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和华对该隐说:『你兄弟亚伯在哪里?』他说:『我不知道!我岂是看守我兄弟的吗?』耶和华说:『你做了什么事呢?你兄弟的血有声音从地里向我哀告。地开了口,从你手里接受你兄弟的血。现在你必从这地受咒诅。你种地,地不再给你效力;你必流离飘荡在地上。』」(创世记四章9~12节)

咒诅使邪恶的权势在我们身上发挥作用。由于魔鬼「从起初是杀人的」(约翰福音八章44节),所以少有其他事情如同「流无辜人的血」一般,能释放出魔鬼极大的能力。我们在这段经文中看到,该隐因为杀了自己的弟弟而从这地受咒诅。在今日,许多地方的地土成为人类的咒诅,是因为曾有无辜人的血流于其上。因此在这些地方的人为其先祖所犯的罪认罪悔改之前,神的大能与复兴就不会临到那地。

为什么下一代的人必须为上一代的罪负责?因为每当罪在地上发生效力时,地土就会因为罪而受损伤,这损伤破坏了当地万物间原本美好和谐的关系。所有的生物系统在伤口复原以前必须先经过消毒与包扎的过程。同样地,想除去犯罪的苦果,就必须经过悔改、与神和好以及恢复这三个过程。在撒母耳记下廿一章1节里有一个很好的例子:

「大卫年间有饥荒,一连三年,大卫就求问耶和华。耶和华说:『这饥荒是因扫罗和他流人血之家杀死基遍人。』」

大卫的领地就是因为先祖犯下的罪而发生饥荒。这饥荒并不是为了惩罚大卫,而是因为那地受咒诅。当咒诅显现时,大卫就为扫罗所犯下的罪补偿基遍人,以除去那地的咒诅。我们也在圣经里看到,就连但以理及尼希米这样的义人,也要为他们先祖的罪祈求神的赦免。先祖犯罪的后果临到其后代的原因,并不是为了惩罚后代,而是为了要挪去咒诅,让他们认罪悔改并得着复兴。神让咒诅临到某个地方,是要提醒义人,那块土地中有一个属灵伤口需要医治。

大卫活在律法的时代中,因此他只有一个办法能化解扫罗犯罪带来的咒诅,就是让基遍人向扫罗的家族复仇,满足当时「以眼还眼,以牙还牙」的律法(参考出埃及记廿一章24节)。不过,现在我们已经脱离了律法。我们身上的咒诅已经因为耶稣基督的十字架而被挪除了。

然而,我们还是要认罪悔改,以使十字架的救恩带出功效。为了进行悔改,我们必需与罪人认同,或显出悔改的确据。以色列前任国王的罪须由一位以色列王来悔改;同样地,只有白人能为白人过去对黑人的压迫赎罪;只有浸信会会友能为以往的浸信会会友认罪;只有灵恩派信徒能为从前的灵恩派信徒认罪。

近年来,在教会界中兴起的「和好」运动就是做这样的工作。无数的乡村、城市甚至全世界都从中领受到神莫大的恩典。为历史上的社会罪恶和属灵罪恶来认罪悔改,不但是属灵复兴的先决条件,它同时也可能是释出生命和光明的火花。我们为自己的罪悔改能带出这样的果效,对教会而言亦是如此。许多教会没有为过往群体的罪甚至是前任领导者个人的罪悔改,因而受到不必要的咒诅。

根据创世记的描述,该隐从地受咒诅而在地上流离飘荡。因为人类受造原要栽种土地,土地需要人类来培育。但在人与人的纷争与犯罪而遭致的咒诅消失之前,我们不可能完全安居乐业或与大地和平共处。这也是为什么以巴冲突对世界和平足以构成威胁的原因。一个地区之所以无法脱离贫困,往往可以追溯到他们先祖所犯的罪。但是不论如何,悔改都将成为神在我们生命中释放恩典与帮助的开始。

分享家:Addthis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