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se of the Day

“But Christ has indeed been raised from the dead, the firstfruits of those who have fallen asleep. For since death came through a man, the resurrection of the dead comes also through a man. For as in Adam all die, so in Christ all will be made alive.” — 1 Corinthians 15:20-22 Listen to chapter Copyright © 1973, 1978, 1984, 2011 by Biblica. Powered by BibleGateway.com.

历史日志

2018年四月
« 3月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  

以色列生日快乐

數算俄梅珥     主耶穌復活後的显現以及个人性的和啟示性的教导都發生在”數算俄梅珥”期間。在這特別的50天中,我們仍然可以因著主的恩典期盼來自於神的新鮮的啟示。 什么是”俄梅珥”?我們為什么要數算它? 上帝在古時晓喻以色列人在逾越节結束之日到五旬節期間的50天內每天數算俄梅珥,或是計量收获的禾捆。(利未記23章15-16) 今天(寫這篇文章時)是第13天。拉比學者們在這段時期開始和結束的具體日子上有分歧。但是几乎所有人都同意數算俄梅珥是在預备我們承接上帝新的啟示以及與上帝相遇。 “數算俄梅珥”在歷史上部分地被认为是一个农业性的節日。如今,在這個節日,人們為着上帝在过去、現在和將來給予的供应向上帝献上祝福和感恩的祭。每一天都以一個特殊的禱告宣告開始。這個簡單的禱告宣告述說了距離第50天還有多少日子,第50天代表著一個時間的完全。在”數算俄梅珥”期間,人們每天都背誦一個傳統的祝福:”我們的神,宇宙的王,用祂的誡命[這裡你也可以說 ‘耶穌的寶血’] 使我們成聖並命令我們數算俄梅珥,是应当称颂的。今天是數算俄梅珥的第(1,2,3,等)天。” 第50天時, “七七節”(五旬節)達到之前的49天或者7 个星期的最高潮。 根據传统,上帝是在五旬节將律法(妥拉)作為礼物賜給以色列人的。我們在逾越节得拯救,我們在五旬節被上帝的話分別為圣。通过立約的誓言(摩西律法的約),我們與上帝更加親密。這个关系近似於婚約的关系。”數算俄梅珥”意在提醒我們這個关系的真實存在,同時也在我們的裡面再一次复兴這個关系。在這50天的數算中,在主的恩典中,我們期望來自於上帝更大的啟示。 在主耶穌昇天后不久的五旬節,上帝賜給了我們无与伦比的禮物-聖靈的內住。這一天就是眾所周知的”圣灵澆灌日”。在”圣灵澆灌日”,我們不仅被上帝的話所分別為聖,我們也被神的灵分別為聖。上帝再一次與他的百姓立約(新約)。 新約比摩西之約更有普世的榮耀。這個約是使猶太人與外邦人在彌賽亞中完全合一,是一個有新的樣式的婚約关系。因此,”聖靈澆灌日”也是上帝的教會誕生的日子。通過圣灵的內住和分賜,猶太人和外邦人可以進入與上帝更加親密的關係。 我們通過在彌賽亞中合一地數算俄梅珥使我們與上帝愛的关系在我們的心中時時被提醒和复兴。靠着主的恩典,我們渴慕和降伏於與上帝更加親密的关系中。 這正解釋了主耶穌復活後500多次的显現以及個人性的和啟示性的教導(其中包括以馬忤斯路上的奇跡)都發生在數算俄梅珥期間的原因了。(哥林多前書15章7節) 此外,上帝在70年前的數算俄梅珥期間恢復以色列成為独立的國家也不是個偶然事件。這個分水嶺性的先知預言事件揭示並顯示了主神上帝在全地掌權。 你的心是否切切地尋求上帝?你會珍惜個人生命中有一個”以馬忤斯”的經歷嗎?如果是,你可以考慮在今年數算俄梅珥,生命得着極大的祝福! 今天爲以色列大屠殺紀念日(Yom HaShoah)禱告: “耶和華我們的神,你是应当稱頌的。是你領我們到現今這个季節。今天我們深切懷念那些在納粹大屠殺中喪生的猶太人,他們被殺仅仅因爲他們是你立約的选民。我們祈求你安慰仍然在世的大屠杀倖存者。我們祈求你对全世界的以色列人、猶太人說話,告訴他們在大屠殺期間,”他們在一切苦難中,你(彌賽亞耶穌)也同受苦難,並且你面前的使者拯救他們。”(以賽亞書63:9)願以色列全家快快得救,願你的國度如今更丰滿地降临在他們中間。” 敘利亞發生了什么? 這個星期伊朗在敘利亞境內的軍事基地遭到袭击。這次袭击对历史、政治、社會和政府的影响是十分复杂的。虽然我們的观点有限,但可以肯定地說,以色列不會沒有確据、精準的情報就攻击伊朗伊斯蘭共和國。据許多報道稱,伊朗一直在建造、裝備敘利亞的軍事基地和陣營,供其資助的什葉派民兵組織使用。伊朗也一直在迫使阿薩德政權让它在敘利亞建立空軍基地並控制海港。據以色列情報,伊朗革命衛隊正在敘利亞建造一個大範圍的智能炸彈系統,真主黨可用此攻打以色列。這是祕密進行的,俄羅斯並不知道。 自12月以來,在敘利亞境內至少兩個伊朗軍事基地被炸,可能都是以色列的行動。以色列軍事政治領袖表示,如果德黑蘭目前採取軍事报复,將立即導致戰爭升級,可能危及伊朗在敘利亞的整个部署。因此,現在是實施打击的最佳時期。 (阿莫斯·哈雷爾,”伊朗的報復或推動以色列終止德黑蘭在敘利亞的軍事部署”,《國土報》,2018年4月11日) 特朗普總統也在權衡美國要如何應對敘利亞公然地使用化學武器攻擊自己人民。 有观点认为,如果華盛頓和耶路撒冷可以制定一項聯合軍事计划來遏制和打击伊朗在敘利亞的軍事力量,那么中東会呈現新的局面。在美以协调战略方面,即時美國只給予有限的軍事承諾,也會立即改变当地的權力平衡。這很可能會使自俄羅斯謀求更多的外交合作,同時也向德黑蘭發出強有力的信息,它必須尊重美國对其核计划的要求。 (邁克爾·多蘭,哈德森研究所,《紐約時報》,2018年4月10日) 與此同時,伊朗正在經歷一些经济震荡。伊朗里亞爾本週下跌,兌美元匯率下跌35%,創下歷史新低。貨幣下滑對商業造成損害,許多出售國外產品的公司停止了所有銷售。 (托馬斯·阿德布林克,”貨幣陡跌威脅到伊朗的經濟”,《紐約時報》,2018年4月11日)現在是我們求神神爲了福音的緣故震動這個古老的國家的時候了! 以下的禱告重點節選自2018年 4月13日的”以色列代禱者”: 為以色列的領導人禱告,求神引導他們知道如何应对俄羅斯與美國之間潛在的災難性危机和可能性的战爭,且這當中敘利亞、伊朗、土耳其、真主黨和以色列都可能被捲入其中。(我們,泰普林斯基夫婦不認為現在是神所預言發生這場戰爭的時間,所以我們在禱告中宣告祂对任何一場末世爭战的主权時間表) 感謝神讓以色列堅持自己不跨越紅色警戒線,但在該攻擊的時候能準確攻击。 (馬太福音 5章37節) 禱告求神讓以色列維持這个政策,在需要時增強這個政策打击在敘利亞建立起來的伊朗的威脅。 看哪,我已使你(以色列)成為有快齒打糧的新器具 ,你要把山嶺 打得粉碎,使岡陵如同糠秕。你要把他簸揚,風要吹去 ;旋風要把 他颳散。你倒要以耶和華為喜樂 ,以色列的聖者為誇耀。(以賽亞書 41:15-16) 願神讓以色列政治領导層和軍事領袖們的沟通暢达清晰。 求神提醒以色列軍队要順服於人民选出的掌權者的權柄下。(馬太福音 8:8-9) 求神能让國會里反对党人在這爭战的時刻全力支持總理內塔尼亞胡。(士師記20:1) 求神為以色列領導人提供精準且實用的情報。因為當你去打仗,要憑智謀;謀士众多,人便得勝。(箴言 24:6) 求神保守總理內塔尼亞胡,國防部長利伯曼和國防總軍參謀艾森克之間关系。(傳道書 4:12) 求神继续賜給內塔尼亞胡與俄羅斯總統普京對話的勇氣。 求神開啟普京的眼睛,让他明白土耳其和伊朗都不是俄羅斯的同盟。(詩篇55:21) 求神斬斷俄羅斯和土耳其、伊朗之間的同盟关系,甚至讓土耳其和伊朗之間彼此相爭。(詩篇35:26) 求神继续让內塔尼亞胡和美國总統川普之間維持真實的友誼。 求神讓內塔尼亞胡和川普之間的溝通大門持續敞開,让川普在任何他模糊的領域中認清真相。(箴言27:5-6) 安息日平安,數算俄梅珥快樂!

