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se of the Day

“Do not let any unwholesome talk come out of your mouths, but only what is helpful for building others up according to their needs, that it may benefit those who listen.” — Ephesians 4:29 Listen to chapter Copyright © 1973, 1978, 1984, 2011 by Biblica. Powered by BibleGateway.com.

历史日志

2017年九月
« 8月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  

林書豪訪曼谷紅燈區 親睹性工作者悲慘遭遇

摘自基督日报

NBA球員林書豪透露,最近和尤金卓牧師(Eugene Cho)走過曼谷紅燈區,親眼目睹了人販的恐怖。他表示今次亞洲之行改變了他的視角。

據報道,這位28歲的後衛最近與亞洲兩家慈善機構合作,其中一家是「一日工資」(One Day’s Wages),該機構旨在提高人們對女童教育的認識;另一家是泰國清邁的Hug Project。

他最近在寫給數字禱告團的郵件中請求粉絲為他禱告,有幾封是在最近的亞洲之行前發送的。「我在為一次很棒的旅行禱告,我會在那裏擴大對世界的認識,並且得到從聖靈而來的確信,決定我的基金會在哪裏及與誰合作。」

神似乎回應了他的禱告。

6月6日,「一日工資」牧師、人道主義領袖尤金卓在Instagram上發佈了一張自己和林書豪的照片。這張照片中,兩個人走在曼谷紅燈區,那裏每天有一萬名性工作者被剝削,其中很多是孩子。他們的臉上都流露出周圍環境帶來的不安。

尤金卓牧師表示:「過去一周,我們一直在泰國各地旅行,了解到賦予女孩權利的各種細微差別、挑戰和複雜性……父權、貧窮、人販、教育、政府、執法等等,可以一直列下去。」

「本周早些時候,我們穿過曼谷的一個紅燈區,這裏的任何一晚,都有一萬名性工作者。我以前來過這裏幾次,但還是很沈重和痛苦。這些性工作者中很多人都來自農村、山區,以及鄰國移民。」

這位牧師補充說:「我非常感謝林書豪及其團隊這周和我在一起。感謝接待我們,並與我們分享激情和心痛的各種非政府組織。迫不及待回家分享更多。」

尤金卓在Instagram上表達了對林書豪願意幫助這個受傷世界的欽佩,盡管他有著成功的NBA職業生涯,以及繁忙的訓練日程。「我們談論過一起去旅行,但老實說我沒有想到他的團隊會跟進,」尤金卓承認。「我不是質疑他們的心,而是他的日程安排很瘋狂,他要不斷地訓練。再加上我的日程–即使沒有訓練。但是靠著神的恩典,這件事就發生了。」

林書豪將3月17日對陣波士頓凱爾特人隊的工資捐給了「一日工資」,並將在接下來的賽季中同樣這麽做。林書豪也分享了尤金卓牧師的照片,並寫道:「這次旅行改變了我的視野。」

林書豪在「一日工資」網站上寫道:「全球數百萬女孩都無法獲得教育,她們需要供給自己和家人的需要。這是由於負擔不起學費、強迫早婚、進入青春期缺少衛生用品,還有其他許多障礙。我希望闡明這些問題,並邀請你和我一道採取行動。」

敘利亞的關鍵時刻:敘利亞局勢全解析,中俄挺敘原因各異 – 阿拉伯之春

为何基督徒们会在同性恋问题上发生分歧

BYSHANE IDLEMAN | 基督邮报客座撰稿人

真正基督教的标志之一就是与处在原有状态中的人发生关联,无论他们的生活方式如何都要去爱他们。那为什么还有许多基督徒发生了分歧呢?举例来说,因为这个讲道视频,我收到了许多“基督徒”带有恨意的来信。

这两方既然都自称是基督徒,那为何会对圣经和神的特性有如此大的分歧呢?答案很明显:符合圣经的合一乃是与圣灵合一——教义的合一与真理的合一——而不是为合一而合一。分歧的观点在于真理上。这就是我们为什么不能“一团和气,得过且过”。

