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彼此商量说:『来吧!我们要做砖,把砖烧透了。』他们就拿砖当石头,又拿石漆当灰泥。他们说:『来吧!我们要建造一座城和一座塔,塔顶通天,为要传扬我们的名,免得我们分散在全地上。』耶和华降临,要看看世人所建造的城和塔。耶和华说:『看哪,他们成为一样的人民,都是一样的言语,如今既做起这事来,以后他们所要做的事就没有不成就的了。我们下去,在那里变乱他们的口音,使他们的言语彼此不通。』于是耶和华使他们从那里分散在全地上;他们就停工,不造那城了。因为耶和华在那里变乱天下人的言语,使众人分散在全地上,所以那城名叫巴别。」(创世记十一章3~9节)

神在伊甸园里预言,有二个种子将从人类而出。第一个是蛇的种子。当人类听从蛇的声音并且顺服它的时候,蛇的本性便进入了人的内心。预言也指出,另一个从女人而出的种子将击伤蛇的头,祂就是基督。我们从世上第一对兄弟,就可以看到这两个种子不同的属性。圣经可以说就是一部描述这两个种子如何发展、以及神如何因应的历史。这两个种子一个会生出基督,另一种则会在时机成熟的时候生出敌基督。巴别塔的故事启示了敌基督的根源,它同时也是启示录十七章5节里「奥秘哉!大巴比伦」的典故。

当我们想到蛇,通常只想到它最邪恶的特质。然而,那棵结出致命果子的树就是分别善恶树。出于这树的「善」正如「恶」一样,会致人于死,而且更容易令人上当。撒但最擅长伪装成「光明的天使」(参考哥林多后书十一章14节),也有人把这句话翻成「真理的使者」。当撒但透过宗教人士来做工时,总是更能成功地扭曲真理。这就是为什么现今许多最著名的宗教人士,正是基督的头号敌人,当这样的宗教人士试图建造自己的巴别塔时,真实本性就从中显露出来。

这些人想要盖一座通天高塔,目标看似崇高。然而,有两件事情显露了他们的本性:首先是他们盖这座塔的理由,不是为了要亲近神,而是为了显扬自己的名声与聚集群众;第二件使他们露出本性的事便是建塔的方式——靠着自己的智慧与力量来建造。人类总是自认为能凭着自己的力量与智慧进入永恒国度。然而,神在撒迦利亚书四章6节说:「不是倚靠势力,不是倚靠才能,乃是倚靠我的灵方能成事。」

建造巴别塔的人想要寻求的目标,其实就是神要赐给人类的。神希望我们与祂在天国同住,也希望我们彼此聚集,然而,我们不能以自私的动机或自己的力量来达成这个目标。建造巴别塔这件事情看起来很愚蠢,但人类似乎从来没有停止过类似的行为。有多少基督徒所制定的宏伟计划,像是盖大教堂或福音的拓展行动等等,其背后的目的,其实是为了显扬自己的名声,抑或聚集、号召群众?许多人甚至希望这么做可以靠近神,或被神所接纳。

服事不是为了要靠近神,因为我们已经借着十字架被神摸着。真正的服事,不是靠自己的力量让神接纳我们,因为我们乃是藉由十字架被神所接纳。

神对巴别塔事件的回应是借着变乱口音,让人无法继续建造巴别塔。这个计划的结果和建造的初衷正好相反。身为基督徒,我们努力地制定许多的属灵计划,它们最终会带来什么结果?是不是和巴别塔一样?现在的教会有超过一万个以上的宗派——或是「语言」,无论我们如何奉神的名去做某件事,我们的动机若是出于个人野心或是为了得着主耶稣以外的事物,最终的结果就会带来教会更大的分裂。进入天国或召聚群众的惟一方法,就是与耶稣基督同在。祂坐在天堂的宝座上,这个宝座超越一切的律法与权能。我们只要常在基督里,那里就能成为我们的家。

在巴别塔之后,紧接着的是亚伯拉罕的故事,他与盖巴别塔的无知百姓正好形成完全的对比。

「耶和华对亚伯兰说:『你要离开本地、本族、父家,往我所要指示你的地去。我必叫你成为大国。我必赐福给你,叫你的名为大;你也要叫别人得福。为你祝福的,我必赐福与他;那咒诅你的,我必咒诅他。地上的万族都要因你得福。』」(创世记十二章「3节)

借着信心,亚伯拉罕得到了建造巴别塔的人靠自己的力量与智慧所无法得到的。亚伯拉罕得到了一个流传千古的美名,以及神城市中的一块地,有一天万民将再度聚集在此城市。在接下来的希伯来书十一章8~10节里,我们可以看到这个过程:

「亚伯拉罕因着信,蒙召的时候就遵命出去,往将来要得为业的地方去;出去的时候,还不知往哪里去。他因着信,就在所应许之地作客,好像在异地居住帐棚,与那同蒙一个应许的以撒,雅各一样。因为他等候那座有根基的城,就是神所经营所建造的。」