凱瑞和珊蒂·泰普林斯基

. . . → Read More: 以色列生日快乐

The Yeshiva Boys Choir – “Adir”

祷告事项

除灭撒旦在國家、教会與家庭中一切偷窃殺害毁坏的行為与計謀 揭露與除滅仇敵深埋在國家、教會與家庭當中的網羅與謊言。 宣告耶穌的宝血與祂復活的大能,要遏止仇敵一切對國家、教會與家庭攻擊的加碼與反撲。 求主揭開我們眼前的帕子,使我們能夠照着主的旨意為國家、教会与家庭禱告(悔改)。 求主增添、澆灌那「施恩叫人肯求的灵」,釋放國家中的教會進入禱告的作戰位子,讓家庭能夠用心灵與誠實敬拜真神。 奉主耶穌基督的圣名宣告聖灵的大能帶來甦醒的能力進入國家、教会与家庭,使我們得听神的声音、得行神的道路、得見神的榮耀。 奉耶穌基督的聖名宣告教會當進入成熟的階段,不以世界的價值來取代神的榮耀和豐盛! 求神賜教會有一顆心如同以斯帖降服於神,願意說:為這個國家的緣故我願意堅持,我若死就死吧! 求神让教会明白且知道,焉知我們得了這樣的位分不是為現今的机会嗎?求神使遍地築壇禱告不止息的子民起来。 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拒絕撒旦用金牛犢的偶像勢力與謊言試圖來(取代與轉化)國家、教會與家庭。 求主解開信徒属灵黑暗的蒙蔽與貧乏,使渴求神的國降临在國家、教會與家庭中,且得著權柄在其中掌权。 求主耶穌基督的灵剛強我們,好叫我們捆綁壯士,且能奪回國家、教會與家庭所失去的一切命定、基业与位份。 教會要回到起初的愛心,為主在真道上大发熱心。 . . . → Read More: 祷告事项

庆祝以色列独立 70 周年

STREET PARTIES

Join a street party on Jaffa Street/Hillel Street/Ben Yehuda Pedestrian Street and soak in the authentic spirit of Independence Day with music, beverages, and lots of fun.

Wear clothes that you don’t care about too much since they might get stained by all the foam sprayed at you . . . → Read More: 庆祝以色列独立 70 周年

Israel and Russia: Friends or foes in Syria?

Putin and Netanyahu have built a relationship based on mutual understanding if not agreement. How does Syria fit in?  By: Daniel Krygier, World Israel News Israel has been frequently criticized for its military intervention in Syria. Those opposing it claim that this policy increasingly puts Jerusalem on a collision course with Russia. However, . . . → Read More: Israel and Russia: Friends or foes in Syria?

IDF source credits Israel with attack on Iranians in Syria

American paper cites anonymous officer who says Israel acted to contain Iranian efforts to establish bases in Syria, but later amends report to reflect IDF’s official position. By: Batya Jerenberg, World Israel News Although nobody would confirm the admission officially, a senior member of the IDF was quoted in the New York Times . . . → Read More: IDF source credits Israel with attack on Iranians in Syria

来自锡安是信息

加沙邊境的暴動:會否帶下神國的進展?    上週,加沙當選的恐怖主義政府哈馬斯在以色列邊界發動了抗議和騷亂。哈馬斯稱這場運動爲”迴歸之旅”。”迴歸”是指巴勒斯坦人長達70年的要求,即在1948 – 1949年對以戰爭中(以色列的獨立戰爭)的巴勒斯坦難民及其數百萬的後代返回、涌入猶太國家。”迴歸之旅”號召數十萬加沙人前往 – 並且實際上要越過 – 以色列邊界。哈馬斯威脅要持續進逼到5月15日,也就是美國將其駐以色列大使館遷至耶路撒冷的日子。有人認爲哈馬斯此舉是要挑起以色列發動戰爭。

“迴歸之旅”的意圖不是要殺死以色列人,而是要殺死巴勒斯坦人。哈馬斯知道它攻擊猶太人的唯一有效的武器是在媒體和國際法律方面煽動全球仇恨以色列的火焰。因此,它迫使包括婦女和兒童的平民百姓上到以色列邊界的前線。由於每個平民傷亡都能煽動國際社會對以色列的譴責,哈馬斯將這些傷亡數字視爲勝利而不是損失。到目前爲止,已有18名巴勒斯坦人在遊行中遇難,約有1,000人受傷。參與這次可悲的國際宣傳噱頭的受害者家屬會從哈馬斯收到數百或數千美元。

http://www.jpost.com/Israel-News/Before-the-storm-Israelis-and-Palestinians-along-the-border-fence-549028

幾分鐘前,哈馬斯揚言要在今天之內沿邊境焚燒10,000個輪胎。他們的目標是製造足夠厚的黑煙,阻止以色列士兵看到或槍擊暴亂者。然而,因爲風向意外轉移會將黑煙吹回加沙,輪胎燃燒延遲了幾個小時。(這是神垂聽了改變風向的禱告。)以色列已經請求世界衛生組織進行干預,警告有毒氣體將導致前所未有的生態、農業和衛生災難。同時,部署在邊境的巴勒斯坦婦女們還使用鏡子將陽光反射到士兵身上讓他們無法看清。https://www.timesofisrael.com/cogat-warns-of-unprecedented-pollution-as-gazans-amass-tires-to-torch-at-protest/

回想在希伯來聖經中,古時候(現今已滅亡的)非利士人居住在加沙。士師參孫是他們公認的敵人。他們抓住他後剜了他的眼睛。(士師記16:21)但參孫最終報剜眼之仇,殺死了三千多非利士人,包括他們的首領。(士師記16:27-30)

與以色列相爭的,神必與他相爭:”摸你們的就是摸我眼中的瞳仁。” (撒迦利亞書2:8)這裏所說的觸摸神眼睛的瞳仁就好像是用手指去戳耶和華的眼睛,那些膽敢這樣做的人會失去自己的視線,無法看清。

可惜很多加沙人的視線都被矇蔽了,他們被對以色列無情的仇恨弄瞎了眼睛。在黑暗、欺騙和死亡中,真理向他們隱藏了。他們對那位愛他們的創造主知之甚少或一無所知。他們最大的希望可能就在於我們這些會原諒他們併爲他們禱告的人。

