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se of the Day

“The commandments, “You shall not commit adultery,” “You shall not murder,” “You shall not steal,” “You shall not covet,” and whatever other command there may be, are summed up in this one command: “Love your neighbor as yourself.” Love does no harm to a neighbor. Therefore love is the fulfillment of the law.” — Romans 13:9-10 Listen to chapter Copyright © 1973, 1978, 1984, 2011 by Biblica. Powered by BibleGateway.com.

历史日志

2019年二月
« 1月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  

未得之民 2018年五月-六月 中國少數民族

於2018-04-06發佈

未得之民 2018年五月-六月 中國少數民族
來源:宣教日引-萬民福音使團。蒙允刊載。

他們把神的話 翻譯成爸爸的話
整理:情詞。文:白公主。

聖經翻譯是中國少數民族事工不可或缺的一環。為何在漢語越來越普及的今天, 還需要投資那麼多資金、人力和物力,去為某個少數民族翻譯聖經呢?因為用母語讀聖經,就像聽自己的父母在講話,那種親切感使人更容易靠近福音。

那次我去某區探訪,一早知道會被安排住在一個少數民族的家中,我還以為會是山裡原始的住所,沒想到竟然是一個十分溫馨舒適的地方。我抵達時,屋內已住了好些人,但沒有一個是主人,主人出了遠門,把屋子留給客人。臨走前,她把床鋪好,給我們烘焙了一個蛋糕,準備好咖啡。那幾天,我就睡在主人的房間, 感受著她留下來的溫暖和愛。

臨走的最後一天,我才終於見到主人,原來她帶了一群翻譯員去參加營會,堅固他們的服侍心志。

那幾天我先後遇到不同的翻譯員,不約而同與我分享這個營會帶給他們的鼓勵。在中國,成為聖經翻譯員,是走上一條付代價、沒有保障的路,他們格外需要有人關心、陪伴和鼓勵。

她,師範大學畢業,主修英語,通曉中英文,是中國職場上具競爭力的人才。但她只工作了兩年,聽見神呼召她,便絲毫不掙扎,理所當然地踏上全時間事奉之路。

神將少數民族的負擔放在她心中,她先參與自己民族語的聖經翻譯,之後又幫助其他民族的翻譯。她在翻譯事工中表現出色,但幾年後神卻讓她看到翻譯員的困境,把關懷他們的負擔放在她心中,她再次毅然放下多年來建立起來的翻譯能力、經驗,走上一條未知的路。

從那時起,她除了關心和陪伴翻譯員,更四處尋求可以幫助翻譯員的平台,以解決他們生活實際的困難。

本月要為中國少數民族禱告,我想到邀她寫一篇稿,但需要她在很短時間內、在百忙中寫好,她馬上答應說:「好。能夠讓眾肢體為國內翻譯員和翻譯事工禱告,這樣的機會很難得。謝謝。」

讓我們仔細閱讀她所寫的,並且用心禱告。

華哥和妻子算是中國少數民族 聖經翻譯員中的老前輩。2001年,他們參加了一個路加福音的翻譯培訓,是第一個在中國本土開辦和聖經翻譯相關的培訓班。

接下來的16年,華哥夫婦全身心投入在他們民族語的聖經翻譯事工。如今,新約就要校對完畢,正準備要出版了,但華哥夫婦卻陷入了困境。接下來他們該做什麼呢?他們的未來會怎樣呢?他們把生命中精力最好的時光,全投入在自己 民族的聖經翻譯事工中,那時的他們才20歲出頭,頭髮還黑,腰背也挺。如今20年快過去了,頭上添了許多白髮;長期伏案導致腰背也出了問題。當別人都在為事業奮鬥時,他們卻在書房裡為一個詞、一句經文苦思冥想。(文:白公主)

如今新約聖經翻譯告一段落,他們是繼續翻譯舊約嗎?還是去傳福音、牧養本民族的教會?其實他們也想過去找一份正常的工作,好好賺錢養家,畢竟孩子漸漸長大,父母慢慢變老,家庭的需要越來越大,而他們卻只能一直租房子住,也沒有任何積蓄。一旦遇上有什麼急用,該怎麼辦呢?但是真要去找一份工作,又有什 麼工作適合他們去做呢?畢竟過去20年他們和社會完全脫節,沒有積累什 麼工作經驗,如何可以找到合適的工作?

請為華哥夫婦這樣的翻譯員禱告。也禱告相關的機構和教會可以開展少數民族聖經翻譯員的關懷事工,讓這些為自己的民族擺上10年、20年,甚至更長時間的翻譯員,可以繼續在事奉的路上前行。讓他們不是覺得被耗盡,而是覺得被建造。

阿呷是四川涼山的彝族。她在村裡的小學讀到二年級,可是從三年級開始,就必須到離家幾個山頭的小學去住校。她一走,家裡就沒有人放羊割草了,所以爸爸媽媽只好讓她輟學在家,幫忙做家務。

阿呷哭著求了爸媽好多次,他們都沒有答應讓她繼續讀書,她只好無奈地放棄了自己讀書的夢想。每天當阿呷趕羊上山經過學校的時候,都會在牆邊站一會兒,聽聽教室傳來的讀書聲音;當羊兒在山頭吃草的時候,她就用棍子在地上寫寫那些學過的字。她很擔心自己會忘了那些字。

13歲的時候,阿呷聽說有人來村裡招工到沿海地區的工廠打工,便求爸媽讓她去,她保證會按時寄錢回來供弟弟妹妹讀書,補貼家用。爸媽聽說去到沿海城市的工廠打工,可以賺大錢,就答應了讓她去,還主動去找村長把她的年齡改成16歲。

這樣阿呷就跟著哥哥姐姐們去到了大城市,在一個醫療器械廠負責裝箱。廠裡的人對她很好,廠裡的伙食也不錯,她還長胖、長高了一些。最重要的是,她每個月都可以請人幫忙給家裡寄1千塊錢。可是她很想家,特別想吃家鄉的菜根土豆湯。