1)许多人都错在了同情心上。耶稣完美地将恩典、宽容和直面问题、矫正错误相平衡。圣经被写作的目的就是让人明白真理——关于神、创造、罪和救赎的真理。我们受召不是要让真理能被人容忍,而是要彰显真理。当我们以爱来挑战这种生活方式时,我们并不是去攻击,而是相反,我们是在为正确事情有所争取。我们讨厌教会内部的分歧,随时随地寻求和解,不过我们不能把“攻击”和“争取”相混淆。没有真理的同情心就像没有发动机的车子。看上去也许不过,不过寸步难行。

2)许多人没有把时间用在真道上。如果你不在真道之中,真道也就不在你之中。捍卫同性恋、赞同同性婚姻的绝大部分人都没有花时间去阅读神的话语。其结果就是困难的内容被避而不谈。他们靠着经验和感觉来解释圣经——由此,真理就不是绝对的,而是随着时局情形而改变。不过圣经对此的见解则恰恰相反。

我很关心今天从许多基督徒那里听来的事情。他们说,宣称你知道真理是很狂妄的表现。在现实中,唯有傲慢能让一个人狂妄到挑战神和他真理的程度。那要有很大的谦卑才能承认,在与绝对真理相违背的时候,个人观点、信念是错的。

那么,在大约2000年的教会历史之后,有一些人宣称自己真正发现了真理——而且那真理是在性相关领域里随行就市——这样的行为能算作谦卑的标志吗?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基督说了什么、门徒写了什么、早期教会的教父们相信的是什么也都无关紧要了。

谦卑意味着我们都是会犯错的人类,都对神犯了罪。祂的话语是我们灵魂的救生索,是我们人生的锚地,并非什么可争论、可改变甚至可误读的东西。我们不要去改变真理——而是要让真理来改变我们。

3)战斗口号聚焦于“权利”。我们会不会去说“我相信那些观看淫秽资讯的人也能过一种符合圣经的基督教人生”或者“我相信那些认可通奸行为的人能过一种符合圣经的基督教人生。”绝非如此。不幸的是,我们今日世俗文化的最大错误之一就是不能区分对错。战斗口号聚焦在“个人权利”之上,而非神的话语说了什么。

4)恩典和直面问题并不平衡。不幸的是,基督徒通常都在两个极端之上。其中一个极端是侮辱那些处在这种生活方式中的人。对他们来说,万恶以同性恋/变性倾向为首。对这群人而言,他们很少有爱和同情。对另一个极端的人来说,他们则为这样的罪寻找托词,用另一种方式来看待这罪。这两种极端都是错误的,为真基督教给出假印象——基督要我们发扬同情心,那并不是要我们妥协。

5)许多牧师并没有教导神的全部话语。其结果就是会众在真理上“营养不良”。我们必须在传讲那些喜悦真理的同时也讲述那些艰涩的真理,传讲十字架也传讲新生,传讲地狱也传讲天国,传讲诅咒也传讲拯救,传讲罪也传讲恩典,传讲愤怒也传讲爱,传讲审判也传讲仁慈,传讲顺服也传讲宽恕,传讲“神是爱”也别忘了神是公正的神。讽刺的是,正是受神大爱的驱使,我们才要去分享神所有的真理,也包括那些听上去不那么动听的内容。

6)我们要的是朋友而非敌人。那些人是真打算替同性恋张目,还是只想一言不发?他们是真正爱他们,或只是为了避免冲突?如果我们更关注自己被人认可而非遵循真理,那我们是真关心这个群体,还是更关心在爱中愿意为此说出真理的人呢?答案很明显:神的心意是要帮助人,而这种帮助常常会要求与他们在爱中直面问题。真正的基督徒爱真理、爱他人,愿意冒着直面问题的后果而去帮助他人。这才是真正的爱,并不是恨。

认为真正的基督徒憎恨或害怕那些身陷同性恋生活方式中的人,这样的观点代表着对基督教信仰的极大误解。“在爱中直面问题”只是代表荣耀神的渴望、对他人真正的爱和关心。警告、直面问题、挑战、咨询和建议,都是真爱的表现方式。警告、直面、挑战和提出建议也是父母每天都在做的事情。真正被误导或者说只想利己的人才会错误地把这些特征归结于“仇恨言论”。

