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se of the Day

““But blessed is the one who trusts in the LORD, whose confidence is in him. They will be like a tree planted by the water that sends out its roots by the stream. It does not fear when heat comes; its leaves are always green. It has no worries in a year of drought and never fails to bear fruit.”” — Jeremiah 17:7-8 Listen to chapter Copyright © 1973, 1978, 1984, 2011 by Biblica. Powered by BibleGateway.com.

历史日志

2019年三月
« 2月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破除邪惡勢力》 第一部 第一章 自由的斗士

雷克·喬納 荣耀国度 8月28日

第一部 魂的争战 第01章 自由的斗士 世上每个灵魂都在面对一场激烈的争战。这是一场生死决战,所要争夺的领土正是你我。认识这场冲突,可说就是认识我们在永恒里的永生与灭亡。每天在这战场上,我们非进即退;在这世上没有一个能让我们解除武装、稍有松懈的区域。因此,惟一的可行之道就是洞悉这场战争,并打一场美好的仗,赢得胜利。 这场冲突并不是为了证明宇宙中最有能力的是神还是撒但。毫无疑问,神随时能结束这场争战,除掉撒但。神迟迟不这么做,是基于祂曾作出的重要承诺——也就是赋予受造者自由。若不明白祂对自由的承诺,便很难全面了解世上的冲突和魂的争战,甚至无法真正认识神的本相。 我们必得自由 神创造人类时,赋予他们自由。少了自由,我们便无法成为起初受造时原有的样式。倘若主所要的只是一种完美无瑕又和谐的敬拜,祂大可制造一些计算机,输入程序,然后就听到纯全悦耳的敬拜,又何必创造人类呢? 哥林多后书三章17节如此说:「主就是那灵;主的灵在哪里,那里就得以自由。」这也可译为:「属主的灵所在之处就有自由。」这是黑暗国度与神国度之间最基本的差异之一。在黑暗国度中,有的是恐惧、压制和捆绑;反之,在神的国有信心和自由。 为此缘故,神将分别善恶树放在伊甸园中。目的不是叫我们先祖犯罪;乃是要我们明白:没有悖逆的自由,也就没有真实的顺服。分别善恶树之所以放在园中,为要给亚当和夏娃一个机会能表明对神的爱与顺服。神容许我们生命中所遇见的试探,也都具有同样的目的。 要想明白这个真理,最重要的根本原则是领悟人类受造时,原本就是一个具自由意忠的道德体(moralagent)。这丝毫不侵犯神的主权,更贴切地说,它其实是在阐明并启迪神的主权。最伟大尊贵的权柄往往表现在其从属者所享有的自由。神期望的是我们因着爱祂、渴慕祂的真理而敬拜祂,并拒绝邪恶;而不是因为害怕受到处罚才敬拜祂。我们当然不能轻忽悖逆造成的后果,但是重点应该是我们爱神,并且祂配得我们全然献上自己,因此我们愿意顺服祂。 自由与责任 伴随自由而来的是我们所必须面对的各样选择。每个选择都有相对的后果,这也意味有自由,就有责任。为什么这么说呢?人蒙召要与神一同治理全地,倘若没有相对的责任,焉能拥有真实的权柄?所以权柄愈大,正确的抉择愈具有良善的潜力;反之,一旦作了错误的选择,邪恶的潜力也就愈大。起初亚当有权柄治理全地,当他犯罪后,全地随之蒙受苦难。同样地,在神赋予我们的权柄范围内,我们可释出良善或邪恶的影响。 人类自始就处在这种运作系统下,直到如今。由于先人许多拙劣的选择,这个系统已变得更加困难复杂,不过,它仍旧是个鼓吹追求智慧与真理的系统。如今,要在这世上安然度日,非要能辨别善恶不可。即便如此,仍有一种智慧远超过分别善恶的知识——即生命的知识,简言之,就是认识神。有一株生命树,惟有它的果子能释放人达成他最大的潜力与终极目的。只要我们愿意追求主,祂必以真实生命的知识来满足我们。 真理使我们自由 本书旨在阐明今日压制人类、导致人们活在黑暗中的一些坚固捆锁与重轭。一旦认清这些坚固营垒,我们这场仗就有了一半的胜算。使徒保罗在哥林多后书二章10节说到,那些蒙信徒赦免的人,他也赦免,接着说:「免得撒但趁着机会胜过我们,因我们并非不晓得牠的诡计。」我们只要熟悉魔鬼的诡计,牠就不能得逞。 圣经中已有许多撒但诡计的鲜明例证,但却因我们轻忽认识牠的重要性,所以牠一再得逞,胜过教会。纵使我们的主要目标是追寻生命、共享生命树的果子,然而,魔鬼总是不断引诱我们走向邪恶的树,因此我们若不对此有所领悟,就会跌倒。我们务要辨明这些诡计,并且让具有这类知识与辨别能力的守望者站在城墙上。正如哥林多后书十章3〜6节告诫我们: 「因为我们虽然在血气中行事,却不凭着血气争战。我们争战的兵器本不是属血气的,乃是在神面前有能力,可以攻破坚固的营垒,将各样的计谋,各样拦阻人认识神的那些自高之事,一概攻破了,又将人所有的心意夺回,使他都顺服基督。并且我已经预备好了,等你们十分顺服的时候,要责罚那一切不顺服的人。」 教会不是只为抵御魔鬼的各样攻击、为个人建造安全的避难所而已,更是要对魔鬼予以反击,并攻破牠一切的坚固营垒,竭尽所能从牠的魔爪下释放被掳的灵魂。我们不是只守不攻,乃是要夺回先祖们屈服于魔鬼诡计下所舍弃的领土;对于先祖们得胜的战役,我们则要乘胜追击。为此缘故,我们已经从神得着那大有能力的武器。除了认识神、敬拜神以外,我们应当致力于战胜魔鬼,叫被掳的得释放,毁坏那些将人类禁锢于黑暗之中的邪恶宗教与哲学思想。 为何道成肉身? 毫无疑问,耶稣来到世上为要救我们脱离罪恶。约翰一书三章8节也说:「神的儿子显现出来,为要除灭魔鬼的作为。」耶稣在被钉十字架前的那一夜,为祂的百姓们向神祷告:「祢怎样差我到世上,我也照样差他们到世上。」由此可见,我们与耶稣都因相同目的——即破坏魔鬼的一切作为,被差到这世上。我们在这世上的目的是成为祂的身体,使祂能继续藉此做工。 因此,每个基督徒都蒙召成为一名自由的斗士,要释放被掳的得自由,看见每个灵魂脱离魔鬼的捆绑,并且成为神的儿女,进入荣耀的自由之中。为此之故,对自由的热爱必须是我们基本的「属灵遗传基因」。 尽管眼前全地仍在魔鬼的权势底下,或许我们现在还在仇敌后面追赶,但是,我们终将战胜牠,我们最后必要凯旋得胜。每个得释放的灵魂都代表一次胜利,也为神的国度赢得了更多领土。即便如此,我们的眼界不能仅仅局限于使个人得自由,在这邪恶的世代,我们更应期待看见整个国家从魔鬼的捆绑中得着释放。

President of Chad meets with Netanyahu, ‘wants to renew ties’ with Israel

Netanyahu with President of Chad Idriss Deby. (Ronen Zvulun/Pool Photo via AP) After meeting with Prime Minister Benjamin Netanyahu, President of Chad Idriss Deby declared his desire to reestablish relations with the Jewish state, following a decades-long break in diplomacy between the nations. By Ilanit Chernick, TPS In a historic visit to . . . → Read More: President of Chad meets with Netanyahu, ‘wants to renew ties’ with Israel