有一天,她聽說晚上在食堂有活動,一些大涼山來的朋友會給廠子裡的彝族同胞煮菜根土豆湯,還有歌舞表演。下班後,阿呷就急忙衝回宿舍梳頭洗臉,並換上從老家帶來的彝族服裝,早早就去到了食堂。只見一大群穿著彝族服裝的哥哥姐姐們正在食堂裡布置,還聽見他們用彝族話唱著很好聽的歌。這些歌曲的調子都很熟悉,只是內容很陌生,好像在講一位叫耶穌的人。

阿呷正猶豫要不要進去,還是在外面等。這時,有位姐姐過來用彝族話和她打招呼。這位姐姐的笑容好親切,講的彝族話好甜啊!姐姐拉著阿呷的手坐下,用彝族話和她話家常。當阿呷問她,歌曲唱的耶穌是什麼人的時候,姐姐細心地跟她講關於耶穌的事。阿呷記得最清楚的一句話就是:「耶穌愛你,祂讓我們從四川過來給你煮菜根土豆湯。創造天地萬物的上帝也很愛你,祂讓自己的獨生愛子耶穌從天上來地上,為你指明一條回到天家的路。」

那天晚上阿呷喝了3大碗菜根土豆湯,那是家鄉的味道。當這些哥哥姐姐用彝族話表演「浪子回頭」的故事時,阿呷哭了。她知道有一位愛她的天父在等她回家。那天晚上,阿呷和好幾位彝族人一起做了接受耶穌的禱告。

現在阿呷每週五都可以在工廠裡和其他的彝族基督徒一起聚會,她們唱彝族的讚美詩歌,聽彝族的聖經,阿呷又有機會學習了。

有很多少數民族的群體背井離鄉到沿海地區打工。當他們在外地時,心更容易對福音敞開,也可以擺脫傳統的禁錮去接受福音。禱告那些專注於少數民族事工的機構、教會和個人,能夠看到這福音禾場需要,去接觸和牧養他們。然而也有很多少數民族的年輕人去到城裡就迷失了。有些工廠的工頭會賣毒品給員工,導致很多年輕人身陷毒品,無法自拔;還有很多在外打工的年輕人在性關係上混亂, 成為愛滋病危險群。

中國阿拉善蒙古族 Alxa Mongol people of China 

這個住在內蒙古西南戈壁大沙漠附近,與世隔絕的族群,名叫阿拉善蒙古族。
無論現在或歷史上,他們都被認定是伊斯蘭教信徒。雖然周邊環繞著佛教徒、無神論者和共產主義者,但他們始終信奉伊斯蘭教,信仰形成一道障礙,將他們和其他蒙古人隔離了。
阿拉善蒙古人仰賴駱駝度日,整個居住地區,大約有20萬隻駱駝,駱駝的數目遠遠超過 人口的數目,和阿拉善人的比例竟然是8:1!駱駝奶可用做乳酪、奶油、酵母乳、冰淇淋和各類飲料。
阿拉善蒙古族約有2.9萬人,是中國境內最小的一支穆斯林族群,目前他們當中還沒有基督徒。儘管聖經已經以他們的語言發行,但聽到福音的人微乎其微,因為他們的社會和宗 教太過封閉,以致使他們成為全中國最難接觸到福音的族群之一。
巴彥浩特是阿拉善人的重鎮,蒙古文的意思是「富裕之城」。但願阿拉善蒙古人能得著基督裡豐盛生命所帶來的富足。

天父,為熱愛歌唱,常常以歌曲闡述故事的阿拉善蒙古人禱告,祈求福音能在他們居住的村落中廣為吟唱。雖然世人忽視阿拉善蒙古人,但父神卻從不忘記他們,懇求讓福音的種子能在阿拉善人中結實累累,喜穫豐收。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中國阿哲族 Azhe people of China

就像大多彝族一樣,阿哲族也慶祝火把節。火把節顧名思義就是在節慶時,族人燃起篝火,舉著火炬,照亮前面的道路。絕大多數阿哲人從來沒有聽過「上帝的話語是他們腳前的燈、路上的光」,因為到目前為止,無論是聖經或是福音材料都還沒有譯成他們的母語。
阿哲族約有8萬人,住在中國雲南省彌勒縣。多數人務農,種植玉米和菸草。
他們的世界觀是萬物皆有靈,所以許多節日、祭品和宗教活動都繞著靈界打轉。除了歌詠諸靈,他們也獻祭,為了能夠掌控各種神明,因為他們相信諸靈住在世界上的各個角落裡。
過去,這個族群當中曾經有幾個教會,但是異教橫掃整個地區 後,教會大遭破壞。
上帝的教會終將得勝,阿哲族中僅存的基督徒也會依舊存在,而且將繼續茁壯成長,研讀上帝的話語,接受門徒訓練。

天父,祈求主讓福音種子能夠快速生根萌芽,免得被惡者奪走。求主保守阿哲族少數的基督徒,讓他們不受當地異教的愚弄,能有堅定不動搖、持守信仰的信心。求聖靈感動阿哲人的心,使他們對傳福音火熱,願意向鄰近村落的鄰舍傳福音。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中國保諾族(白褲族) Baonuo (Baiku) people of China

保諾族住在中國貴州和廣西自治區的邊境,因為地處偏遠而與世隔絕,所以在超過3.3萬的人口中,大部分族人從未聽過信基督得永生的福音。
保諾族就是眾所周知的白褲族或白褲瑤。相傳鄰近部落的族長出兵企圖殲滅保諾族,迫使他們逃入深山,卻困在當地無計可施。就在千鈞一髮之際,一位老者指路,幫助他們從山 崖平安而下,保諾王 大喜過望,拍膝叫好,不料竟在他破舊的褲管 上留下了斑斑血跡。後來他因傷而死,為了紀念他保衛百姓的英勇事蹟,世代的保諾族男子,都穿著繡著 象徵手印的紅色條紋及膝白褲。
今天,當觀光客有機會接觸保諾族,都深受他們有趣的風俗吸引。據悉有一小部分保諾人已經相信基督,並以他們的語言錄製了福音。不過絕大多數保諾人仍然活在黑暗中,繼續膜拜他們的祖先,取悅挾制他們的邪靈。

天父,祈求賜給保諾族一顆渴慕基督的心,能歡喜快樂地接受福音。求主使用保諾族中的基督徒,以藝術的創作手法陳述聖經故事,以便能向更多族人分享福音。求主幫助保諾族能以母語清楚閱讀聖經,教會能夠不斷倍增,直到每一位保諾人都有機會認識耶穌。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中國南大理倮倮族 Southern Dali Lolo people of China

