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se of the Day

“[Epilogue: The Wife of Noble Character] A wife of noble character who can find? She is worth far more than rubies.” — Proverbs 31:10, 27-28 Listen to chapter . Powered by BibleGateway.com.

历史日志

2021年5月
« 4月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  

ISIS曲解了伊斯兰教吗?(连载)

本文原刊《舉目》73期

赛莱菲派

19世纪时,沙乌地阿拉伯又有了赛莱菲运动(Salafi Movement,或Salfism)的兴起。赛莱菲派与瓦哈比派两者有很多相似的地方,又经过了融合的过程。由于“瓦哈比”这个字让有些人反感,从本文的目的而言,我们对二者不做区分,就通称为赛莱菲派。

赛莱菲派痛恨西方现代主义,坚决反对神学上为了适应的创新。他们追求复古,回到默罕默德以及他的跟随者的时代,唯独尊崇《古兰经》和默罕默德的圣训。

赛莱菲派强调字面解经,反对一千多年来哲学性的神学思辨。他们生活严谨,犹如“清教徒”,严格遵奉伊斯兰教法。除了默罕默德,他们反对对古时的圣徒和各种宗教图示的尊崇,单单信仰一个阿拉(又称“安拉”。编注)。

这个宗教背景就是基地组织成长的温床,也是ISIS发展的温床。

五、ISIS的信仰

2014年6月,巴格达迪宣佈自己是哈里发.ForWebISIS的头子巴格达迪(Abu Bakr al-Baghdadi)就属赛莱菲派,更因为他出身自默罕默德的古莱什族(Quraysh),有资格作哈里发(最高宗教和政治领袖)。ISIS的主脑们都属赛莱菲派,不过他们比赛莱菲更为绝对。

研究伊斯兰的专家,《大西洋月刊》的编辑之一的格雷米·伍德(Graeme Wood),即将在2015年3月出版的杂志上发表一篇长文:《ISIS到底要什麽?》(“What ISIS Really Wants”,已于2015年2月19日上网。http://www.theatlantic.com/features/archive/2015/02/what-isis-really-wants/384980/)。为了这篇雄文,伍德访问了好几位在欧洲与澳大利亚, ISIS的神学同路人。

比赛莱菲派更彻底

根据伍德的研究,ISIS对回归《古兰经》和圣训,做得比赛莱菲派还要彻底、绝对。他们反对任何与现代有关的观念和做法,包括选举。他们不承认奥斯曼帝国的哈里发,认为他们不够纯洁。

当然,ISIS反对什叶派,以及追求冥想的苏菲派,认为这些门派都是叛教者,该处决。他们对待其他穆斯林的严酷程度,甚至超过对待其他宗教的。他们尊崇本拉登(Osama bin Laden, 1957-2011),但是反对基地组织。

战争反是怜悯?

Anjem Choudary.by Snapperjack.httpswww.flickr.comphotos7199534@N066005177156 -R20-ForWeb

Anjem Choudary.by Snapperjack.httpswww.flickr.comphotos7199534@N066005177156 -R20-ForWeb伦敦有位ISIS的同路人Anjem Choudary告诉伍德,ISIS认为战争是种怜悯,而非残酷!

伊斯兰国有义务用恐怖手段对付敌人。因为这样做可以加速胜利,缩短冲突的时间。维护阿拉的信仰是他们最高的任务,为了达到这个使命,使用任何手段都合法!他们诚心希望把世界带回第7世纪,回到中古!

征服罗马?

他们要“征服你们的罗马,砍断你们的十字架,把你们的妇女掳来做奴隶。”

他们的末世观有点像基督教“时代论”的末世观:“罗马的军队要与伊斯兰的军队在叙利亚相遇”,那个战争将会是罗马的滑铁卢。之后,末世来到,耶稣降临,率领穆斯林得胜!