基督徒要了解圣诞节背后的权势

基督徒要了解圣诞节背后的权势 发布者: 活水江河  

  圣诞节是为了让我们记念为了拯救人类而降生的耶稣基督。但是大家知道吗? 圣诞节并不是耶稣诞生的日子,恰恰相反,这一日是过去异教徒们庆祝的日子,只是把耶稣基督的名字加上去而已。事实上,这一日和耶稣的诞生是毫无关系的,倒是商人们喜欢的日子。   在耶稣诞生前约2900年,挪亚的曾孙宁录修建了巴别塔、古代城市,他是古巴比伦制度、建立世界上第一个国度的创始人,宁录的名字含义是“他反叛”,宁录被当时神化为土星、占星术之神、假冒的救世主,宁录娶了他的母亲赛米拉米斯为妻,共建了巴比伦帝国,他们崇拜天上的日月众星,把婴孩献祭给摩洛。 宁录死后,赛米拉米斯为巩固政权和财富,决定保留该偶像崇拜,她请占星方士来,知道每年太阳历的12月22日是冬至,也就是太阳离地球最远的那一天,到了12月25日那一天,太阳就重生了。于是赛米拉米斯选择在春分3月21日左右受孕,九月怀胎后,她在12月25日生了一个儿子取名叫:搭模斯,她告诉百姓:宁录是太阳神,在12月25日投胎生了搭模斯,而她自己就是月亮神,或者叫天后,也就是今天,罗马天主教所称的圣母马利亚为天后。   搭模斯在先知以西结书8:14节中有提及“他领我到耶和华殿外院朝北的门口。谁知,在那里有妇女坐着,为搭模斯哭泣。”今天的天主教还有这个传统。赛米拉米斯命令百姓在每年12月25日到树林里去砍树,并将其用小球代表睾丸装饰,用来纪念宁录影树一样被砍倒,并投胎重生。   耶和华通过先知耶利米发预言说:“以色列家啊,要听耶和华对你们所说的话。耶和华如此说,你们不要效法列国的行为,也不要为天象惊惶,因列国为此事惊惶。众民的风俗是虚空的。他们在树林中用斧子砍伐一棵树,匠人用手工造成偶像。他们用金银妆饰它,用钉子和锤子钉稳,使它不动摇。它好像棕树,是镟成的,不能说话,不能行走,必须有人抬着。你们不要怕它。它不能降祸,也无力降福。耶利米书(10:1-5)。这就是所谓“圣诞树”的真正来历。   而西方很多古城都有的“柱像”,罗马城里一共有19个“柱橡”。“柱像”象征生殖的阳具,是一种远古的偶像崇拜。而所谓的“圣诞树”就是“柱橡”的一种。今天的很多基督徒,还在“效法列国的行为”去装饰“圣诞树”。这,难道是圣经里要求我们去做的吗?   现在,让我们再具体来考察一下摩洛:“不可使你的儿女经火归于摩洛,也不可亵渎你神的名。我是耶和华。”(利未记18:21) “你还要晓谕以色列人说,凡以色列人,或是在以色列中寄居的外人,把自己的儿女献给摩洛的,总要治死他,本地人要用石头把他打死。我也要向那人变脸,把他从民中剪除,因为他把儿女献给摩洛,玷污我的圣所,亵渎我的圣名。那人把儿女献给摩洛,本地人若佯为不见,不把他治死,我就要向这人和他的家变脸,把他和一切随他与摩洛行邪淫的人都从民中剪除”。(利未记20:2-5)。   《圣经》里最突出的异教——巴力教就是拜太阳神的,这些异教徒把小孩献祭给摩洛就是在每年的12月25日进行。 而摩洛后面的灵就是撒但。为什么在12月25日呢?   前面说过,因为刚过了冬至,太阳开始重生了。摩洛是一个太阳神,为铁制的偶像。其造型象征是牛头人身,两边有人的左右臂。拜摩洛的人将头生的儿女婴孩放在牛左右手掌上,太阳神圆孔则用烈火烧热,使婴孩慢慢被烙死。摩洛的祭司则命人打鼓,其声震天,使婴孩的父母听不见被烙婴儿的凄惨哭喊。拜摩洛的人在把婴孩放到偶像的手掌之前,会先许个愿。他们相信在献祭婴孩后的新年,所许过的愿就会兑现。   “因他们将一切头生的经火,我就任凭他们在这供献的事上玷污自己,好叫他们凄凉,使他们知道我是耶和华”。(以西结书20:26)。   而接下来的罗马帝国就是一个典型地拜众神、拜偶像的国家,最重要的节目之一就是“为搭模斯哭泣”,而皇帝君士坦丁延续了巴比伦的偶橡崇拜的这一传统,每年的12月25日是罗马帝国时期的冬至日,由于过了当天之后,日照时间便会渐渐变长,因而被罗马人视为太阳神的出生日子;而当年的异教徒们视当日为邪教的节庆。该异教节日为40天斋期,斋期里,人们禁止娱乐,禁食肉食,反省、忏悔,一天代表一年,用以纪念“搭模斯”的死(搭模斯是宁录的儿子,在40岁的时候被一只野猪咬死)。斋期结束后,就是所谓的“狂欢节”。            耶和华通过先知以西结说: “他领我到耶和华殿外院朝北的门口。谁知,在那里有妇女坐着,为搭模斯哭泣。他对我说,人子啊,你看见了吗?你还要看见比这更可怕的事。他又领我到耶和华殿的内院。谁知,在耶和华的殿门口,廊子和祭坛中间,约有二十五个人背向耶和华的殿,面向东方拜日头”(以西结书8:14-16)。   然而,随着君士坦丁大帝于公元313年颁布《米兰诏书》,把基督教定为国教之后,这天便开始被他定为耶稣出生日。于是每年的12月25日就被改为耶稣基督降生的“圣诞节”了。 在公元538年,罗马天主教又立12月25日为“圣诞节”,目的是毅然迎合流行了几千年在12月25日那天崇拜太阳神的传统。   圣诞礼物,圣诞卡与圣诞老人   12月17日为欧洲人的“农神节”,一些有钱人在丰收之后,寒冬中为帮助可怜贫穷人而送礼物。由于12月17日与12月25日相近,人们似乎觉得这种善行与耶稣爱世人的精神相同,因此就把送礼物与圣诞节融和在一起了。   说到“圣诞老人”,在《圣经》中是没有此人的,源起可能是公元五世纪罗马天主教中的一位主教,名叫尼古拉斯(NICHOLAS)。他每年在十二月六日大派礼物给小朋友与贫穷人家,由于他身穿红衣,后来就被传说为“圣诞老人”。但是真正的定型,是源自美国可口可乐公司在一九四○年所创造的“圣诞老人”。尼古拉斯:白胡子、大肚皮、呵呵大笑的形象;这位胖老人,红衣白边、雪靴、背着巨大的礼物包、大白胡子、脸红红的、驾赶着一群长角鹿拖的雪橇,这是出自广告设计的杰作,风靡了全世界,其实与基督教毫无关系。如今它已经完全成为了商业倾销的广告工具,为商人赚了大钱,人人希望有这一位乐善好施的爷爷带来礼物。   基督的诞生应该是在住棚节         依照路加福音书所记,耶稣的诞生是在施洗约翰的诞生的六个月后。约翰的父亲是圣殿里的祭司撒迦利亚,母亲是伊利莎白。祭司撒迦利亚是属『亚比雅班』,『亚比雅班里有一个祭司,名撒迦利亚』(路1:5)。在旧约圣经历代志上24:7~19有详细记,在神殿里作事奉祭司的轮班,亚比雅班是其中之第八班。在古代以色列圣殿的事奉,一年分为二十四班。换句话说,祭司的轮班是在每半个月要交换班次。例如:在犹太历第一月之前半是第一班,第一月之后半是第二班,第二月的前半是第三班,第二月的后半是第四班……。所以亚比雅班是在『第八班』,意思即是第四月的后半的班次,这是很明确的指示。       . . . → Read More: 基督徒要了解圣诞节背后的权势

《胜过宗教之灵》    第三章 在宗教的泥淖中空转

汤美·费明芮《胜过宗教之灵》 第三章 在宗教的泥淖中空转 宗教之灵透过其名——宗教——来操作时,最有果效。 宗教使人依循一套特定的规条和仪式,而不需要倚赖与神的关系。我们被罪咎感或者恐惧感所驱策,藉着各样的仪式、惯例以及职责所引领,而不再是出于我们认识了那位独一的真神,也不再倚靠祂在爱中透过圣灵所要引导我们进入的自由和真理。宗教束缚我们,限制了我们的潜力。惟有那种个人与神的亲密关系才能使我们得自由,并释放我们,去成就我们生命的终极目标。 当神的子民都能开始实践各自生命的目标,而不只是履行一些宗教规条,仇敌和牠的工作就要面临完全失败的危险。然而,复兴与神大能的运动,常因宗教之灵在教会(基督的身体)暗中的渗透而受到阻扰:没有任何其它东西像宗教本身对基督的身体带来这么大的伤害。 仪式主义 由于宗教之灵仿冒神的计划与目标是如此汲汲营营,那些直接受到宗教所影响的人,常常根本不会察觉自己受到蒙骗。他们真心相信自己是在做正确的事。基督徒常受到愚弄,以致去守各项宗教的仪式。 所谓仪式,被定义为「一套带着特定意义,按照既定程序进行的言词或动作,每次固定被持守着」是否所有的仪式都不好?当然不是。例如:守圣餐、婚礼、按牧礼或洗礼、坚信礼等等仪式,全是正常基督徒生活的一部分。这些仪式都很好,能帮助我们了解当有的行为准则,和不可逾越的规矩。 但是,当这些仪式僵化成行礼如仪,我们不再是出于爱,荣耀神,以及与神持续交流的关系,而只是拘泥于这些仪式本身,问题就来了。当我们开始只守着这些仪文,不再时时跟随圣灵而行,那么就会落入宗教之中,无法在神的国度结出果子归给神。 就拿救恩为例。有许多人认为只要他们归属于正确的教会,或者做好宗教的事,他们就得救了,我的丈夫劳福就是这样。他在很保守的基督教家庭里长大,每天早餐时,全家人都有一段聚集灵修的时间。在信义会十八年,他从来没有在主日学上缺席过一次,还因此得了十八个全勤奖牌。这样,他理所当然地假设:既然家人都是基督徒,自己肯定也是基督徒。直到三十二岁那年,他才发现自己只不过是个挂名的基督徒,于是开口邀请耶稣进入他的生命中,作他个人的救主与生命的主。 罗马天主教的人认为只要去告解了,或者重复背诵一定数量的祷告文,就算得救了。浸信会的人则认为,必须全身都在水中浸透才能得救。 每个主日上教堂,参加主日学,或者领受浸礼等等,有什么不对吗?我不是这个意思。这些都是好事。问题是,当我们开始只倚赖这些事,而不再倚靠神的灵时,我们所做的一切,都只不过是落在仪式主义的范畴。这些事情可能让我们觉得很好,又相信自己把事情做对了,却一点也不讨神喜悦。 宗教之灵用两种方法,将我们绑入仪式主义里。第一,我们为那些旁观者的益处来进行这些仪式,确保让我们表面上看起来毫无差错,而且还让合宜的人来看我们做合宜的事。 其次,透过宗教的迷信,把我们绑入仪式主义。以为只要做这做那,就会得到保护,不会遭遇凶恶:或者神就不得不为我们做某些事。因此,我们变得受到执行某些仪式的捆绑:藉着进行某种仪式,以期得到特别的结果,而不再单单倚靠神自己。换句话说,当人陷入这种宗教迷信,就是表示仪式比神更有能力。 为了让人存着这种宗教迷信的宗教之灵侵入并附着于人性的两大破口:第一是恐惧,第二是人想要操纵神的欲望。 下面分别就这两方面加以论述。 恐惧 任何迷信都是来自恐惧:例如,相信路上看见黑猫经过是不祥的兆头。或者,打破镜子会走七年霉运,或者,碰到十三号星期五就害怕会遭遇凶险恶事。宗教迷信的目的是想要趋吉避凶,就像随身带着兔子脚,墙上挂着马蹄铁,戴上宗教的饰品以求保护,或者刻意翻开圣经的某个经节那一页。 有些基督徒日夜不停地播放赞美诗歌,或者在家里每个镜子上贴圣经经节,他们似乎相信赞美诗歌或者这些经节会带着某种超然的保护力量。尽管这种「基督教」的迷信方式看来好像比世俗的迷信更文明了一些,然而,这许多信徒的心态同样落在迷信的桎梏中,一如那些活在非洲、亚洲或拉丁美洲原始文化的民族一般。再一次,问题不在于赞美的音乐或贴在镜面上的经节,因为这两者都是好的。问题在于这些信徒是因出于恐惧而如此做;他们把信心建立在他们做的这些事,而不是相信神爱他们,相信神乃是他们最大的保护者。 举教会里两个姊妹为例,一个名叫多萝西(Dorothy,化名),另个叫南西(Nancy,化名),她们都长年在脖子上挂着金色的十字架的项链。多萝西热爱主耶稣,与祂有着深入的关系。她喜欢戴着这金十字架作为她信心的象征,也向周围的人见证她乃是神的儿女。几年来,她从未将项链拿下来,因为这可以日夜提醒她神时时与她同在,因此,在任何情况她都可以倚靠祂。 相对地,南西则是一个热心上教会的人,参加诗班,又是妇女事工的领袖。而且固定参加每星期三晚上的祷告会。 可是对于自己无法控制的许多事物,南西常常活在恐惧之中。她担心遭遇车祸、遭受攻击、过敏反应、天灾……等等。持续担心「要是…..怎么办?」让她的心灵饱受折磨。她心中暗自相信,胸前所挂的金十字架可以保护她免受那些环伺周围的恶魔所侵害。几年来,她从未将项链拿下来,因为她认为只要一拿下来,立刻就会有破口,让她所担心的灾难有机会临到她。 多萝西的金十字架是她对神信心的一种感情的象征,而相对的,南西的金十字架,却已成为她生命中的驱邪符或护身符。相较于肉眼看不见的神,南西更相信这个她看得见的金十字架带着超自然的保护能力。这就是宗教之灵如何透过;恐惧进入人生命中的典型伎俩。 恐惧驱使人陷入仪式主义,是从两方面着手的:第一, 从人对可能临到的凶险的恐惧,就像南西那样。第二,从人对无法取悦神的恐惧,因为他们相信这时神就不再保护他们,甚至会容许不好的事情发生以作为惩罚。这种想法是出于迷信,绝不是从个人与神的关系而来。必须藉着进行一连串仪式来取悦神,只会迫使我们走进宗教,并远离那种神渴望与我们每个人建立的心对心(heart-to-heart)的关系。再者,我们会发现仪式永远做不完。必须不停地做这做那——仪式性地,好让凶险不致临到,或讨神喜悦。换句话说:仪式主义就像车辆的轮胎陷入泥淖中空转,没错,轮子确实在动,可是车子却前进不了。事实上,轮子愈转,就陷入愈深。 试图操纵神 另外一种人类的倾向,被宗教之灵用以使人上钩,至终落入宗教迷信之陷阱的,即人类透过操纵来控制的欲望。这时,宗教之灵让我们相信:只要做了某些事,神必会以某种特定的方式来回应;换句话说,我们有办法操纵神来做我们要祂做的事。结果,一些在圣灵的引领下原本是很好的事, 当它转变成宗教的仪式时,却被用来满足我们自己的欲望。 我看过人接受宗教之灵的驱使去禁食,而期待神为他做这或做那。还有些人则是点烛、焚香、每天读多少章圣经、 每天要三次祷告某些祷文,或者遵循某些五花八门的繁文缛节——目的是要引起神的注意,好成就他们的欲望。但是, 千万别搞错了:我们不可能用任何方法去控制神。不管我们做了多少宗教仪式,都不能叫神做任何事。相信我们这么做就有效力,乃是宗教之灵傲慢的谎言。 神喜悦为叫我们得益处而行动。祂乐意带头、引导,并保护我们。祂也要给我们美好的礼物,祂要我们健健康康地,行事有能力,又将怜悯和恩慈倾倒在我们身上。可是, 所有这些表善之事,都要从我们与祂的关系中流溢而出,而不是用什么仪式去取得,这一切是由祂开始,而不是由我们强求。这是关系中属于祂的层面。 在这份关系中,也有属于我们的责任。我要清楚指出:作为基督徒,有许多事情是我们应该、甚至是神吩咐我们要去做的。我们需要属灵的纪律,以及一些生活的准则。圣经在这方面说得很清楚,必须严肃以待。但是,所有这些事都要因着我们与祂的关系,从心里为要取悦祂、尊荣祂的愿望中自然涌流出来。里欧•罗森(Leo Lawson)精简地用一句话总结这意思:「仪式—关系=宗教」。 传统 有点像仪式主义般,宗教之灵也使用传统使我们陷入泥淖中空转。然而,我要先声明,传统本身并非坏事。家族中,自己的传统是大家熟悉又舒适的事,也令人感到窝心。 有些传统:像在圣诞节晩上——而非白天——交换礼物,或者在毎个主日晚上享受一顿待别大餐,或者在就寝前和孩子们合唱某首歌,像这样的传统根本没有什么不好:事实上. . . . → Read More: 《胜过宗教之灵》    第三章 在宗教的泥淖中空转