世居雲南的南大理倮倮族,約有2.3萬人,至今還沒聽到上帝愛他們的好消息。
為了保有自己文化的獨特性,不受漢人文化的影響,許多南大理倮倮人遷居到更偏遠的深山裡。他們不遺餘力地保留口傳文化,以說故事的方式傳承歷史,甚至背誦家譜中冗長的名單,作為對祖先的懷念。
在南大理倮倮族人的生活中,迷信扮演著重要的角色。他們相信一個人死後,靈魂會在地上漫遊3年。於是衍生出一套神祕的做法,就是把人的靈魂固定在人像中,再把這個人像放入盒子,或者置於住家的屋頂下。3年過後,家人就會消毀人像,把去世的人從墳墓裡挖掘出 來,予以火葬,然後將骨灰放進一個甕內,如此喪葬儀式才算完成。
目前沒有南大理倮倮族適用的福音材料,他們依然活在與世人和上帝都隔離的景況中。

天父,祈求南大理倮倮族發現認識他們,渴望稱他們為兒女的獨一真神。求天父帶領這個族群不再受迷信的挾制,能在耶穌基督裡得著真正的自由。求天父恩待南大理倮倮族,差派人去以他們能夠了解的方式訴說耶穌的愛。祈求倮倮族早日開始一代一代傳講福音。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中國低高族 Digao people of China

這個說普拉語或撒尼語的族群 有眾多的名字,「低高」只是其中之一而已。他們約有3萬人,幾乎不曾聽聞相信耶穌基督就會得著救恩的好消息。
低高族以務農為生。今天許多人與漢人或其他少數民族同住一個村落。過去,低高人的村落入口處會刻飛鳥或日月形象,以 及一隻守護之鷹的圖騰,都是經由當地的薩滿祝福認可的。
直到今天,低高族仍然活在邪靈的恐嚇中,只要是涉及靈界的事務,年長的族人都要去請教薩滿,他們經常以雞血、水果或是其他的食品為祭。不論老少,人人都要尊崇祖先,從年初到年底,他們都遵守各種祭拜祖先的儀式。
低高族非常需要基督的愛釋放他們,讓他們得到心靈的自由。

天父,祈求低高族早日在基督裡找到自由,當他們遇到任何的問題,都能帶到真正能幫助他們的永生上帝面前,單單求問祂。求天父恩待每一位低高族都有機會聽到耶穌的救恩。求聖靈把向低高族傳福音的心志放在基督徒心中,使他們願意在低高族中撒種、澆灌和收割,開拓會繼續倍增的教會。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不丹雜拉卡族 Dzalakha people of China

在一個偏遠的地區,沿著高地 而上住著一個名為雜拉卡的族群。眾所周知,不丹向來物質貧乏,而雜拉卡族尤其窮困。曾有人說,踏上雜拉卡族高地,簡直就是回到中世紀的時空當中。
雜拉卡族人口超過2.3萬,至今他們當中尚無人信主。雜拉卡族與大多數不丹人一樣,信奉藏傳佛教已有1千多年的歷史,幾個世紀以來,佛教經師們從鄰近的西藏、尼泊爾和印度前來,幫助他們堅守對佛教的信念。
雜拉卡族深信,身為雜拉卡人就必須是佛教徒,兩者合一,密不可分。佛教的種種早已根深蒂固地融入到他們的傳統裡。
向雜拉卡族傳福音是一項複雜而艱鉅的任務,因為不丹王國一向對外封鎖,不歡迎外人進入。僅有少數幾個國家與不丹有正式的外交關係,遊客前往不丹,必須有國家認證的導遊陪同,才能在當地旅 行,而且在停留期間,每天需繳納200美元。只有孟加拉和印度的國民才能隨意前往不丹。

天父,為雜拉卡族有機會聽到福音禱告,願他們能認識這位為他們的罪而死的救主。求主打開不丹封閉的門,並差派基督徒前往這個荒涼孤絕的地區,它或許就是「蒙上帝喜悅的地方」(賽62:4)。一旦有人信主,求主在這個偏鄉建立教會團契,牧養初信者,並將福音傳遍整個族群。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中國鄂族 E people of China

「人人辛勤工作,卻沒有聖經,沒有主日,沒有禱告,沒有讚美詩;有領袖,卻沒有公平正義;有家庭,卻沒有平安;有婚姻,卻沒有委身;青年沒有理想,毫無熱情;孩童失去純潔,不再天真;母親沒有智慧,缺乏自制;貧困,一籌莫展,沒有憐憫;病痛,不得有效的醫療,沒有悉心的照護;愁苦和罪行沒有解藥;最令人心碎的是,死於黑暗,沒有基督。」
這段話是法國宣教士金純仁醫生,於20世紀初期在廣西自治區服事時,對鄂族的觀感。至今3.7萬人口的鄂族仍然尚 未聽到福音,不認識基督。
他們大多信奉泛靈和多神,也祭祀祖先。不過,有些人什麼也不信。由於沒有鄂語發行的聖經及耶穌傳影片,也沒有廣播節目或錄音帶、CD等等,所以目前鄂族最大的需要是以他們的母語聽到福音。

天父,祈求聖經和各種福音材料,能早日以鄂族的母語發行,求天父將這樣的看見,放在譯者心中。也懇求聖靈感動住在鄂人附近的基督徒,能夠搭起友誼和信任的橋梁,把鄂人帶領到上帝面前。求聖靈臨到鄂族,幫助他們能分辨真實與謊言,不受惡者謊言蒙騙,能決志跟隨獨一的真神。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中國爾蘇族 Ersu people of China 