以色列與加沙的上一次戰爭發生在2014年。當我爲這場衝突禱告的時候,我感覺到主對我的(珊朵拉)的心說話:”你會不會像你爲以色列禱告一樣、堅持不懈地爲抵擋加沙的敵人和我的旨意成就禱告?因爲以色列和加沙有共同的敵人,這些敵人想要這兩個族羣都滅亡。”在那一刻,我看見加沙人是如何被撒但的最爲殘忍的、強大的、折磨人的一些魔鬼權勢所掌控。自那以後,我對加沙的態度完全改觀了。

“加沙”這個名字源自希伯來語”阿扎”,意思是”強壯”。加沙地帶無論是在聖經中或歷史上都是難以征服的堡壘城市。它的居民是高大的亞衲族(可能是超自然的巨人)的後裔。加沙也是約書亞無法征服的城市。(約書亞記10:41; 11:22; 13:3)它是猶大支派的分地,最終猶大支派征服了加沙,不過佔領的時間不長。(士師記1:18,3:3; 13:1; https://www.biblestudytools.com/dictionary/anakim/)

聖經中有幾位先知預言了神對加沙的審判。(耶利米書 25:20;47:5;西番亞書 9:5-8;阿摩西書 1:6-7)其中,與現今的局勢最相關的宣告性禱告是撒迦利亞書9:5-8。先知撒迦利亞的名字是”神記得”的意思,他的服事時期是在以色列人流亡巴比倫後第一次迴歸以色列的復興期間。我們相信,在今天以色列人第二次(即現在)流亡迴歸的復興的時候,神將記得祂對敵人所發的預言。我們也要清楚,我們不是和屬血氣的爭戰禱告,而是針對邪惡的勢力和魔鬼的權勢,這些纔是我們共同的敵人。讓我們在禱告中不斷地高舉神拯救以色列、也拯救加沙的旨意。我們爲着神的國度,以聖靈所賜的權柄將這場衝突的主權交在神的手中。

亞實基倫(當時是加沙的一部分)將會看見(神毀滅色列的敵人)並懼怕;加沙看見甚痛苦,以革倫(加沙的一個城市)也會因失了盼望而蒙羞。加沙必不再有君王,亞實基倫也不再有居民。外族人必住在亞實突(加沙的一部分),我必除滅非利士人的驕傲。我必除去他口中帶血之肉,和牙齒內可憎之物。他必作為餘剩的人歸與我們的神;必在猶大像族長,以革倫必如耶布斯人。我必在我家的四圍安營,使敵軍不得任意往來,暴虐的人也不再經過,因為我親眼看顧我的家。(撒迦利亞書9:5-8)

其他禱告重點: *         為以色列和加沙的和平禱告(”錫安哪,你要讚美你的神!因為他堅固了你的門閂,賜福給你中間的兒女。他使你境內平安。”詩篇 147:12-14) *         求神使仇敵四散(”願神興起,使他的仇敵四散。他們被驅逐,如煙被風吹散。”詩篇68:1-2) *         求神使敵人混亂。(約書亞書 10:10) *         為以色列軍隊、陸軍和軍事決策者求智慧、約束力和從神來的策略。 *         求神讓以色列各軍隊部門間、還有軍事和政治領導人之間能有清晰且真實的溝通。 *         求精準且詳盡的軍事情報。 *         求神揭露隱藏的陷阱,包括恐怖份子挖鑿的地道,在敵人所設的任何陷阱裡抓到敵人。 *         求神差派天使保護以色列的軍隊和邊境的平民,平民,使雙方的受害程度降到最低。 *         求神揭露媒體和國際外交中的謊言和對事實的歪曲。 *         求神藉著這場爭戰在以色列、加沙和列國中啓示祂自己,彰顯他的榮耀,讓更多人歸向祂。 *         “因為你的仇敵喧嚷…求你也照樣用狂風追趕他們…使他們知道,唯獨你名為耶和華的,是全地以上的至高者。” (詩篇 83:2,15,18)

安息日平安,數算俄梅珥快樂!

凱瑞和珊蒂·泰普林斯基

錫安之光是美國 501(c)(3)的組織,也是福音教會財務責任委員會(ECFA)的成員。您的捐獻是為錫安的事工添加馬力。謝謝您!

. . . → Read More: 来自锡安是信息

犹太人的上海之恩

犹太人的上海之恩:上海犹太难民历史将申遗 2015年02月16日 15:42 博主 曹菡艾澳大利亚Griffith University 大学教授,华裔学者,动物法学家,语言学家。博客关注中国人和犹太人关系和历史,以及犹太文化中的动物保护。 博客编辑 邮件 微博 以色列时报 以色列时报 查看更多 濒危语言专家 – 我的以色列朋友 逾越节的思考 心中的烛光:犹太光明节的启示 海外媒体驻华记者的犹太故事

上周有报道称,上海犹太难民纪念馆将根据犹太难民在上海的名单、数据库、音视频及口述实录等历史资料进行整理,计划申报世界记忆遗产,以纪念二战期间在沪犹太人的避难史。馆方表示,目前已经征集到235件有价值的史料,包括犹太难民二战时期逃离欧洲时的手提箱、船票以及他们在上海生活期间的证件文书。此外,关于亲历者的大量影像资料也将收录其中。另外在摩西会馆(犹太难民纪念馆)对面,长阳路附近75年前原犹太难民集聚区内的“白马咖啡厅”也将重现。

到中国的犹太人大多都听说过古城开封和几个世纪前从中东移居那里的犹太人,但那已是悠久历史和遥远传说,而对犹太人有现实意义和更有亲切感的中国城市是上海,源于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上海收留几万欧洲犹太难民的历史。虽然大多中国人和大多上海人不太熟悉这段历史细节,但无数犹太人和以色列国家对中国当时救命之恩念念不忘,感激不尽。(另一个中国的犹太城市是哈尔滨,我曾也写过)。

我14年6月份回国在上海开会也顺便参观了上海犹太旧址。这个旅游团的导游是一位定居上海多年的以色列人Dvir (旅行社网址),他是安迪的朋友。安迪家人来中国也都去上海参加了他的旅游团。我在上海时间短暂,本以为赶不上了。我到上海机场时Dvir太太正好去送他妈妈回以色列,就顺便接上我直奔位于虹口的霍山公园。

二战期间,在三九年四零年前后,几万犹太人为逃避纳粹迫害到上海避难。当时正值日本侵略军占领上海,他们以犹太难民无国籍为由设立隔离区,对他们行动加以限制。这个隔离区就在现在的虹口区,西起现在的公平路,东至通北路,南起惠民路,北至周家嘴路。而这些犹太难民当时得以到上海避难全是由于一个很了不起的中国人。他就是中华民国当时驻维也纳的外交官何凤山博士。在旅游团讲解过程中,Dvir 特别提到何凤山先生后去了美国定居,直到1997年在旧金山去世。何凤山的女儿曾多次到上海并参加了Dvir 的旅游路线,缅怀其先父。

当年无数欧洲犹太人面临纳粹迫害,而当时大多国家都拒绝给他们签发签证,而这些犹太人处于逃难中,很多没有身份证明更没钱,尽管那时欧洲犹太人在战争爆发前多为有产阶层和富有商业和科技等界的精英。当时,只有少数国家为他们发放旅行许可证件,这包括何凤山博士在维也纳,还有一名当时日本驻立陶宛的外交官杉原千亩。他们两人都是不顾自己外交部上司反对而签发的。何凤山为犹太难民签发的签证很多,数千份,拯救了那几千名绝望站在地狱边缘的人。该日本外交官签发的签证也有几千份,其目的不很清楚,但清楚的是那几千名犹太人,大多数是波兰犹太人,得以逃到了日本,之后辗转去了美国,获得了新生和永远的自由。