7)在末后的日子,必有许多悖逆真理的事情发生(参考帖撒罗尼迦后书)。这应该成为所有倒向政治正确而非绝对真理之人要警醒的事情。信宗教之人常常会说一些“好的事情”,但他们的心却并非如此。这就是所谓的宗教伪善。这与一个挣扎于罪的信徒完全不同。

一个信宗教之人也许会有许多符合宗教的行为,但实际上并不认识神。耶稣说:“这百姓用嘴唇尊敬我,心却远离我”(马太福音15章8节)。陶恕(A. W. Tozer)补充到: “数百万公开的信徒在话语中谈论[基督],仿佛祂真存在一样,但这些人做出来的行动却好像基督不存在。我们总是能通过自己的行为、而非言辞,来找出自己真正的立场所在。”

当人们离开绝对真理,那就是阻挡了神之圣灵,使其悲伤,他们在基督教中的行事为人就变得机械呆板,失去了带领的能力。这就是我们看到全美国基督徒和各教派的现状。神的话语并没有在他们心里如同“烧著的火”(耶利米书20章9节),只是相对、无力、可讨论的存在。

不幸的是,那些拉响警报的基督徒们反而被贴上了不理性、爱判断、顽固不化、不容忍的标签。要是我们不直面问题所在,我们又如何能提出警告呢,如果我们不提出挑战,又怎能纠正错误呢,如果我们不提出质疑,又如何提出自己的主张呢?我们必须在爱中说出真理来。

Wheat and the Tare(麦子与稗子)

(翻译:尤里)

我们面对的乃是伊斯兰末世论的威胁

BYSAMUEL SMITH | 基督邮报记者

在一场全美宗教广播协会(National Religious Broadcasters)国际基督教媒体会议讨论中,纽约时报畅销书作家、中东问题专家乔尔·罗森博格(Joel C. Rosenberg)说:西方世界面临的最大威胁并非激进伊斯兰的上升势头,而是“末世伊斯兰”(apocalyptic Islam)的兴起。

在田纳西州纳什维尔举行为期三天的会议中包括了四场与伊斯兰相关问题的讨论会,系列畅销书《最后的圣战》(The Last Jihad)作家罗森博格批评了奥巴马政府的政策,奥巴马政府拒绝承认激进极端恐怖分子带来的恐怖威胁是来自“激进伊斯兰”的威胁。

罗森博格继续阐述到,尽管许多人觉得激进恐怖组织不断兴起的势头是美国和西方世界的最大威胁之一,但西方世界更应该关注两个国家政权的兴起——伊朗和伊斯兰国——它们的领袖都在推动一种“末世论”式的伊斯兰教义,以“灭绝”美国和以色列为其焦点.

“我们不仅仅是面对来自激进伊斯兰的威胁。问题的核心在于,我们实质上是面对一些更坏的东西,”罗森博格星期三在接受基督邮报采访时表示,“我们面对的乃是伊斯兰末世论的威胁。这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我们现在面对的是两个国家政权,它们的领袖都被世界末日(神学)所驱动。”

罗森博格声称,伊朗建立自己核武力量的目标就是有一天可以毁灭以色列和美国,由此为“马赫迪”(Mahdi,伊斯兰教的救世主)的到来铺平道路。

“伊朗伊斯兰共和国由那些相信世界末日已近在眼前、相信什叶派伊斯兰神学的人领导。这就是为什么他们想要建设核武力量。”罗森博格说,“为什么呢?因为他们相信让伊斯兰弥赛亚、马赫迪,也就是第12个伊玛目(Imam)到来的办法,就是灭绝以色列和美国。那就是什叶派的末世伊斯兰教义。这不仅仅是激进,而是末世灾难。”

