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se of the Day

“[Epilogue: The Wife of Noble Character] A wife of noble character who can find? She is worth far more than rubies.” — Proverbs 31:10, 27-28 Listen to chapter . Powered by BibleGateway.com.

历史日志

2021年5月
« 4月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  

ISIS曲解了伊斯兰教吗?

本文原刊《举目》73期

因着近一年来“伊斯兰国”(ISIS)的猖獗,以及他们违反人类文明、惨无人道的暴行,2015年2月18日,美国白宫终于召开了“打击暴力极端主义”峰会(Summit on Countering Violent Extremism),出席的60个国家代表中,包括了许多穆斯林国家。

这个为期3天的峰会的主要目的,是要凝聚各方力量,希望找到有效的方桉,劝阻年青人,遏止踊跃参加ISIS的狂潮。

不过,此会引起了各方的批评,认为白宫过分谨慎,生怕触犯穆斯林,澹化了伊斯兰信仰的因素,并不能面对极端伊斯兰主义的现实真貌,因此所提出来的方桉,很可能无法到位。

一、扭曲的伊斯兰信仰?

U.S. President Obama addresses the White House Summit on Countering Violent Extremism in Washington奥巴马总统温和的自由主义理念,使得他不愿意被人冠上霸权的标籤。于是在面对国际上棘手的问题时,往往矫枉过正,显得瞻前顾后,举棋不定。结果,因循反而造成问题的扩大;这次面对ISIS,也不例外。

奥巴马定位ISIS是“扭曲的伊斯兰信仰”(perverted Islam)——在ISIS于叙利亚的地中海边,集体谋杀21位科普特基督徒(编注)之后,他澹化了宗教间的冲突。奥巴马不希望人们误认为这是 “文明的冲突”,害怕因此过度扩大了打击面。

但根本问题是:ISIS是否是“扭曲了”的伊斯兰信仰?是ISIS激化了穆斯林,还是伊斯兰信仰的本质,不可避免地滋生了ISIS?更且,如何根除ISIS现象,让年青人不至于前扑后继地去参加?

二、西方的“东方主义”情结

首先,我们要谈西方的“原罪”。除了以色列的问题以外,“原罪”使得这几百年来,西方成为穆斯林国家的敌人,那就是西方本身对“东方”的误解。

1978年,知名评论家、美籍阿拉伯裔、专门研究中东问题与巴勒斯坦的哥伦比亚大学教授,爱德华•萨义德(Edward Said,1935-2003。他与犹太裔的普林斯顿教授,伯纳德•刘易斯/Bernad Lewis之间,多年的辩论,是学术界一个很重要的里程碑。)出版了划时代的巨着《东方主义》(Islam Through Western Eyes, 1980),倡先研究西方人眼中的“东方”。他认为:

Edward Said Poses In His Office“如果只考虑美国的情况,让我们稍微夸张点说,穆斯林和阿拉伯人主要被看成是石油提供者和恐怖分子。几乎所有的细节,比如人口密度、阿拉伯-穆斯林人的生活热情等等议题,从来没有进入过那些以研究阿拉伯世界为职业的人的视界。

“我们能看到的,不过是一个这样的粗鄙和过于简化了的阿拉伯世界。那个阿拉伯世界对于武力进攻,毫无抵抗能力。”

在西方世界的“东方主义”的观念中,西方社会是已开发的、有理性的、灵活的,而且是表现优异的。而阿拉伯世界,则是不开化的、中世纪的。

直到今天,西方国家打击恐暴的心态,都脱离不了这个框架。

我想,这也是奥巴马极力希望避免蹈入的覆辙——他不想疏离穆斯林国家。不论萨义德说的是否有理,我们必须对这个“原罪”谨慎。

三、穆斯林看非穆斯林

历史上,穆斯林与非穆斯林间的关係,一直是很複杂的。穆斯林世界对待外在的族群与对待内在的族群,又有不同。即使是默罕默德的时代,也一直不断演化。

“齐米”

按照《古兰经》和(默罕默德)圣训(Hadith)所制定的伊斯兰教法(Sharia Law),在伊斯兰国家中信仰其他一神教的国民,称作“齐米”(dhimmi),他们是受到保护的。信仰多神教和无神论者则不在此列,可以任意处置。齐米是穆斯林社会的次等公民:他们要交吉兹亚税(人头税)、不能从事某些职业、不能穿绿衣服、不能骑马、证词在法庭上无效、不能对外传教、不能盖新教堂,等等。

在奥斯曼帝国(又译鄂图曼帝国,1299-1923。是15-19世纪间,唯一能挑战崛起的欧洲国家的伊斯兰势力,曾不只一次实行伊斯兰化与现代化改革,编注),这些规矩大致上被遵循。

根据伦敦的伊斯兰专家Jasser Auda的说法,《古兰经》上对那些没有与你作对的外人(非臣民),吩咐你要以仁慈待他,对他们公正。阿拉喜悦公正的商人。

圣战

然而,为何伊斯兰教称不信奉的外人是“卡菲勒”(kafir)、“不信者”(infidel),并有“圣战”(jihad)的观念呢?在《古兰经》中,可找到下列教导:

“在真主看来,最劣等的动物确是不通道的人,他们是不通道的。”(《古兰经》8章55节)

“先知啊!你当对不通道者和伪信者战斗并严厉地对待他们,他们的归宿是火狱,那归宿真恶劣!”(9: 73)

“通道的人们啊!你们要讨伐邻近你们的不通道者,使他们感觉到你们的严厉。你们知道,真主是和敬畏者在一起的。”(9: 123)

《古兰经》中“圣战”(字面意思是:挣扎),出现了41次,用在对待不信者。穆斯林对《古兰经》中“圣战”的处理方式,每个时代都不同。

Sherman Jackson博士的研究(Jihad and the Modern World,2002)发现,传统上,伊斯兰信仰与不信者的族群间,存在着持续的敌对状态。到了近代,由于与各大文明接触,趋向比较和平、容忍,除非是受到挑衅。

学者们多偏向解释说:当初的敌意是出于“文化情境”,并非《古兰经》的本意。他们反对用“字面解经”对待那些“挣扎”。这是伊斯兰学者面临多元化的解读方式。

四、ISIS的派别

file000425127853-By cohdra -R40ISIS所信奉的,是变态的伊斯兰教吗?他们是否完全曲解了伊斯兰?这是个很值得探讨的问题。

逊尼派和什叶派

今天的穆斯林世界分逊尼派(Sunni。原意为遵循圣训者,为伊斯兰教中的最大派别,自称“正统派”,与什叶派对立。一般认为,全世界大约有85至90%穆斯林隶属此派别。编注)和什叶派(Shiites。原意为追随者,目前专指拥护穆罕默德的堂弟、女婿阿里及其后裔担任穆斯林领袖伊玛目的人。一般认为什叶派佔全世界穆斯林人口的10-15%。编注)。

以什叶派为多数的主要国家是伊朗和伊拉克,其他几个都是小国。叙利亚虽然是什叶派当权,但什叶派在国内属少数。

逊尼派的支流很多。原教旨主义(基本教义派)的逊尼派,多出自沙乌地阿拉伯。18世纪,穆罕默德‧伊本‧阿布多‧瓦哈比(Muhammad ibn Abd al-Wahhab, 1703-1792)领导了伊斯兰信仰的复兴运动,形成瓦哈比派(Wahhabism)。瓦哈比与绍德家族(Saud)合作,促成了沙乌地阿拉伯的成立。

分享家:Addthis中国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