Dvir 讲到这,拿出了何凤山和日本外交官当年的照片给大家看。旅游团中一位中年女子,一位美国妈妈,对着她的两个十几岁的孩子说,你们好好看看这个人,记住他,因为要不是他,这个世界上就根本不会有你们!原来美国女子的母亲就是当年获得这个日本外交官签发的签证而逃生,她当时来自波兰,到了日本后又后去美国定居。而没有得到签证的家人朋友,没有拿到那个生命的签证,都在纳粹德国的集中营丧生化为灰烬。几乎每个美国犹太家庭都有着类似的悲惨痛苦经历。我先生的父辈也来自欧洲,是当时奥地利的犹太人,二战之后亲戚中无人还生。我想他们当中没人幸运的拿到何凤山先生给的去中国的逃命签证。Dvir 解说中,还有位于上海东大名路的犹太难民纪念馆的展览中,都有很多类似上述美国女子的经历。当年被救的来到上海的犹太难民,大多在49年后去了美国、澳大利亚和以色列。他们或者他们的子女,最近十多年重返上海,故地重游,对何凤山先生的人道善举救命之恩,永世感恩。

旅游团还带我们去看了当时犹太难民居住的虹口弄堂和住处。现在那里的房子居住条件仍十分恶劣,房子有些外面有着脚手架支撑以防倒塌。十分狭窄昏暗的弄堂,看上去简陋、危险。外面凉着衣服,居民还在用马桶,没有卫生设施。可想而知七十多年前的情形。但对于那些得救的犹太难民,当时就是生命、是希望。虹口就成了当时的犹太“隔都”(ghetto). 虽然条件极为艰苦,但智慧勤劳的犹太人不久就在虹口建立起了自己的社区,开办学校,出版报纸,上演意第绪语言的戏剧。当时在上海的犹太人上万。

此外,上海除了是二战期间欧洲犹太难民的避难地,在此之前,也有一些显赫的犹太商人在上海建业,最为著名的是传奇的英籍犹太人Sassoon 1920年代在外滩建的沙逊大厦(Sassoon House),曾称华懋饭店,即现在和平饭店,上百年来上海的一个地标建筑。还有当时为Sassoon 旗下在上海的酒店工作的另一传奇人物Kadoorie (嘉道理),也是来自中东的英籍犹太人,在上海跟随沙逊家族发迹,后在香港和上海经营豪华酒店香港的半岛酒店,今年半岛酒店又重返上海滩。

我想,不论什么民族,都应该知道感恩。中国人常说,滴水之恩以涌泉报答,应该牢记。犹太人过年过节也时常忆苦思甜。也许我们都应时常感恩,时常忆苦思甜。

当时犹太人的绘画,欢庆新年

. . . → Read More: 犹太人的上海之恩

异象——为以色列祷告直至她进入神的命定

异象——为以色列祷告直至她进入神的命定  

  为耶路撒冷求平安,守望直到她的公义如光辉发出,她的救恩如明灯发亮…成为可赞美的。 (诗122:6,赛62:1-7) 为神的选民犹太人得救祷告:「口里认耶稣为主,心里信神叫他从死里复活…」并说:「奉主名来是应当称颂的。」(罗10:9,太23:39) 为以色列祷告,直至她进入神所命定中的丰满里,又使神得荣耀,成为列国之光。 (赛49:3、6)   重申基督教的希伯来文化根源 重申基督教的犹太根源并鼓励教会重视根源文化的属灵精义。(罗11:18) 结连华人和犹太人在主里成就的新人。(弗2:15,3:6)   拒绝「代替神学」所带来的负面观念。 取代神学的严重错误  【何谓「取代神学」? 取代神学」认为基督的教会已经取代以色列,基督徒取代了犹太人。   取代神学带给犹太人的灾难 过去受到「取代神学」的影响,这一个神学带来我们与犹太人的分裂,这一个思想也影响到爱主的在游斯丁、马丁路德的思想里。 这思想影响、充满世界各地的教会,认为犹太人是得罪神,他们是被神弃绝,我们外邦的教会取代了他们,所有神的恩典、神的赐福已经给了教会,不再给犹太人,他们是该受到咒诅的。   希特勒也以此为借口杀害了六百万名犹太人。 现今绝大多数教会被错误的取代神学所影响,仍然对以色列及犹太人漠不关心,不幸的是那个敌对以色列的灵仍然存留到今天。甚至在“取代神学”的影响之下,有些人仍然认为教会己经完全替代了以色列的地位。因此现今绝大多数教会对以色列国及犹太人的态庋仍然是觉得与我们何干。】   神对以色列国及犹太人的命定 因着以色列人撇弃福音,救恩就临到我们这些外邦人,但神并未因此就全然弃绝他们,神的心意是要藉着外邦人的得救,带来以色列人的悔改,最终以色列全家都要得救(26节)。我们是与以色列「同享」神的救恩,不应有「独享」的心态,更不该有「取代」的错误神学观。以色列与我们同为神的后嗣,同享神的恩慈。   对以色列应有的态度: 我们种什么,就必收什么。虽然我们的列祖种下拒绝犹太人的种子,但有一天,当来自世界各国的教会聚集在一起,为我们的列祖所作的向神悔改时,我们会成为那被接上的橄榄枝,与犹太人产生真正的连结。 我们的教会要为此悔改,为「取代神学」而悔改。我们要看到「因为神的恩赐和选召是没有后悔的」(罗十一29),保罗所写「没有后悔」是指犹太人,而且保罗还说「于是以色列全家都要得救」。   求主在教会中挪去取代神学的帕子。 教会要为历史上因「取代神学」所犯的错误悔改。 存谦卑的心,祝福、安慰以色列人。   为耶路撒冷求平安。 我们相信我们要为荣耀的君王预备道路,也相信我们能够看见列国与以色列在主里面要合而为一。 所以在诗篇122:6「你们要为耶路撒冷求平安。耶路撒冷啊,爱你的人必然兴旺。」   支援犹太人回归应许地 (Aliyah) 认同在末后的日子犹太人回归以色列应许之地是神的旨意。  (赛43:5-6,耶31:8-10,结34:27-28,36:13、24,37:21-2,亚8:7-8) 设立「利未献金」支援回归的犹太贫穷家庭及以色列地的孤儿寡妇。   培育新妇战士预备荣耀大君王的复临 认同主再来的日子近了,未来的世代会越见混乱和邪恶,却信 神的大能越觉显明,故向这世代发出警备的讯号。(珥2:11,摩4:12) 培育下一世代,代代相传,敬虔自守,警醒祷告,切实相爱,坚守主道,圣灵充满,信心超越,成为圣洁新妇战士,预备迎接 . . . → Read More: 异象——为以色列祷告直至她进入神的命定