有近4萬人口的爾蘇族散布在四川南部的7個縣分中,他們從來沒有聽到耶穌的名字。
爾蘇族認為自己信奉藏傳佛教,其實他們大多是有名無實,隨口說說而已。在他們的地區,佛教寺廟極為稀少。
由於出現了一本手稿,寫著不尋常的象形文字,令語言學者們對其來源困惑不已,許多人對爾蘇語大感興趣。爾蘇語包含3種方言,每一種都極為不同。
儘管爾蘇族有獨特的文化和語言,可是他們並未保有自己的特色,反而深受周遭少數民族文化的影響。住在西藏人中間的爾蘇人被看為是藏人;住在傈僳族中的爾蘇人,則歸屬傈僳族。
20世紀初期,有人傳福音給鄰近的少數民族,然而沒有一個爾蘇人信主的記錄。事實上,在他們當中並無教會,因為爾蘇人不曾聽過福音。

天父,爾蘇人直到今天依然沒有聽到福音,而他們四周的漢人已有許多基督徒。求天父興起國內外的教會來認領這個未得之民,為他們禱告,去到他們當中分享基督的愛和救恩。但願這個偶像林立的地方,有一天能轉化為敬拜上帝的聖地。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中國革蒙族 Ga Mong people of China

革蒙族在貴州中部的村落定居,已有1千多年的歷史。數百年前,他們曾為了自己的土地 權益而奮戰,因此握有大權,不過現在已經失勢,而且被主流社會邊緣化了。
貴州風景秀麗,蓊鬱柔軟的綠 野和嶔崎陡峭的高山處處可見,但在經濟上卻是中國最窮困的省分之一,革蒙族則是一個赤貧的族群。
他們堅稱沒有特別的宗教信仰,但卻有祭祖的習慣。每個家庭都設有祭壇,供奉祖先之外,也向列祖和家族神明祝禱。革蒙族認為只要是冒犯祖先的行為,都會招致嚴重的懲罰,為全家帶來災難。
附近的族群已有少數的基督徒,但絕大多數的革蒙人從來沒有聽過福音,也不曾遇到基督徒。在超過5.7萬人的革蒙族中,尚無已知的基督徒。

天父,懇求福音的光能趕快照亮這個黑暗、長久被忽視的地方。求聖靈感動和帶領中國境內的教會能夠對革蒙族的救恩有負擔,願意用最適合的方式向他們傳福音。求主恩待革蒙族,幫助他們對這位「疲乏的,祂賜能力;軟弱的,祂加力量」的獨一真神有信心(賽40:29)。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中國西錫箔族 Western Xibe people of China

200多年前,一支有3千人的滿清精銳部隊,從中國東部前往遠在西部邊陲的新疆,代表皇帝統治當地。
今天,為數約3.5萬人的西錫箔族,正是當年駐軍的後裔,現在仍住在新疆和哈薩克斯坦的邊界,這個地區一向以種族動亂和穆斯林文化聞名於世。
雖然西錫箔族與異國為鄰,卻始終保有自己獨特的語言、服飾和房舍。即使周遭都是穆斯林族群,他們依然堅信薩滿教、藏傳佛教或多神教。
感恩近年已有錫箔族信主了。儘管他們有書寫的文字,卻依然沒有聖經,只有一些以他們的語言錄製的聖經故事,供他們聆聽、使用。

天父,祈求中國境內和海外教會,能因為知道有西錫箔族,而對他們產生負擔,願意前往中國西部與錫箔族分享福音,帶領人信主,以及造就門徒。為現有的幾位西錫箔基督徒禱告,願他們不灰心、不喪膽地在自己的同胞中撒下福音的種子。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中國卓尼藏族 Jone Tibetan people of China

住在青藏高原東部邊緣超過600年的卓尼藏族,人口近1.4萬,他們世世代代都是信奉佛教。
卓尼藏族的語言近似康巴藏語及當地其他方言。現在許多青年學子都在學習中文和安多藏語,不過老一輩的族人仍以卓尼藏語為主。目前尚無他們的母語聖經。
卓尼原本是一個獨立王國,直到 1928年,有個中國將軍入侵,占據了他們的國土,迫使當時的國王遜位下台。卓尼國王登基採世襲制,依照傳統,國王在擁有172幢建築、住著將近4千名僧侶的卓尼寺廟裡擔任喇嘛。不過,時至今日,這塊土地上已經沒有國王,也不再有任何具代表性的宗教場所存在。
據悉在卓尼西北部有200位基督徒,他們曾在1997年間蓋了一座教堂。傳聞有個家庭賣了家中的電視機,另有一位姐 妹則賣了她的頭髮,作為建堂的費用。但如今在卓尼藏人當中,有關基督徒傳福音的痕跡卻很難找到。

天父,祈求住在卓尼地區的中國基督徒,能對卓尼藏族的救恩有負擔,為他們附上禱告的代價,並且去到他們當中向鄰舍傳講福音。求神拆毀一切攔阻卓尼藏族聽到福音的城牆,賜給他們有一顆飢渴慕義的心,能熱切回應耶穌的愛和救恩,以致福音可以在這片土地再次傳開。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中國喇叭族 Laba people of China

在貴州西部地區,遍地密密麻 麻地壅塞著許多極小的村落,當地的居民就是我們熟知的喇叭族。喇叭族約有26萬4千人,絕大多數不曾聽過福音。
雖然喇叭族說普通話,但是他們視自己與漢族為截然不同的族群。
喇叭族可能是當年遣往貴州,與苗族作戰軍人的後代。戰事結束後,漢軍與當地苗族女子通婚,安定下來後漸漸忘了自己的漢族根源,而接受了這個獨特族群的身分。
今天,喇叭族與附近的苗族有許多相同的特點,比方說,他們都祭拜祖靈,而且以牛隻為牲品,認為祖先會在來世享受美味佳餚。
喇叭族的苗人鄰居中已有許多基督徒,福音也已經傳給一小群的喇叭族。附近村落中的村民雖然聽過基督徒鄰居分享福音,卻認為那是知識分子的專利,不是不識字的喇叭人該關心的事情。

天父,祈求當喇叭族不斷獻供品給他們的祖先時,依然無法滿足內心的空虛,心中渴望認識獨一的真神。求天父興起有使命感的基督徒團隊,在每一個喇叭族村落開拓教會。禱告所有不識字的喇叭人能明白,耶穌不只是知識分子的神,也是愛他們的神。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中國拉烏族 Lawu people of China

