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se of the Day

“Do not let any unwholesome talk come out of your mouths, but only what is helpful for building others up according to their needs, that it may benefit those who listen.” — Ephesians 4:29 Listen to chapter Copyright © 1973, 1978, 1984, 2011 by Biblica. Powered by BibleGateway.com.

历史日志

2017年九月
« 8月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  

穿越中国 看神迹…… ( 6 )

耶稣赐给每人一颗种子(2012.8.17)张晓燕 

也就是从山上下来那一天, 在聚会时,有一位当地牧者在异象中,看到我们众人跪在旷野,伸手祈求,象一群破衣烂衫的乞丐。这时,主耶稣走过来,在每人手里放了一颗白花生米一样大的种子。耶稣说:“这是复兴和福音的种子!”

震撼天地与灵界的誓言(2012.8.17)        

          郭代平牧师在山东13个市县教牧领袖聚会现场讲道2012.8.17

在历经了两天的复兴特会里,分别建立了牧师团、秘书处和山东全省24小时祷告守望事宜之后,在郭代平牧师的倡议教导下,众兄弟姐妹们还争先恐后的为山东复兴奉献了近6万多块钱。

最后一天在鹰眼的聚集,确实是让我震撼!一个个血气方刚山东男儿走上讲台,发誓要誓死跟随主。一个已经在部队作到团级干部的中年弟兄,为了信主,毅然决然地离开大好前程的部队,到老家农村去牧会。那样炎热难当的夏天,他从头到尾都穿着那件过时已久,湿了干,干了湿的的确良衬衫。也就是这样一位受人尊重的牧者,在决志那天,大声喊着说:“神啊,在殉道者的名单上,请加上我!为你,我连扒皮都不怕,何惧一死!”

另一位脸上刻满坚定刚毅、全家五代事奉神的山东牧者,在要走上讲台宣誓的一刻,魔鬼突然使他双腿不能动弹,他立刻斥责道:“魔鬼你真是瞎了眼!我连死都不怕,还会怕这个吗?我今天就是爬,也要爬上去!”还有一位已经进入当地黑名单,连香港签证都拿不到的满脸沧桑的70多岁的乡间老牧者,用那亢呛有力的歌声唱道:“神啊!我在这里……”,来向神表达他的完全的摆上。

记得有一次吃饭,我给他夹了个海螺到碗里,他惊讶地问,这怎么吃啊?我从来没吃过这个时,我心疼的差点当场掉泪,硬是咬咬牙把满眼的泪水咽回了肚里。而另一个年轻的姐妹流着泪说,她愿意谦卑自己,哪怕是专门为神捡垃圾都愿意!

他们其貌不扬;他们衣着朴素;他们脸上刻满了劳苦沧桑的同时,也刻满了坚定和刚毅;他们疲惫的面庞掩不住眼神里的良善和爱的火光!正是这样一群群甘愿为神国摆上的子民,推动了历史的车轮!吹响了中国复兴的号角!他们在大多没有工资,没有基本福利医保,在艰苦到难以言说的环境里,完全凭着信心和对神的爱,去牧会的这帮勇士们,顽强的撑起了神国的一片天!

正象其中一位牧者在《复兴势不可挡》的诗歌中写道的那样:“复兴的战鼓声/宇宙中回荡/复兴的旗帜/迎风在飘扬/复兴的列车/驰骋在大地上/复兴的汽笛声/已经拉响/福音的勇士们哪/快快备上行装/要传扬主的救恩/接过末后的一棒/福音的烈火/已越燃越旺/福音/势不可挡/谁能和耶和华较量/主耶稣要得着人心/人心要得着释放/啊!复兴势不可挡/啊!要传遍万国万邦。

就在众牧者呼求神,争先恐后地在台上向神报名要为主殉道的时候,一位牧者在异象里看到天开了一个洞,一群群身着白衣,为主殉道的子民被吸上天去……

远远地看着那一群誓死要献身予主的敢死队员们,在神的面前,争先恐后的抢着报名殉道……我哭了!面对这样一批视死如归的铁血壮士,我除了流泪,还是流泪!那场面之壮烈,豪言之震撼,是言语所不能表达至尽的!

这是我今生第一次看到和历经如此轰轰烈烈的场面!随之而来的是众牧者同时吹角,宣告山东大复兴来临!于是,号角四起,鼓声震天,彩旗飘扬,掌声、祷告声、宣告声,震耳欲聋,响彻云霄。那是震撼心灵的一刻;是神国复兴的一刻!这的的确确是一支没有力量可以阻挡的耶和华的大军!!他直接动摇了灵界的黑暗权势!震动天地!他无坚不摧!他战无不胜!他所向披靡!我为神国能有这样一群优秀的儿女而感到自豪!那一刻,我警告自己,永远都不要忘记这热血沸腾的壮烈场面!不要忘记他们的声音,他们的长相他们的誓言!虽然我叫不出他们的名字。但我深信,神已经把这批勇士的名字,一 一刻在他羔羊的生命册上了!

来自巴基斯坦的奉献

特会结束之际,一位刚刚从巴基斯坦赶来的老弟兄,带来了十几张照片和巴基斯坦弟兄们奉献给中国教会的一百多元钱。看这那一张张因为家族信耶稣,而遭受欺凌迫害,不得不被卖去古老的砖场去做童奴的小孩子们凄哀悲凉的眼神;看着他们居住在臭水四溢的残破街道;看着他们不得不花重金顾请荷枪实弹的保安来保护聚会敬拜的场所;看着他们吃着猪狗不如的食物;看着只有6岁的孩子蹲在高高的砖堆上努力的翻砖;看着他们一听说“山东要复兴”马上第二次专门为中国复兴奉献时,看着他们翻开袜子裤脚,将活命的钱都丢在篮子里,奉献给中国的感人镜头时,在场的我们各个泪流满面,虽然那一篮子钱只等值于一百多元人民币,但那是他们对中国山东复兴的一片心呐!于是,大会也专门为巴基斯坦兄弟姐妹们奉献了一笔特殊基金。

子弹射不死的阿訇

      阿訇是阿拉伯国家伊斯兰信仰的最高领袖。在巴基斯坦,有一个阿訇,他得了治不好的心脏病。有一天夜里,耶稣亲自向他显现医治了他。于是他就在报纸、电台等新闻媒体广泛宣传,为神作见证。因为他的阿訇身份,所以影响很大。于是,他一再被警告闭嘴。可他不听,结果有一天,在他讲道的时候,一颗子弹直射向他的胸膛,但奇怪的是,子弹在碰到他衣服的一瞬间竟然象碰到铁板一样跌落在地,世界上竟然有子弹穿不透的衣服?不!是耶稣替他挡了子弹,保守了他的平安!感谢神!