以色列余民《妥拉的奥秘》

以色列余民《妥拉的奥秘》 发布者: 活水江河  

  以色列余民的博客   利未记23章要求我们每年从逾越节后的安息日的次日,数算俄梅珥(Sefirat HaOmer)ספירת העומר ,一共要数七七四十九(7×7=49)天。在第七个安息日的次日,共计五十天,就是七七节(五旬节)。   每年三月初六是七七节,以色列人在这一天领受妥拉。七七节是以色列人和神订婚的日子。   在每年数算俄梅珥的第33天,就是二月十八日,是一个拉比定的节日,叫“俄梅珥33天节”,希伯来文是:לג בעומר  Lag BaOmer。其中:Lamed(ל)是30,Gimal(ג)是3,加在一起代表数字33。   我们在前面分享了诗篇119章18节里隐藏的奥秘:   http://hi.baidu.com/shabbatshalom/blog/item/1ad1999a18c62e176f068c84.html   在上面的分享里,我们知道,打开眼睛的“开”,是:גל ,正好是将 לג 颠倒过来,其数字是33。   我们先来学习“俄梅珥”这个字。该字是个计量单位,在希伯来文里拼写为:   עמר   这个单词和妥拉里经常出现的“说”拼写很接近,唯一的区别是Aiyin和Alef的调换:   说 =    אמר   神通过“说(话)”创造天地。神先说:“要有光”,其中“光”在希伯来文里是:( אור);   神然后说:…水…,其中“水”在希伯来文里是:(מים);   神然后说:…空气…,其中“空气”在希伯来文里是:(רקיע)。   我们发现,神通过“说”创造的前三“物”的每个希伯来文单词的第一个字母正好组成一个“说”字,就是:אמר;   同样三“物”的最后一个字母正好组成一个“俄梅珥”,就是:עמר   我们从中可以了解“俄梅珥”和“说”的联系,这就是为什么神要求我们每年这个时候要“数算俄梅珥”。所谓的“数算”就是要用口“说”出来。   “数算”一词在希伯来文里是:ספירה . . . → Read More: 以色列余民《妥拉的奥秘》

四川羌族与以色列渊源

四川羌族与以色列渊源:或是以色列遗失十个支派的后裔 羌族建筑:碉楼(图:网络资料)  

羌族建筑:碉楼(图:网络资料)   羌族,一个聚居在中国四川的岷江以西与西藏接壤与的山区的民族,很可能也是以色列遗失的十个支派中的后裔。内地会西教士陶兰斯(Thomas Torrace)考证认为,这些古老的以色列人在公元前若干百年,就来到了中国。 圣经记载亚伯拉罕生以撒,以撒生雅各,雅各又名以色列。之后雅各生了12个儿子,发展为以色列12支派。以色列王国分裂后,南国犹大有两个支派(犹大支派、便雅悯支派),北国有十个支派,但是在北国以色列被亚述摧毁以后,便消失于圣经的记载。 1896年陶兰斯从苏格兰来中国传教,成为一名四川成都的华西传教士,在40年的宣教工作中,他与羌族有过长时间接触。1937年他将研究的心得写成《中国最早的传教士:古老的以色列人》一书,但引起诸多争议。 那么为什么陶兰斯认为羌族与以色列有着历史的渊源,甚至认为羌族就是以色列的后裔呢?主要是因为在两个民族在生活和信仰等多方面的相似之处。 1. 建筑 羌族的住屋多为石砌平顶庄房,除此之外,建筑以碉楼、索桥、栈道和水利筑堰等最著名。陶教士题醒我们,若将这些村寨的设计架构和考古学家所挖掘出土的以色列重镇伯示麦比较,可以说是非常相像。原来亚摩利人也有类似的碉楼。 2. 生活用品 在有些地区,羌族的妇女头带半月形的一串银圈作为装饰,这就好像巴勒斯坦的妇女头带半月形的一串银币一样,也就是以赛亚所说的“月牙圈”(3:18)。秦汉年间羌人打水是妇人家的事,她们把水壶顶在头上,和犹太人的习俗一样。考古学家通过对比从羌人坟墓中和希伯仑坟墓中挖掘出的文物证实了这一点。 3. 婚姻习俗 羌族办结婚喜事有不少的规矩,诸如:新郎要陪新娘回娘家,而娘家要预备好“回门酒”,亲友要给新婚夫妇送礼,还要致词祝福。此外羌族还有一个独特的习俗:如果哥哥死时没有后裔,作弟弟的有义务娶嫂嫂为兄立后。这与旧约中的“为兄立后”之条例不谋而合。在上一个世纪初叶,只要法令许可羌人还在实行这个条例。 4. 以动物取名 论到羌族“种类繁炽”,他们有一个有趣的习惯,依其种类为自己起名:有牦牛羌、白马羌和参狼羌等等。事实上,这是圣经中闪族的古老习惯。以色列先祖雅各就是用动物给他的十二个儿子起名。(创49:9-27)。 5. 惧天与一神观念 中国有一句俗语说“痛则呼娘、穷则呼天”,羌人在急难的时候则会喊一声“Yahwei”(雅威),那正是以色列之神的名字“耶和华”。他们有惧天并一神的观念,他们称神为“Abba Chee”,其意思即为“灵父”或“Mabee Chee”即“天上的灵”。这个称呼的背后说出,他们所以为的神是有位格的像父亲一样,但也是形而上的、天上的灵不像周围的物质一样。

 

在日常生活中,“Abba Chee”常在他们口中。无论逆顺或祸福,他们求告祂、敬畏祂、尊崇祂。由于汉化或藏化的结果,他们也跟着大家拜偶像,所以羌人的宗教给人的印象是多神的。 6. 献祭礼仪 羌人每年有三大节庆:新年、仲夏的平安节和初秋的感恩节。节庆的同时,要在山顶或山腰的高处举行一年一度的献祭大典。他们先是在高冈上找到一片小树林划别为圣,然后就在其中立起一座石祭坛。筑坛的规矩也如同出埃及记二十章25节所载,不可用凿成的石头。大典的时候,一切的男丁必须全体参加,不得无故缺席,就好像以色列男丁每年三次上耶路撒冷过节一样。

 

羌人献祭的赎罪观念与犹太人相同,每年必以羔羊为祭。一般的宗教献祭的目的是感恩或安抚神明,羌人献祭却是为了赎罪。在大典的时候,石祭坛上摆了一块发亮的白石、一种白色石英石。其实,这白石只是象征性的,代表神的圣洁。

 