雲南省的哀牢山是幾個不同族群的家鄉,其中之一就是人數約2.7萬的拉烏族。大多數拉烏人都不曾聽過耶穌基督的好消息。
數百年來,拉烏族相信萬物皆有靈之外,也信奉多神和祭祖。
每逢拉烏族的陰曆2月,他們會有敬拜龍神的節日,他們深信龍神掌管降雨和其他的自然事件。屆時村民齊聚一堂,竭盡所能取悅龍神,一心指望虔誠的敬奉,能使他們免於水患和旱災之苦。
拉烏族中的基督徒為數不多。他們極需能力和毅力,帶著充滿盼望的信息前往鄰村,和村民分享。
目前,人們正發展可以在拉烏族和其他少數族群中居住和工作的創意方式,期望基督徒能帶著救恩的信息,跨越文化,走向數千位極需聽到福音的拉烏族。

天父,為多數未曾聽過耶穌救恩的拉烏族禱告,但願有朝一日他們能全心全意全力地敬拜耶穌。請天父祝福目前以各種管道和方式向拉烏族傳福音的努力,賜給基督工人有能力和智慧,他們手所作的工作能滿有果效。為拉烏族能有植堂運動,好讓更多人能聽到福音。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中國勒蘇彝族 Lesu people of China

勒蘇族,通常指的是住在山區的人,他們是彝族中最窮困的一個族群。族人大多務農,教育水準很低,因為高居山上,外人不易來訪。人口約2萬的勒蘇族,大多分布在100個雲南各地的村落中。他們能用普通話和外人溝通。
勒蘇族主要是相信萬物皆有靈,特別敬奉山神。他們試圖以牲品取悅它,是為山神祭。獻祭當天,勒蘇族不得在田裡工作,免得冒犯了山神。
勒蘇族是一個沒有聽過福音的未得族群,1千個人中只有一個基督徒。他們之所以還未聽到耶穌的好消息,是因為目前還沒有以他們的母語發行的聖經,而且只有少數幾位基督徒去過他們的地區。

天父,祈求聖經翻譯事工能夠早日為勒蘇族翻譯母語聖經,使這個族群能夠毫無攔阻的聽到耶穌愛他們、拯救他們的好消息。勒蘇族敬拜山神,禱告他們能認識創造高山的神,願神在勒蘇族所居住的各個村落中得著榮耀。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中國里民族 Limin people of China

安居在貴州省的里民族,人口超過10萬。里民族擅長經商,也喜歡寫浪漫的詩篇,但他們卻從來沒有聽過上帝對他們的大愛。
他們自稱為「里」,說的是帶著貴州方言的普通話,穿著與附近的苗族幾乎相同,不過里民族視自己為獨一無二的族群。
有些里民族相信鬼神、祭拜祖先,與周圍的族群並無兩樣,只是更多人宣稱自己沒有宗教信仰。
據悉里民族中,有幾個基督徒散居在貴州西部。1999年間,兩位里民族的傳道人設法跟族人傳福音,但成效不彰,後來就轉往鄰近的布依族服事,帶領了約300人信主。

天父,無論里民族相信鬼神或祭拜祖先,還是沒有信仰,他們都需要耶穌的救恩,求天父差派當地的信徒和里民族傳福音。求聖靈柔軟里民族的心,使他們歡迎傳福音給他們的人,並敞開心接受耶穌的愛。求主幫助里民族有機會和「行事為人與基督的福音相稱」(腓1:27)的基督徒連結,並且渴慕認識基督。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中國伶話族 Linghua people of China

廣西省的東北部是伶話族的家鄉。他們約有2.6萬人,住在這個遠離文明,而又擁擠山區,在稀少的農地耕種,生活十分艱辛。他們的生活用水是以竹筒銜接最近的河流引進家來。這個族群不只取水不容易,也尚未接觸到生命的活水,目前在他們當中還沒有一個基督徒。
大多數伶話人敬拜祖先,雖然很多中國人不認為祭祖是一種宗教,但對他們的屬靈影響力相當大。
1949年之前,廣西在中國是一個不受重視的省分。那時缺少公路,交通往返十分困難,導致傳福音也很困難。
當地有許多族群,每個族群都有自己的語言。幸好許多伶話人會說中文,已經出版的中文福音材料可以幫助他們更認識基督,與基督的關係更加穩定成長。據估計福音已經傳給7%的伶話人。

天父,懇求祝福帶著福音前往伶話族中的佳美腳蹤,為這些福音使者敞開門,使他們能有更多機會未得之民傳福音。就像河水流入伶話族的社區一樣,求主使傳福音的通路順暢,不但解決他們屬靈的飢渴,更能與外界的基督徒有所連結。

中國西羅羅坡族 Western Luoluopo people of China

歷史上,彝族內部兄弟鬩牆、骨肉相殘的事件層出不窮,導致死傷無數。即使沒有彈藥軍火,他們的肉搏戰也進行得很熾烈,要休兵還得仰賴第三方居中調解,才能達成共識。今天,西羅羅坡族仍然需要一位調停者,只有這位調停者才能幫助他們與上帝和好。
西羅羅坡族的人數約2.3萬人,大多住在雲南省大理鄉的山區。他們使用的語言屬於藏緬語,沒有書寫的形式,與一般彝族使用的語言截然不同,因此無法與同為彝族的同胞溝通。目前聖經還尚未翻譯成他們的母語,不過有少數的福音材料已經以他們的母語錄製問世。
西羅羅坡族對創造天地的上帝一無所知,他們都是萬物皆有靈的信徒,除了敬拜有生命力的神靈,也祭拜無生命的物質。除此以外,他們也祭祖,每年以幾個儀式敬奉祖先,是司空見慣的事。至今這個族群中還沒有聽說有人信主,成為基督徒。

天父,祈禱聖經翻譯者能夠留心上帝的呼召,為西羅羅坡族翻譯聖經,更求主讓他們因上帝的話語、聖靈的感動而悔改信主,得著救恩。求主幫助西羅羅坡族明白,這位創造一切的上帝不但認識他們,也呼喚他們的名字。更求主讓他們能夠接受耶穌作為中保,重新恢復與創造主的和好關係。求主帶領中國其他族群的基督徒,克服種種文化障礙,把福音帶給西羅羅坡族。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中國羅武族 Luowu people of China 