                            行过死阴的幽谷(2012.8.17晚)

鹰眼之都的聚集,圆满结束之后,蓝色的天空出现一排排整齐排列,美轮美奂的红色火烧云。我忍不住在心里说,“神呐,我知道这美丽的云朵,代表你的胜利和荣耀!我们和你一样开心呢!”是的,郭代平牧师和众同工们见了也惊叹不已,就在我们上车离开的那一刻!

为了节省时间,我们乘坐一个弟兄的车,赶夜路直奔鹰的心脏——山东某市。灵界的争斗是24小时不断的,魔鬼当然不甘心失败。想不到,我们一行刚刚出门不久,在高速公路上,只见一辆汽车面对面,飞驰而来,眼看就要对脸相撞了,幸亏司机弟兄躲闪的快。我真纳闷,怎么国内会脸对脸这么开车,想想还是系上安全带的好!旁边的两位姐妹见我拉安全带,她们也开始找安全带,可惜的是无论我们怎么摸,也摸不到安全带的插座。猜想大概是被座套封住了,为了不影响司机的情绪,我们只好作罢。

车行至深夜,我们都睡着了,突然车子一个急刹车,没绑安全带,坐在后排中间的我,若不是搂住前排的两个椅背,差点就象子弹头一样飞出车外了。只见我们的车子忽闪而过,及时刹车换道,躲闪开一辆停在路中央的车子。幸亏路右面没有车,不然只能选择撞哪一辆车合适了。因为100米的时速,是不可能在十米左右的近距离刹住车的。司机说刚才若不踩刹车再躲闪,我们时速100的车子早飞出高速公路了。经此一吓,我们各个精神抖擞,困意全无。眼睛睁的比司机还大……

可想不到车子在某市出口,不但没有出去,反而开过去好几百米还不自知,幸亏郭代平牧师及时提醒。在郭代平牧师一再坚持下,车子连续倒退几百米,才重新回到该市出口。感谢神在车子倒退之时,后面没有任何一辆车,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因为谁也不会想到,在行驶如飞的高速公路上,会有倒着行驶的车。那会儿哪怕后面有一辆车上来,后果就不可想象。

紧接着,在另一个路口,车子又直接冲向设有一排路障的出口,幸亏被郭代平牧师及时制止,才又第四次躲过车祸。正如诗篇23篇4节所言:“我虽然行过死荫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为你与我同在……”

试想,一趟只有三个多小时的路程,四次差点出车祸,是怎样一种经历、体验和心跳。想不到的是,这才只是一个开始。更加惊险的场面,已经在下一站等着我们了……

穿越中国,看神迹……

  一趟十字架的惊险旅程纪实 ( 张晓燕 )

【2012年8月中旬,我受神的呼召,在四天之内,紧急办理完签证、机票、等事宜,火速飞往中国,集观看、学习、参与、采访于一身,随使徒郭代平牧师带领的无国界“复兴万邦使命团”,纵横中国五省13个市县,观看神在中国的奇妙做为!直到末了,把走过的东、南、西、北、中,联接起来一看,才惊讶的发现,竟然是一条“十字架”形的奇妙旅程。神真的是奇妙无比!神亲自将我背在他的翅膀之上,环游神州,看神迹,观复兴!若不是海南的牧师亲口告诉我,我还真不知道自己竟然是纵横穿越中国五省13市县,从头到尾去跟随观看中国复兴的第一个外国人及随军的“战地记者”。

     这21天的行程,真可谓是惊险绝伦,惊心动魄!真是一路征程,满路惊险!有神迹,有奇事,有神的恩典、荣耀,更有神的看顾保守!有些惊险镜头,只有在美国惊险大片里才有,而我们却真真实实的经历过了。在这一趟足以荣神益人的旅程中,神正借着郭代平牧师的脚步祝福万邦,他所到之处,我看到教会与教会之间阻隔的墙倒塌了!锁链断开了!隔阂消除了!哭声里有释放,有感激!

     在各省教会大联合、大复兴的盛况里,我看见复兴的火,正借着郭代平牧师的手在各地燃起(相信等到省与省之间大联合、大对接的那一天,中国的大复兴将全面来临。)!这21天的十字架之旅,如同浸泡在神国的爱河里!其中之感慨震撼,不是笔墨所能表达至尽的……这的确是一趟值得让人回忆一辈子的——神差奇旅!】

怀揣特殊使命的郭代平牧师

近年来,神不断差派各国牧者来澳洲传讲分享《圣经》中关于五重职分的重要性。

任何时代,一个完整的教会,都必须应该有五重职分组成,即使徒、先知、传福音的、牧师和教师。因为以弗所书4章:7——11节明确告诉我们“我们各人蒙恩,都是照基督所量给个人的恩赐。所以经上记着说:他升上高天的时候,掳掠了仇敌,将各样的恩赐赏给人……他所赐的有使徒,有先知,有传福音的,有牧师和教师。”这五重职分如同人的五个手指 头 ,使徒肩负着建立教会、成全圣徒,推动特殊使命的责任,如同拇指,既有推动作用又具有其他四指的功能(即只有拇指能触摸到四指当中的任何一个指头);领受神话语的先知如同指挥方向的食指;而传福音的要走出去直到地级,如同最长的中指,牧师如同佩戴婚介的无名指,代表着爱心和责任;教师如同能塞入耳朵里的小拇指,将神的话语通过耳朵传送到人的心里去。所以,这五种职份缺一不可。