祭典的当天,要用一根新绳将羊羔迁到祭坛,然后封锁这只羊羔走过的路径,只许礼拜的会众通过。祭司在祭典中就位前,坛上摆好了一大块无酵饼和一壶酒。典礼从鸣枪开始,祭司致词之后,就将羔羊的绳子解开,然后和族长们按手在祭牲头上。接着是祭司代表会众向神祷告,其中的几句大意是这样:“我们洒血是为着我们的罪;神哪,请悦纳我们的祭。”接下来羔羊被杀,血则流在盆子里;这时祭司用一根草,把羔羊的血洒在祭坛上。典礼至此大致宣告完毕。 7. 祭司制度 说到祭司,他们的穿著上以及规矩上,都如同撒母耳记上十五章二十七节、以及利未记廿一章七节及十三节所叙述的。祭司父传子、子传孙,犹如以色列的世袭制度。祭司手中的仗更是有趣,有蛇的形状盘桓而上(见图),叫人想起摩西怎样在旷野举蛇。 除此之外,陶教士特别注意到:羌人与巴勒斯坦人在歌曲中特殊变调上非常近似。在他们的习俗中,他们将一区的森林关闭五十年,然后在一特定庆典之后开放,这很自然使人想起以色列人的“禧年”。 综合来看,羌族与以色列民族有很多相似之处。陶兰斯总结,实际上拥有“犹太人信仰”的羌民是“前往中国的最早的传教士”,既向同化了他们的汉人,又向周围的部落族群传播他们的宗教信仰。 据此,有人认为“羌族”是属于北国十个支派中的一支。另外有人分析认为开封定居的犹太人系属南国两支派的一支。目前,于中国河南省开封市内,仍存留着一个犹太人社群,是由北宋时开始定居于开封,亦是纪录保存得最完整的中国犹太人社群,称为“开封犹太人”。千百年以来,他们一直持守着犹太人的血脉,但是他们的外貌与中国人竟是完全没有分别。而在开封犹太人的小区中,曾刻凿过四块石碑,其中亦有记载以色列人最早于周朝已来到中国。 对于陶兰斯有关羌族的考证,目前还存在较多争论。在邓宏烈博士的《西方传教士眼中的羌族神灵信仰》一文中,作者就阐述了当时的传教士葛维汉所代表的与陶兰斯截然对立的观点。 葛维汉是美国芝加哥人类学博士,1911年以传教士和学者的身份来华,在中国生活和工作了38年,而其中36年是在四川度过的。与陶兰斯一样,他也在羌族地区传教并对羌族宗教有过考察,但葛维汉认为羌族宗教并非一神教。在羌族一些受基督教影响较深的村寨,当地天神“木巴瑟”又称做“阿爸齐”,葛维汉认为这是羌人接受陶兰斯等传教士“天父”之说的结果。他称羌族认为天神“木巴瑟”的地位与在中国民间被认为是主宰宇宙的至尊天神玉皇大帝等同,这是由于羌族受汉族道教影响的缘故。 葛维汉认为,“木巴瑟”的意思相当于“天”,“天”是古代周人的神,在历史上羌族(姜姓之族)又是周人的盟友。他强调:“羌族的‘木巴瑟’与汉族的天神相关,周人联合羌人反抗商人的统治,这个观念至今还存在于汉族之中。”他认为当代羌族为周之羌或姜姓之族的后裔。羌族的“天”信仰,证实此民族的历史延续性。 陶兰斯认为“羌民为一神教信徒”,但葛维汉认为羌族多神信仰,他列举了羌族的5个大神、12个小神和一些地方神。他指出,羌人家中大多祭祀5种主神,具体名字,各地皆有不同。除了各家中所祭祀的神外,每个村寨地区都有当地的神。葛维汉认为把那些似乎与西伯来人的文化和宗教相似的特征解释为中国西部少数民族的普遍做法更为合理。他认为,羌族不是一神论者,也不是以色列人的后裔。因此,也有有学者指出,所谓“羌民宗教”与“羌民”一样,只是汉、藏两大文化体系间一个模糊的混杂的边缘。 1988年,陶兰斯的儿子、英国爱丁堡大学陶兰斯教授Dr. T.F.Torrance为之再版,陶兰斯教授承认他的父亲书中一些断案有失误之处,然而对书中主要有关以色列渊源的立论则深信不疑。在他为父亲所作的辩护中,最有力的一点是“羌族和摩西五经记载的宗教仪式之间的几点相吻合之处可能被忽略了、被消解了,或者被视为邻近民族的影响。”他认为,这一系列的“相合之处”所依赖的内在统一性却不应被轻易忽视。 邓宏烈博士认为陶兰斯真正想做的是要拾遗一个古老民族保持至今的原始宗教信仰的风貌,希望得出与基督教之上帝信仰一样的解释。葛维汉则注重羌民族原始宗教信仰之现状的采摘,从受汉藏文化的影响来梳理羌人原始宗教信仰之多元混杂的现象。 台湾历史人类学学者王明珂指出:“在基督教文化中心主义偏见下,陶然士所认知的羌民是高贵的一神教信徒,他们的信仰与习俗中保存了许多古以色列人的宗教文化。……葛维汉接受中国学者所建构的‘羌族史’(姜姓族与周人对天的信仰),因而将羌民对‘天’的信仰视为该民族长期受汉族与藏族影响下的古老文化残余。

. . . → Read More: 四川羌族与以色列渊源

《如何为以色列祷告》

叶光明《如何为以色列祷告》  

  整理摘录于叶光明牧师讲道集:11项为以色列代祷的原则——   但愿你看完这篇讲道信息后圣灵充满你,开始为以色列祷告。   以下这11项代祷原则使你能更有果效地为以色列祷告,都是从不同的角度为以色列祷告。     1, 必须照神的话祷告。   举例:太24:20 你们应当祈求,叫你们逃走的时候,不遇见冬天或是安息日。   这里神没叫我们祈求不逃走,因为我们一定得逃走,你唯一可以祷告的是不用在冬天或安息日逃走。   最强有力的祷告就是照着神的话祷告。历代志上17章。大卫想为神建圣殿,先知拿单也支持他。但神却晓谕拿单祂不要大卫来建殿,但神却会为大卫建立家室。神的想法与人的想法有天地之别。所以大卫第二天就谦卑在神面前祷告:“照你所说的而行”(代上17:23)。这样祷告的能力最大!   路1:38 马利亚说:“…情愿照你的话成就在我身上”。事情就成就了。   代祷的一大作用就是祈求神祂已经说过会成就的事。这也是神在耶路撒冷城中设立代祷者的原因。以赛亚书62中提到的“代祷者”一词的希伯来文是MASKIR,意思是提醒别人的人。因此代祷者的职责就是提醒神祂的预言,提醒神要照祂所说的去做。   因此,代祷者必须熟悉神的话,必须清楚神的目的和行为。   2,带着感恩和赞美来祷告。   诗100:4 当称谢进入祂的门,当赞美进入祂的院。   这是很重要的原则:惟有从感恩的门和赞美的院才能直接来到神的面前。   神给我们一个范例。耶利米书31:7 耶和华如此说:“你们当为雅各欢乐歌唱,因万国中为首的欢呼。当传扬颂赞说:‘耶和华啊,求你拯救你的百姓以色列所剩下的人’”。   关于传扬(PROCLAIM,宣告):我们手中的杖就是圣经,我们透过宣告来释放大能。带着信心,不管什么情况都宣告神的话,将神超自然的能力释放到那个情况中。   这节经文中神对我们说:“你要宣告!将我的应许释放到以色列永恒的归宿上”。   另外,这节经文也提醒我们:要献上赞美。这节经文神说了五件事:唱歌、欢呼、传扬(宣告)、颂赞和祷告。所以我们对神的应许可以有这五种反应。注意:祷告在其中是最后一项,因为有前面几个步骤祷告才有果效。   特别要对神为以色列所做、正在做而将要做的事而献上感谢和赞美。   3,犹太人和外邦人要在神面前彼此认罪   真正的代祷者会来到神面前认罪,最好的一个例子就是但以理。他是旧约圣经中一个极虔诚的义人。有两个重要的人物未在圣经上留下犯罪记录:一个是约瑟,一个是但以理。当但以理发现应该为以色列人归回耶路撒冷而祷告时,就来到神的面前祷告。虽然他是个极虔诚的义人,却把自己看成是和同胞一样有罪的人。   你若想做个代祷者,就不能光站着一边说别人错了,这样神不会听你的祷告。你必须说:“我们错了”!你必须看自己正如所代祷的家人、传统、文化或国家一样犯了罪。   但以理书9:5 . . . → Read More: 《如何为以色列祷告》

