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位牧师

美国有一位牧师,一面作牧师,一面学哲学,打算得一哲学博士。他感到生命不好,就在那里祷告。他对神说,我有顶多的不信,有的罪没有胜过,我也没有能力作工。他两礼拜之久特别祷告,求神用圣灵充满他,他要得着照圣经所说的得胜的生命和能力。神就对他说,你真是要么?如果你是真要的话,就二个月以后不要考哲学博士,我用不着一个哲学博士。他觉得这件事有点难,他的哲学博士是最稳当要得着的,若是不去真有点可惜。他就跪下祷告,同主商量,问主为什么不让他一面得哲学博士,一面作牧师。一件事真希奇,神从来不和人商量,神要求了,就是要求了;神说了,神命令了,是不能更改的。他那两个月是最痛苦的。到末了的一个礼拜六,他里头起了交战,是要哲学博士呢?是要圣灵的充满呢?是哲学博士好呢?是得胜的生命好呢?别人可以得到哲学博士为神所用,我怎么不能呢?他一直挣扎,一直同神商量,他真是没有办法。哲学博士可爱,圣灵充满也可爱。但是神不肯让步,要得哲学博士,就能有属灵的生活,要有属灵的生活,就不能得哲学博士。末了,他流泪说,我顺服。虽然我二年之久学哲学,从小孩起,三十多年来一直盼望得一哲学博士,但是,为着顺服神的缘故,只好不去。他就写信给学校当局,他礼拜一不去应试,从此永远不要哲学博士了。他一夜顶累,第二天上讲台也无道可讲,他就简简单单把顺服主这段故事讲给大家听。那一天,在那里,有四分之三的人流泪了,得了复兴。他自己也有了力量了。他说,我若早知结果乃是如此,我早就顺服了。

分享家:Addthis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