可悲的是当今大多数教会,只有无名指和小拇指,最多再勉强算有个中指,却没有大拇指和食指。一个缺少了使徒和先知的教会,肯定是一个不健全的没有使命感和方向感的教会。试想一个听不到神声音的教会,是很难行在神的旨意当中的。单有人的热情和忙碌,没有神的同在和生命,单靠着人的头脑、想象、谋略、计划,按照自己的喜怒哀乐去发号施令,掌控管理教会,而不是像信心之父亚伯拉罕那样回到应许、启示当中,尊主为大。那只能是一个属世的聚会所,只不过挂了一个基督教的招牌而已。实际上,魔鬼是最怕我们合一,最怕我们听到神的声音,最怕我们活出基督的生命和大能来。偏偏有个别牧者或教会,不但自己从来不反省为什么自己从来听不到神的声音,行不出神的大能,反而一听到谁能行神迹就马上不分青红皂白地指责别人是靠邪灵行事。殊不知“……亵渎圣灵的话,……今生、来世总不得赦免。”(马太福音12章:31、32)。

魔鬼很喜欢众教会现今这种画地为牢,各自为政,老死不相往来,如同一盘散沙式的局面,以便于魔鬼各个击破,分别吞吃,根本不用担心其他教会的增援、反攻。 但感谢神,近年来,神在各地又重新恢复有五重职分的教会,也兴起了不少使徒、先知和很多七天24小时的敬拜祷告祭坛。不少牧者、教会已经破茧而出,走出了原先封闭自己的狭隘自私的城堡,合一在神的面前,先求神的国和神的义……

当我们为澳洲教会的复兴、合一,为神国的降临,向神祷告一年之后,神终于差派来了他忠实的仆人——使郭代平牧师!郭代平肩负着神国复兴、合一的大使命,先后两次来到澳洲传讲神的话语和神复兴、合一的心意之后,一批批甘愿把自己献上当作活祭的神国精兵,在悉尼这块土地上站立了起来。我,也是其中一位。

与神同行的郭代平牧师,不仅活出了耶稣柔和、谦卑和爱的品行,并且他一开口讲道就能带下神的恩膏、能力和权柄来。就象我初次听他开口讲道,圣灵马上告诉我说:“知道吗,这是主耶稣亲自在跟你讲话!”一听此话,我的泪水夺眶而出。再看其他人,也都各个泪流满面了。

其事,并不是众兄弟姐妹们不爱主,而是他们没有在灵里得到良好的喂养和正确的引导,使得他们不知道该怎样与主建立良好的亲密关系,怎样聆听主的声音,怎样活出主的大能来。再者,大多牧者只是教导兄弟姐妹之间要合一,而牧者和牧者之间却不合一,教会和教会之间也不合一,这怎么可能带来复兴的果效呢?!所以,多少年过去了,教会不死不活的永远就那么几个人,勉强维持已经算不错了,有的干脆关门大吉。

如果牧者只是把其职分当作一个饭碗,两耳不闻窗外事,不寻求神的心意,坐井观天,只要太平无事的守好现有的羊群就好,却没有将自己完全摆上献给神,又怎么会教导、牧养出全然献上的羊群呢?!自己没有属神的生命是教育不出有神生命的儿女来的。另外,一个拒绝向圣灵开放的教会,会众的灵也是封闭的。甚至是很害怕提到圣灵、方言和神迹奇事,谁敢提神迹,谁就立马被视为异类,不是被隔离就是被排挤、驱逐或坐冷板凳。

当今许多教会完全是凭着人的血气和自己的喜怒哀乐及人际关系来治理教会,而不是以神的舍命、公义和爱心去关怀牧养羊群。同样,一个死气沉沉只在乎宗教的条条框框和繁文缛节,却不在乎圣灵和生命的教会,只会是一个仪式化的教会,所教导的真理也只是死的真理(即字句叫人死,经意叫人活!),根本没有神的生命在里面。更别说活出神的大能了!这是许多牧者需要在神的面前检讨自省的……

近期,一个来悉尼讲道的美国大牧者说:须知羊群的瘦弱贫乏,和我们做牧师的有着直接的关系和责任!他说,牧师是一个完全凭良心做事的非常自由的职业!他说在他牧会的48年当中,他亲眼看到有的牧师忙得死去活来,常常顾不上吃饭睡觉,累的浑身是病,以至于英年早逝!而有的牧师,咖啡喝着,报看着,网上着,游戏打着,鱼钓着,国外假期度着,众人好吃好喝地捧着……闲的都不知道该怎么打发时间才好,且脾气见长。所以,做与不做,忙与不忙,全凭牧师自己的良心……

然而,神在不同的时代,不同的区域,都为他的子民们预备了不同的见证人,郭代平牧师就是其中的一位。类似这样云彩般的见证人,正在各国各地默默地埋头为神的国度辛勤耕耘着,牺牲着!也许我们永远都没有机会认识他们,永远都不会知道他们的名字……

北大的前身

燕京大学90周年纪念活动前不久在北大校园隆重举行,近千名燕大校友欢聚一堂共叙旧情,缅怀这所消失了半个多世纪的大学。过去的莘莘学子如今已成垂垂老者,最年轻的也已古暮稀年,可能这是他们有生之年最后一次大规模的聚会了。

这些老人的到来使得宁静的“燕园”忽然热闹起来,很多年轻的学生感到好奇而新鲜,因为从来只知道北大而不知燕京,没想到“燕园”里还隐藏着这么一段历史。

不过,老人们再也找不到属于自己的大学,只有在未名湖畔铭刻“原燕京大学未名湖区”的石碑上,才能找到熟悉的“燕京大学”四个字。 这所大学真的就这么永远消失了,但老人们的记忆却依然清晰。他们仍记得当年考入这所与北大、清华齐名的名校是何其兴奋,想起老校长司徒雷登在入学典礼上一一叫出他们名字并握手的情景,一切恍若在昨天。

与燕京大学经历同样命运的还有之江大学、圣约翰大学、东吴大学、辅仁大学、金陵大学、齐鲁大学、沪江大学、震旦大学等十几所大学。这些熟悉而又陌生的名字背后有着共同特征——由基督教或天主教会创办,并一起在1952年那次全国院校大调整中集体消失。因真理,得自由,以服务