《反犹主义的根源》

叶光明《反犹主义的根源》  

  罗马天主教历史学家费兰尼(Michael Flannery)在他撰写《犹太人的痛苦》(The Anguish of the Jews)一书中,对过往2,300年来持续不断的反犹主义作出了一个既简略又真实的总结。他说:”反犹主义是人类历史上最长和最深远的仇恨。其它仇恨的严重程度或许在某一历史时刻超越了它,但这些仇恨到头来已不复存在,或正逐渐掉进历史的废物箱。有甚么仇恨能持续23个世纪?为什么经过六百万人的种族灭绝行动后,这种仇恨竟然仍然存在,并且拥有继续发展下去的潜质?这种历史现象实在令人大惑不解。这种绵延不断的仇恨和压迫是怎样来的?有谁应当为此负上责任?”   作者费兰尼提出了他自己对反犹主义的理解。他的结语很有启发性,但按我个人的意见,他并没有提供足够的解释。多年来,我曾听过不少对反犹主义不同的理解,分别从神学、哲学、社会学和经济学角度加以分析,但没有一个能抓到问题的关键。   1946年(以色列复国前两年),我和我的第一位希伯来文老师石嘉(Zion Segal)讨论这个问题。他是新成立的希伯来大学的秘书。石嘉相信反犹主义的问题基本上是社会学方面的,犹太人是拥有独特文化的少数民族,与寄居的外邦国家的文化并不协调;他认为一旦犹太人拥有自己的国家,反犹主义的问题当可迎刃而解。   对他的意见,我作出这样的响应:「倘若可以从社会学角度解释反犹主义的根源,那么,从以色列复国到彻底解决反犹主义这问题,肯定还有漫漫长路。我的想法是:反犹主义的根源是属灵的,倘若这看法正确,犹太人复国并不会解决问题,反而提供了一个聚焦点,使问题更为严重。」   我说这番话到现在已差不多50年了,很遗憾,历史证实我的看法是对的。以色列复国,只是提供了一个「政治上正确」的字眼──「反锡安主义」取代了昔日的「反犹主义」。犹太人复国后,倘若有任何改变,那便是对神选民的仇恨更加增强。   虽然我正确地指出反犹主义的根源原是属灵的,但一直以来,我并不觉得自己已找到问题的所在。最近我不经意地从圣经中得着两次连续的亮光,令我相信可以追溯反犹主义的根源。有一次当我在耶路撒冷教会讲道时,我没预期听见自己说出这句话:「反犹主义可以以一个字总结──弥赛亚!」那一刻,我才明白到从一开始,反犹主义的源头就是撒但,牠知道弥赛亚将要战胜牠,而弥赛亚是借着神的选民而来的。从以色列成为国族开始,撒但一直不停地努力做两件事:引诱他们拜偶像;这计谋若失败,便全然毁灭这国这民。   历史上记录了撒但几次企图毁灭以色列国。在埃及,法老下令杀害他们全部男婴。如果这命令真的彻底执行,这民族便会被歼灭。后来,波斯帝国的哈曼差点儿执行法令,歼灭帝国内所有犹太人,即当时世界上所有犹太人。主前第二世纪,叙利亚的独裁者安提亚古.以法彼尼斯(Antioch Epiphanes)企图逼使犹太人放弃独特的文化信仰,融入希腊帝国的拜偶像文化。后因马加比人勇敢顽抗,他的图谋终不能得逞。一个半世纪后,耶稣终于在犹大地出生,成为神所预备的弥赛亚。   借着在十字架上成为祭牲,耶稣成就了祂降生的目的:作为以色列和万国的代表,祂为我们满足了神公义的要求,除去撒但对我们一切的控诉。借着十字架,祂使撒但遭受完全、永恒、不可改变的挫败。不过,这挫败的全面体现还要待耶稣再来时才实现。撒但比许多神的仆人更留意圣经的预言;耶稣再来前,撒但知道牠仍然可以自由地继续牠的罪恶活动,作「这世界的神」。(林后4:4)   有一件事比任何事情令撒但更恐惧万分,牠会在自己能力范围内,用尽各种方法去敌挡这件事:耶稣将会带着权柄和能力,满有荣耀地再来,在地上建立祂的国度,从地上驱逐撒但。   主耶稣在有关耶路撒冷的预言中,指出祂再来之前有两件事必然发生。在马太福音24:14,祂说:「这天国的福音要传遍天下,对万民作见证,然后末期才来到。」在祂将完结地上的职事时,耶稣给祂门徒明确的命令:「你们往普天下去,传福音给万民听。」(可16:15) 「你们要去,使万民作我的门徒…」(太28:19)耶稣从来没有撤销这命令,直到今日这命令仍然有效。祂不会再来,直到祂的门徒完成这使命。因此,撒但在牠能力范围内,会竭尽办法阻挠教会完成主的使命。教会拖延愈久,撒但保留牠的领域也愈久。   耶稣将传递天国福音的使命交付门徒之前,对耶路撒冷的犹太人说:「看哪,你们的家(圣殿)成为荒场留给你们。我告诉你们:从今以后,你们不得再见我,直等到你们说:『奉主名来的,是应当称颂的!』」(太23:38-39)撒迦利亚书12:10预言主必预备祂子民的心,迎见他们的弥赛亚:「我必将那施恩叫人恳求的灵,浇灌大卫家和耶路撒冷的居民。他们必仰望我,就是他们所扎的;必为我悲哀,如丧独生子,又为我愁苦,如丧长子。」这里主自己以第一身来说话,祂说:「就是他们所扎的。」   圣灵将以超自然的方式开启犹太人的心,使他们看出耶稣就是弥赛亚;犹太人会因曾拒绝主并钉祂在十架上痛悔万分。请留意:这预言是关乎「大卫家和耶路撒冷的居民」。这件事发生之先,犹太人必先归回应许之地和耶路撒冷。否则,撒但被彻底打败的时候还未来到。   耶稣再来前必先成就的另一件事,就是犹太人在应许地和耶路撒冷,心田预备好承认耶稣就是弥赛亚。耶稣第一次藉犹太人而来是历史的事实,祂再来的时候,也会先临到犹太人中间。   这次圣灵的开启,使我对因以色列所引发的世界性动荡和骚乱有全然崭新的理解。为什么处于地中海东岸、人口只得五百万、面积仅仅相等于威尔斯或新罕布什尔州的以色列国,却成为世界传媒、联合国和各国政府的聚焦点?   我对约珥书3:1-2也有了崭新的理解:在末后的日子,神会按列国如何对待回归应许地的以色列的态度来审判他们。「到那日,我使犹太和耶路撒冷被掳之人归回的时候,我要聚集万民,带他们下到约沙法谷,在那里施行审判;因为他们将我的百姓,就是我的产业以色列,分散在列国中,又分取我的地土。」   这些启示的含意既深远又使人颤栗不已。我们对耶稣再来的态度究竟如何?我们是否关心将福音传遍整个世界?我们对犹太人在应许地上重建家园是否关注?倘若我们对福音遍传世界漠不关心,表明我们对耶稣再来同样漠不关心。   不少基督徒会把要将福音遍传世界的迫切性挂在嘴边,却对以色列的回归和复兴不闻不问,心灵里也没有任何洞见。这两件事都是圣经预言的主题,也是主耶稣自己宣讲的话语。   以色列回归和复兴这件事,超越神学的探讨或理性上的理解。这是属灵的事。反对以色列回归复兴的灵,就是反对耶稣再来的灵。虽然它可能穿戴上不同的面具伪装,它始终是撒但自己的灵。   面对这些清清楚楚的圣经课题,我们要问自己一个决定性的问题:我是否真诚地委身于以合法方式支持福音遍传这使命,支持以色列在自己国土上重建家园?我们的答案,会将我们内心对主耶稣再来的态度显露出来。     叶光明牧师   一九一五年叶光明(Derek . . . → Read More: 《反犹主义的根源》