《胜过宗教之灵》    第二章 古老的彷冒者

汤美·费明芮《胜过宗教之灵》 第二章 古老的彷冒者 自从多年前我由宗教之灵得释放起,我便决意要透过对这个仇敌的认识,来帮助在基督里的其他肢体经历到类似的自由。相对于其他许多抵挡神旨意的邪灵,像贪欲之灵、死亡之灵或者叛逆之灵,为什么我会特别花这么多时间与精力彻底研究并了解宗教之灵呢?撒但每每针对神所创造的每个事物,弄出一个赝品来,而撒但手下那个说谎的、邪恶的宗教之灵也照样辛勤工作,为要彷冒圣灵在信徒生命中的工作。 由于这灵如此擅长于模彷神,牠无异于是在基督徒的雷达荧幕下逍遥地翱翔。这灵以宗教的形式捆绑信徒,更叫信徒弄不清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以至于根本想都不想神真正想要在他们生命中成就的旨意。不像贪欲、死亡或叛逆之灵,从他们所结的果子可以很明显地辨认出来:宗教之灵可能显得端正无瑕又圣洁美善,因此,比起其他的邪灵,牠的欺骗就更加穷凶恶极。 事实上,宗教之灵可能是撒但用以对付个人、家庭、教会、全国、甚至全世界各个层面复兴的主要武器。我怎能说得这么有把握呢?因为宗教之灵的基本功能,是要让神的子民如此深陷于宗教性的思维与仪式当中,好叫他们再也听不见神要引领他们前进的声音。 当我们听不见神真实的声音时,我们的生活、家庭、教会和国家会一直停留在原来的状态中,无法突破,并进入复兴。为什么?因为复兴要求人以不同的方式来运作、思想、倾听,并回应从神而来的声音。我们不仅必须愿意改变,还得愿意将自己的意志降服于神的旨意之下,但宗教之灵却使我们失去这方面的认识。 宗教之灵是什么? 在接下来的章节中,我们将会讨论到宗教之灵是使用什么方法来达成其目的;首先,最重要的是从圣经上来了解宗教之灵到底是什么?以及圣经所记载这灵是如何活动的? 第一,请容我指出:宗教之灵并非撒但本尊,牠只是一个位阶很高的邪灵,被指派做特定的工作。 第二,彼得•魏格纳如此为之定义:「宗教之灵是撒但的一个使者,被指派去运用宗教为工具,以防止改变,并使一切都维持现状。」强纳斯•克拉克(Jonas Clark)复加上:「宗教之灵是一种人表现得很虔诚、自义或超属灵的邪恶力量。宗教之灵的任务淸楚明白:使人对耶稣的观念和认识溷淆不清,以阻挡神建造祂的荣耀教会的一切努力。」 一位掌权者,许多邪灵,为了要清楚描述出宗教之灵的定义,且容我再加上一个注解。我是在这样的基本假设下书写本书的:宗教之灵(the ,Spirit of Religion)是撒但笔下的一个使者,因为宗教之灵是单个儿的存在,无法靠牠自己造成巨大的溷乱,所以,这位将领手下还有一大群军队或宗教的邪灵(religious spirits)供其差遣。所以,还有许许多多位阶较低的宗教的邪灵。用这种方法,宗教之灵顺服于撒但的终极命令而运作,便足以捆绑许多人,无论信徒或未信者,皆为其囊中之物。 在第一章里,我所讲到的那位在我身上作怪的宗教之灵,我觉得相当肯定牠只不过是个小喽罗邪灵(areligious  spirit)而已,而非宗教之灵(the’Spirit of Religion)本尊。 自古以来的仇敌 了解了宗教邪灵的基本定义与其数量庞大之后,我们也必须明白宗教之灵并非新造的,牠甚至不是从新约时代才开始活动;自从有了天使以来,牠就已经存在了,而且牠是与撒但一起从恩典中堕落的。 「在天上就有了争战。米迦勒同他的使者与龙争战,龙也同牠的使者去争战,并没有得胜。天上再没有牠们的地方。大龙就是那古蛇,名叫魔鬼,又叫撒但,是迷惑普天下的。牠被摔在地上,牠的使者也一同被摔下去》」(启示录十二章7〜9节) 远在堕落之前,撒但的终极目标就是与神一比高下,并叫所有的敬拜都归给自己: 「明亮之星,早晨之子啊,你何竞从天坠落? 你这攻败列国的何竞被砍倒在地上?你心里曾说: 我要升到天上;我要高举我的宝座在神众星以上; 我要坐在聚会的山上•在北方的极处。我要升到高云之上:我要与至上者同等。」 (以赛亚书十四章12〜14节) 撒但心中极度渴望被敬拜,牠打发一群堕落的天使,在宗教之灵的统帅下,试图将神子民的心与眼转离神,而放在 「宗教」之上,不管这「宗教」的性质是什么。这灵蒙骗神的子民,在神的真理之外添加了许多的宗教;这样造出来的东西,早已不是神的原意了(在后面章节中,我们将再针对这一点作详述)。至于外族人,他们被蒙骗去接受各种虚伪的宗教,敬拜事奉受造之物与偶像,而不敬奉那造物的主耶和华,以及他们的救赎主耶稣基督。 在伊甸园中 至于宗教之灵所使用的战术,我们可以在圣经所描述伊甸园的故事中略窥一瞥。这时撒但亲自出马,询问亚当与夏娃:「神岂是真说不许你们吃园中所有树上的果子吗? 」(创世记三章1节下)来开始他们之间的对谈。撒但蒙骗他们,使他们误以为神所说的,不见得是祂的真意。这样,亚当和夏娃就从他们起初天真无邪的状况中堕落了。藉着扭曲他们对神所说之话的了解,仇敌说服了亚当和夏娃去质问、 怀疑,最后否定神的话。否定意味着:「指出所宣告或相信为真的事其实不是真的,拒绝承认或明了,以没有权柄或约束力而否认。」 亚当和夏娃拒绝相信神所说的:那棵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不可吃,因为吃的日子必定死。这件事仇敌简直不费吹灰之力就把他们说服了,因为到那时为止,对他们而言,死亡根本是不存在的。因此,神不可能真的会叫他们「死」,因为他们受造是不死的。他们的结论是:他们从未尝过死味,神不可能改变这情况。因而不理会神的话在他们身上的权柄,宁可选择去相信那更加令人心动的谎言。 然而,亚当和夏娃很快就发现,他们的结论是错误的。 因为神说了,祂就这样行,纵使会改变那时他们未曾经历的。仇敌不只成功地玷污了他们对神的信念,而且还破坏了他们与神的关系,因为从此以后,他们再也不能面对面地与神谈话;此外,撒但也成功地将死亡带进人类的世界里。 圣经清楚说到是撒但自己——而非牠的一位属下,去找夏娃并将她蒙骗了。尽管这里的主角不是那位宗教之灵,而牠们所使用的战术,正是典型的宗教之灵最擅长的骗术。直到如今,宗教之灵仍然一再使用这古老的骗术来阻挠并挫折神的子民。宗教之灵努力迷惑我们,叫我们舍弃寻找神所该有的方式,或倾听神的声音,结果就把复兴成功地消灭了。 得胜后的争战 宗教之灵甚至攻击神伟大的仆人——先知以利亚,那是在他于属灵的争战中大大地战胜巴力的众先知之后(参考列王纪上十八〜十九章)。在这段记载中,以利亚挑战巴力的众先知,在神大能彰显之下,那些假先知和假神巴力、亚舍拉都被彻底击溃。 在这巨大的胜利之后,耶洗别,一位巴力虔诚的敬拜者,誓言要取以利亚的性命,经文记载以利亚「自己在旷野走了一日的路程,来到一棵罗腾树下(小树名:松类;下同),就坐在那里求死,说:『耶和华啊,罢了丨求祢取我的性命,因为我不胜于我的列祖。』」(列王纪上十九章4 节) 神差遣一位天使让以利亚得到食物、水和充分的休息后,他走了四十昼夜,到了何烈山,就是神的山。在那里, 神来造访以利亚,并询问他在那里做什么,以利亚回答说:「他说:『我为耶和华万军之神大发热心;因为以色列人背弃了祢的约,毁坏了祢的坛。用刀杀了祢的先知,只剩下我一个人,他们还要寻索我的命。』」(列王记上十九章14节) 从以利亚的两次回答中,可以明显看出宗教之灵典型的战术或伎俩:使以利亚的思想由专注于神身上,转而变为自己凄凉的惨况。第一,以利亚否定了才刚透过他自己大施神迹的神有能力拯救他从苦境中转回;他甚至灰心到觉得自己 一文不值,而向神寻求结束生命。第二,他觉得自己被遗弃了,他觉得自己是被只身一人遗留下来的。就此,神以他并不孤单来安慰他,说:「但我在以色列人中为自己留下七千人,是未曾向巴力屈膝的,未曾与巴力亲嘴的。」(列王纪 上十九章18节) 就连神的伟大先知以利亚,应该对神有更深的认识,却仍然在仇敌的蒙骗之下,束手毫不抵抗,因为他不再相信神真的那么大有能力。以利亚,在他的软弱中,反倒受骗,相信自己一文不值,被神遗弃,孤独地为神大发热心。这事似乎有点不可思议,以利亚,不像亚当夏娃那么天真,竟然也在他自己的软弱中接受了仇敌的的耳语,而至堕落了。虽然,圣经没有指明这是出于宗教之灵的攻击,但据其被攻击后的反应看来,以利亚很有可能是受到了宗教之灵攻击。另一方面,我们也要注意:宗教之灵最憎恨神的先知,因为先知乃是神的话语在这地上的出口,而宗教之灵则是倾尽其全力,试图摧毁神在地上先知性的话语。 上面只举出旧约中两个实例•说明宗教之灵如何有策略地想叫神的子民误以为:神不会照祂所说的那样行事,神不是全能的,神也不会实现祂的应许,不会贯彻祂的命令。神的选民,整体而论,常常受到仇敌的谎言所欺骗。以为他们可以在独一的真神以外找到什么力量,来蒙引领、得拯救, 并承受祝福。宗教之灵所使用的这些典型的骗术,直到如今仍被用来蒙骗神的子民。 法利赛人的灵 圣经中有关宗教之灵的彰显,最容易辨认的,就是那些所谓法利赛人身上流露出来虚伪、骄傲、教条式的传统,以及顽固的律法主义。尽管宗教之灵在历史上的活动,其出现的年日还早于法利赛人这个宗派,然而因着耶稣经常抨击他们这种虚伪的作风,以致「法利赛人的灵」(Pharisee . . . → Read More: 《胜过宗教之灵》    第二章 古老的彷冒者