至于谁是“罗马”?他们虽然没有说明,却诚心等待这一天的来临。

他们对《古兰经》和圣训的字面解释,使得他们积极地,把人钉十字架,奴役妇女和小孩,砍人头,这些都是加速末日来到的手段。如果一个穆斯林反对他们的做法,那麽他就违背《古兰经》和圣训,就是叛教者。对付叛教者唯一的的手段就是处决。

征服世界

BH73-7908-coptic martyrs-科普特正教会把这21位被ISIS谋杀的埃及基督徒封为圣徒与殉道者。 – for webISIS与其他圣战组织或基地组织都不同,他们需要佔领土地——有土地才有合法性。所以,他们必须建立“伊斯兰国”。不但如此,伊斯兰国要征服世界,所以他们不承认任何国界,他们要做到:“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对ISIS来说,如果他们攻城掠地的势头被削弱了、阻止了,他们的神学路线也就破产了。因为这表示,他们错解了《古兰经》和圣训。

可见,ISIS是彻底的复古派,坚持回到起初原汁原味的样式。他们是伊斯兰原教旨主义的极端派,坚持只有他们才真正纯洁。

这个号称直接承续默罕默德的信仰,绝不能说成是“扭曲的”伊斯兰教,就如我们不能称基督教中极端的“基要派”,是扭曲的基督教一样。

虽然投奔ISIS的战士,或许各怀不同的动机,也并不真正瞭解ISIS的理念,但是在ISIS的领导阶层,他们绝对不是盲从,或因为贫穷铤而走险。他们是有一套清楚的神学理念,而且是很能够自圆其说的。

你只能说他们是顽固的教条主义者。他们之可怕也正是在这裡,因为他们是带着宗教的热诚,却干着最惨无人道的勾当。因此,我认为它根本就是个邪教组织。

六、如何降低ISIS的影响力?

2014年12月,伊拉克的游击队一度错误报导说,看到美国士兵参战。ISIS的一些推特帐户立即爆发了极度的兴奋,好像热心的主人欢迎客人的来到。

今天,很多美国人督促奥巴马政府出兵伊拉克;其实最希望此事成真的,莫过于ISIS。因为如此,就验证了他们的末世论:“罗马”亲自出战,穆斯林的最后之战就要开打了。

所以,阻遏ISIS的势力最好的方法,就是让穆斯林世界动员起来,集体声讨ISIS。这批人肯定不是“罗马”,纵使他们无法立刻把ISIS消灭,但是如果联合势力,可以阻止ISIS继续扩充,甚至挤缩它的疆界,他们就会慢慢死亡。千万不要让这个冲突成为“十字军的西方”(罗马)与伊斯兰的冲突,那只有火上添油,越烧越烈。

Ahong_of_a_mosque_at_guyuan_gansu.1912-1949-ForWeb 费城的阿訇

伍德访问过费城一个清真寺的负责人,28岁的Breton Pocius,一个赛莱菲派的阿訇(伊斯兰教师)。

Pocius是个“寂静主义的赛莱菲”(¡]Quietist Salifi¡^),在神学上与ISIS一样:不妥协,生活严谨。他鼓励会众活出真正“清真”的生活,等候末世的来临。只是他认为末世的到来,是阿拉自己的工作,穆斯林不应当用自己的力量去达到目的,否则他们就变成了切‧格瓦拉(Che Guevara,上个世纪南美的暴力革命分子)。

Pocius认为,穆斯林之间的战争和暴力,不是默罕默德的本意,因此他不接受巴格达迪做哈里发。他认为穆斯林不应当分门别类,不能指控他人是叛教者,更不要与穆斯林国家为敌。

Pocius呼吁穆斯林要谦卑,不要自以为代表默罕默德,以为自己是唯一的传人。

伍德认为,如果像Pocius这样从赛莱菲内部发出声音,让人看到另外一个神学出路,或许会更有效遏阻ISIS的吸引力。我但愿他是对的;不过,我想,这未免是缘木求鱼吧?

