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  鸡

咯,咯,咯,上帝,你看见我的小六子没有?就是嗓子最尖,脚最快又最调皮的那一只,头上长着个小红冠子,身上穿件大红洒金袍,脚底上踏着一双乌油油的新做的黑靴的那一个。

唉,说起来谁都没有我这么烦心,上帝啊,这八个小毛头可真把我给拖惨了。其实,谁不想参加妇女会啊?谁不想参加唱诗班呀?谁不想参加什么退休会、夏令会呀?可是有这八个小东西,(其实应该算是十个,小六子一个抵三个呢!)我简直弄得什么精神都没有了。

喂!咯,咯,咯,一、二、三、四、五、六、七,还好,这七只还在,不过,小六子到底跑到哪儿去了?

想起当年,上帝,我是青年团契的主席呢!每天早上我规规矩矩地读经祷告,我还差一点就要做传教士到对面池塘那边去拓荒布道呢。那时候,我多么属灵啊!人要是不用煮饭,不用洗尿布,一定会属灵得多,老实说,我现在常常累得两只眼睛要拿棍子撑住才张得开,哪还有功夫跟您老人家打交道呢?

小六子,咯,咯,小六子,你跑到哪里去了。

哎,上帝,小六子虽然烦人,倒是少有的天才呢!跟他一样大的小鸡还不会说话,他却已经会骂人了,你看他的智商准在一百五十以上,错不了的。

啥,对了,我在炉上炖了一锅小虫,不知道出来时关了火没有,天哪,要是没关上火,一定早糊了。哎,很肥很嫩的小虫呢!

对不起,上帝,帮我照顾一下这七只,我回去看看就来。

啊,还好,我根本就没点火,而且,小六子原来也躲在床底下,根本没出来。好,我要回去了,该做午饭了。

咯,咯,咯,我们走了。对了,小家伙们听着,刚才跟妈妈讲话的人就是上帝。小六子,快,你要赶不及了。什么,上帝是谁?少啰嗦,你就是问题特别多,妈妈哪有工夫?下回,下回等我有空再说。小四子,快,你最乖,跑去替妈妈买一包沙拉酱,今天中午我们吃小虫沙拉。

分享家:Addthis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