19世纪末伴随着一系列不平等条约,汹涌而进国门的还有洋人的宗教。一直为基督福音不能影响中国社会上层而苦恼的传教士们,发现了开办学校的“曲线”传教之路。

当清政府宣布外国人在内地开设学堂亦勿庸立案,立即出现一些由西方基督和勿主教会创办的学校。由于新教各差会教派林立各自为政,为了争夺日后在华传教的有利地位,20世纪初纷纷开始把原有的学校升格为高等院校。 位于杭州钱塘江畔的之江大学就是其中之一。

出生在杭州耶稣堂弄一个美国传教士家庭的司徒雷登,早年全家就在之江大学生活,父亲曾在这里担任教师。1904年司徒雷登在美国读完大学重返杭州传教时,亲自参与了学校升格为之江大学的过程,他的弟弟司徒华林还一度担任之江大学的校长,一家人都与教会大学结下不解之缘。

司徒雷登为了给新大学找到一块合适地点,骑毛驴、自行车转遍了京郊,最后在西郊购买了数处前清亲王赐园。为了得到美国富豪和中国官绅的资助,司徒雷登四处奔波“化缘”,甚至会一连几天跟一个半聋的老太太聊天游戏,只希望老太太在临终遗嘱上别忘了燕京。

“我每次见到乞丐就感到我属于他们这一类”,这是司徒雷登在建校筹款时的真实感受。经过他坚持不懈的努力和美国基督教差会帮助,一所近代中国规模最大、环境最优美的校园拔地而起。司徒雷登除了筹款外,还给哈佛燕京学社的组建争取到一笔巨款。名不见经传的燕京与名校哈佛搭上了钩,一时在国内外名声大噪,吸引来冰心、费孝通这样优秀的学子。

蔚为大观的教会大学

比司徒雷登与教会大学关系还密切的当属马相伯,这位生于江苏的神甫早在民国年间就有“办学狂人”之称。他先后参与创办了震旦大学、复旦大学、辅仁大学,其中两所为知名的天主教会大学。

1903年3月1日,震旦大学在上海卢家湾创建,创立之初学生中没有一个天主教徒。1904年教会安排具有不同教学理念的法国神甫南从周负责校务,马相伯次年被迫另起炉灶创办了复旦大学,意在复我震旦。

在华的绝大多数教会大学都是由美国以长老会、卫理公会、浸礼会和圣公会而创办。美国差会几乎包办了在华所有教会大学,以至于同行的英国传教士惊呼:“差不多中国的全部大学都是由美国人创办与美国人支持的。” 岭南大学门前的石牌坊

像金陵、齐鲁、东吴、岭南等教会大学都是有着大致相同的创办经历,基本都是美国新教来华创办。就连中国第一所女子大学华北协和女子大学也由教会在1904年创办,比北大第一次招收旁听女生早了整整15年。

几年后创立的金陵女子文理学院的校园,乃美国建筑师亨利·墨菲设计的中国古典宫殿式建筑群。美国著名的史密斯女子学院与金陵女大结为姐妹学校,每年为学校捐赠一定经费。这所女大毕业999人,人称999朵玫瑰。这些女子大学使得中国的“女禁”逐渐开放,女子的高等教育就此发展起来。

教会在华办学经过20世纪初的草创阶段,到20年代已蔚为大观。其中大学有十几所,星罗棋布于中国大地,燕京、辅仁、齐鲁在华北;岭南、华南女子文理学院在华南;之江、圣约翰、震旦、东吴、沪江在华东;华西有协和,华中有华中大学、湘雅医学院,其辐射力基本上可以覆盖全国。虽然这些学校规模一般不大,在校学生只占全国在校大学生总数的十分之一多,但办学质量非常之高。

光与真理 从清末到北洋政府这些年,教会学校大多数时候是自顾自地发展着,不受中国政府的制约。但随着大革命的洗礼,国人的民族情绪空前高涨,在反帝爱国思想激荡下,强烈要求收回教育主权。北洋政府在1925年12月公布了《外人捐资设立学校请求认可办法》:学校之校长须为中国人;  学校设董事会者,中国人应占董事会名额之半数;学校不得以传教为宗旨。

大多数教会大学都能据此作出必要调整,开始向中国当局注册,选举中国人为校长,并建立中国人占多数的董事会。这些教会大学正逐步适应中国的形势与发展的需要,限制课内宗教宣传与课外宗教活动,根据实际需要来进行自身的转变,日益与中国的社会融为一体。

这些教会大学虽然数量不多,但个个起点都很高,教学质量和制度非常完善,所发的文凭全部来自国外。在社会上有着良好的声誉,比如资格比较老的圣约翰大学就是一例。

这所大学前身是1879年美籍犹太人施约瑟创办的上海圣约翰书院,1896年即改组成沪上唯一高等学府,是中国首个全英语授课大学,以“光与真理”为校训。它早在1905年就在美国华盛顿州注册,办的教育比美国还要美国化,有“东方哈佛”和“外交人才养成所”之雅称,学生多是政商名流的后代或富家子弟。这所牛气冲天的名校直到1947年才向国民政府注册,是最晚向中国政府注册的教会大学。

圣约翰大学创下了民国教育的多项第一,尤其是在体育教育上遥遥领先。比如拥有中国第一个现代化体育馆,举办了中国第一次校园运动会。毕业于圣约翰的林语堂就是位体育健将,曾经在学校创纪录地一次上台领奖四次。多年后他仍对母校的体育教育津津乐道:“倘若说圣约翰大学给我什么好处,那就是给了我健康的肺。我若上公立大学是不会得到的,我学打网球,参加足球校队,是学校划船队的队长。”

圣约翰除了培养像林语堂这样出色的高材生,还有张爱玲、邹韬奋、顾维钧、宋子文、荣毅仁、刘鸿生、贝聿铭、施肇基……一大批影响时代的学生。随着毕业生一批批进入社会,为母校赢得了斐然的声誉。 办学各具特色