《我们对以色列的亏欠》  

叶光明《我们对以色列的亏欠》                                                     耶稣在雅各井旁与撒玛利亚妇人谈话时对她说:「你们所拜的,你们不知道;我们所拜的,我们知道,因为救恩是从犹太人出来的。」(约4:22) 耶稣以「你们」代表撒玛利亚人,以「我们」代表犹太人。祂以犹太人自居;以犹太人的身份说话。在圣经最后一卷书启示录5:5,耶稣被称为「犹大支派中的狮子」。「犹太人」字源「犹大」这名字。对我们来说,明白耶稣特别与犹太人认同,是何等重要的事;圣经显示主与犹太人认同,并不以祂地上生命结束而终止,在祂死后、埋葬、复活,甚至延展至永恒,祂仍然与犹太民族认同。     对我们来说,承认耶稣对撒玛利亚妇人所说的真理──「救恩是从犹太人出来的」──同样是非常重要!这是不可或缺的历史事实。没有犹太人,我们会有以色列列祖、先知、使徒、圣经和救主吗?没有!全世界所有国家民族所享有最宝贵的属灵财产,都是源于犹太人。不论我们是阿拉伯人、非洲人、亚洲人、欧洲人、俄人、美洲人或中国人,这个说法都是正确的。我们都欠犹太人一笔无法计算的属灵的债。     圣经清楚表明神要求所有其他国家的基督徒承认对犹太人的亏欠,并要求我们尽力去偿还。在罗马书11:13保罗主要写给外邦基督徒的书信中说:「我对你们外邦人说这话…」,他提醒外邦人欠犹太人的债,并警告他们不可对以色列存骄傲、忘恩负义的态度。分析这章经文显示保罗用「以色列」代表那些生来是犹太人的,借以有别于在外邦出生的基督徒。换言之,他没有用「以色列」作为教会的同义词。     在罗马书11:30-31,保罗总结论外邦基督徒对以色列亏欠和当尽的责任时说:「你们(外邦人) 从前不顺服神,如今因他们(以色列人) 的不顺服,你们倒蒙了怜恤。这样,他们也是不顺服,叫他们因着施给你们的怜恤,现在也就蒙怜恤。」换言之,神的怜悯,既藉着以色列人临到外邦基督徒,神也要求我们照样以怜悯待以色列人。我们当如何履行这责任呢?     以下是四个实际当行的方法。首先,我们可以培养和表达对犹太人诚\恳关爱的态度。典型的见证布道形式根本不能打动犹太人的心。事实上,基督徒经常激怒犹太人,使双方的关系疏远。但很奇妙,当犹太人面对温柔真诚\的爱时,他们刚硬的心便溶化了。过往一千九百多年来,当犹太人在世界各地流徙时,甚少遇到人对他们表达真诚\的关爱!为了主自己的缘故,让我们不再尝试令犹太人「信教」,让我们开始偿还长久以来欠他们十字架所彰显的爱的债。     第二,在罗马书11:11保罗说:「救恩便临到外邦人,要激动他们(以色列人) 发愤。」另一个重要的、能偿还欠犹太人的债的方法,就是藉着显露神在基督耶稣里让我们所享有的祝福的丰盛,激发犹太人的嫉妒,因而渴慕我们所享有的。这些祝福应该显现在我们生活的每一个层面:属灵、身体、经济和物质方面。但更重要的,是藉着信徒合一的生命表彰出来──在圣灵里公义、和平和喜乐的生命。     可惜,十多个世纪以来,犹太人很少在基督徒之间见到令他们妒忌羡慕的福气。他们见到的,是众多的基督教教派和自称「基督徒」的,彼此批评,甚至以基督教名义彼此杀害。没有别的地方,比基督教和犹太人同样视为最神圣的耶路撒冷,更罪恶昭彰地显露基督教的分裂。在基督教圈子所谓的「圣景遗址」,基督教教派为了証明自己是正统,为了捍卫一己权利,不惜互相争斗,甚至互相残杀。自以色列国成立以来,不断传出基督教宣教士向以色列宗教部长投诉另一基督徒组织,并要求当局将他们驱逐出境。这一切使犹太人惊叹:「看啊!这就是所谓基督徒彼此相爱的表现!」     第叁,圣经劝告我们要藉祷\告为以色列求好处:「你们要为耶路撒冷求平安。耶路撒冷啊,爱你的人必然兴旺。」要有效地祷\告,我们需要从圣经中找出神对以色列和耶路撒冷的心意,然后明智地、持续地为神心意得着成就祷\告。当我们研读圣经时,我们会发现,终有一天,公义和平要从耶路撒冷开始,传遍地上所有国家。因此,为耶路撒冷祷\告,包括了为万国万民代求在内;万国万民的福祉,与神最终应允我们为耶路撒冷献上的祷\告紧密连结。     但以理是这种祈祷\的圣经模范。他定意每天叁次祷\告,窗户开向耶路撒冷。但以理的祈祷\惊动撒但,威胁到牠的王国,以致牠利用人的妒忌,促使整个波斯帝国改变法律,使但以理的祷\告成为非法活动。另一方面,为耶路撒冷祈祷\对但以理来说是那么重要,以致他宁愿被抛进狮子坑也不愿意放弃祈祷\。最后,但以理的信心和勇气胜过撒但的反对,他也从狮子坑胜利地走出来,继续为耶路撒冷祈祷\。(参阅但以理书第6章)     根据我自己多年经验,我想表达一下自己的一些看法。我发现委身于这种为耶路撒冷和以色列的祈祷\,必然引发由撒但发动的强烈反击。另一方面,我也发现,神对那些真正这样祷\告的人的应许是真实的──「爱你的人必然兴旺。」这是引向丰盛应许的途径,不单是经济或物质方面,也包含恒久享受神的喜悦、供应和保护。     第四,我们可以藉着实际的仁爱怜悯来偿还对以色列的亏欠。在罗马书12:6-8,保罗列出基督徒应该培育和操练的七个不同恩赐。他提及最后的一个是怜悯!我相信基督徒不单对个别的犹太人,也应当对以色列这国家操练这恩赐。如此,我们会在某程度上补偿多个世纪以来,以基督教名义对犹太人发动的无数不公义、残酷和野蛮的行为。     犹太人曾经受过很多不同民族不同形式的迫害。从犹太人的历史来看,对他们最残酷和最持续的迫害来自基督徒。在我们抗拒接受这观点之前,让我们简略地浏览它所依据的历史事实。中古时期,十字军经欧洲去「解放」圣地途中,大量残杀犹太社群,男女小孩大批死亡。当他们成功占领耶路撒冷时,他们流人的血,显露更骇人的残酷,甚于之前占领耶路撒冷的外邦军队,或许只有提多将军的罗马兵可以匹比。 十字军这一切恶行都是奉基督的名,并以十字架为他们神圣的标志。之后,在欧洲和俄罗斯的犹太人区,基督徒牧师带着十字架,引领群众冲击犹太社群,掠夺和烧毁他们的家园和会堂,强奸妇女,并杀害那些企图自卫的犹太人。他们合理化的依据是:「犹太人是杀害基督的凶手」!记忆犹新的是纳粹党:他们有系统地歼灭在欧洲的六百万犹太人,主要利用路德宗信徒或天主教徒为工具!当时在欧洲或其他地方,没有基督徒组织发出抗议或谴责纳粹党的政策。在犹太人眼中,基督徒群体对他们所受的苦难只是沉默地旁观。这些经历对犹太人造成的影响,不是派派小册子或讲讲道足以消除。它要求行动──不论个人还是群体──好明显神的仁慈和怜悯。   . . . → Read More: 《我们对以色列的亏欠》  

Haley rebukes Assad over continued use of chemical weapons

Haley assails Assad regime’s use of chemical weapons amid uncertainty over Trump’s stance on Syria. By: Ben Cohen, The Algemeiner Amid uncertainty over the future direction of US policy in Syria, US Ambassador to the UN Nikki Haley issued a stinging rebuke on Wednesday to President Bashar al-Assad’s regime over its continued use . . . → Read More: Haley rebukes Assad over continued use of chemical weapon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 2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