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吉时羽 纽约吉时羽 2022-06-13 11:00 Posted on 美国

本文主要内容来源于荷兰学者纪录片《阴谋的败落》第二季第23集。

在弗朗索瓦·伯尼瓦于1867年撰写的《日内瓦编年史》一书中,描述了1530年日内瓦爆发黑死病的事情。那时,出现了专门为治疗黑死病而设立的医院,医院从病人以及商人那里收取费用,地方政府也会每月为医院发放补贴,而且,一旦病人死掉且这个病人没有其他家人,那么其所有财产都会归医院所有。后来黑死病逐渐消退,由于病人数量决定了医生获得补贴的金额,所以医院的收入开始减少了。猜猜发生了什么事?医生们组织起来,从死者身体上割下黑死病溃疡,将其晒干并研磨成粉末,等到夜深人静之时,这些医生们就悄悄将这些毒粉末洒在每家每户的门把手上面。这件丧尽天良的事情是怎么暴露出来的呢?是因为有一位医生白天上班,晚上撒毒,睡眠不足,就犯了糊涂,竟然白天的时候把黑死病粉末洒在人群之中。由于黑死病有一种特殊的恶臭,很容易分辨,所以人们就抓住这个医生进行拷打逼问,这名医生招供出来所有参与此事的医护名单,相关人员皆被处决。

黑死病是人类历史上最严重的瘟疫,导致欧洲30%-60%的人死亡。黑死病疫情能够持续时间如此之久、死亡数量如此之高,其中多少是天灾,又有多少是人祸呢?虽然这件事情发生在五百年之前,但是五百年来,人性并没有发生改变。如果当年的医生可以为了赚钱而故意在人群中下毒、故意治死病人,那么,谁又敢说如今不会发生相同的事情呢?事实上,类似的事情也的确已经发生了两年多了。在美国,医院每治死一个新冠病人,美国政府就会奖励医院十万美金,这个视频可以在我公众号里找《治死新冠患者?美国政府奖励10万(视频)》,在此我就不赘述了,而本篇文章我会补充一些美国医护的证词。

Image

美国护士艾琳曾经于疫情初期的2020年上半年在纽约艾姆赫斯特公立医院里工作。那个时间段的纽约是整个美国疫情最严重的地方,媒体上不断报道令人心惊肉跳的新冠死亡数字,而艾姆赫斯特医院正是纽约市最重要的新冠定点医院之一,艾琳所处的地方绝对是疫情最严重的前线。她所见到的一切令她惊恐万分,却不是因为疫情本身。

艾琳看到,很多人由于与新冠完全无关的原因甚至是新冠检测结果为阴性的患者,都被计为新冠阳性。这些病人很多都是享有免费医疗福利的穷人,他们所有的医疗费用都由纽约政府承担。艾琳说,在艾姆赫斯特医院这些治疗新冠患者的楼层里并没有真正的医生,没有急救护理和重症监护室医生,有的只是牙医和拿病人练手的医学院学生。“我比较了一下这家医院和第三世界国家的医院,我去过伊拉克的医院,伊拉克医院都比这间医院要好。”

艾琳拍下来一些记录医院内所发生的事情的视频。其中有个视频中,是艾琳和一位医生的对话,他们谈论起一个病人入院时其实并没有得新冠,可是被当作新冠来治疗,还被戴上了呼吸机。在另一段视频中,医生有意不对患者做心肺复苏。有个病人快不行了,艾琳准备好了肾上腺素想要抢救病人,但是被医生笑着阻止,不允许艾琳实施抢救,眼睁睁看着病人死去。

艾琳说,病人们都被注射了大量的镇静剂,高达八九种静脉注射镇静剂和麻醉剂,效果基本上就像做了全身麻醉那样,这样持续一个月,人们不可能从这种情况下康复。病人们被注射了大量镇静剂而导致昏迷不醒,然后被戴上了呼吸机,由经验不足的实习医生来处理,糊里糊涂的送了命。事实上如果上了呼吸机,病人能够走出医院的机率微乎其微。艾琳的病人中大多数都是由于医疗操作问题导致的非必要死亡。

 

来自内华达州的护士妮可曾经在2020年为两家纽约的医院工作过。她说这些所谓的新冠死者并非死于病毒,“他们只会让病人戴着呼吸机腐烂,并不在乎这些病人的生死。我每天来这里上班基本上都是在目睹他们杀死病人。”“当你把呼吸机PEEP值提高到25,而呼吸机的PEEP值是不可以高过15的,你把他们的肺吹爆了,导致病人死亡,我很确定这是谋杀。”“我刚刚看到医生把一根中心静脉导管掉到病人身体里,弄破了锁骨下静脉,导致病人失血死亡。治疗新冠是不需要放置那条中心静脉导管的,并不是新冠杀死了那个人。”

