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和华对该隐说:『你为什么发怒呢?你为什么变了脸色呢?你若行得好,岂不蒙悦纳?你若行得不好,罪就伏在门前。它必恋慕你,你却要制伏它。』」(创世记四章6~7节)

在圣经里,「变了脸色」常用来描述人落入沮丧。沮丧是一种从黑暗面来看事情的倾向。这个问题在现代可说是愈来愈严重了。许多暴力罪犯和杀人犯的犯罪根源都是在此。我们在本章也会看到:正是这种沮丧的心态使得该隐杀害他的弟弟亚伯。
并非每一个为沮丧所苦的人都会成为杀人犯。大部分的人都选择以较不具攻击性、压抑的方式来处理这个问题。但是,压抑往往造成人格的损害,严重者甚至会导致自杀。

神早已为上述情形提供了解决之道。而由于这个解决之道是如此简单,以至于许多人无法接受。有些人(包括许多心理学家)会说是神拒绝了该隐,因而引起该隐的沮丧,但这是一个相当肤浅的看法。如果神悦纳了该隐的供物,只会让该隐更加地自以为义。神必须拒绝该隐的供物以改变他的错误思想,如此该隐才能得救。

人通常很难接受他人的拒绝,但是当我们做错事时,拒绝对我们而言就是必要而且有益的。拒绝也可能为我们的生活带来极大的突破。我们很难在历史上发现有人做了大事,却一生从未受到他人拒绝或遭受严重的挫折。拒绝可能让我们变得更好或更坏——神对该隐所说的话,大致上就是此意。

如同神对该隐所说的,能让我们脱离沮丧的方法,在于人们愿意以爱心纠正我们的错误,使我们能做正确的事;而不是无条件地接纳我们的行为。除了药物所造成的沮丧之外,我们感到沮丧的原因,大多是因为做错事情,或没办法做到自认为对的事。而脱离沮丧的办法,就是如同神对该隐所说的:做正确的事。

现代的心理学及精神分析学家为了使人脱离沮丧,而抨击一切的道德标准,他们认定这些道德标准都是不切实际,没有人能达到的。这种说法其实是想改变我们的是非观。某种程度上,他们有这种想法是可以理解的,因为宗教人士常常会在神的话语上,额外添加一些毁损人格的律法,但罪就是罪,就算我们说它不是,神在我们心里放置的良心还是会告诉我们:它的确是罪。然而,就如同神对该隐的警告;我们愈想让罪合理化,沮丧在我们生活里所扎的根就愈深。惟一让自己脱离沮丧的办法,就是认罪悔改并且做正确的事。

值得一提的是,神并没有叫该隐别再做错事,而只是说要「行得好」。律法主义者禁止人做错误的事,但神却积极地要求人做正确的事。就像耶稣教导我们的,爱神与爱邻舍便能使律法得以完全。如此一来,我们发自爱心做积极的事,自然就会避免做错误的事。例如,我们若爱神,就不会拜偶像;我们若爱邻舍,就不会偷他们的东西,觊觎他们的产业或是谋杀他们。若想脱离沮丧,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凭爱心做正确的事。

因为沮丧而杀人或自杀的情况,在现代年轻人身上愈来愈常见。有趣的是,这些问题在童工法案制定之前似乎不普遍。在过去的年代,我们保护孩童免于某些虐待确实有其必要,但现在这个法案却引发了另一种极端,对现代的年轻人造成了更严重的问题。童工法案的限制让孩子们在最需要专注、目标与被赋予责任的时期,失去了从学徒制中学会负责及从事有意义的工作的机会。美国有一句俗谚说:「游手好闲乃是万恶之源。」是这些法案迫使年轻人游手好闲,因而使恶者有机可趁。因此,为人父母者必须更加努力地鼓励儿女参与有意义的工作与任务,尤其是在他们青春期的时候。年轻人若能学会「行得好」,那么他们原本最恼人的叛逆期将变成他们最美好的时光。如果年轻人都能从事有意义的工作,沮丧将不得其门而入。

分享家:Addthis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