尽管占据了伊拉克和叙利亚大片领土的伊斯兰国已经在全球多个国家拥有附属组织,但它没有发展核武力量的能力,罗森博格说,该武装力量迫不及待地想要获得能够引发灾难的武器,以将末日提前。

“就是去年夏天,我们看见了这伊斯兰国,而它是逊尼派版本的末世伊斯兰。”罗森博格说,“伊斯兰国想要建立世界范围的末世帝国,也就是哈里发制度,由此让马赫迪降临并统治。他们并不会像伊朗人那样去等着自己建造种族灭的武器。伊斯兰国现在就想要让不信伊斯兰教的人全都被种族灭绝。”

随着美国和伊朗之间具有历史意义的核武条约即将成形,罗森博格严斥奥巴马将伊朗的核武计划“合法化”并给予“法律许可”。

去年,罗森博格发起了一项由迈克拉夫林及合伙人(McLaughlin & Associates)调研公司承办的调研,研究结果表明,82%的美国人认为伊朗会用核武器来“消灭”以色列。这项民调还表明68%的美国人觉得伊朗会使用核武器攻击美国。

“这表明担心有多严重,也表明了这国家不想要总统去签一个协议,去合法化并法律许可伊朗可以维持其研发核武项目,”罗森博格说,“这不是我们的国家想要的东西。”

领路事工(Leading The Way ministries)的主席麦克·尤斯弗(Michael Youssef)在星期二早间以伊斯兰为主题的讨论中说,政府和世俗媒体无助于阻遏伊斯兰的兴起,他们什么都不做,只是害怕穆斯林,同时又让基督徒的权利边缘化。领路事工向全阿拉伯世界的超过1.6亿家庭无停歇发布广播和电视节目,以传播基督之光。

愤怒是来自神的礼物

艾德·杨格(Ed Young)牧师和会众谈愤怒。

得克萨斯州大型教会牧师艾德·杨格(Ed Young)周日告诉会众说,尽管所有基督徒都会愤怒,但是并不是所有人都理解这种情绪。他将愤怒称为“来自神的礼物”,并解释如何建设性地使用这种情绪,以及其目的是什么。

愤怒并非是原始情绪,是我们要去处理的,杨格在题为《益处和愤怒》(Good ‘n’ Angry)的讲道中说。杨格是团契教会(Fellowship Church)的建堂牧师及主任牧师。

“这通常是一种次级情绪,并不是我们感受到的第一件事,”他表示,并补充说,从人性的角度来看,有愤怒的好处,也有愤怒的坏处。

但“愤怒是来自神的礼物”,他强调,并说愤怒是所有人类情感中被最深误解和歪曲一种

他引用了以弗所书4章26-27节:“生气却不要犯罪。不可含怒到日落。也不可给魔鬼留地步。”

根据圣经,神生气了,耶稣生气了,他告诉会众说。

他解释说,这段经文警戒说,如果我们以罪恶的方式,而不是圣洁的方式使用愤怒,我们就会给魔鬼留地步。

“我们生活在愤怒的时代……我们有易怒的文化,”杨格警戒说,然而,愤怒是我们的朋友。

“愤怒是婚姻中更深的亲密关系的关键,”他说,并举例证明。愤怒是一种表明我们需要改变的迹象,他说。“你告诉我,你的愤怒,我会告诉你,你的深情。你告诉我,你的愤怒,我就会告诉你,你人生的目的。”

然而,破坏性的愤怒就像天气模式一样,有时像暴风雪,杨格说。这让我们彼此冷漠,彼此孤立,拒绝沟通。

有些人对待愤怒就像龙卷风,令其爆炸,造成破坏。甚至有人寻求报复,他补充说。

愤怒是一种习得的反应,杨格强调说。“神希望我们能够利用愤怒。”

他解释说,“我们应该为激怒神的事而愤怒,因为当我们愤怒着神的愤怒时,我们能够改变世界。”

例如,当有人重伤神的话语时,我们应该愤怒,他说。

没有基督,愤怒往往不能让人们走向基督,杨格说。因为许多年轻人接触到的科技,因为他们在生命早期尝试了许多事物,他们变得愤怒,因为没有什么能让他们满足,他说,并分享了一些他从和青年的交流互动中得来的经验。