除此之外,各个教会大学都办得有声有色,各校名师云集,学生俊才辈出。以在当时的成就和名誉而论,很多都可与北大、清华媲美。这些学校中有些特色专业闻名遐迩,比如燕京大学的社会系和新闻系,齐鲁大学的农科和医科,圣约翰大学的外语和医学,岭南大学的教育、商科及社会科学,之江大学的建筑、土木工程,以及沪江大学的化学……这些名牌专业培养了一大批专业人才,影响着社会历史的进程。

如金陵大学,从这所位于南京的教会大学走出来的著名校友可以说数不胜数,如教育家陶行知、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赛珍珠、哲学家方东美、文学史家程千帆等。 不过要论金陵大学最具特色的还属农科,开创了农林研究的很多先河。恰如胡适所言,民国时期的农业研究中心在南京,南京农业研究中心在金大。上世纪50年代在台湾农业界以“经济复兴”为号召的大部分骨干都是金大毕业生。

像金陵大学农科一样闻名的要数东吴大学的法科,它很早就采用模拟法庭教学,所有的课本都是美国大学的原本,培养了一大批最一流的法学专家。 在二战后的远东国际军事法庭上,负责审理日本战犯的“东京审判”中,中国组成的法官中大部分都是出自东吴。以至于很多学生都冲着法学报考此校,连以小说鸣世的金庸也是,学校一半人数居然都是学法的。这所大学部分校友于1949年迁台后,经过砥砺发展,其法学一脉香火仍存,依然成为全台翘楚。

教会大学的医学教育成就有目共睹,对中国医学发展贡献颇多。协和医学院、湘雅医学院、齐鲁大学等西医教育,改变了中国的就医观念和卫生习惯。比如协和医学院在上个世纪初是中国条件最好、质量最高的医学教育和研究机构,不仅培养普通的临床医生,更多的是培养高层次的医学专家。

所有的教会大学一个共同的特征就是重视英语的教育,在教学中很多直接用英文授课,所以一般教会大学的毕业生个个外语都十分流利。

这些大学的校友受到了民主教育的熏陶,大多在政府系统而非党务系统任职。那些小有名气和运气好的人,则在如医学、农业、新闻、法律等教会大学较有优势的行业工作。如燕京大学新闻系的毕业生常能担任国际新闻处和西方报纸的要职,金陵大学在农业界、东吴大学在法律界等。

这些教会大学的文凭都得到欧美国家承认,有的学校毕业后可以直接进入美国大学研究生院学习,有的则只需补修30个本科学分就可。无疑这些教会大学使中国高等教育与西方的差距一下子缩短了几百年,它们中佼佼者的水平接近了同时代欧美一般大学的程度,已成为中国高等教育的一支重要力量。 消失的大学

教会大学在中国前后遭遇了两次劫难。首难非抗日战争莫属。 日本的侵略对教会大学造成了严重冲击,战乱使得学生大量减少。开始时还能因为有欧美背景,搬迁入租界内寻求保护,但很快连这种生存也不得了,学校进入所谓“流亡时期”。

这些教会学校大多跟着中国军民大撤退,迁往云南、四川、贵州等大后方,在漫长的岁月中与中国人一起承受了战时的困苦与艰险。 例如1937年底南京失陷后,金陵大学和金陵女子大学仓促撤离。大部分师生长途跋涉来到成都,避难于华西协和大学校园内。圣约翰大学和沪江大学都搬到租界内继续开办,东吴大学与之江大学也分别迁到上海租界,这几所学校联合成立了基督教联合大学。

圣约翰大学科学馆 但是,缝隙里生存很快被珍珠港事件发生、美国参战而打破,这些大学不得不又开始动荡的大迁移。后来仅有圣约翰大学有后台撑腰,才得以不受太多干扰。

燕京大学校长司徒雷登因为拒绝与日本人合作,在抗战中被投入集中营3年多时间。战后他被放出来立即着手复校事宜。这位勤劳的校长主持开学典礼后,又立即飞往美国给学校筹款。

这次劫难随着抗战胜利结束而结束,其他教会学校像燕京一样纷纷复校,并迎来了大发展的几年。

然而,随着新中国的成立,这些教会大学又遇到了致命打击。 教会大学是帝国主义文化侵略工具,这一论点由于毛泽东的反复重申而成为真理。毛泽东在《“友谊”,还是侵略?》一文中强调:“美帝国主义比较其他帝国主义国家,在很长的时期内,更加注重精神侵略方面的活动,由宗教事业而推广到‘慈善’事业和文化事业。”并一一点了这些教会大学的名。

这时随着中美关系的恶化,抗美援朝战争爆发,国人的反帝情绪急剧高涨。新中国首任教育部长马叙伦充分贯彻最高指示,表示要研究中国参考苏联,不再允许外国在中国境内办学。山雨欲来风满楼,大多由美国人所办的教会大学首当其冲。

1950年9月23日,中国基督教界发表宣言“防止帝国主义利用教会危害中国人民”,各个教会大学校长纷纷签名支持,并掀起了肃清美帝文化侵略影响的热潮,从教授到学生纷纷撰文愤怒声讨美帝的文化侵略。

对教会大学的整治是从辅仁大学开始的,1950年10月政府接办了此校。接着1951年1月,政府颁布《关于处理接受美国津贴的文化教育机关的指示》,各教会大学被迫与国外教会脱离关系,但这样也没能挽回它们颓败的命运。

已经被革命群众占领的各个教会大学,认为“院系调整能够实现是‘三反’运动开展后所带给我们的胜利果实之一”。对于撤消校名认为是绝对必要的,是意味着美帝国主义文化侵略的彻底破产。对解散各自的大学表示热情的支持,一些外国的教员先后被遣送回国。

伴随着院系调整的鼓点,这些曾经显赫一时的大学纷纷被拆分,院系毫不保留地被分解到其他院校中。比如,燕京大学的文科、理科等并入北大,工科并入清华,校址“燕园”成为北大的校园。圣约翰大学院系分别并入复旦、交大、同济、华师大,原址上建起了华东政法学院。之江大学院系并入浙大、同济,在原址组建了浙江师范学院(杭州大学前身)。

