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治的方法是属灵的,且有可能会失去

七个有关神医治的事实 – Seven Things You Should Know about Divine Healing 甘坚信 Kenneth E. Hagin
从神来的医治不是如一些玄学教师所宣称是“心理上的”。也不是如医学界所教导是“身体上的”。当神医治人,他是通过人的灵来医治的。神不是一个意识,他也不是一个人,神是个灵。被神的大能医治所医治乃是被神的灵所医治。

就因为从神来的医治是属灵的,所以他可能会失去,许多人因为给魔鬼留地步,所以失去了医治。当耶稣以医治者出现时,他要求人有信心——而信心是由灵而生的。这乃是一个显著的事实。所有耶稣的医治都是属灵的。

有一个人曾对我说:“我相信神若医治你的话,你就永远得了医治。”

我说:“其实,那不可能是真的,因为当耶稣在异象中向拨摩岛的约翰显现,向小亚西亚的七个教会传递信息时,他对其中一个教会说:你要持守你所有的。(启示录3:11)若他们不会失去所有的,为何他告诉他们要持守呢?”

这人说:“或许我错了。”

我说:“我知道你错了。这就是你失去医治的原因。错误的思想使你向魔鬼敞开了门,把疾病放回你身上。当我八个月前为你祷告时,你得医治了吗?”

“得了。”

“你在这八个月期间是否有任何症状,任何疼痛?”

“没有,什么都没有。”

“那么,我要问你一个问题:在我为你按手之时,你已经病了多久?”

“25年了。”他说。(他是一个六十多岁的人)

我说:“在这25年中,你曾否有一天不曾疼痛过?”

“没有。”

“你曾有一天没有任何病的症状吗?”

“没有,25年来我每天都吃药。”

“我八个月前奉耶稣的名按手在你身上,而且这八个月以来你每一个症状和疼痛都消失了。”他说:“对的。”

“亲爱的弟兄。”我说:“连一个小孩子都会知道自己得了医治。但是因为你的病痛再次回到你身上,你就说主不曾医治你?”

“我确实地告诉你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当第一个症状——第一阵疼痛——回来时,你说‘我以为我得了医治,但我猜我并没有得医治。’”

你知道那个人竟然大胆到说什么吗?他睁大眼睛对我说:“你一定很会看人,或是懂得算命!事情确实是如此!”

“不,”我说:“我不会看人,也不会算命,我知道你必定向魔鬼敞开了门,否则它不会进来。”

他说:“我的确如此说和如此做。”

我告诉他:“当你说我以为得了医治,但我猜我没有得医治’时,你是在意或无意地敞开了门(那门还开着)说,回来吧!魔鬼先生,再把病放回我身上!魔鬼就回应了你的请求。”

我对那人讲了45分钟,我向他讲道,教导他,并且在牧牛的草场按手在他身上。

赞美神!他得到痊愈了,而这次他持守他的医治。几年后我看到他,他仍然是得医治的人,因为他已经学习到如何持守医治,他也学习到如何去抵挡魔鬼,如何抵挡那些病症说:“魔鬼,你不能把那个病加回我身上,我得医治了,我知道我已得医治——并且我会持守我的医治。”

建立西南神召会学院的已故信心传道人奈森牧师,是一个受良好教育的浸信会牧师,他说:“因撒旦的反攻而失去医治的人比因其他原因而失去医治的人更多。”

这是符合圣经教导的,魔鬼总是尝试回到它以前所在的地方。这是个原则。你若让它,它会回来并把同样的疾病或病痛,同样的症状或更严重的疾病放在你身上。那就是为什么我们需要知道:医治是属灵的,是会失去的。

你如何持守你的医治?“务要抵挡魔鬼,魔鬼就必离开你们逃跑了。”(雅各书4:7)

也就是说,抵挡所有魔鬼的一切。若有偷窃或说谎的思想临到你,而你抵挡了,你就是抵挡魔鬼。依次看来,当你抵挡任何属于魔鬼的,你就是抵挡魔鬼了。

圣经说:因为神所赐给我们,不是胆怯的心(灵),乃是刚强、仁爱、谨守的心(灵)。(提摩太书1:7)若神没有赐给我们胆怯的灵(你注意到他称之为灵)谁把它给我们呢?若那是个灵,就一定是从其他源头来的,那就是属于魔鬼的,胆怯是属于魔鬼的。

我在四十多年前开始操练信心的生活。当时我是一个浸信会年轻的传道人。

若胆怯来了,我就对胆怯说:“胆怯,我奉耶稣的名抵挡你,我拒绝胆怯。”我学习到我若站稳,并且抵挡它一天、两天,它终究会离开。胆怯已经离开我许多年了,我现在不知道什么叫胆怯。

若怀疑进来了,我也对它说:“怀疑,我抵挡你,我拒绝怀疑。”我的头脑说:“唉,你已经在怀疑了。”我说:“不,我没有。那不是在我的心里;那只是在我的脑子里,魔鬼把它放在那里。而我并不是按着我的头脑而活!我拒绝怀疑。”

若疾病来了,我就对它说:“疾病,我抵挡你。”(那就是抵挡魔鬼,我们刚才证明,疾病是属于魔鬼的,它是疾病的创始者,而抵挡疾病,就是抵挡魔鬼。)

在过去这么多年我都成功地抵挡感冒。任何症状最长只持续了一个半小时。大体上来说,我们基督徒都不这样做,当第一个小小的感冒症状出现时——头痛或其他的——我们就说:“哦。我得感冒了,你们为我祷告吧。”