《胜过宗教之灵》 第一章「噢!神啊,我有宗教之灵!

汤美·费明芮《胜过宗教之灵》 第一章「噢!神啊,我有宗教之灵! 」 神的话像一把利剑剌透我的心。「宗教之灵」(religious spirit)这个词在我脑海中发出巨大回响,使我再也无法听进讲员在说些什么。 这事发生之前,特会进行得十分正常,和我参加过的无数次特会并没有什么两样。在这次特会中,我是事奉团的副团长,负责为寻求主触摸的人祷告,求医治、神迹、释放, 或者领受恩育。我照常坐在那儿,等候讲员结束信息,好为有回应的人祷告。哪知突然间,我发现自己急需有人来为我祷告!并非讲员长篇大论,专讲宗教之灵,她只不过在信息快结束时一语带过而已。可是就在她口中说出「宗教之灵」的一瞬间,我清楚地听见主耶稣对我说:「汤美,妳身上有宗教之灵!」 目瞪口呆了一下子之后,我在心中祷告说:「主啊,这东西我不要,我必须把牠除去!」 在我有机会进一步对这启示多加省思之前,事奉团的团长,恰克•皮尔斯(Chuck Pierce)已经拿起扩音机,呼唤事奉团前往讲台集合。我迅速祷告答应神,特会之后我一定会对这事追査到水落石出。然后,我捆绑这灵,不许牠在事奉时彰显或搅扰我。感谢神的恩典,事奉时间平安度过,多人出来接受祷告,在神的大能下从邪灵的捆绑中得释放。 第一个实例教训 当特会结束了,我正请讲员在一本书上签名;背后传来 一些嘈杂声,我也不以为意。可是讲员却明显受到搅扰,她抬起头来望着我说:「去叫他们别吵了!」我有点犹豫, 说:「他们不是在祷告吗?请问有什么差错?」她回答: 「他们彰显的是宗教之灵!」 我听了暗自心惊,「什么?宗教之灵!」我顺服地前往那群人当中,也想看看他们到底在干嘛。只见他们的首领「啊!啊!」地叫着,她的双腿高抬,头点点啄啄地似乎在寻找什么,一副好像学鸡走路的样子。通常,我并不怯懦于阻止别人,但那一刹那我却胆小如鼠,跟他们说:「对不起,讲员吩咐你们该停止了。」 「为什么?我们哪里不对了?」他们不服气并质问原因,我慢慢地说:「嗯,讲员说:你们有宗教之灵。」 「我们所做的事情,哪里有那么『宗教』了?」他们更不服气了。 我只好回来告诉讲员:他们想知道自己哪里不对劲了。 她走过去对那位领头的说:「你们所做的就是宗教仪式。」 那女人回答道:「但我是从多伦多(Toronto)承袭来的,那边有个神人为我按手,我就得到了。」 「我不在乎妳从谁,或者在何处得到这些,我只在乎这是宗教之灵。」她的大胆激怒了这伙人。他们很不高兴。 圣灵的彰显有时候确实会叫人做出一些奇怪的动作,或者发出一些奇怪的声音。可是,如果你只是模彷别人,而期待得到那人的能力或恩膏,那么,你所做的就是出于宗教之灵。不是动作本身有什么问题,而是你们想模彷神在别的地方,于别的时间,透过别人所做的事。最后,讲员说道: 你们可以选择带着这个宗教之灵回家,也可以选择从其捆绑中得释放。」那群人最后选择留下来接受释放的服事。 当此事正在进行的时候,有个姊妹来到我面前,说:「汤美,请告诉我,我里面是否也有宗教之灵? 」随即,我清清楚楚看见了那灵潜伏在她里面,而且我也必须实话实说。她坚持我必须为她祷告,直到她完全得释放后才肯回家。我心里暗想:「这下可好了!神说我有宗教之灵,可是今天怎么我周围所有的人都得释放了,而我却仍然带着这个宗教之灵回家?」 我得释放的过程 特会结束回家之后,我禁食三天,哭求神让我明白这宗教之灵如何诱引我,使我行事不讨神的喜悦。那几天,神给我许多的看见,让我看到这宗教之灵是在什么情况下进入我的生命中开始运作。在这段禁食期间所学习到的功课也成为这本书的主要根基。然后,神让我看见宗教之灵第一次是何以能够进入到我生命中的。 那是发生在几年前•我与贝丝.艾维仕(Beth_Alves) — 起前往德国(Germany)的时候。贝丝是一位神大有能力的使女,从1972年起.她走遍世界各地,教导、说预言以及 进行权能服事,我对这位了不起的属灵母亲十分敬重。那次,我的身分是作为她的代祷者。在我的心目中,她是讲员,而我只不过是个代祷者。我后来学到了一个功课,千万要小心,不要轻易使用「我只不过是个……」来为自己定位:无论你之后是用调停者、母亲、技工,或者是大卖场的接待员! 出乎预料地,有一天,贝丝对我说:「汤美,今天上午我有个会议必须参加,该妳上台了,今天的信息归妳讲!」 我大吃一惊,我仅有的时间就是从房间后面走上讲台,来思索该说些什么。我迅速向神祷告:「神啊,我没有什么可分享的,所以祢得自己来!」 当我站上讲台,打开圣经,目录上有个辞「恩膏」吸引 了我的视线;我听见主对我说:「讲这个题目吧!」那天所给的信息,我从来没听任何人传讲过;主把话语传递给我, 几乎就像从电脑下载信息一般。我就着自己所领受的速度传讲。 信息之后,神的大能开始运行在会众当中。突然,喜笑的灵席卷整个会场,这些通常举止庄重保守的德国人,竟然开始满地打滚、大笑、两脚在空中乱踢,久久不停。有个妇人站在我面前,高举双手,将近三个小时一动也不动,像个凋像般。有个年轻人跪在讲台前哭泣,接受神医治他儿时经历的许多创伤。另外,有许多人深深地被神触摸了。我站在讲台上,目瞪口呆,惊奇莫名。我从未见过这种景象! 就在这时候,我抬头看见贝丝•艾维仕走进房间。由于我认为她是神摆在我之上的权柄,当我看到她时,立即想到自己的母亲。在我成长的环境中,孩子不许抢父母的风头, 因此,我觉得自己彷彿被母亲当场逮到偷饼干吃的小女孩般难堪。 我急着想把讲台交还给贝丝,可是她却不愿意上来。我所能想到的惟一理由就是,她在生我的气。我觉得自己像个大祸临头的调皮小女孩。虽然,不是有意识地 ,但我已决定不再去使用神所给我的行神迹奇事的恩赐。我深爱贝丝,我渴望让她得到尊荣,而不要让她相形见绌,特别是在属于她的特会上,更该如此。但事实上,我是选择去尊荣她胜于尊荣神。我选择不再使用自己的恩赐来表达自己对她的敬意,而拒绝让神照祂的旨意和拣选在我身上运行。这样,在我的生命中就出现了一个破口,让宗教之灵有机可乘。尽管我看似圣洁、谦虚,神却向我显示那天的这个决定得罪了神,也让仇敌在我生命中打开了欢迎之门。 当主耶稣让我看清这一切时,我在祂面前哭了。同时,也为宗教之灵在我生命中运作所带来的其它罪行,一一认罪悔改。当我接受了神的饶恕,并察觉祂洁净的大能在我身上涌流时,我开始命令那宗教之灵离开。就在这时,我觉得好像有条大蟒蛇紧紧地缠住我的脖子,使我无法呼吸。我拼命呼叫主耶稣的名来释放我得自由。这样挣扎了一阵子,那宗教之灵在我生命中的魔爪终于松开,并被破除了。呼吸顺畅、体力恢复之后,我向神承诺,愿意照祂的旨意去使用祂给我的行神迹奇事的恩赐。 更有意思的是,好多年之后,当贝斯听到我在教导中述说这段过去的经历,她才告诉我:那天,当她回到德国的会场时,她立即感到神在现场动工。原来,她有一些紧急的属世的事必须前往银行处理。当她回到特会现场时,立即感受到神圣洁的临在,并体会到自己所立之地是圣的。她深深觉得自己从俗事的沾染得洁净以前不可冒然上台。否则可能得罪神。就这样,由于那天的事件,我学习了多少功课啊! 行走在释放的大能中 在我得释放之前不久,好友碧黎•薄莱特(Billie Boatwright)——她常与我一起旅行、传讲信息——有时候会觉得自己心跳异常得很厉害。虽然有许多人为她作了医治祷告,但是情况却愈来愈恶化。很明显地,她必须开刀,否则性命不保。 负责为她开刀的这位医生很有名,这套手术程序是他首创的,成功率极髙。因此,开刀之前,这位医生很有把握绝对能医好她的心脏。可是,花了十个小时。后来,甚至麻醉药都失效了,医生仍然没能解决她心脏的问题。对我亲爱的朋友来说,这真是一段极其痛苦,饱受折磨的日子。十小时的手术之后,她的身体再也无法负荷下去,医生只能被迫终止手术,并宣告手术失败。医生困惑而不知所措地在病历记录中写下:「这病人活着一天,这问题就要折磨她一天。手术失败了,我不晓得她还能撑多久。这手术原是碧黎惟一可以指望的自然(指非神迹)医治的方法。 碧黎开刀的时间,正好是我和贝丝•艾维仕前往德国开特会的时间,也就是神向我启示宗教之灵占据我之时,我得在到底是要去德国参加特会,或者是陪伴碧黎度过生死关头之间,作出选择。我知道神要我出席会议,因此我出席了。 手术后几天,碧黎打电话给我:「汤美,神给了妳拯救列国的策略。如果妳再不快求神告诉妳医治我的策略,我马上就要死了 。妳就得另外训练人陪妳旅行事奉了!」她坦率的话语让我心中刺痛,因为她说得没错,她就快要死了。 前面已经说过,在碧黎开刀以前,曾经有许多大有医治恩赐的人为她祷告过。特别记得有一次,有个人为她按手祷告,那人有很大的医治事工。当时我心想:她不需要我为她祷告。既然有这人在场为碧黎按手祷告,那么,我按不按手并没什么差别。因此,我只站在圈外,为他们所祷告的内容而认同祷告,却没有为碧黎按手。如今我才明白:当时,是那个宗教之灵使我认为我按不按手都没有差别。 但如今,主耶稣已经把我从那宗教之灵的蒙骗中释放了,而我也已为拒绝使用神所赐的医治、神迹等等恩赐认罪悔改。神在时机上的安排似乎愈发清楚了。设若我没有遵从神的旨意到德国参加特会,我就不会得着释放,也不会得着医治的新恩膏。这样,当碧黎在绝望中打电话给我时,一切似乎都连贯了起来,我知道神正透过她的口呼召我去为她祷告,并经历一个大神迹。所以我答应她,我会立即向神求问医治她的策略,也立即着手去做。 神也很快向我显明,我们要有三个人一起去为碧黎按手祷告。每个人都拥有拼图中的一片,三片拼合在一起,将构成碧黎得医治之所需。至于我这片的角色乃是带着能力和权柄摇撼诸天,命令撒但的权势,使她被释放得自由。我必须从请愿式的祷告,例如:「主啊,求祢……」改换成命令和宣告,例如:「奉耶稣基督的名,我命令顺从神的旨意,并且宣告……即将发生。」这听起来似乎是骄傲的,但那却是宗教之灵一直拦阻我去承认,和接受神在我身上的权柄,现在正是我操练运作这恩膏的好机会。 . . . → Read More: 《胜过宗教之灵》 第一章「噢!神啊,我有宗教之灵!