亚伯拉罕当时并不知道要往哪里去,但他知道自己在寻求什么。亚伯拉罕在领受神呼召时就立刻顺服,他的信心便在此显明。亚伯拉罕和巴别塔的建造者不同,他没有为自己建造任何工程。他拥有许多财富,可轻易地盖一座城,但他终生住在帐篷里。他寻求的不是地上的城,而是天上的城。他知道自己只是客旅,因此他不介意住在帐篷里。

美国有句谚语说:「你可能完全以属天的事为念,以致对世界毫无贡献。」这句话听来有趣,但其实反过来说才是对的。我们若太过以属世的事为念,那么我们不论对天国或对世界都将毫无贡献。亚伯拉罕在地上是寄居的客旅,他一生的志向便是住在神所造的城中,而非人手所造的城中。由于他是专注于神而非专注于人,地上的万族便因他得福。那些同样愿意为永生效力的人将会成就更大更美的事,远胜过其他为今生效力的人。

约翰福音八章39节里有一段耶稣与法利赛人的有趣辩论。法利赛人回答耶稣说:「我们的父就是亚伯拉罕。」耶稣则对他们说:「你们若是亚伯拉罕的儿子,就必行亚伯拉罕所行的事。」

使徒保罗也在加拉太书三章6~7节阐明:

「正如『亚伯拉罕信神,这就算为他的义。』所以,你们要知道:那以信为本的人,就是亚伯拉罕的子孙。」

我们知道自己必须靠着信心而活,这点还不足以使我们成为亚伯拉罕的子孙;只有真正开始靠着信心而活之后,我们才算为亚伯拉罕的子孙。我们必须先奉献自己,寻求神正在建造的事物,并且牺牲必要的一切,以满足这个工程的所需。

亚伯拉罕出身贵族之家,并且活在当代最伟大的文明中。当时那里的科技水准远胜过其他地方。当地的迦勒底人拥有许多创新的发明,但亚伯拉罕的心里燃烧着某些事物,促使他去寻求更伟大的事物,远超过一切人手所造的,他因为信而愿意离开熟悉的环境以及当时最舒适的生活,前往未知之地寻求神的旨意。信心使他看见别人看不见的事物。信心就是以心中的眼睛来看万事,并且靠着心眼,而非肉眼所见之事来行走人生路程。

为什么神如此看重信心?祂为何不直接告诉我们祂对我们的期望呢?因为祂正在寻找愿意与祂的独生爱子连合的儿女。人类因着怀疑神而堕落,也将因着相信神而得着恢复。真正的信心是发自于心,而非理性。

撒但曾站在神宝座前瞻仰神的荣光,结果还是堕落了。单单看见主并不能拯救我们脱离败坏。我们乃是神的儿女,祂要赐给我们高过撒但原有的权柄。我们如今正藉着信心与顺服,证明我们爱真理、爱神更胜于爱自己的生命。

虽然我们在瞻仰神的荣光之后,仍可能像撒但一样堕落,但当我们看见祂的荣光时,还是难以不敬拜祂。宇宙万有终将看见:祂的儿女虽然遭受伏在恶者权势之下的世界所逼迫,但仍坚持敬拜祂,持守祂的真理。

人类在堕落之后,撒但就开始夸耀地说人类即使在完美的世界中,仍会选择悖逆神。撒但以此作为借口,合理化自己的悖逆。但如今,甚至是撒但的执政掌权者也见证了:

有些人即使在不完美的世界中,承受了阴间最猛烈的攻击,依然爱神,顺服神,甚至牺牲了自己的生命。万物都将见证,这些人配称为神的儿女

因此我们行事为人要配得起所蒙的呼召。要信靠神,并且顺服神。凡事都要为了福音的缘故而做,并要让基督的爱掌管我们的心。祂配得我们的信靠与顺服。

「因此,我们常为你们祷告,愿我们的神看你们配得过所蒙的召,又用大能成就你们一切所羡慕的良善和一切因信心所做的工夫;叫我们主耶稣的名在你们身上得荣耀,你们也在祂身上得荣耀,都照着我们的神并主耶稣基督的恩。」(帖撒罗尼迦后书一章11~12节)

「我想,现在的苦楚若比起将来要显于我们的荣耀就不足介意了。受造之物切望等候神的众子显出来。因为受造之物服在虚空之下,不是自己愿意,乃是因那叫他如此的。但受造之物仍然指望脱离败坏的辖制,得享神儿女自由的荣耀。我们知道,一切受造之物一同叹息、劳苦,直到如今,不但如此,就是我们这有圣灵初结果子的,也是自己心里叹息,等候得着儿子的名分,乃是我们的身体得赎。我们得救是在乎盼望;只是所见的盼望不是盼望,谁还盼望他所见的呢?但我们若盼望那所不见的,就必忍耐等候。」(罗马书八章18~25节)

分享家:Addthis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