忘却的纪念

. . . → Read More: 北大的前身

Yes He Is

http://www.yesheis.com/zh-hans/

人生的体验

人生的体验

在今年莫斯科举办的世界 田径锦标赛中英国的长跑选手 法拉赫(Mo Farah) 勇夺五千公尺及 一万公尺金牌,在英国金牌排行榜上,三 面的金牌纪录中他独佔了两个。他在竞赛开始 时,时常堕后留力跟跑,到了中段才开始慢慢发 力,渐渐领先至第二、三名。及至八百公尺只馀两圈 的赛程,他突然向外跑出,以惊人的爆炸力超越第一、二 名。令领先的运动员措手不及,想跟他一拼却力不从心,只好 眼巴巴地望着他冲过终点。

竞赛场上,体验到运动员的夺标是长年累月艰苦训练及教练有计划培训而得出的成果。他们曾经无数次地陪跑,无缘进入决赛。他们失败过、 跌倒过、受伤过,流过汗与伤感过,但仍然坚持站起来继续比赛。有谁知晓这 种拼搏、不畏劳苦、不屈不挠、超人的意志和体力就是全力以赴的精神,就是缔造 佳绩的秘诀!

人生的体验何常不是一样?英国诗人拜伦曾经说过:没有在长夜裡哭过的人,不足以谈人生。婴儿呱呱堕地,就是体验人生的开始。随着经历不同成长的阶段,人生的历练与岁月同 增。从牙牙学语、小学毕业到中学阶段不仅是书本知识的增进,也是判断力的啓蒙时代。大学生活 期或投身社会工作,更是迈向人生真正考验的程途;从选修科到从事的职业、前途的考量、收入与开支 的计算,在在教年轻人从迷思中甦醒,回到现实生活中。

工作、奋斗、创业、置业、结婚、生孩子等等人生体验,构成每个人不同的心路历程,像厨房中的五味架──酸、 甜、苦、辣、咸,样样亲嚐过。箇中滋味,有些可以与知己倾诉,有些不足为外人道,辛酸的滋味有时着实的令人沮 丧、失望、痛哭,好像世界末日似的,看不到明天,因而感到绝望,想了此残生。

有一首脍炙人口的英文歌《孤儿泪(Nobody’s Child)》,歌词叙述歌者行经一间孤儿院,停下来看那些孩子在玩耍,歌者 留意到一个男孩孤单地站在一旁,歌者走上前好奇地问他为什麽没有跟其他孩子一起玩,小孩转过身来,原来他是瞎眼的,哭着 对他说:我是个孤儿,没有人爱我。

虽然许多人来领养孩子,可是没有人在我跟前停留。我知道他们本来是想要我的,但当看见我 是盲的,就总是选另一个孩子带回家。像野花一样,我渐渐变成野孩子了……没有人要我,我是孤儿……又有谁能体验他的遭遇呢?在这世界裡又有谁怜悯他、同情他、爱他和收养他?

主呀!这样的孤儿生于世上,老早已体验人间的冷暖。但愿主的怜悯在他们身上彰显──透过一对有爱心的夫妇,展现你的爱;惟有你 能以生命来燃点他,使他发出生命的亮光与热度,令他不再流泪,重现童真,开心快乐,不再孤单,有养母的亲吻在他颊上,有养父的微 笑展现在他以后的人生裡。

与上帝同工

2013年12月    文/令蘇

圣诞节,这个西方人才过的节日,已经在中国大陆流行起来,虽然有许多不满的声音和干预,但从青年男女开始,过圣诞节却成为大势。当然,对多数人来说,这只是时尚和娱乐,但对基督徒来说却是佈道高潮。

基督降生,是我们每天都要纪念的,然而为着特别的圣诞节现象,家庭教会已经走出封闭式聚会状态,走到街上传讲福音。从教堂门前广场,到地铁站出入口;从大街小巷,到超市商店,甚至商厦裡,都有基督徒在宣讲福音发单张!平日这样做不容易,但是圣诞节这一天,人们有一个不期的共识:这天基督徒过节。

这几年的北京有一个现象,到平安夜那天下午,街上交通异常拥堵。下了班的年轻人,要去教堂看基督徒怎麽过圣诞。北京的几个大教堂,好像观光景点,从晚上到入夜,会有几万、十几万人往来、驻足。

我们一个小小的教会,连续几年在王府井大街的天主教堂门口发福音单张;这裡人山人海,有为娱乐而来,有为好奇而来,也有带着困惑来寻求。我们十来个人,发上万福音单张,几乎半个小时就可以完成!

我们不断总结经验,希望利用这一天,让更多的人认识耶稣。我们边发单张,边大声祝福:圣诞快乐,希望你认识耶稣!有愿意听的,就交谈、福音佈道、留下教会和个人的联繫方式。

圣诞平安夜,绝大多数人进不去教堂,没有听到福音空手而回;进了教堂的绝大多数人,没有得到娱乐的满足失望而回。在海淀教堂门前,有长长的队伍等着进教堂看下一场圣诞节目。队伍的左右,麦当劳来人发广告,基督徒发福音单张、与队伍裡的人交谈。

近年来,生意人在教堂周围抢圣诞节商机,以大喇叭播放广告,消费茫然而来的人群;人们更容易地娱乐和消费,随手买各色头饰,人群裡许多红色小灯在闪动,他们却不知道那带着红犄角的头饰本是描述魔鬼的!我们几乎是喊叫着发出耶稣降生的信息,喊着讲福音的信息。

2012 年,在我家附近的小超市门口,我挎一隻袋子,一边送福音单张,一边用儘量短的句子,向来来往往的人们说:圣诞快乐,愿你认识耶稣!单张送完,就站着一遍遍地继续说。有人询问教会情况,有人停下来看单张,有人发现不是广告走回来要一份再走;更多的人是漠然接过单张,也有人表示轻视。

比我眼所见还重要的,是圣灵要在其中收穫。虽然基督徒人少势单,但上帝竟给了我们那麽广袤的荒土!我也可以如农民,在没有绿色的地裡撒种──上帝要我们和祂一起工作,播撒福音的种子;上帝爱我眼前的人们,上帝要给他们生命……