妮可说,有一个病人心率是40,属于稳定的心率过缓,这种情况下本来只需要做体外起搏或者服用阿托品这类药物即可,但是实习医生竟然给尚有心跳的病人做胸外按压、使用肾上腺素和心脏电击起搏器。当时护理部主任站在旁边,妮可对护理部主任说:“你能阻止他这样做吗?他会杀死病人!”但是主任只是摇了摇头。此时,病人已经被实习医生给弄死了。

 

西德尔医生是纽约市麦蒙尼德医疗中心的急诊室和重症监护室医生,他警告人们为新冠患者使用呼吸机是很危险的,但是他因此被调离岗位。

他说,呼吸机的使用是基于呼吸衰竭而不是缺氧,呼吸机的原理是对肺部增压以便打开肺部,实际上弊大于利。因为我们对肺部施加的压力可能是肺部无法承受的。现在全世界出现的呼吸窘迫综合征很可能就是呼吸机造成的长期伤害。

 

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医生说,自己是有21年工作经验的呼吸治疗师,“任何有呼吸问题的病人都被贴上了“新冠”的标签,无论是患有肺癌四期、胰腺炎、心脏病、肝衰竭还是其他疾病,都会出现呼吸问题,他们死后会被计作新冠死亡。他们向你展示把尸体装进拖拉机拖车来吓唬你,在我的职业生涯中从未见过把尸体装入拖拉机拖车的,这种事是不会发生的,我怀疑那不是真正的尸体。”“自从新冠以后,我们就不再被允许使用无创式呼吸机了。他们不让我们用,只能让病人身体垮掉然后直接上机械式呼吸机。”

 

这篇新闻中说,南希·罗斯的一位朋友得了新冠,南希准备了一辆救护车和一名护士来接朋友出院,可是被医院拒绝了,新冠病人并没有权利离开医院,伊丽莎白·李·弗利特医生说:“美国医院的新冠患者实际上比美国监狱中的囚犯受到的待遇更差,他们被医院扣为人质并与亲人隔离。都是因为钱。”“医院由政府支付费用,让他们对每一个进门的病人进行新冠检测,然后医院会因为有新冠患者入院而获得额外报酬。如果医院使用瑞德西韦治疗患者,还会获得额外20%的奖金。如果患者使用呼吸机,医院可获得高达 39000 美元的资金。如果病人死在医院里,还有一笔奖金。”“瑞德西韦是一种失败的埃博拉药物,被证明无效且毒性很大,被用作 FDA 批准的新冠治疗方法,并且与器官毒性有关,使患者病情更严重,更有可能需要呼吸机,因此更有可能为医院获得更多的奖金。”“调查医院滥用行为的律师托马斯·伦茨(Thomas Renz)掌握了证据,他们计算出,收治每位新冠患者可以至少让医生多赚100000 美元。”“他们不想让病人家属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不想让公众知道。”

弗利特医生引用了德克萨斯州的一份报告,该报告显示,使用呼吸机超过96小时的新冠患者的死亡率为 84.9%。弗利特医生主张尽可能远离医院。她将美国医院称为 新冠时代的“死亡集中营”。对于那些必须去医院的人,弗利特医生建议获得一份医疗保健授权书、拥有一位辩护人,当您在住院期间可能被镇静剂或其他原因丧失行为能力时,该人可以监控医院对您所做的事情。此外,在住院期间写下想要和不想要的东西的声明,例如“我不想要瑞德西韦”或“我希望继续服用我在家中服用的药物,包括维生素 D3、锌、槲皮素和伊维菌素”。

Image

 

这篇新闻说,亚利桑那州公共慈善机构真相健康基金会法律咨询委员会的一名律师公布了 Mayo Clinic-Scottsdale 和 Banner Health System 医院高管的令人震惊的录音。高管们正在讨论努力限制住院新冠患者的液体和营养,并抑制新冠患者的所有就诊。

2021年,美国一些有良知的医护、律师和记者揭露了美国医院中严重的虐待、忽视患者以及拒绝为住院的新冠患者提供重要的静脉输液和基本药物。

芝加哥的维罗妮卡·沃尔斯基( Veronica Wolski)一再拒绝被使用瑞德西韦,医院拒绝对她提供基本医疗服务,并且不允许她接触家人或签署医疗授权书。当维罗妮卡和她的律师要求离开医院时,被医院阻止。最后,维罗妮卡在天主教医院独自死去。

尽管已知存在肾功能衰竭和肝功能衰竭的风险,患者仍被迫服用瑞德西韦,并被使用呼吸机,这两种方法都为医院带来了奖金和巨额利润。

 

2020年4月,前纽约州长库莫签署了一项行政令,规定了在疫情期间医生和护士无需对病人发生的任何问题负责。就此,医护获得了绝对的豁免权,而且没有监管,也没有义务保存好医疗记录。

不仅仅是纽约,两年以来,在整个美国都发生着同样的事情。人们怀着对医院的信任走进医院,就再也没能走出来。

分享家:Addthis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