饶恕带来改变和祝福!

这是在北领地的一个土族领袖画的图画,画面是一个澳洲地图。从十字架的底部,可以看见停留在澳洲地图的中心。主的灵,感动画家,要代表澳洲的土族人,饶恕澳洲白人曾经对土族人的伤害。因为主耶稣基督的死已经赦免了人的罪,赦免了澳洲白人对土族人过去的伤害。从政府到民族都向土族人,表示了道歉。如果土族人饶恕了白人过去对他们的伤害,上帝的爱就要更大的进来,上帝要祝福这片土地,祝福澳洲,祝福澳洲的土族人,使整个澳洲进入到上帝所预备的,要复兴的进程里面!哈里路亚,感谢赞美主!

《胜过混乱》 第十篇 混乱的其他来源

雷克·乔纳牧师《胜过混乱》 第十篇 混乱的其他来源(本篇将简述圣经所提到的其他混乱之源)。 不公的审判 以赛亚书五十九章4节说:“无一人按公义告状,无一人凭诚实辩白;都依靠虚妄,说谎言;所怀的是毒害,所生的是罪孽。”在这节经文里,我们看出哪里有邪恶的动机,或不按诚实直接的方法以达目的,哪里就有溷乱。采取操纵手段的人,终必自食其果。 这节经文是针对法律桉件说的。有些基督徒根据哥林多前书六章5-8节,认为绝不可以诉讼:“我说这话,是要叫你们羞耻。难道你们中间没有一个智慧人,能审断弟兄们的事吗?你们竟是弟兄与弟兄告状,而且告在不信主的人面前。你们彼此告状,这已经是你们的大错了;为什么不情愿受欺呢?为什么不情愿吃亏呢?你们倒是欺压人,亏负人,况且所欺压所亏负的就是弟兄。” 首先,使徒保罗并不是说一切诉讼都不可以。诉讼是神在以色列国设立的司法制度中一个基本的方式。他所反对的,是他们把桉件带到不信主的法官面前,因为那时在不信主的法官当中,并没有值得信赖的人。 保罗也告诉哥林多人,更好的方法是赦免和宁愿受亏损。这正是耶稣在十字架上所做的,其实祂可以要求公义,求父差派天使来营救祂。但尽管如此,保罗仍然知道,有时候人必须诉诸司法,甚至在不信主的人面前,那是他本人上诉于该撒的原因。在他几乎被以色列的管理者谋杀的事上,他不可能要求信徒去处理。 在哥林多前书六章,保罗提到基督肢体最大的羞耻之一——教会里无人当裁判。诗篇八十九篇14节告诉我们:“公义和公平,是祢宝座的根基;慈爱和诚实,行在祢前面。”我们在公义的部分做的不够好,也很少听见教会里提到公平,但公义和公平乃是主宝座的柱石。我们若要活在神的国度里,愿意服在万王之王的权柄之下,教会就必须有公义和公平。 新约教会的管理,是依照圣经中以色列政府的模式。那政府的基础是藉由摩西奠定,在进入迦南地之后,由约书亚及士师继续建立,为将来的君王时代作好预备,形成圣经中国度的模型。 从一开始,以色列的司法制度便是建立在长老制度中。长老的主要职责之一是坐在城门口,扮演以色列的审判官;照样,这也是今日教会里长老的主要功能。保罗感慨哥林多教会竟然没有这样的人。教会里没有这样的“公平”基础,使得哥林多教会在该行公义的事上发生严重问题。神的宝座或祂的权柄,必须是同时建立在“公平和公义”两根支柱之上。 今天,似乎普世教会都处于哥林多教会的光景中,没有公平的审判,长时间陷在羞辱和混乱中。这是一个值得探讨的主题,在此未能详述,但至少可以看出有些教会向混乱敞开的原因,就如同在哥林多一样。 无故的聚集 使徒行传十九章32节有这样的例子:“聚集的人,纷纷乱乱,有喊叫这个的,有喊叫那个的,大半不知道是为什么聚集。” 我曾经参加一些没有议程的美好聚会,人人向主的作为敞开自己。在那些聚会中,我感受到圣灵的运行,却也有些聚会是在混乱中结束。我有一个结论:成熟的人若不起来运用主所赐的权柄,那些不成熟的,叛逆的和溷乱的人就必抓住机会填补空缺。 我相信无论是祷告会,家庭聚会或教会聚会,都能以“完全向圣灵的工作敞开”为目标,但关键在于“目标”二字。我们不可能一步登天,乃是需要逐步往前走。不成熟的信徒,若是在聚会时不敞开自己,就是向混乱打开大门。 有好的控制,也有坏的控制。当然对于叛逆的,固执的和自我中心的人来说,一切的约束都是出于“控制的灵”。尽管这样说,若没有好的控制,这世界的溷乱和慌乱早就令人无法忍受了。我年幼的儿女,比年长的儿女需要多些控制。在教会里也是如此。当教会长大成熟,便需要少些约束;而健康的教会都是时时有新信徒加入,他们在成长的过程中,需要很多的监管和控制。你若任由聚会随着“圣灵的带领”进行,没有管理妥当,可能会引出另一种混乱。 在聚会之前寻找明白主心意,与临时宣称有感动的人,同样能依照圣灵带领的方向来领会。事实上,这是主自始至终的心意,因此那些在主里真正成熟的人,应该是在事前有所预备。关键是保持谦卑的心,知道我们“看见的有限”,“知道的也有限”。或许聚会的某些部分是主的心意,却是我们事前未能知道的,所以要保持开放的态度。 为了避免挫折和混乱,我们的聚集应该有目的。虽然我们愿意顺从圣灵的工作,但是也应该按照原来预备好的目的来带领和节制。 按秩序说预言 不按秩序说预言可能会带来混乱。我们在哥林多前书十四章31-33节看见:“因为你们都可以一个一个的作先知讲道,叫众人学道理,叫众人得劝勉。先知的灵,原是顺服先知的;因为神不是叫溷乱,乃是叫安静。”首先我们看到“你们都可以一个一个的作先知讲道”,主能在任何时间叫任何人说预言。事实上,因为我们“看见的有限”,“知道的也有限”,我们需要不止一人说预言,才能获得完整的信息。 我们也看见“先知的灵,原是顺服先知的”,也就是说若有说预言的人不能控制自己,那就是错误的了!我曾听人说:圣灵支配了他们的头脑和舌头,透过他们来说话,甚至控制他们的身体,做出一些古怪的动作,成为信息的一部分。那是另一种灵,并非圣灵的工作。因为“先知的灵,原是顺服先知的”,而且“神不是叫人混乱,乃是叫人安静”。溷乱不是出于圣灵,而是另一个灵的工作,是“人不控制自己的灵”之结果。 嫉妒,个人野心与混乱 以下的经文,雅各书三章11-18节,是圣经中关于如何分辨的重要教训:“泉源从一个眼里能发出甜苦两样的水吗?我的弟兄们,无花果树能生橄榄吗?葡萄树能结无花果吗?咸水里也不能发出甜水来。你们中间谁是有智慧有见识的呢?他就当在智慧的温柔上显出他的善行来。你们心里若怀着苦毒的嫉妒和纷争,就不可自夸,也不可说谎话抵挡真道。这样的智慧,不是从上头来的,乃是属地的,属情欲的,属鬼魔的。在何处有嫉妒纷争,就在何处有扰乱,和各样的坏事。惟独从上头来的智慧,先是清洁,后是和平,温良柔顺,满有怜悯,多结善果,没有偏见,没有假冒。并且使人和平的,是用和平所栽种的义果。” 我们看见“在何处有嫉妒纷争,就在何处有扰乱(混乱),和各样的坏事”,嫉妒和自私是向混乱和各样罪恶敞开的大门。这里说道“各样坏事”,你可以确定的是,混乱必带来它的许多朋友。 那我们该怎么办?我们乃是要藉着基督的灵,抵挡一切的邪灵。主的本性谦卑,离开至高的宝座成为人,生活在最卑微的环境,甚至为让我们得救并成为神的后嗣,而舍弃生命。祂甚至愿意我们做比祂更大的事,因为祂要回到父那里去。我们若真有基督的灵,就必愿意让自己谦卑帮助别人得救和晋升。在基督的灵里行事的人,都宁愿受服事的人强过自己。 相反的是,我们知道耶稣是由于人的嫉妒而被钉十字架。教会历史上的争竞和分裂,都是嫉妒和个人野心的结果,所以“使人和平的,是用和平所栽种的义果”。那些不被嫉妒和个人野心驱使的人,自有平安与他们同在,而且他们无论到哪里,都是散布和平。 约翰壹书二章5-6,9-11,三章10-16,18节说:“凡遵守主道的,爱神的心在他里面实在是完全的,从此我们知道我们是在主里面。人若说他住在主里面,就该自己照主所行的去行。 人若说自己在光明中,却恨他的弟兄,他到如今还是在黑暗里。爱弟兄的,就是住在光明中,在他并没有绊跌的缘由。惟独恨弟兄的,是在黑暗里,且在黑暗里行,也不知道往哪里去,因为黑暗叫他眼睛瞎了。 从此就显出谁是神的儿女,谁是魔鬼的儿女;凡不行义的就不属神;不爱弟兄的也是如此。我们应当彼此相爱;这就是你们从起初所听见的命令。不可像该隐;他是属那恶者,杀了他的兄弟。为什么杀了他呢?因自己的行为是恶的,兄弟的行为是善的。弟兄们,世人若恨你们,不要以为稀奇。我们因为爱弟兄,就晓得是已经出死入生了。没有爱心的,仍住在死中。凡恨他弟兄的,就是杀人的;你们晓得凡杀人的,没有永生存在他里面。主为我们舍命,我们从此就知道何为爱;我们也当为弟兄舍命。 小子们哪,我们相爱,不要只在言语和舌头上,总要在行为和诚实上。” 活在神完全的爱中,就是知道祂对我们的爱,愿意成为祂爱人的器皿,那样就能脱离混乱。爱最能使事情变得单纯。世上的事,没有任何呼召与力量比神的爱更大。所以“爱是永不止息。”(哥林多前书十三章8节)