金钱将成为末世最大的考验之一

神需要更多值得托付的人来管理祂国度的资源,在神国度中的金钱管理方式与世界的方式完全不同。因为金钱有可能成为人类心中最大的偶像,所以金钱将成为末世最大的考验之一。

切记!神国的自由来自于我们的信心,而这世界企图透过恐惧来捆绑我们的信心。贪恋钱财是末世最大的捆绑之一,惟有成为基督的奴仆,方能使我们从贪财的捆绑中得自由。明白这个看似矛盾的伟大真理,就将使我们从最大的捆绑中得到自由。

Enter His Rest – Dr David Cho

必须找以解决问题导向的人为伴

成功的领袖接任某个职位后的第一要务,就是摆脱所有只会花时间讨论问题而不解决的人。『人非有信,就不能得神的喜悦』(希伯来11: 6)   当美国内战期间,葛蓝特将军(General Grant)接掌北军时,北军已经在李将军和南军的手下吃了许多败仗;北军的官兵已经非常习惯打败仗。所以当葛蓝特首度率军攻打李将军时,连他自己部下的士兵都预言他必败无疑,这些人立刻被撤职。

然后,当他在沙漠之役首度与李将军交锋时,他的每一支部队都传来败退的消息。军官们整天都在求葛蓝特撤退到华盛顿的安全地带,免得让李将军截断后路。到了最后,连葛蓝特都很明显看到此役已经失败了,可是他仍做出惊人之举,他下令全军朝南方的里士满(Richmond)前进。

将军们求葛蓝特重新考虑,他们以为他神经错乱了,葛蓝特叫他们都退下,然后他回到帐棚独自思考。后来他向一位记者透露,他所打过的每一场仗都几乎出现过必输无疑的局面,但他总是相信每一个危机里必有一个转机。

当他独自沉思时,他想到李将军可能会切断他撤回华盛顿的退路,他看到了一件每一位北军将领都想看却未看到的——把李将军撇在后面,让北军朝南方首都里士满前进。这场沙漠之役的『失败』,为他打开了大门,而他也把握住了这个机会。

当李听到葛蓝特不但没有撤退,反而继续向南方迈进,他暗忖南军的末日已近。当北军朝南方前进时,整支大军响起一片欢呼声,因为终于有一位将军能打仗了。

虽然后来李还是让葛蓝特又吃了几次『败仗』,但自那时起葛蓝特再也不考虑撤退;而且他也不再管那些说丧气话的人,或许他从未彻底打败李,但他持定道路,直到赢得最后胜利。

Good Friday

在主里各位亲爱的朋友 你曾经有问过受难节, 为什么叫 Good Friday 吗? 你有为自己可以被称为是上帝的儿女而时常感恩吗? 你有想过在复活节的季节里,静思片刻,思想主为我舍命吗? 你有想到过,对未得之民来说,赶紧使用复活节的机会, 大大的传播耶稣基督是救主吗? 愿你从感恩开始,更为这世界上还有千千万万的人, 还活在自我, 迷失和无助中,为他们祈祷!祝福他们! 要相信,你的祈祷将蒙上帝祝福! 因为你顾念别人,顾念失丧的罪人。 愿你那祷告的灵穿越时空,带着美好的心愿祝福万人。 . . . → Read More: Good Friday

主赐平安

耶和华话说: “我知道我向你们所怀的意念,是赐平安的意念,不是降灾祸的意念,要叫你们末后有指望。”(耶利米书29:11)    

有一个寓言故事:瘟疫大使奉命到某一个国家执行死亡任务,他的责任是召回一千条人命。

回程中他和另一个大使擦肩而过,对方说:“你总共夺走了五万条人命,并非一千条。你知道吗?”    

瘟疫大使回答说:“其实很冤枉,我真正只取了一千条命,其馀的是自己恐惧死亡而取走的。”

默想:

处在众说纷纭的时代,你是否常受到周遭的影响而失去平安呢?

每当恐惧惊惶来临时,快来到主面前。耶和华沙龙的主必赐你平安,因主所赐的平安非世界所能赐的

人生智慧

 

航海的水手都知道,趁潮涨时开船;但在潮水低浅时,却必须先做好一切準备的工作。

能控制自己情绪的人,是生命成熟的表现。事实上,如果我们知道发怒不但会使别人痛苦,也使自己受伤损时,就会提醒自己不可轻易发怒。

玫瑰不管用甚麼名字来称呼它,其香美可爱并不会改变。

变幻的中國 福音的契机

陳鐳

近三年來,世界多方面的巨变,由金融海嘯徹底浮出台面,浮出來的病因焦點,均滙集在人性的軟弱上,諸如欠債、享樂、為選票卻不顧赤字、為官卻一味貪腐、為搶資源而發動戰爭、家庭關係不良,倫理道德淪喪,男女雜處放縱情慾。從世界全面的危機濃縮至中國,也是相同的狀况。中國雖然改革開放三十年,在物資建設上及在經濟成長上可以說極為成功,甚至帶起中國崛起的表像,然而在精神文明上、倫理道德之低落上、官員的貪腐上、社會之不穏定上、貧富之差距上,均達到極為可怕的地步。

中國由上至下,看見了這麼大的危機,全心致力於追求建立「和諧社會」、「和諧國際」。然而在國內,近年來不但不見和諧,反而發生愈來愈多的社會動亂與衝突。在國際間,近年來雖有諸多的會議和會談,然而從東海到南海、到印巴處處都是衝突、緊張,又那裡有「和諧國際」呢?

這一切的問題,如此複雜;國際間之合作双贏等各方面的努力都是需要的。然而根本的問題,乃在於國家內部的改變,人心的回轉。而這「改變與回轉」的動因,又在哪裡呢?