約有3萬羅武族散布在中國雲南山間,他們從來不曾聽過福音。
年輕的羅武人經常請媒人尋找適合的對象。他們的婚禮儀式很隆重,舉行長達3天,其中包括了贈這禮物給新娘家屬。婚禮最後一天,新娘的家屬要吹奏一個名為嗩吶的長號,表示允許新娘進入新郎的家,宣告他們結為夫婦。
羅武族主要的節慶是「火把節」。相傳有個美麗的羅武女孩,愛上了一個名叫阿龍的男孩,但女孩的追求者眾多,其中有一個人放話威脅,揚言若是未能雀屏中選,就會讓女孩的整個村子遭殃。為了逃避嫁給這個她不愛的人,女孩毅然跳入火中。「火把節」就是以歌舞來紀念這個為愛犧牲的故事。
羅武族相信各種神明,以致常年活在邪靈要殺害他們,甚至毀滅他們的恐懼中。雖然近年有些福音材料已經以他們的語言錄製成功,但絕大部分的羅武人仍然未 曾聽過耶穌的名字。

天父,為羅武族能認識耶穌禱告,耶穌是那位為了他們付上自己生命的獨一真神。求主帶領中國基督徒找到羅武族,與他們分享福音。求主幫助羅武族能夠明白,上帝要拯救他們,而不是毀滅他們。求天父讓他們渴望在基督裡,能得著永遠不被奪走的平安。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中國洗期麻族 Xijima people of China

在雲南雲縣裡,約有4.2萬人的洗期麻族,他們隸屬彝族的支系,也是一個幾乎沒有接觸到福音的族群。
從 18世紀開始,洗期麻族的語言、文化就漸漸被居主流地位的漢族淡化了,只保留了一些舞蹈、節日和宗教儀式,以此區別他們確實是一個與眾不同的族群。他們的語言近乎絕跡,惟有老一輩的人還會說,但也為數不多,年輕的一代都習慣以普通話交流了。
即使他們祭祖的方式與漢人很接近,但是有些人卻採用道教的儀式,不過大多數的洗期麻人並沒有宗教信仰,尤其是年輕的一代,更是視宗教儀式為落伍,甚至是愚不可及的行為。
儘管已經以他們的語言發行了許多聖經、錄音帶和各種基督教書籍,不過到目前為止,在說普通話的洗期麻人當中,還沒有基督徒與教會。

天父,祈求帶領年輕的洗期麻人,當他們離家求學時,能接觸到基督徒,並且能得著基督裡的新生命,然後也把福音帶回家鄉。為被人忽略的洗期麻族禱告,願他們明白上帝從未忽視他們。求天父引領說普通話的基督徒,有負擔前往向洗期麻族分享耶穌的好消息。也求神祝福每一個現在從事少數民族事工的宣教士和宣教機構,讓他們的擺上能夠結出豐厚的果子。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中國麻山苗族 Mashan Miao people of China

20世紀初期,美國宣教士威廉•克利夫頓•多德(William Clifton Dodd)遇到麻山苗族這個少數民族時,寫道:「我們走過的是一個沒有人認識基督的土地。一個人處在一個全然異教的環境裡,若有基督徒相伴,或許還可以忍受幾天,但足踏數千里,卻不曾看到或聽見一點有關基督徒的事蹟……簡直就是進入了黑暗之地。」
苗族飽受殘暴的欺凌,有一段相當長遠的歷史。1800年,中國軍隊大舉入侵企圖殲滅苗族,約有50萬苗人慘遭殺害,迫使倖存的族人逃往更偏遠的山區。四散之後的苗族在他們的村落裡,遂形成多種語言和不同的風俗習慣。
苗族中的4大群體都各自供奉自己宗族的信仰,也相信萬物皆有靈。他們的社會與社區結構極其獨特,因此在接受福音上形成更多一層的障礙。在超過20萬的麻山苗族當中,已知的基督徒只有200位,有一間教會,以及少數以他們能夠了解的方言錄製的福音材料。當地的基督徒在1990年代信主,但福音並未在這個200個基督徒的村莊廣傳。

天父,禱告在麻山苗族中現存的教會,能夠茁壯成長。當地教會需要屬靈牧養,懇求天父為他們預備牧者。求天父帶領離家到中國沿海城市工作的族人,不但有機會聽到福音、接受福音,並且能在農曆年返鄉探親之際,放膽宣講福音。求主在麻山苗族當中,興起更多撒福音種子的工人。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中國草苗族 Mjuniang people of China

草苗族住在廣西自治區、貴州和湖南交界的陡峭山坡上。在許多草苗族的村落裡,可以看到有著重重疊疊,向上翻飛屋簷的鼓樓,那分精雕細琢簡直就是中國建築的翻版。
雖然草苗族是屬於苗族的一支少數民族,但他們住得離侗人很近,所以也能說他們的語言。不過侗人卻曾經驅趕草苗族,脅迫他們蓋自己的村子。結果侗人連3年遭受飢荒,侗人認為是因為他們排斥草苗族造成這惡果,於是從此與苗族和平共處。
令人難過的是,超過10萬人口的草苗族從來不曾聽過耶穌的名字。他們相信萬物皆有靈,敬拜各種神明和祖先,也信任村子裡的薩滿可以藉著獻祭和各種儀式,幫助他們消弭神明的怒氣。
草苗族是從未接觸過福音的族群,他們只能活在恐懼中,因為不認識創造他們,願意給他們完全之愛的獨一真神。

天父,你完全知道草苗族是誰,求你帶領他們單單在主裡找到自己的身分與地位。求天父幫助每一個草苗族的村落能夠全村老少都歸向你,一起來敬拜你。憐憫草苗族,願他們選擇不再被恐懼捆綁,而開始尋求真神,直到他們得著神說的:「不要害怕,因為我與你同在」(賽41:10)的救恩。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中國莫族 Mo people of China