但愤怒可以让人走向神,因为十字架是神的愤怒,这位牧师说。十字架就是关于神对耶稣基督,这完美祭物的愤怒。

有些东西驱使我们发怒,这种一种次要的情绪,他告诉会众说。这可能是恐惧或沮丧,或不安全感,或我们试图逃避的东西。

“感觉到恐惧,挫折,不安全,” 反而选择用愤怒这种更容易的方式表达,他总结说。

葛福临警告美国基督徒:“逼迫来了”

葛福临牧师于周日给生活在美国的基督徒提出了一个不详的警告,他阐述了美国本土的宗教自由如何被侵蚀,世界各地的信徒们正在遭受迫害。

葛福临还表达了对奥巴马政府的外交政策的担忧,该政策训斥国家的盟友,如以色列,而众所周知的敌视美国的国家正企图通过增加在民主党的影响力和给类似克林顿基金会等实体进行大额捐赠的方式来形成政策。

“我相信我们将在这个国家看到逼迫,” 葛福临于周日在《Fox and Friends Weekend》节目的采访中说。“我们看到很多法律已经通过来限制我们作为基督徒的自由。我相信情况正变得糟糕,我们看到在华盛顿通过代表伊斯兰信仰的那些人来增加影响力是没有问题的。在这个国家,确实存在一个问题,我们正失去宗教自由并且正一天天地一点点失去它。”

著名布道家葛培理的儿子葛福临向美国基督徒发出警告并不是第一次。他先前就警告美国的道德摇摇欲坠,因为总统奥巴马“捍卫伊斯兰但惩戒基督徒,责备我们的盟友但是和我们的敌人结为好友,并且完全支持同性婚姻和堕胎,但是否认那些反对之人的宗教自由,”他在脸书的一个帖子中写道

他公开批评奥巴马的领导和在华盛顿的几乎每一个人,尤其是在谈到反对伊斯兰的战争时。葛福临还鼓励基督徒参与政治并为了神的旨意竞选公职。

谁说我们不能参与政治?”他于一月在俄克拉何马州布道大会上问。“同性恋者和女同性恋者在政治领域,我可以告诉你。所有反对神的人都在政治领域。他们在那里。为什么教会不能在那里呢?谁说我们不能公开说话?谁说我们的声音不能被听到?参与吧。我在这里告诉你们,唯一的道路、唯一的希望并不是共和党人,也不是民主党人或者任何人。唯一的希望是这个国家悔改它的罪并且再一次转向神我们的父和他的儿子,耶稣基督——否则,没有希望。”

他在节目的评论中重申了他向着基督徒参与政治和传递神的爱与饶恕的信息的呼吁。当主持人塔克·卡尔森(Tucker Carlson)问基督徒可以做什么来改变错误或者矫正国家前进的方向时,葛福临说每个人都需要祷告,并且积极参与政治。

“我们在华盛顿有一个问题,我们变得如此贪婪,我们变得如此辛酸。并且我们互相攻击。但是我们需要基督徒民主党人和基督徒共和党人竞争公职。并且我们需要将神重新带回华盛顿。”葛福临解释道。

ISIS曲解了伊斯兰教吗?(连载)

本文原刊《舉目》73期

赛莱菲派

19世纪时,沙乌地阿拉伯又有了赛莱菲运动(Salafi Movement,或Salfism)的兴起。赛莱菲派与瓦哈比派两者有很多相似的地方,又经过了融合的过程。由于“瓦哈比”这个字让有些人反感,从本文的目的而言,我们对二者不做区分,就通称为赛莱菲派。

赛莱菲派痛恨西方现代主义,坚决反对神学上为了适应的创新。他们追求复古,回到默罕默德以及他的跟随者的时代,唯独尊崇《古兰经》和默罕默德的圣训。

赛莱菲派强调字面解经,反对一千多年来哲学性的神学思辨。他们生活严谨,犹如“清教徒”,严格遵奉伊斯兰教法。除了默罕默德,他们反对对古时的圣徒和各种宗教图示的尊崇,单单信仰一个阿拉(又称“安拉”。编注)。