從觀念上而論,我們常將「人與神」完全分割為兩個絕不相關的範疇,因而只有「自救」「自強」,其實「神」卻離我們不遠,祂與我們不但同在一個範疇中,且是以「捨己的愛」來解決我們人類的問題。

一、中國需要基督 基督需要中國

到底是中國需要基督呢?還是基督需要中國呢?其實,其真正的內涵是完全一致的。在基督面前,中國不必強嘴;在中國面前,基督是以愛而捨命的實踐親近中國。基督在世第一個信息「神的國近了!您們當悔改,信福音!」(可一:14)主耶穌又說:「盗賊來,無非要偷竊、殺害、毁壞;我來了,是要叫羊得生命,並要得的更豐盛。」(約十:10)這些宣告、這些實踐不就是中國所需要的答案嗎?同時聽聽億萬百姓的呼聲⋯⋯我們只需要能吃飽、有個家、能看得起病、孩子能繳學費、房子不那麼貴,平平安安的過日子⋯⋯。這些需求,表面上是經濟問題,社會公義問題,然而若沒有改變人心的生命力—愛與公義,能達到人民基本的要求嗎?基督帶來的新生命—聖潔、公義和慈愛,正是中國所需要的。

二、福音的契機

近十年來,中國產生三大明顯的羣體︰即民工、城市居民與大學生,而在這三大羣體中,由於追求生存、發展的理想產生了困惑與期待,在這種為難的情况中,對宗教產生興趣與追尋。因而可以說此三大羣體已經成為「成熟的莊稼」,福音正是他們願意接觸也是聖靈工作的對象。

1.民工

中國之所以成為全國皆新的面貎,是民工的功勞;中國之所以成為「世界的工厰」,也是民工的成果。到底有多少民工呢?答案是三億。誰是民工?第一階段是農民來打工,稱為民工。第二、三階段是農民子弟來打工,他們未曾幹過一天的農活,都是八十年代及九十年代出生的青年(18歲~30歲)。這些民工工作時間長,待遇底,又因具有農村戶口,而不能享受城市福利,成為城市中的二等公民。工厰需要他(她)們拼命的幹,卻不能相對分享成果,連他們的子女也因不得進到當地學校就讀,反而要送回家鄉⋯⋯。

2.城市居民

中國的城市化發展甚速,政府也倡導「城鄉同時發展」,目前全國城市人口比率已超過50﹪。這些城市包含了相當大面積的農村,為着城市的發展,農民大量成為民工,以及城市中的商場市集之經營者。此外,也有大批的知識份子或為政府官員,或為教師、醫護人員、企業幹部、工廠管理人員。此類新興城市或是擴大之後的城市,有高比率的新創業者或新近建立家室、初為人父母者,他(她)們都面臨許多的挑戰,受業、解惑、關懷和指引均為他們所需。基督福音切入正是最好時機,這樣的城市也是「成熟的禾場」。

3.大學生

中國大學生總數達三千萬,學校分佈大多在城市,大多數均以「大學城」為集中之地。「大學城」通常聚集數所大學,在新地區建校,學生均以十萬計。大學生因畢業後就業不易,待遇一般,使得大學生們在充滿人生困惑及不滿足的情况下,短視的在校鬆散生活四年。致力於追求理想,專心向學的學生比率並不高。因而期盼找到人生的意義與目標。因著這樣的心理狀態,許多大學生就成為福音的成熟莊稼。以目前的情形,許多大學均有查經班或團契,還有許多與當地教會聯為一起的學生教會。

結語

中國在經濟改革大大成功的今天,發現了國之崛起,不單在物質建設,更是要在精神文明建設上努力,因而可以說,中國正在急切的尋找正確的世界觀,切合中國所需的價值觀。作為擁有最豐富普世價值的基督信仰很可能成為中國崛起的一塊最重要的基石,這也就是一股極強的福音契機。

神州華傳宣教走勢與世界人口接軌

許佩珠

据調查報告全球有三份之二的人口是住在10/40之窗地區,即是從北非洲到亞洲,其中有90%的人是未信主者,很多人甚至未聽聞過一次福音的信息。在10/40之窗地區的人口,其中有85%的人是屬於全世界最貧窮者;他們都是信奉伊斯蘭教、佛教和印度教,有一半以上的城鎮是從未聽聞過福音。以下提供有關10/40之窗的一些資料,讓我們了解現況,並切切為這些未得之民代求。

·        分散在3330個族裔的伊斯蘭教徒,有8億6千5百萬是未聽聞過福音的。

·        分散於1660個少數族裔中,有5億5千5百萬印度教徒。

·        有1億5千萬未聞福音的中國人,分散在830個少數民族中。

·        有2億7千5百萬的佛教徒是分散在900個不同的群體中。

·        有2250個未聽聞過福音的族群,他們共有1億4千萬人。

·        另外有1千7百萬的猶太人是未得之民,他們分散在134個國家中。

若要向這些群體傳福音,傳道者必須跨越自己的文化、習慣、語言,甚至地域才可以接觸到他們,有機會在生活上向他們見證神的救恩,主的福音。這些人雖然都是未得之民,但其中有一些未信者是可以接觸到的,另一些未信者卻是無法接觸到的。然而,感謝神藉著電視廣播的媒介,在10/40之窗內的許多封閉地區已逐漸有機會聽聞福音。過去一年基督教機構捐送了超過一百萬美元的糧食救援10/40之窗內的難民營。在北非某個國家,於復活節崇拜聚會後,福音正是如火如荼的蔓延。據當地一家電台的新聞報導︰「基督徒為這片乾旱之地帶來甘霖。」

筆者根據維基百科的報告,將2010年、2015年和2020年的全球人口分佈作了以下的圖表︰

年份  全球 非洲 亞洲 歐洲 拉丁美洲 美、加 大洋洲 2010 6,830,283 984,225 4,148,948 719,714 594,436 348,139 34,821 2015 7,197,247 1,084,540 4,370,522 713,402 628,260 363,953 36,569 2020 7,540,237 1,187,584 4,570,131 705,410 659,248 379,589 38,275

 

. . . → Read More: 神州華傳宣教走勢與世界人口接軌

积攒

人,你离得越近,越多毛病,越多麻烦,越多失望;神,你离得越近,越美妙,越满足,越给力。在世俗上,你积攒越多,人生路上就越沉重,因为你积攒的都是身外之物;在上帝里,你收获越多,人生路上就越轻松,因为你收获的全是内在生命力。

1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