《胜过混乱》 第九篇 属灵攻击与混乱

雷克·乔纳牧师《胜过混乱》 第九篇 属灵攻击与混乱 基督徒陷入混乱的另一个原因,是单纯的属灵攻击。人的叛逆可能让混乱的邪灵有机可乘。但基督徒也可能因为做了对的事,而非错事,而受到攻击。不过,这类攻击是容易被看出和抵挡的。当我们被释放脱离了混乱,行在义人的路上,以致愈走愈光明,必能快速辨别出混乱的来源,并关闭那迎面而来的地狱之门。 我们若承认哥林多前书十四章33节:“因为神不是叫人混乱……”就不该容许生命中有混乱,而是靠着神所赐的平安,把混乱一扫而空。神从不以溷乱反对祂的百姓,神儿女遇见的混乱都不是从祂而来。因此,混乱不该是基督徒的常态。并不是说基督徒不会遇见试探,受到混乱的攻击,但那绝不是从神而来,所以我们必须抵挡,直到它逃跑离去。 不是说我们不会有不知方向,或不知如何作决定的时候,但暂时不知道方向,和混乱是不同的。 假如混乱是来自仇敌的攻击,把它辨认出来就是驱除它的开始。记住,仇敌是住在黑暗中,因为牠的主要力量是欺骗。所以每次我们揭露牠和牠的作为,就是打破牠的权柄。一旦我们开始抵挡,牠就要逃跑离开。假如是我们的错误或罪恶造成了混乱,就必须承认和悔改,把那造成混乱的门关闭。假如是为对人的恐惧所控制,我们就得承认把人当作偶像,把信任和盼望放在人身上,而非神身上。假如是因为属灵的攻击,我们就必须辨别出来,抵挡魔鬼,直到牠逃跑。 溷乱的灵是真理和亮光的仇敌,也是偷窃的盗贼;混乱的灵能偷去我们活着的目的。要免于混乱,就当决心活在神国度的疆界——平安与喜乐——之中。我们必须决定,不可一日离开神,免得被拉扯进仇敌的黑暗势力之中。 如上所述,为着种种理由,每个人或多或少都会遇到混乱,并非每次都出于邪灵的攻击。但基督徒蒙召是要住在基督里,而非住在溷乱里。再者,我们应视混乱为问题出现的警讯,那可能表示有些事需要调整。 巫术在近年来大行其道,其公开宣告的目的之一,是削弱,抑制和毁灭宣传圣经的基督教。许多基督徒都受到行巫术者某种形式的攻击。对今日基督徒来说,分辨这些攻击的性质和知道如何胜过,是很重要的。 圣经劝我们不能不知道仇敌的诡计(参考哥林多后书二章11节)。彼得警告说:“务要谨守,警醒。因为你们的仇敌魔鬼,如同吼叫的狮子,遍地游行,寻找可吞吃的人。你们要用坚固的信心抵挡牠……”(彼得前书五章8-9节)明白魔鬼的诡计,对我们的争战大有帮助。教会时代本就是一场属灵争战,愈接近末日,愈显得严重。不接受这场争战的真实性,和不愿投身于争战的人,都会被击败。每个基督徒都是仇敌攻击的对象。全世界都卧在那恶者的手下,而我们是在这里拆毁牠的作为,我们正在争战! 撒但从天上被赶逐,怒气冲冲地来到世界上,这是世界局势愈来愈混乱的原因。但尽管如此,我们都不必害怕。那在我们里边的,比那在世界上的更大;那在神国度里最小的,比任何敌基督者都大。但今天最强大的军队,若不知道敌人的攻击,结果仍会是不堪一击;我们若不明白仇敌的诡计,也是如此。仇敌能打败我们的惟一方法,是利用人的无知和自满。当我们保持在基督里的地位,穿上神所赐的全副军装,而且保持警惕,就不仅能够站稳,更能抵挡地狱的权势。 什么是巫术? 巫术是假冒的属灵权柄,是藉着圣灵以外的灵去辖制,操纵和控制别人。保罗称巫术或“邪术”为肉体的作为之一,它是出于人的肉体,而且通常很容易变成鬼魔的力量。利用情绪的压力来控制别人,就是巫术的一种;利用催眠或魂的力量命令别人听从,尽管是为了神的工作,也是一种巫术。生意人在取得交易的过程中,可能利用巫术寻找压力点;市场上被用作促销技巧的操纵手段,基本上皆为巫术的一种。认清楚这些,并拒绝使用它,就是悔改和领受真正属灵权柄的开始。 对抗假冒属灵权柄的方法,是行使真正的属灵权柄。若要免于巫术的影响和压力,就是把生命建造在真理之上,相信主必成就一切关乎我们的事。 圣经说耶稣是坐在大卫的宝座上。这当然是个隐喻,意思是说,大卫建立了一个有真正属灵权柄的地位,而且最终必在神国中出现。大卫为属灵权柄付出,如同亚伯拉罕为信心付出一样。大卫是怎样设立真正权柄的宝座?基本上,他是拒绝为自己争取权柄和影响力,完全信靠神将他放在命定的位置上。 任何权柄,若是凭自己的操纵和自我推销而获得,都将成为个人和从神领受使命及权柄的绊脚石。若要行使真正的属灵权柄,就得像大卫一样,相信神自己要建立我们,且是按照祂的时间。彼得劝告我们:“所以你们要自卑,服在神大能的手下,到了时候祂必叫你们升高。”(彼得前书五章6节) 巫术是出于极大的骄傲,以为自己应该掌控一切,相信自己有智慧,而且别人都该执行他的意思。这是人背叛神及其领导的最终结果。因此神所设立的真正属灵领袖,都有一种健康的谦卑态度,知道自己不可能在神以外建立什么。他厌恶依靠自己的智慧和力量。那些自吹自擂,或者从与神的关系中堕落者,都在领导方面表现出骄傲和自大。 我们在上文讨论过箴言十一章2节:“骄傲来,羞耻也来;谦逊人却有智慧。”且提到被翻译为“羞耻”的希伯来文是“蒙羞,不名誉,耻辱,责备,羞愧,溷乱”的意思。难道这不是教会一再陷入的光景?我们追踪这些事,就知道是起源于教会领袖利用特权和支配他人,偏离了仆人领袖应有的态度。 除非我们遵守主在启示录二章2节对以弗所教会的吩咐,“……试验那自称为使徒却不是使徒的,看出他们是假的来”,否则教会仍会受到责备,并陷入混乱。我们可以把这句话意译为:“试验那些自称神所差派,事实上却不是的人。”这意味着拒绝他们当领袖。这些“假使徒”将由于骄傲而被显明,最终必招致羞辱与溷乱。 因为那是假冒的属灵权柄,我们可以预期他会使用操纵,控制和其他计谋来达到其目的。我们必须拒绝这种人,否则结果会很混乱。

Netanyahu makes last-ditch attempt to stave off early elections

Benjamin Netanyahu will meet a second time with his minister of finance to stave off early elections. By David Isaac, World Israel News Israeli Prime Minister Benjamin Netanyahu will meet a second time with Minister of Finance Moshe Kahlon on Sunday evening in one last attempt to stave off early elections. Kahlon, who . . . → Read More: Netanyahu makes last-ditch attempt to stave off early elections

‘I’ll be defense minister,’ declares Netanyahu

‘I’ll be defense minister,’ declares Netanyahu  November 18, 2018

The Israeli prime minister railed against staging elections in the middle of a highly volatile security situation. By TPS Now is not the time to go to early elections while Israel is amidst one of the “most complex” security situations it has known in . . . → Read More: ‘I’ll be defense minister,’ declares Netanyahu