然而,为你祷告对你也没有什么好处,你已经承认了:“它是我的,我得感冒了。”

在我接受圣灵充满之后,我与全备福音的人来往。我比他们更认识信心。(他们比我更认识圣灵。)我从他们学到有关圣灵的事,并且我尝试帮助他们认识信心,但是我无法帮助太多的人。

他们告诉我信心不会持久,他们谈起信心的起伏,有与无,今天在谷底,或明天在山顶上。我不明白他们所说的。

他们说:“毕竟你会下来的。”

四十五年已经过去了,而我依然没有下来!我还没有到谷底呢,我仍然在山上——在胜利的山上。假使我下到谷底——像浮列德。普来斯说的——我会下去救援其他的人。

当我第一次牧养一间全备福音教会时,每个月的第一个星期一都有团契聚会。牧师们都一个一个地谈论他们的烦恼。我尽我的能力帮助他们,我因无法帮助他们而流泪。

他们都愁眉苦脸地说:“争战打的如何?”(他们都在战争中)

我挥挥手,露齿一笑说:“没有再好的了,我并不顾虑这个。”我会就此罢了,我不要被他们的不信所污染,那些不信会影响你的。有些人在聚会中信心被建立,然后回到许多不信的人当中,信心便降低或失去,他们说:“那对甘弟兄有效,因为他是一个传道人,并且神也赐给他信心的恩赐,在我身上就是无效。”

神的话语在每个人身上都有效。

你看,我是凭信心而行,而那些传道人却是凭眼见而行。当然,我在教会里也有问题,但我已告诉主:“主,我只是小牧者,你才是羊群的大牧者。我知道我的工作是什么,我要传讲圣经,我要去探访那些需要探访的人,我要对待每个人都一样——无论如何,其他的我就交给你,因为我不知道如何做,我只有21岁。”

我坦白地向主说:“主,他是你的,我不要担心问题,我不会因而错过一餐或失去一夜的睡眠。”我真的没有。

神能解决每一件事。你看,我有一个“问题”教会。

我开始时并不知道,因为我在全备福音教会圈子里是新人。没有人愿接管这个教会,这教会成立里23年,直到我来以前他们没有支持过一个牧师,但那却是那地区里的第四大教会!当我离开时,40个牧师申请要接管那个教会,但是当我接管时,没有其他的人要他。

神告诉我来接管这个教会。荣耀归神,信心确实有效!信心在你生命的每一条巷道都行得通!

1971年,我在圣路易市的全备福音会讲道,有一对从麻省来的夫妇在酒店的大堂碰到我,他们告诉我在前一年全备福音会的大会上,他们患了绝症的15岁的儿子如何得痊愈。

他们曾经几个月一次带他到纽约市去看专科医生。有朋友邀请他们全家去参加全备福音大会。他们见到我教导有关信心的宣告,但他们不知道这是否行得通。

隔天,当他们问他们的儿子感觉如何时,他说:“昨天我得医治了。”

“你肯定吗?”他们就问。

“哦,是的,我生命中没有比这个更肯定的了。”他回答说。

“但是你感觉如何呢?”他们质问。

“那不重要,神的话语说我得医治了。”

那个男孩持守了医治。每次他的父母问他怎么样时,他都回答说:“我很好!”

后来他到纽约市作检查的时间到了。医生很不解,他们要求他留下三天做检查,每一个检查都证明是阴性反应,医生说:“我们知道那是无法医好的病,我们知道他有这病,但是现在我们检查不出他有病了。”

在我其中一个聚会中,有位牧师到前面来要得医治,我说:“你得了医治吗?”他指着他的胃说:“没有!没有!我并没有得医治。胃仍然会痛,我并没有得到医治。”

与此同时,一位72岁平衡感觉受损的老人,借着他女儿的帮助走到台前,他像一个喝醉酒的人遥遥晃晃地走路,医生说他很快就要长期坐在轮椅上,他的两个耳朵也装了耳机——没有耳机他连打雷声都听不到——他也快要动大手术。

他立刻得了医治。他听到一个怀表的响声;他用正常的语调向人说话;他可以不用拐杖走路。我在10年后他82岁时见到他。他没有用助听器,没有拐杖,也从来没有动过手术。他从来没有任何疼痛的症状。他82岁了仍挺着腰走路,谈话正常,并且活得很好。

他的牧师也在同一个聚会中,他告诉我:“甘弟兄,我必须辞去教会的工作。我只有56岁,我知道我应该继续讲道,然而这过去10年变的非常的糟,我就是无法胜任。我希望你能帮助我。”

我说:“我不能,神不能,没有人能。是你自己不让人帮助你。”

他说:“我听过你讲道,但是我告诉你,若我的身体感官没有感觉到什么时,我是不会相信我得到医治的。”

我说:“你去坐下,继续过没有医治的生活。弟兄,因为你永远也不要得到医治。”

我并不是故意要令人不愉快,但那是真话,他也从没有得医治,他错过了医治。他只是凭他身体知觉而行,若他不能感到痊愈,他不会相信他得了医治。

身体的知觉建立了生命的围墙,它们把神堵在外面,却把人的疾病与魔鬼围进在里面。

你已得到医治吗?你如何知道你已得到医治?因为圣经如此说。

你如何知道你已得到医治?

因为马太福音8:17说:“他(耶稣)代替我们的软弱,担当我们的疾病。”并且彼得前书2:24说:“因他(耶稣)受的鞭伤,我们得了医治。”

分享家:Addthis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