无虞。”

接着我抬头看看山上还有多少战士,结果是少得令我震惊,然而我注意到他们都穿着谦卑的斗蓬,“这是怎么发生的?”我问。

智慧回答:“当他们看到你刚才所目睹的战争时,全都来找我帮忙,我就把斗蓬给他们穿。”

“可是我以为你一直都和我在一起的啊?”

智慧回答:“我与凡遵行天父旨意的人同在。”

“你就是主!”我叫了出来。

祂回答:“是的,我说过我永不离开也不撇弃你。我与我所有的战士同在,就像与你同在一样,我就是你要完成我旨意所需的一切,而你所需要的就是智慧。”

然后祂便消失了。

国度中的阶级

只剩下我站在一大群天使中间,他们正服事“救恩”这一层的伤兵,当我走过这些天使身边时,他们便以单膝跪下,向我致敬。我终于问其中的一位,为什么他们要这么做,因为他们之中最小的天使都比我更有能力得多? 

“是因为那斗蓬,”他回答:“那是国度中的最高阶级。”

“这只是一件平凡的斗蓬而已。”我提出异议。

“不!”天使也抗议:“你是穿戴神的恩典,没有比那更具能力的!”

“可是,我们有成千上万的人都穿着一样的斗蓬,怎能代表阶级呢?”

“你们就是可畏的得胜者,是王的儿女,当祂行在这地上时,也穿着一样的斗蓬。只要你还穿着这斗蓬,在天上、地下就没有任何势力能在你面前站立,在天堂与地狱的每一位都认得那斗蓬。我们确实都是祂的仆人,但祂住在你里面,而你披戴着祂的恩典。”

不知什么缘故,我知道如果不是穿着这斗蓬,如果是我荣耀的军装暴露在外,那么天使的这番话,还有他们对我的举止表现,真的足以满足我的骄傲。但穿着这么一件单调平凡的外套,要觉得骄傲自大也不太可能。无论如何,我对这斗蓬的信心正在快速地增长。

分享家:Addthis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