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救恩’,就没有这座山。”

我们站在神园子里的生命树下,好像整个军队都在那儿,许多人都跪在主耶稣面前。祂刚发出命令,要我们为了仍受捆绑的弟兄,也为了祂所爱的世人回到战场。这命令既美好又可怕。美好是因为这命令来自于祂,可怕是因为它暗示了我们必须离开祂所彰显的同在,也必须离开这个前所未见、超越一切的园子。要离开这一切回到战场上去,似乎让人无法理解。

主继续劝勉道:

“我已经给你们属灵的恩赐与能力,以及对我的话和我的国继续进深的认识,但你们所领受的最大武器,就是父神的爱。只要你们行在我父的爱中,必永不失败。这棵树的果子就是彰显在我里面的父神之爱,这在我里面的爱必须是你们每天的粮食。”
然而,在如此美丽、荣耀的情景下,主似乎并未在祂的荣耀中显现。事实上,祂的外表相当平凡。尽管如此,随着祂行动与说话所流露的恩典,使祂成为我所见过最具吸引力的人。祂的威严与尊贵远超过人类所能定义,我们很容易就能了解为什么祂是父神所爱、所尊重的一切。祂真的是充满了恩典与真理,甚至到一个程度,好像除了恩典与真理以外,别的都无关紧要了。

当我吃生命树上的果子时,我所能想到的一切美好事物尽都充满了我的灵魂。当耶稣说话时我也有同样的感受,只是更强了,我只想留在这里听祂说话。过去我曾经以为,那些天使除了不断在宝座前敬拜祂之外,什么事都不做,一定会很无聊。现在我知道没有一件事比单单敬拜祂更美好、更令人快活,这就是我们被造的目的,也一定是天堂最美好的部分。我简直无法想像,如果再加上天堂的合唱,将会有多么美妙!实在很难相信我以前在敬拜聚会中,竟然会觉得那么无聊,我知道,那只是因为在那些场合中,我几乎完全没有真实地触摸到祂。

好盼望时光能倒流,让我回去弥补那些心不在焉、满脑子杂念的敬拜。想要表达对祂尊崇的渴望几乎快控制不住了,我必须要赞美祂!当我开口时,整个军队也同时自然地迸出敬拜的声音,使我震惊不已。我差点忘了别人也都在那里,而我们却有着完美的合一。随后的荣耀敬拜,非人语所能形容。

当我们敬拜时,一道金光就从主身上散发出来。接着银光环绕着金光,然后我们所有的人都被笼罩在肉眼未曾见过的丰富色彩中。在这荣耀中,我进入了一种从未感受过的情绪里。不知怎地,我明白这荣耀本来就一直在那里,不过,当我们以如此的敬拜来定睛于祂时,我们就开始看到祂更多的荣耀,我们敬拜得愈热烈,就看到愈多的荣耀。假如这就是天堂,那可比我梦想过的更好、更棒!

祂的居所

我不知道这样敬拜持续了多久,也许只有几分钟,也许是好几个月。在如此的荣耀中,根本无法衡量时间的长短。一度我闭上眼睛,因为用我的心所看到的荣耀,和肉眼所见的一样伟大。当我再睁开眼时,却惊讶地发现主已经不在那里,而是一队天使站在祂原先的位置。其中一位天使走近我,对我说:“你的眼睛再闭起来。”当我照着做时,又再看到主的荣耀大大彰显,我知道,我再也不能失去现在所经历的荣耀了。

然后那天使解释道:“你心眼所见的,比你肉眼所见的更加真实。”

我说过这句话好多次了,但却是这么少行在其中啊!

天使继续说:“这就是为什么主会告诉祂的第一批门徒,祂离去是对他们有益,好使圣灵可以来。主在你里面住,你多次教导人这功课,但现在你必须活出来,因为你已经吃了生命树上的果子。”

然后那天使就带我走回大门,我抗议说我并不想离开。那天使很惊讶地按住我的肩膀,看着我的眼睛,那时我才认出他就是智慧的天使,他说:

“你根本不需要离开这园子,这园子就在你心里,因为创造主自己在你里面。你已经渴慕那上好的,就是永远敬拜祂、坐在祂面前,这是永远不会被夺去的,但你必须把它带到最需要的地方。”

我知道他说的对,然后我望着在他后面生命树上的果子,我有一股冲动想在离开之前尽可能地多摘几个,智慧知道我在想什么,他温柔地摇摇我:

“不可以,即使是这生命树上的果子,若是在恐惧中收藏,也会腐烂的,这果子和树都在你里面,因为祂在你里面。你一定要相信。”

我闭上眼想再次看见主,可是却没办法。当我睁开跟时,智慧仍然注视着我,他用极大的耐心继续说:

“你已经尝了天国的滋味,凡尝过这滋味的,没有人想再回战场,没有人想离开主所彰显的同在。当使徒保罗来过这里,他终其一生都在挣扎到底是应该留下来为教会作工,还是回到这里进入他的产业;但他留在地上服事愈久,神的产业就愈扩大。既然你有真实敬拜者的心,你就会想一直待在这里,但当你进入真实敬拜时就可以来到这里,你愈定睛看祂,就会看见愈多的荣耀,不管你在哪里!”