这个宗教背景就是基地组织成长的温床,也是ISIS发展的温床。

五、ISIS的信仰

2014年6月,巴格达迪宣佈自己是哈里发.ForWebISIS的头子巴格达迪(Abu Bakr al-Baghdadi)就属赛莱菲派,更因为他出身自默罕默德的古莱什族(Quraysh),有资格作哈里发(最高宗教和政治领袖)。ISIS的主脑们都属赛莱菲派,不过他们比赛莱菲更为绝对。

研究伊斯兰的专家,《大西洋月刊》的编辑之一的格雷米·伍德(Graeme Wood),即将在2015年3月出版的杂志上发表一篇长文:《ISIS到底要什麽?》(“What ISIS Really Wants”,已于2015年2月19日上网。http://www.theatlantic.com/features/archive/2015/02/what-isis-really-wants/384980/)。为了这篇雄文,伍德访问了好几位在欧洲与澳大利亚, ISIS的神学同路人。

比赛莱菲派更彻底

根据伍德的研究,ISIS对回归《古兰经》和圣训,做得比赛莱菲派还要彻底、绝对。他们反对任何与现代有关的观念和做法,包括选举。他们不承认奥斯曼帝国的哈里发,认为他们不够纯洁。

当然,ISIS反对什叶派,以及追求冥想的苏菲派,认为这些门派都是叛教者,该处决。他们对待其他穆斯林的严酷程度,甚至超过对待其他宗教的。他们尊崇本拉登(Osama bin Laden, 1957-2011),但是反对基地组织。

战争反是怜悯?

Anjem Choudary.by Snapperjack.httpswww.flickr.comphotos7199534@N066005177156 -R20-ForWeb伦敦有位ISIS的同路人Anjem Choudary告诉伍德,ISIS认为战争是种怜悯,而非残酷!

伊斯兰国有义务用恐怖手段对付敌人。因为这样做可以加速胜利,缩短冲突的时间。维护阿拉的信仰是他们最高的任务,为了达到这个使命,使用任何手段都合法!他们诚心希望把世界带回第7世纪,回到中古!

征服罗马?

他们要“征服你们的罗马,砍断你们的十字架,把你们的妇女掳来做奴隶。”

他们的末世观有点像基督教“时代论”的末世观:“罗马的军队要与伊斯兰的军队在叙利亚相遇”,那个战争将会是罗马的滑铁卢。之后,末世来到,耶稣降临,率领穆斯林得胜!

至于谁是“罗马”?他们虽然没有说明,却诚心等待这一天的来临。

他们对《古兰经》和圣训的字面解释,使得他们积极地,把人钉十字架,奴役妇女和小孩,砍人头,这些都是加速末日来到的手段。如果一个穆斯林反对他们的做法,那麽他就违背《古兰经》和圣训,就是叛教者。对付叛教者唯一的的手段就是处决。

征服世界

BH73-7908-coptic martyrs-科普特正教会把这21位被ISIS谋杀的埃及基督徒封为圣徒与殉道者。 – for webISIS与其他圣战组织或基地组织都不同,他们需要佔领土地——有土地才有合法性。所以,他们必须建立“伊斯兰国”。不但如此,伊斯兰国要征服世界,所以他们不承认任何国界,他们要做到:“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对ISIS来说,如果他们攻城掠地的势头被削弱了、阻止了,他们的神学路线也就破产了。因为这表示,他们错解了《古兰经》和圣训。

可见,ISIS是彻底的复古派,坚持回到起初原汁原味的样式。他们是伊斯兰原教旨主义的极端派,坚持只有他们才真正纯洁。

这个号称直接承续默罕默德的信仰,绝不能说成是“扭曲的”伊斯兰教,就如我们不能称基督教中极端的“基要派”,是扭曲的基督教一样。

虽然投奔ISIS的战士,或许各怀不同的动机,也并不真正瞭解ISIS的理念,但是在ISIS的领导阶层,他们绝对不是盲从,或因为贫穷铤而走险。他们是有一套清楚的神学理念,而且是很能够自圆其说的。

你只能说他们是顽固的教条主义者。他们之可怕也正是在这裡,因为他们是带着宗教的热诚,却干着最惨无人道的勾当。因此,我认为它根本就是个邪教组织。

六、如何降低ISIS的影响力?