《胜过混乱》 第八篇 罪与混乱

雷克·乔纳牧师《胜过混乱》 第八篇 罪与混乱 我们已经概括地谈到混乱的来源,但还要更深入地探讨,以防止溷混乱出现。本书有些内容是刻意重复的。混乱的来源有些重迭和相互的关系,使得本书的复述成为必要。 如上文说过,蛇诱惑亚当和夏娃的第一件事,是叫他们怀疑神的命令,再叫他们怀疑神的动机。这是魔鬼绊倒神百姓最有效的方法——模煳神的命令,然后叫我们错解神的动机。光是这方面的思想,就足以打开大门,让混乱进入。 魔鬼住在黑暗处,黑暗是牠的管辖地。牠在使人被捆绑之前,先模煳他们的视线,然后陷入黑暗。叫人在神清楚的命令上妥协,是魔鬼达到目的主要的方法,要使人受到牠和其诡计的捆绑。 马丁路德说过一句有趣的话。他说:“你若要犯罪,就清清楚楚的去犯!”他这么说并非鼓励人犯罪,乃是挑战人称罪为“罪”,不要替犯罪找借口。你若将罪合理化,就永远不会悔改。 人犯罪通常都是依循亚当,夏娃的过程——先是隐藏,然后推诿责任;亚当说是女人的错,女人说是蛇的责任。这样做只会愈来愈混乱。要走出溷乱——犯罪的结果——惟一的方法是悔改。要悔改,首先就得承认自己做了错事。神不能赦免借口,祂只能赦免罪。祂将赦免我们所承认和愿意悔改的罪。要获得自由,就该停止隐藏罪恶,不要为它找借口,我们必须悔改。 不要让魔鬼使你在神的话语上妥协。停止去做那些明知错误的事。你若犯罪,就该像马丁路德所鼓励的,坦白地承认。对许多人而言,这么做便能使他们脱离混乱,使狂风暴雨变为风和日丽。 假如亚当和夏娃转向神,而非向祂隐藏和推诿责任,今日世界上可能就少了许多黑暗和暴力。他们仍然会死去,我们仍然需要十字架的救赎,但不会像今日这么坏。我的意思是,罪必带来坏的结果,而且是无可避免的,但我们可以使它减少一些。犯了罪的人,回到神面前,总比远离神来的好。我们若肯悔改,祂必赦免和遮盖我们的罪。如同我们曾经读过的约翰壹书一章9-10节:“我们若认自己的罪,神是信实的,是公义的,必要赦免我们的罪,洗净我们一切的不义。我们若说自己没有犯过罪,便是以神为说谎的,祂的道也不在我们心里了。” 魔鬼把世界带进“更深之黑暗”的方法,是模煳界线,因为举凡界线都是清楚的。且看男人与女人的差异:神创造男女有别,好让他们互相需要,而不是互相冲突。男女的不同点使我们互相补足和适应,让彼此得以完整。我若把妻子变成男人,就不可能与她合而为一。要成为一体,我们必须明白和欣赏主创造我们的差异。 使男女界线变得模煳,拒绝被定型的社会因素之一,在于男女的差异经常被利用来制造歧视。男女,种族,国籍和文化的差异,都不应造成歧视。但拒绝承认彼此有别,也是逃避现实。虽然公理常被描绘为盲目的,但实情和最终的公义却不是来自盲目,而是面对事实,且以心中公义来回应。 好多的论述都想要模煳善恶与宗教的差异,比如有人说:“我们都是敬拜同一位神。”这些观念是不正确的,虽然我们应该重视和尊敬一切按照神形象创造的人,但其他宗教与我们并非事奉同一位神。 以色列人就是因为既要事奉耶和华,又想事奉其他的神,以致一再陷入溷乱和捆绑之中,最终被逐出应许之地。我们若是为了徇人情面,以及为被人接纳而妥协,就是否认所要事奉的神,向欺骗和溷乱敞开。最后就是否认神和敬拜假神。 阿摩司书三章3节问:“二人若不同心,岂能同行呢?”这是个重要的问题,却常常被人误解;许多人以为这句话是说二人若不能完全同意,就不能同行;若是如此推论,那么世上根本没有两个人能够建立起任何关系;这节经文的意思是:我们可以因为二人彼此同意的事而同行。 例如:我明白回教与基督教是完全不同的。但至少我与他们同样相信神的存在,我与他们的共同点比无神论者更多。我可以与回教徒,或其他宗教的信徒一起为宗教自由而辩护。我可以为着主张敬拜的自由,而与他们“同行”。然而,我不会在“只有一位真神”的真理上妥协,包括“耶稣是祂儿子,人必须依靠祂的救赎才能到神面前”的事实。我不能与不信这些真理的人一同敬拜。 在基督徒中间,我们也应该在某事上(不一定是每件事上)同行。若能在彼此同意的事上同行,至少我们会聆听对方在其他事上不同的意见。当我们这样作时,将会发现其实彼此的意见并不是完全分歧,很快的,我们将更愿意听取对方的意见。我们往往发现,彼此的意见尽管不同,情况却不如想象般的严重。 但为了避免向混乱敞开,我们绝不可为了“所谓的合一”,而妥协自己的信念,真正的合一并不要求我们那样做。谦卑的特性之一是“受教的心”。受教就是愿意学习,但不是妥协。我们必须随时在被证明为错误时,愿意改变长久以来的观念。妥协是为了政治上的方便而放弃立场,但也不过是虚假的合一。在真理上妥协也是罪,更是向罪敞开。身为基督徒,我们的生命应该建立在真理之上。

来自锡安的信息

       在今年的光明节祝福正在与癌症抗争的孩子们 今年的光明节将在12月3日开始。在这个喜庆的日子中,我们想要为那些正在与癌症抗争的孩子们送去祝福。 去年我们为以色列中部的一家儿童医院的癌症病人购买了特殊的游艺活动。医院的工作人员和孩子们欢喜快乐地带着感谢收下了这份关爱。今年,我们得知耶路撒冷的哈大沙医院需要帮助。 我们想要用基督的爱去接触这些住在哈大沙医院的年轻的肿瘤患者。医院的工作人员告诉我们医院病房的设施需要更新可以达到西方世界最基础的水平。他们也欢迎一些教育性的和娱乐性的活动。我们会根据奉献的情况尽可能多地购买所需的东西。 如果你想提供帮助,请在12月1日之前把你感动的奉献发给我们。你需要在备注中特别注明是奉献给儿童癌症病人的。PayPal奉献链接和奉献的邮寄地址在这封信的最后。我们会将所有收到的奉献作为来自国际和当地耶稣信徒出于上帝的爱传递给哈大沙医院。 以色列动荡的一个星期 上帝改变时间和季节;他立王也废王。他赐智慧给通达的人,赐智慧给有分辨的人。(但以理书2章21节)这一个星期,每天都有新的危机出现在以色列。时间,季节和领导人在更换,上帝同时也在掌权。 从周一到周二,我们被带到了与加沙的战争边缘。将近500枚飞弹从加沙发射到以色列平民居住的区域。 周二晚上,一项停火协议通过磋商与哈马斯和伊斯兰圣战组织达成了。绝大多数以色列人对这个决定表示不满甚至是愤怒,这个决定是内塔尼亚胡做出的。所有党派都知道这个停火协议是暂时的。以色列南部的居民对于十年来不断的警报声,掩体躲避,慢性战争创伤综合症以及大火已经厌倦了。 我们在周三醒来时获知摩施-蓝恩(Moshe Lion)将在接下来的五年中做耶路撒冷的市长。他与极端正统犹太教团体有着极其紧密的联系。下面内容是关于蓝恩先生的一些背景信息: 摩施-蓝恩在政治上与阿耶-戴瑞(Aryeh Deri)一直保持一致。阿耶-戴瑞是强大的极端正统犹太教政党Shas的领袖,他同时也是内政部的领袖。戴瑞对于这些年弥赛亚信徒和基督徒受到的骚扰和逼迫负有特别的责任。他曾经在公共办公室任职期间受贿而被关押22个月。蓝恩先生就是那些被控告向戴瑞行贿的人中的一位,但是这个起诉因为证据不足而撤诉了。阿耶-戴瑞的名字在希伯来语中的意思是”狮子”,很显然他会成为为蓝恩先生发声吼叫的那一位。蓝恩市长称自己是”耶路撒冷的地主”。(耶路撒冷邮报,2018年11月13日) 周三下午,以色列国防部长辞职并从内塔尼亚胡的联盟中退出。他与其他安全顾问一样强烈反对停火。 周四,阿耶-戴瑞呼吁提前进行全国选举。提前选举是否会发生,我们也许周五可以知道。我周四晚上写这篇文章时为耶路撒冷的平安祷告,我很感恩自己在大君王的城居住。(诗篇48章2节,马太福音5章35节)。我听见他口中所发的响声! 安息日平安, 凯瑞和珊朵拉 泰普林斯基 . . . → Read More: 来自锡安的信息