定居於貴州南部的莫族,大約有2.5萬人,是一個幾乎被人遺忘的族群。他們長久活在恐懼被鬼魔傷害的陰影中,對耶穌救恩的大能一無所知。
莫族的農村坐落在荔波縣的獨山鄉和甲良鎮,因為水源奇缺,造成生活十分不便,有些莫人為了家用飲水,以及灌溉稻米、棉花、煙草、絲和大麻等農作物,必須徒步好幾個小時才能得到需要的水量。
不論生活多麼艱辛,他們依然好客,常以甜米做成「枕頭糕」招待朋友。
他們信奉各種宗教,包括佛教、道教,但沒有蓋任何可供膜拜的寺 廟。盤古是所有與布依族相關族群的祖先,有些莫人相 信想要有豐收,便要虔誠敬拜神明, 而盤古就是其中的 神明之一。莫人的家中會供奉祖先牌位,而祭拜鬼神的供品則留在村子裡。
目前尚無莫語的基督教福音材料,據說莫人教會始於1995年,至今相信基督的人仍為數不多。

天父,禱告莫族的心能打開歡迎基督進入他們的生命,單單敬拜獨一的真神。求天父幫助為數不多的莫族基督徒,使他們能夠得到培訓,靈命受到牧養,然後被差派到附近村落傳福音。求聖靈打開莫人的眼睛,讓他們明白只有基督才是豐收的主。求主驅除他們的恐懼,因為他們已經進入上帝的國度,應該一無所懼。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河南蒙古族 Mongols Of Henan County

13世紀時,蒙古人締造了一個有史以來最大的帝國。如今,全球75%的蒙古人組成了一支中國官方認可的少數民族。
河南蒙古自治縣屬青海省,當時的蒙古人源自於衛拉特族。1958年,衛拉特語遭禁,不能繼續使用。從那時起,蒙古人被迫說藏語,說衛拉特語的蒙古社區從此四分五裂,散居到河南自治縣各地去。
今天,有約3.3萬蒙古人說安多藏語,維持著為數不多的藏人文化習俗,不過卻始終保留著他們傳統的衣飾、建築和蒙古新年。
數千年來,蒙古人以精於牧羊、養馬和他們遍布整個草原的蒙古包聞名於世。和許多草原民族一樣,河南蒙古人豪放外向,喜歡講笑話,經常大笑不止。
又像與他們同住的藏人一樣,蒙古人心硬如石,他們都是至死不渝的藏傳佛教信徒,至今都沒有人信主。雖然已有福音材料,卻仍有許多人從未聽過 耶穌基督的好消息。

天父,禱告有許多愛主的信徒,能留心聖靈的呼召,帶著耶穌的愛,去與河南蒙古族分享福音,使他們明白自己需要一位救主,並且願意呼求主耶穌拯救他們。為心裡剛硬的河南蒙古族禱告,求聖靈柔軟他們的心,讓福音的種子能夠撒在好土上,結出百倍的果子,祈求在河南蒙古族中,很快能建立能夠倍增的教會。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中國納日藏族 Nghari Tibetan

納日縣位於西藏自治區最西北之處,僅占西藏的四分之一,人口密度為全國最低。6.8萬的納日藏族只住在這個地區。
西藏人視宗教為最重要,宗教對他們生活各個層面的影響極為深遠,大部分的納日藏族都信奉藏傳佛教。
人們湧入納日縣的岡仁波齊峰,那是印度教、佛教和其他宗教的聖地。一般人相信,距山峰約32英里處,有一個環狀物可以彌補人一生的罪惡。
他們也崇敬西藏的瑪旁雍錯湖,那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淡水湖,人們視其為聖湖, 無論是在湖中沐浴,或是飲湖中的水,就 能洗淨所有的罪愆。許多人從來沒有聽過只有耶穌才有潔淨罪惡的大 能。
上帝正在西藏地區動工,近來常有基督徒來此旅行,並和從未聽聞耶穌的納日藏人分享福音。

天父,禱告住在「上帝之山」岡仁波齊峰的納日藏族,能認識創造這座山的真神。求天父感動本地的基督徒,願以破釜沈舟的決心搬遷到納日藏人中間,以便開拓教會。祈禱納日藏族的心眼被打開,能看見惟有耶穌才能洗淨他們的罪。為到西藏旅遊的基督徒禱告,求天父賜給他們向藏人傳福音的機會。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中國楊黃族 Yanghuang people of China

1990年之前,楊黃族並不屬於中國官方認定的族群,他們只是「未辨識民族」名單中的一員。如今,有5.7萬人口的楊黃族有了自己的名稱。但是他們仍然活在不認識上帝,但上帝卻總是記掛他們的日子中。
楊黃族隱居在貴州省山區,他們的村落夾雜在其他族群之中。因此,大部分的楊黃人能說好幾種語言,包括漢語、布依語和他們的母語。
由於楊黃族有語言方面的優勢,附近又有一個莫族的教會,所以他們可能經由廣播,或者當地的事工而聽到福音,不過楊黃族卻依舊滯留在多神和萬物皆有靈的黑暗中。
楊黃族信奉各種神靈和鬼魔,深信牠們能掌控人的生命,因此必須取悅牠們才能確保一生成功順利。他們相信要消災解厄、遠避疾病和死亡,必須舉行合宜的儀式、獻上 牲祭和供品。

天父,禱告楊黃族能有一顆飢渴慕義的心,驅使他們尋求獨一的神真。當他們尋求的時候,求天父幫助他們很容易找到福音廣播和材料,甚至遇到傳福音的人,而且很快地了解真理,歡欣地接受。求聖靈感動基督徒進入山區,分享福音、培訓信徒、開拓教會,同時教導當地的信徒從事同樣的事工。求主使用他們的語言能力,差派他們出去,「用真理當做帶子束腰,用公義當做護心鏡遮胸」(弗 6:14),將福音傳給四周圍還沒聽過福音的族群。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中國水西諾蘇族 Shuixi Noso people of China

住在貴州省的水西諾蘇族,有30多萬人全部深陷在屬靈的捆綁中,完全倚賴薩滿保護他們不受鬼魔的侵擾,同時為了族群的安全與幸福,以各種方式試圖取悅各類鬼魔。他們知道有一位創造主,卻對祂擁 有超越鬼魔的能力一無所知,就更不知道祂在基督裡早已賜下救恩。
100年前,一位名叫柏格理(Samuel Pollard)的宣教士來到水西諾蘇族的地區,當時有幾個族人聽到福音。近年來,鄰 近同是少數民族的苗人也將福音傳給他們,保守估計已有5千名水西諾蘇人回應了福音,宣告基督是他們的救主和生命的主。然而,還有許多聽到真理,卻不願接受基督的人;更有成千上萬的人尚未聽到福音。

