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说:『地要生出活物来,各从其类;牲畜、昆虫,野兽,各从其类。』事就这样成了。于是神造出野兽,各从其类;牲畜,各从其类;地上一切昆虫,各从其类。神看着是好的。」(创世记一章24~25节)

神创造万物并且让它们各从其类地繁殖下去。进化论的一大重点是物种进化,但到目前为止,不同物种交配所产生的后代,都不具有繁殖的能力。马和驴交配后虽然能生出骡,但骡不具有生殖能力,这是神在生物的基因里设下的法则,以保存每种生物的独特性。

神喜欢多样性。例如,在漫天飞舞的雪花中,每一片的形状都不同。神创造的每一棵树、每一个人都是不同的;祂不断地在每一个植物、动物身上发挥祂的创意。甚至耶稣生活在世上时,也从未使用相同的方法医治人,祂在不同的场合传不同的道。对神来说,每一天都是新鲜有朝气的,因此当我们与神同行时,会不断对神的大能感到惊奇与敬畏,然而,物种之内的变化有其一定的界限,使得这变化遵循一个美丽、和谐的秩序,而不会造成混乱。

这又带出另一个有趣的问题:神对异国联姻的看法如何?神将特别的恩赐与特色赋与不同的种族和文化,因此保留这些恩赐与特色是很重要的。神用自己的形像造人,也是为了要向万物显明自己的形像。因此,要完全显明神的形像,就必须结合所有种族与文化的恩赐才行。然而,「各从其类」的乃是指物种必须遵守区分的界限,而不是指人类的种族。既然不同人种结合所产出的后代具有繁殖能力,可见这并不违背神原本的旨意。异国联姻所产生的后代可在祂所设定的界限中,彰显出神新的创造力。

如同前述,拥有主形像的人必定喜爱创造;而认识造物主并拥有祂形像的人,也应该会很有创意。我们应该在符合神旨意与秩序的前提下,发挥我们的创意。若是如此,我们将变得更符合基督的形像。

我们若拥有神的心,喜爱各种人、事、物的多样性与创造力,不论我们遇到的人和我们有多大的差异,我们都能放开胸怀接纳他们,并期待从他们身上学到一些东西,而不会对他们感到恐惧或自我封闭。绵羊与山羊的其中一项差别就是,当耶稣以陌生人的身份来到它们身旁时,绵羊会亲切地接待祂(参考马太福音廿五章32~36节)。这里的「陌生人」在希腊原文里是「外国人、和我们不一样的人」的意思。主耶稣常会透过那些和我们不一样的人来到我们身旁。我们若无法接纳他们,也必定不会接纳主。

马可福音第十六章里写了一个故事:两个前往以马忤斯的门徒认不出耶稣,因为「耶稣变了形像,向他们显现」(马可福音十六章12节)。显然耶稣是故意这么做的,因为祂希望门徒能从灵里认出祂,而不是从外表认出祂来。这也是当神以我们不熟悉的形像来到我们身旁时,我们往往认不出祂的原因。我们若是浸信会的会友,祂可能以五旬节派信徒的身份出现在我们面前。我们若是灵恩派的信徒,祂可能以浸信会等福音派信徒的身份来到我们面前。祂一直希望能破除宗派之间的隔阂。

造成偏见与隔阂的原因,就是骄傲与恐惧这两种罪。我们若认为自己的族群比别人高尚,终极的表现形式就是骄傲。宗派之间的隔阂就是人们因为自己的宗派,而自认为比别人好。然而,雅各书四章6节说:「神阻挡骄傲的人,赐恩给谦卑的人。」这种骄傲可能会演变为我们生命里最具毁灭性的力量。它可能让我们变成主所说的「山羊」——因为我们拒绝放开心胸,接纳那些与我们不同的人。

造成偏见与隔阂的原因可能是骄傲或恐惧,但不论哪一个都是罪,也都违背了各种真理的根基——神的爱

分享家:Addthis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