智慧的话终于使我平静下来,我再次闭上眼睛,只为了感谢主赐给我这美好的经历,以及祂赐给我的生命,当我如此行,就又看见祂的荣耀,而刚才敬拜中所有的感受,也全部流灌我的灵魂。对我而言,主的话又大声又清楚,我确信听见了主对我说:

“我总不离开你,也不撇弃你。”

“主,原谅我的不信。”我回答:“请帮助我永不离开也不撇弃你。”

这既是个奇妙的时刻,也是试炼的时刻。在这里,“真实世界”并不是真的,属灵的领域才是真实无比,我真的无法想像还要回到另一个世界去。我既充满奇妙的感受,又满怀极大的恐惧,害怕我会随时醒来,发现一切不过是场梦而已。

智慧了解我心里所想的,他说:

“你是在作梦,但这梦却比你所以为的真实还更真实。天父赐给人梦,帮助他们看见通往你心的一扇门,引导你到祂那里去。这就是为什么祂的天使那么常在人的梦中显现,因为在梦中,天使可以越过人堕落的心思意念,而直接进入他的内心。”

当我睁开眼,智慧仍抓着我的肩膀:

“我就是为着你的服事而赐给你的最主要礼物,我会指引你道路,也会保守你行在其中,但只有爱能使你保持忠信。敬畏主是智慧的开端,但最高的智慧乃是爱祂。”

然后智慧放开了我,朝大门走去。我跟在后头,但心中十分矛盾。我想到那场令人兴奋、快活的战争与登山,虽很激励人,却无法与主的同在,以及刚才经历的敬拜相比,离开这里将是我所做过最大的牺牲了。接着我想到这一切是如何已全在我里面,我希奇自己竟然这么快就忘了。好像在我里面有场大争战,是我肉眼所见与心眼所见的争战。

我向前进以便能与智慧并肩而行,我问:“这廿五年来,我一直祈求能像保罗一样被提到第三层天,是否这就是第三层天?”

他回答:“这是其中的一部分。还有很多、很多。”

我问:“我能看到更多吗?”

他回答道:“你会看到更多的,我现在就要带你去看。”

我开始想到启示录,于是又问:“约翰的启示是不是第三层天的一部分?”

“约翰的启示有一部分是来自第三层天,但绝大部分是来自第二层天。第一层天是人堕落以前。第二层天就是恶者统治地上时的属灵世界。第三层天则是当父神的爱与国度透过王再度统治全地的时候。”

“第一层天像什么样子?”我问,同时却奇怪地感到一股凉意。

我的问题彷佛使智慧震惊了一下,他回答问题时愈来愈严肃:

“现在别去管那个才是有智慧的。智慧是寻求认识第三层天,就像你刚才做的。第三层天是你穷尽一生都认识不完的,而你必须在此生传讲的,就是第三层天及国度。在来来的年日中,会有人告诉你关于第一层天的事,但你现在知道它对你并无益处。”

我决心把刚才感受的凉意牢记在心,智慧点了点头,我知道那是在肯定我的想法。当我了解到这位天使是多么宝贵的礼物时,我不得不说:“你是多么好的一个同伴啊!你确实能使我走在正路上。”

他回答说:“我确实能。”

我很确定感受到有爱从这天使身上流露出来,是一种独一无二的爱,因为我从未在其他天使身上感受到,他们的关心比较多的出于责任而非爱。智慧回应我的思想,好像我已将这些想法大声地说出来了一样。

他非常认真地说:

“去爱就是智慧,如果不爱你,我就不能作为智慧了。瞻仰神的恩慈与严厉也是智慧。智慧就是爱祂且敬畏祂。若不是这样,你就是被蒙骗了。这是你下一个必须学的功课。”

“这点我的确明白,也曾经教导过许多次了。”我回答,第一次觉得也许智慧并非完全了解我自己。

智慧回答:“我已经与你同行很久了,我知道你的教导,你即将要学习你所教导的真义,正与你多次说过的:‘不是你头脑所信的,而是你心中所信的,才能结出义来。’

我向他道歉,觉得有点羞耻,竟怀疑智慧。他很仁慈地接受我的道歉。那时我才察觉,原来我一生几乎一直在向他发出疑问及挑战,而这也常造成我的伤害与损失。

分享家:Addthis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