七、瓶颈与突破BH73-谈妮摄-IMG_0589.R40-ForWeb

因为伊斯兰教没有经过一次“改教”的洗礼,许多穆斯林满脑子都是“定于一尊”的思想,为了争取“一尊”,彼此攻击,这可能是最大的问题。

近年来,原教旨主义抬头。以沙乌地阿拉伯和伊朗为代表,因为派别不同而互相仇视。

沙乌地阿拉伯表面平和友善,骨子裡却对西方充满疑惧,内部是赛莱菲派和瓦哈比派的意识形态挂帅,主张回归默罕默德,採“字面解经”,坚决执行伊斯兰教法。我想那位费城的阿訇也不例外。

两个死结

我个人觉得,原教旨主义者不信任西方,也不信任与西方现代化融合的穆斯林。回到默罕默德,是他们信仰唯一的选项,别无选择。除非抛弃信仰,这批原教旨主义者,不太可能与现代文明接轨。这是个死结。

伊斯兰信仰,是一个以成败论英雄的宗教,因为他们相信阿拉赏善罚恶。

如果有一天,伊斯兰内部有一次翻天覆地的“改教”运动,或者有开明的穆斯林国家,成功地走上经济与政治大国的先例,他们才有可能从盲点中走出来。否则,ISIS现象还会不断发生,伊斯兰文明也将一直是人类文明中,一个不稳定的因素。

这种内部变革的可能性虽然不大,却可能是唯一的解药。

BH73-谈妮.摄-CIMG1500.R30.forWeb另外,巴勒斯坦问题是另外一个变数。如果以阿问题不能完满解决,那麽,它也将不断地成为提供给原教旨主义者燃料的来源,让他们的末世论更有说服力。

有趣的是,以巴问题之成为死结,又与基督教“时代论”的末世观,息息相关。

这让我深深感觉,人类文明的浩劫都是自己製造出来的,却把上帝(或安拉)搬出来背书。这就是人类历史不断上演的悲剧。

后记:

写完这篇文章两天之后,消息传来,一位孟加拉裔美国人Avijit Roy(1972 – 2015。已婚,育有一女,为工程博士。曾经出版了8本书与发表许多文章。编注),在孟加拉的达卡(Dhaka),被极端穆斯林砍死(发生于2015年2月26日晚上8:30左右。编注)。

AvijitRoy_20150207.ForWeb这是蓄意谋杀,因为他曾经批评巴基斯坦那些烧毁学校,杀死132个学童的穆斯林极端分子,认为他们的做法像是病毒。

Roy极不同意奥巴马总统澹化ISIS与伊斯兰教之间关係的说法。他不认为ISIS的现象是贫穷、缺乏工作机会和社会歧视造成的,乃是根植于伊斯兰原教旨主义的理念和末世观。

他的被杀,更证明了这一切。

绝大多数的穆斯林都是爱好和平的,但是原教旨主义者却不断从伊斯兰教的根源裡吸取了暴力的养料。基督教经过了改教,经过了百年宗教战争,终于从中古走出来了。伊斯兰教是否也需要经过类似的洗礼?

编注:

科普特(The Copts)为当代埃及的少数民族之一。他们是公元1世纪信奉基督教的古埃及人后代。从中世纪阿拉伯人入侵埃及开始,科普特便一直处于二等公民的地位,但由于对信仰的坚持,科普特也是目前在中东地区,最大的基督教族群,并成为今日埃及基督徒的专有名词。

参考阅读:

《凯拉•穆勒——那杀身体,不能杀灵魂的,不要怕他们(谈妮)2015.02.10》http://behold.oc.org/?p=26209

《后藤健二——如果没有信仰,谁作傻子?(谈妮)2015.01.31》http://behold.oc.org/?p=26084

《詹姆士‧弗利(James Foley)的故事(裴重生编写)2014.08.22》http://behold.oc.org/?p=24010

《教会为逃亡者敞开大门(裴重生编译)2014.08.19》 http://behold.oc.org/?p=23980

《“ن”一个新的基督徒记号(王星然) 2014.08.11》http://behold.oc.org/?p=23921

分享家:Addthis中国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