2014年12月,伊拉克的游击队一度错误报导说,看到美国士兵参战。ISIS的一些推特帐户立即爆发了极度的兴奋,好像热心的主人欢迎客人的来到。

今天,很多美国人督促奥巴马政府出兵伊拉克;其实最希望此事成真的,莫过于ISIS。因为如此,就验证了他们的末世论:“罗马”亲自出战,穆斯林的最后之战就要开打了。

所以,阻遏ISIS的势力最好的方法,就是让穆斯林世界动员起来,集体声讨ISIS。这批人肯定不是“罗马”,纵使他们无法立刻把ISIS消灭,但是如果联合势力,可以阻止ISIS继续扩充,甚至挤缩它的疆界,他们就会慢慢死亡。千万不要让这个冲突成为“十字军的西方”(罗马)与伊斯兰的冲突,那只有火上添油,越烧越烈。

Ahong_of_a_mosque_at_guyuan_gansu.1912-1949-ForWeb 费城的阿訇

. . . → Read More: ISIS曲解了伊斯兰教吗?(连载)

我掂了掂手上那塊石头

本文原刊于《举目》官网言与思专栏

近几个月,远志明牧师和柴玲之间20多年前的那件私事愈演愈烈,变成华人基督徒圈的大事,还上了华人的报纸新闻版。这几天,就连美国《今日基督教》也针对此事刊文评论。

面对远柴事件一路演变,要我心如止海、不为所动,是绝对做不到的。就连我脑袋裡久不用的福尔摩斯侦探细胞,也全都活络起来,跟着网络新闻走向起舞,努力还原事情真相,判断孰是孰非。手上掂着的那块石头,这一会儿想砸远,下一会儿想砸柴。

直到听到[海外校园机构]“事情真相未出之前不论断”的立场(编注),我才豁然清醒,不再闻风起舞,开始思考怎样以基督的心为心,来面对这件事。

不由得想起3位加拿大牧师婚变事件。请各位不要以此联想加拿大牧师常有这类的问题,只是因为地缘的关係,住在加拿大的我,自然关注这些事件。这3位牧师裡有两位算是世界知名的牧师,他们出事时,有个共同点,就是当事人愿意服下来,让其他的牧师负起监督和重建的责任。

当有人曾问阅历丰富的加拿大基督教电台创办人大卫‧曼斯(David Mainse),该怎样处理其中一位牧师的事件﹖他回覆,谁按立这位牧师,就由谁负起责任。结果,出事的牧师就服在为他按立的牧师下,先是重建婚姻家庭,再重建服事上帝的职务。

然而,并非事事能照这理想进行。另一位失足的牧师面对的,则是牧养的羊群都散了(求主怜悯﹗),当地许多牧者清楚表态不欢迎他。但有一位牧师出了面,接纳他到自己的教会,并以不伤他自尊心的情况下,帮助他渡过经济上的困局,并且帮助他重建婚姻,进而重建服事。

而另一位失足的牧师,则是由跨越美加两国的几位名牧,共同出面监督并重建他,现在也已经回到服事工场。

监督并帮助这些失足牧者重建生命,并非易事。儘管这些牧师婚姻和家庭已得重建,但是回想在3位加拿大牧师重建的整个过程当中,每位监管他和重建他的牧师或牧师团体,都一路受到不少批评、压力,并且有些事情牵扯複杂,不见得在处理上能尽善尽美。然而,这些助人重建的牧者们的动机,是崇高且可敬的。

大卫犯下姦淫和谋杀桉时,上帝并没有一怒摧毁他,而是重建他﹔而神子耶稣降世,担起人类众恶的罪责,钉在十架上,又复活升天,更是为了重建--重建我们与祂之间的关係,从而重建我们与人的关係,甚至重建我们与自己的关係(不再活在疚责中)。