《胜过混乱》第七篇 骄傲与混乱

雷克·乔纳牧师《胜过混乱》 第七篇 骄傲与混乱 在世界上,人是神所创造最威严的生物。我们直立着走路,被赋予管理全地和万物的权柄,而且是按照神的形象被造。每个人都是奇妙的被造,只比天使微小一点(参看希伯来书二章7节)。神与我们有特别的相交关系,甚至愿意住在我们里面。为着这些缘故,人很容易变得骄傲。但堕落的事实应叫我们永远保持谦卑。神没有使人堕落,堕落是人的选择。但最后,人又得以被提升到成为神的住处。我们必须承认自己的短缺,并依靠祂的恩典与救赎。 骄傲是通向混乱的大门。正如箴言十一章2节告诉我们:“骄傲来,羞耻也来;谦逊人却有智慧。”被翻译作“羞耻”的希伯来文是qalown,也是“蒙羞,不名誉,耻辱,混乱”的意思,是堕落的后果。人若要行在神呼召的荣耀和尊严中,就必先谦卑的承认,我们是何等需要依靠神,以及十字架的恩典和救赎。行在光中,看到前头的方向,都必须谦卑才能办得到。我们必先认清骄傲这敌人,并且悔改。 我们要求那些被称为教会领袖的人要谦卑,因为“蒙羞,不名誉,耻辱,溷乱”的事已经在教会里太久了。领袖是把人带到他们所在之处,把自己所有的分给别人。领袖若是骄傲,跟随者也将变得骄傲,并活在混乱中。 人若要脱离混乱,就必须决心行在事实和真理里面。你若在这方面有困难,可能也正身陷混乱。承认是很重要的,因为这是胜过混乱的重要关键。我显然也曾经有这些问题,否则,我也不必学习本书所谈的真理了。承认是停止骄傲,除去溷乱的开始。雅各书四章6至8节,在对抗混乱的战争及对神的追求上,都极具关键性——“但祂赐更多的恩典,所以经上说:‘神阻挡骄傲的人,赐恩给谦卑的人。’故此你们要顺服神;务要抵挡魔鬼,魔鬼就必离开你们逃跑了。你们亲近神,神就必亲近你们。有罪的人那,要洁净你们的手。心怀二意的人那,要洁净你们的心。” 人不承认问题的存在,主要是源于骄傲,骄傲是神抵挡我们的原因。彼德罗得(Peter Lord)曾说:“最主要的,是把主要的事看做主要的事。”在我们生命最主要的事,就是神的恩典。因为祂赐恩给谦卑的人,谦卑是最值得追求的敬虔态度。 人里头有许多复杂的现象,都是骄傲的结果。为此,当我们决定在某事上谦卑下来,溷乱便消失无踪。我们若明白这真理,以及神赐恩给谦卑的人的事实,就会花更多时间让自己谦卑,而非高抬自己,光是这一点就能驱走大片阴霾。那些开始承认神恩典和慈惠的人,不会在乎人怎样看他们,他们追求的是神所赐予谦卑人的恩典。事实上,当这真理在我们生命中成为事实,我们便会更加让自己谦卑,在每件事上谦卑下来。 上面的经文也提到,谦卑是顺服神和抵挡魔鬼的方法。骄傲造成第一次堕落,魔鬼本身也造成许多人的堕落。因此,每当我们谦卑之时,就等于同时顺服神和抵挡魔鬼。当我们这样做,魔鬼就离开我们逃跑,因为牠知道我们将承受神的恩典和慈爱,因为神也可以赐属灵权柄给谦卑的人。 作基督徒本来就需要谦卑。人因为骄傲,认为相信神就等于撑拐杖。我完全同意这看法,因为我知道自己需要拐杖。事实上,当这世代结束时,一切都将溷乱不堪,人类和万物都会知道没有神是行不通的——我们需要祂!我为着“神是我的拐杖”而感谢祂! 无论人承认与否,这对任何人来说都是事实。没有神的恩典,人根本连呼吸都办不到。最了不起的天才可能是无神论者,但若不是神给他的能力,他也不会成为天才。为着自己的头脑而感到骄傲,就是向最真实,荒谬的,来自于人并发生于人的溷乱敞开大门。 你若某个早上在海滩散步,看见一部全新的宾士汽车,汽缸里装满了油,说明手册也放在驾驶座旁的存物箱。此时有人告诉你:是海洋制造了它,并把它停在沙滩上的。你会认为对方就算是个牡蛎,也是个白痴的牡蛎。同样,这是自然主义者要现代人相信的荒谬理论,而多数的现代人竟然轻易相信了! 试着想一想,隐藏在一个单细胞里的DNA(脱氧核糖核酸)的大量知识,比制造一部宾士汽车不知超过多少。海洋制造出一个单细胞的神迹,比制造一部附带汽油,钥匙和其他零件的汽车,还要复杂得多。我们中间最愚蠢的人都不能相信海洋能制造出一个轮胎,又怎能相信自然主义者所提出的愚蠢理论?然而,自然主义者始终想说服人——那是海洋所制造的单细胞;还有,不计其数的同样神迹曾经发生过,而且都是在最适合的时间,以致演变出生命,没有任何一次的误差——这一切,自然主义者都认为是偶然发生的! 这些“精明的科学家”竟相信自然主义者的理论,只能归因于极大的混乱。他们怎能每天观察创造的神迹,明知全世界的电脑加起来,也算不出神迹发生的几率,却仍相信这一切都是出于偶然?可以说,他们都处身于溷乱的阴霾之下。就是最简单的自然科学观察者,都能下结论说是某种超越的,人类无法衡量的智慧,造成了今日我们所知道的一切,所以,必定有一位创造者。 人的骄傲以人本主义等方式出现,成为世上最黑暗的混乱。国家主义的骄傲使得原本最尊贵和聪明的民族——德国人——陷入了纳粹党的迷惑中。这样的骄傲使我们的教会,公司,甚至家庭陷入迷惑。我们若有任何善心或善举,若不归功于神的恩典,就是向欺骗和迷惑打开大门。

《胜过混乱》第六篇 好的敬畏与坏的恐惧

雷克·乔纳牧师《胜过混乱》 第六篇 好的敬畏与坏的恐惧 我们若过着单纯敬畏主的生活,就不必惧怕任何事情。敬畏主的人,不会活在对人和任何事物的恐惧中。我们不被人的恐惧控制,反而能给人该得的荣耀和尊重。那是圣经的吩咐,我们以与万王之王儿女身份相称的风度和尊严去做。 我很提防过分恭维别人的人,以及根本不尊重别人的人。后者常说他们不是敬拜人,或活在对人的恐惧中。我固然同意这一点,但并不代表我们不可以尊重人和表示敬意。事实上,敬畏主的方式之一,就是对从主领受权柄的人表示尊重。罗马书十三章7节正是如此吩咐我们。 那些走极端,不愿给人该得的尊敬之一,要不就是出于幼稚,未曾明白圣经,要不就是被骄傲控制,极度危险。你会发现这等人极需要他人的尊重和尊敬,且有控制和支配他人的倾向。 我不是个注重形式的人。我不喜欢别人称我为“牧师”,更别说“使徒”,“先知”和“监督”了。我要求教会会友称呼我的名字“雷克”,有时连我的孩子如此称呼我,我也不介意。但我会感激他人称呼我的头衔,直到我告诉他们不必那样做。作为有某种影响力的人,我特别小心那些过分恭维我的人,以及对我完全不表尊重的人。两种都是问题人物。我不需要过分的尊重或承认。正如我说过,我根本没有兴趣,但确实能让我看出那人的灵性是什么样的程度。 在军队中,我们被教导不要跟下属太过接近,免得他们轻视我们的权柄。在军中也许是如此,在主所说的外邦人中间也是对的,但在主的国度则不能这样。耶稣不只与门徒接近,更与他们共同生活。他们日夜在祂身旁。在神的国度里,若有人因为与我们接近,而不再尊重我们,那肯定是我们的问题。我们若能言行一致,愈接近我们的人只会愈尊重我们。 我要孩子和职员感到自在,但也要他们听了我的话,马上去做。两者都是能够做到,而且是必须做的。我可能太过随便,但我更担心一位领袖的职员或家人太过惧怕他们,在他面前卑躬屈节。我发觉,愈要求别人尊重他们头衔和地位的人,愈是配不上他们的头衔和地位。 最具破坏性的混乱出现在以赛亚书九章16节:“因为引导这百姓的,使他们走错了路;被引导的,都必败亡。”随便翻开教会历史,不难看见造成基督肢体最大混乱的,是那些不行公义的领袖。下一篇将更详细地谈到这一点,但如今我们必须要求教会领袖,在道德和正直方面有最高的标准,否则从第一世纪就存在于教会的可怕混乱,将持续下去。过分在意头衔和地位,是生命偏差的表征,这样的人不该作领袖。 有趣的是,万王之王并不要求人们如此称呼祂。真有权柄的人,从来不要求别人的表扬。真有属灵权柄的人乃是从上头领受,也是从上头获得肯定。那些深知被上头差派的人,不会过度在意人的肯定或否定。过度追求别人鼓励和肯定的人,不应担任属灵的领袖。我们要学习给人应有的尊重,无论他是仆人,大使,或主所拣选的领袖。我们要适当地尊重人,却不必敬拜人或过度惧怕他们。 溷乱的主要入口,是同时事奉两个主人。我们若要讨每个人的喜欢,问题就必增加。记住,大凡多过一个头的都是怪物。哥林多前书十一章3节吩咐我们:“我愿意你们知道,基督是个人的头;男人是女人的头;神是基督的头。”其他人可以是我们的领袖,对我们有权柄和影响力,但只有一位是我们的头。 混乱进入的方式之一,是当我们知道了主的带领,却担心别人用什么眼光看我们,尽管我们应该依照圣经的吩咐尊重人,敬畏主,及一切祂委派在地上掌权的人。 你是谁的使者? 保罗在哥林多后书五章20节说:“所以,我们作基督的使者……”在圣经的时代,国王或君主能够给人的最高地位是大使。那时候没有电话,传真和电邮。国王与大使往往好几个月不能沟通,所以担任大使的,必须是国王的好朋友,是知道他心意,并为他设想利益的人。就算是那样,那时候的大使还是每两年被换一次,免得他们认同被派往的国家,过于派他们出去的国家。 主并没有每两年召回祂的大使,因此我们必须时刻反省:自己在乎的是人的意思?还是主的意思?保罗在加拉太书一章10节说:“我现在是要得人的心呢?还是要得神的心呢?我岂是讨人的喜欢吗?若仍旧讨人的喜欢,我就不是基督的仆人了。”想一想,我们若是讨人喜欢过于讨神喜欢,就不是祂的仆人了。 在路加福音十六章15节,主对法利赛人说话:“耶稣对他们说:‘你们是在人面前自称为义的;你们的心,神却知道;因为人所尊贵的是神看为可憎恶的。’”想想看,人所尊贵的,竟是神所憎恶的!我想这句话也可反过来说:神所尊贵的,却是人所憎恶的。我们的生命有一个重要的选择。总有一方会讨厌我们所做的——神或人;你愿意那一方是谁?主在路加福音六章26节说:“人都说你们好的时候,你们就有祸了;因为他们的祖宗待假先知也是这样。” 属灵的淫乱 如果在婚礼上,我们的配偶上前来说:“亲爱的,我愿意一年爱你三百六十四天!我每年只需有一天在外头胡混。”这样的婚礼还要继续下去吗?现在让我们看看雅各书四章4节:“你们这些淫乱的人(原文作淫妇)哪,岂不知与世俗为友,就是与神为敌吗?所以凡想要与世俗为友的,就是与神为敌了。” 我们乃是许配给基督的,不能又属祂,又属世界。我们不能大部分时间属于祂,少部分时间属于世界,祂的新妇必须是纯洁,有贞洁的处女,因此我们不能存心爱世界,等祂快要回来时再悔改。我们必须作一抉择:到底要嫁给谁?世界?还是基督?二者不能兼得。想要两边讨好,乃是混乱的开始,等于向忧愁敞开大门。 信心的毁灭者 耶稣在约翰福音五章44节发出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你们互相受荣耀,却不求从独一之神来的荣耀,怎能信我呢?”“荣耀”二字的希腊文可以翻译为“尊重”和“荣誉”。前面曾提到,我们要适当地尊重那该受尊敬的人,此处却是挑战一个问题:我们是否追求人的尊敬?这段经文的意思显然是,“追求人的尊敬”是信心的头号毁灭者。

 

总结 在列王纪上十七章1节,我们看见历史上最伟大的先知之一:以利亚。在似乎是第一次的预言中,提到他能从主领受权柄的原因,他说:“基烈寄居的提斯比人以利亚,对亚哈说:‘我指着所事奉永生耶和华以色列的神起誓……’”当日,以利亚是站在以色列王的面前,其实他是站在主的面前。以利亚是活在主面前,不是人面前,也不是王面前。关于这一点,我们能做到什么程度,就能脱离溷乱到什么程度,被主托付到什么程度。 再者,正常的基督徒生活应该是愈来愈光明,有平安和喜乐。我们千万不要放弃这份属于神国度子民的喜乐,平安。 基督徒陷在混乱中是不正常的。基督是“世界的光”(约翰福音八章12节)。人若住在祂里面,又怎么会陷于混乱?我们必须明白,混乱的原因要不就是偏离了在主里的地位,要不就是受到仇敌恶意的攻击——我们的选择是悔改或争战。下一篇将帮助我们明白上述的两种情况,以及处理的方法。

« 1 ...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 6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