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隐对耶和华说:『我的刑罚太重,过于我所能当的。祢如今赶逐我离开这地,以致不见祢面;我必流离飘荡在地上,凡遇见我的必杀我。』耶和华对他说:『凡杀该隐的,必遭报七倍。』耶和华就给该隐立一个记号,免得人遇见他就杀他。于是该隐离开耶和华的面,去住在伊甸东边挪得之地。」(创世记四章13~16节)

当神告诉该隐怎样脱离沮丧的时候,该隐不听祂的话。我们不听从神的劝告时,结果往往就是堕落甚至犯罪,就像该隐一样。该隐若能谦卑自己并且认罪悔改,他可能还有机会得着神的帮助。神警告该隐要他制伏自己的罪,但该隐却一步步地让罪辖制了自己。

有趣的是,当时的该隐也知道种与收的道理,保罗在加拉太书六章7节中说:「不要自欺,神是轻慢不得的,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该隐知道因为他杀了弟弟,所以自己也有被杀的危险。这个道理就像万有引力一样明确。因此我们若想得到神的恩典,就必须学会善用每个机会种下「恩典」的种子;我们若想得到神的宽容,我们就必须学会善用每个机会种下「宽容」的种子。我们行善,就能收善果;行恶,就会得恶果。

我们在看到该隐害怕被杀的时候,可能会想:「谁会杀他?」亚当和夏娃活了将近一千岁,他们生了许多儿女,的确完成了「生养众多,遍满全地」的使命。因此在该隐杀亚伯的时候,地上显然已经有一定的人口。他们显然是该隐的近亲,但该隐还是怕他们。他杀了自己的兄弟,因此他也怕他的兄弟杀他。这种顾虑是很合理的,因为人类实际上都是从同一个家庭(亚当与夏娃)而来,但人类彼此从未停止纷争。

尽管该隐杀了弟弟,神还是向该隐施怜悯,祂给该隐立了一个保护他的记号。在神与人类相交的历史中,祂总是毫不犹豫地赐给我们不配得的恩典与慈爱。祂的恩典与慈爱甚至足以胜过「种与收」的律。虽然在整本圣经中,有无数的例子证明恶人终将不得善报,但我们也可以看到许多例子告诉我们,神会迅速而毫不留情地审判那些内心刚硬、在神的恩慈和怜悯之中任意妄为的人。

该隐谋杀他的兄弟,因而带来最严重的下场,就是「不能见到神的面」教会内的弟兄或是教会与教会之间产生的纷争,通常也会导致这样的结果——与神隔绝。这也就是仇敌从一开始使用的伎俩之一:使弟兄彼此相争启示录十二章10节说魔鬼「昼夜控告我们弟兄」,因为它用来对付我们的主要武器,就是让我们彼此控告

该隐可能认为神拒绝他的供物是因为亚伯的缘故。但神不悦纳该隐的理由,和亚伯的供物是什么无关。解决这个问题的关键不在亚伯,而在该隐自己。但是人类从堕落之初,就喜欢为自己的过错怪罪他人,而这就是蒙蔽人、使人远离神恩典的主因之一。这个原因也造成了历史上最严重的战争与最可怕的教会冲突。

首先,仇敌会想尽办法引发我们对别人的嫉妒,然后它再诱使我们为着自己的问题怪罪对方,这便是那些面临严重困境的国家会落入危险的原因。推卸责任、怪罪别人往往比解决自身的问题来得容易,因为我们若能制造出一个共同的假想敌,将所有的过错都归诸于他,群众就会开始聚集,站在我们这边。当教会或群众面临重大的问题时,他们常会变成一群危险份子。当你看到他们开始相互攻击、彼此指责时,就应该离开了。我们不能一直陷在仇敌的圈套中,只用看似容易的方法逃避问题,而不须面对自己的缺点,如此将会对别人造成不必要的伤害,甚至带来更严重的后果,那就是我们无法得见神的面。

分享家:Addthis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