天父,祈求水西諾蘇族不多的基督徒能在真理上扎根,對神有堅定信心,而不是停滯不前。求天父保守水西諾蘇族的教會能夠朝氣蓬勃,而不只是承襲守舊;能夠向外發展,而不只是對內建造。但願天父的教會能在這片黑暗的土地上發光。求天父帶領鄰近族群中有信心的基督徒,能有力地影響水西諾蘇族人,幫助他們在正道上積極前進。也求保守現有的信徒,能在傳福音、植堂、婚姻和家庭等方面,明白上帝的心意,得到扎實且符合聖經真理的教導。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中國四川蒙古族 Sichuan Mongol

四川省西南部的交通非常不便,當地的柏油路極其罕見。因此,福音很難傳到住著2.9萬多四川蒙古人的偏遠村落了。
前往這些村落的綿延小路十分陡峭,沿途怪石嶙峋,滿是泥土,人們就是用這種泥土來蓋房子的。四川蒙古人以務農為生,大多數人窮困到無法擁有任何一種交通工具。
今天,漢人的文化與語言的影響力,早已超過蒙古文化,人們漸漸地融入主流的漢人社會。雖然很多人不再說母語,也不再穿傳統的民族服飾,但他們始終堅定地宣稱自己是蒙古人。
他們相信鬼神,對佛教則採不即不離的態度。有人過世的時候,他們會請祭司來行禮如儀一番,並相信經過一連串的宗教儀式,能把逝者的亡魂送回遙遠的內蒙古去,那是他們的原鄉。絕大多數 的四川蒙 古人從來 沒有聽過耶穌的名字。

天父,求你感動中國境內近文化的基督徒,願意付代價地來到這些偏遠的村落,尋找機會和四川蒙古人分享基督的福音。為四川蒙古人能在基督裡找到真正的身分禱告,相信他們若知道自己是神的兒女,必會驕傲地為主挺身而出。求主在四川蒙古人中開拓一個會倍增的教會,讓福音從一個村落傳到另一個村落,直到所有的四川蒙古人都聽到。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中國土蘇族 Tusu people of China

有一個住在雲南省,人口超過4.3萬的族群,自稱為土族或者土蘇族。他們的歷史已有1,300年,但終其一生都對耶穌基督的好消息一無所知。
土蘇族相信多神、甚至認為萬物皆有靈,同時也拜祭祖先。他們甚至參加一年一度的潔淨典禮,為的是洗去前一年所犯的過錯。
土蘇族和遠在青海省的土族完全不同,不能混為一談。
雖然鄰近的漢族和白族中已有幾個教會,但土蘇族沒有機會接觸到福音,所以他們至今依然屬於未得族群。目前這族群已有少數幾個基督徒。

天父,但願土蘇族能早日遇見為他們死在十字架上、真正能潔淨他們罪的主耶穌。求主攪動附近漢族和白族基督徒的心,使他們有火熱的心要跟土蘇族分享福音。禱告福音的大能臨到整個土蘇族村落,全族男女老少都歸向基督。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中國有諾族 Younuo people of China

分布在廣西壯族自治區的有諾族,人口約有2.4萬,屬於紅瑤族的一支。紅瑤族的所有支系都使用完全不同的語言。有諾族說的是西苗語。
住在煌羅村的有諾族婦女,一旦到了16~18歲通婚年齡,便會舉行她們一生一次的剪髮禮。此後,她們便不會再剪頭髮,任頭髮生長,所以外人稱這個村落為「天下第一長髮村」。據說他們一直保持著長髮的世界記錄。
有諾族大多以務農為生。在信仰上,他們敬拜各種鬼神,包括龍神寨蘭。他們相信龍神掌控天氣和諸水,而且總以彩虹的姿態出現。
他們也相信古時候洪水泛濫,水勢高漲直達天際,但人們以震天價響的鑼聲喚醒了雷神,他立時阻止水患,解救了他們。
目前還沒有以他們母語發行的福音材料,所以尚無人信主。

天父,但願有諾族能認識你才是那位掌管海洋,以彩虹為記號,象徵永不改變盟約的真神。有諾族心中有一位神,只是他們還沒有遇見的真神。如果沒有人去告訴他們,他們又怎麼能夠知道呢?求差派的主差遣全中國的基督徒,使他們能聽到有諾族的呼聲,願意前往與世隔絕的村落,以他們可以明白的方式講解福音。求主在有諾族當中開拓一個將會倍增的教會,以致於福音得以在整個地區廣傳。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中國東湘西苗族 Eastern Xiangxi Miao people of China

東湘西苗族居住在苗族地區最偏遠的東北角,他們習慣把村落蓋在高山上。湘西苗族主要以務農為生,有人養蠶;有人種植農作物,包括稻米和桑葚。他們也熱中紡紗、編織、刺繡和色彩繽紛的剪紙。
回顧第10世紀的時候,湘西苗族都是驍勇善戰的鬥士。他們為了捍衛家園,不惜與掠奪的惡勢力對抗,因此即使受盡長達數百年的欺壓以後,他們依然能保有自己的文化特色。
湘西苗族相信萬物皆有靈,所以他們會膜拜樹神和山神。還有,為了敬拜門神, 他們力行一年一度的供奉儀式,除了獻上整頭豬之外,還把豬血灑在門柱上。他們也祭拜盤孤,認為牠是龍狗的祖先。
每逢有慶典時,他們喜歡唱歌、跳舞、打大鼓和吹嗩吶。他們當中只有少數幾個基督徒。如果一直對耶穌的救恩一無所知,東湘西苗將無法在天上歡唱跳舞了。

懇求聖靈動工,透過中國宣教士盡心盡力的分享福音,在這個族群中早日能建立起本色化的教會。求主恩待東湘西苗族,讓他們有一天能成為 捍衛福音的戰士;能以歌舞歡慶在基督裡的新生命。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為中國少數民族的禱告

這一天(5.31,6.30),請按聖靈感動,寫下你為中國少數民族的禱告

親愛的天父,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奉主耶穌基督的聖名,阿們。

分享家:Addthis中国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