无论事实真相如何,上帝的心意总是重建,但并非意味着当事者无需面对事实真相所应付的责任。细细思索着上帝重建的心意──我掂了掂握在手上好些日子的这块石块,决定把它化为祈祷,成为重建远柴两人生命、两人彼此关係、各自的婚姻家庭、以及重建华人教会的祷告石块之一。

编注:

当柴远事件有越演越烈之势,总干事华欣曾于1月14日及2月26日,两度发信给所有OCM相关同工,表明我们的立场。

“[海外校园机构]期盼柴远事件能够遵循圣经教导的原则,当事人都顺服圣灵的光照,为信主前后的罪,认罪悔改,亲自妥善解决。在对整个事件有清楚完整的了解之前,我们不作评判和论断。谨以代祷在上帝的宝座前交託仰望,坚信上帝的公义和慈爱、真理与恩典,必在一切事上得胜。”

ISIS曲解了伊斯兰教吗?

本文原刊《举目》73期

因着近一年来“伊斯兰国”(ISIS)的猖獗,以及他们违反人类文明、惨无人道的暴行,2015年2月18日,美国白宫终于召开了“打击暴力极端主义”峰会(Summit on Countering Violent Extremism),出席的60个国家代表中,包括了许多穆斯林国家。

这个为期3天的峰会的主要目的,是要凝聚各方力量,希望找到有效的方桉,劝阻年青人,遏止踊跃参加ISIS的狂潮。

不过,此会引起了各方的批评,认为白宫过分谨慎,生怕触犯穆斯林,澹化了伊斯兰信仰的因素,并不能面对极端伊斯兰主义的现实真貌,因此所提出来的方桉,很可能无法到位。

一、扭曲的伊斯兰信仰?

U.S. President Obama addresses the White House Summit on Countering Violent Extremism in Washington奥巴马总统温和的自由主义理念,使得他不愿意被人冠上霸权的标籤。于是在面对国际上棘手的问题时,往往矫枉过正,显得瞻前顾后,举棋不定。结果,因循反而造成问题的扩大;这次面对ISIS,也不例外。

奥巴马定位ISIS是“扭曲的伊斯兰信仰”(perverted Islam)——在ISIS于叙利亚的地中海边,集体谋杀21位科普特基督徒(编注)之后,他澹化了宗教间的冲突。奥巴马不希望人们误认为这是 “文明的冲突”,害怕因此过度扩大了打击面。

但根本问题是:ISIS是否是“扭曲了”的伊斯兰信仰?是ISIS激化了穆斯林,还是伊斯兰信仰的本质,不可避免地滋生了ISIS?更且,如何根除ISIS现象,让年青人不至于前扑后继地去参加?

二、西方的“东方主义”情结

首先,我们要谈西方的“原罪”。除了以色列的问题以外,“原罪”使得这几百年来,西方成为穆斯林国家的敌人,那就是西方本身对“东方”的误解。

1978年,知名评论家、美籍阿拉伯裔、专门研究中东问题与巴勒斯坦的哥伦比亚大学教授,爱德华•萨义德(Edward Said,1935-2003。他与犹太裔的普林斯顿教授,伯纳德•刘易斯/Bernad Lewis之间,多年的辩论,是学术界一个很重要的里程碑。)出版了划时代的巨着《东方主义》(Islam Through Western Eyes, 1980),倡先研究西方人眼中的“东方”。他认为:

Edward Said Poses In His Office“如果只考虑美国的情况,让我们稍微夸张点说,穆斯林和阿拉伯人主要被看成是石油提供者和恐怖分子。几乎所有的细节,比如人口密度、阿拉伯-穆斯林人的生活热情等等议题,从来没有进入过那些以研究阿拉伯世界为职业的人的视界。

“我们能看到的,不过是一个这样的粗鄙和过于简化了的阿拉伯世界。那个阿拉伯世界对于武力进攻,毫无抵抗能力。”

在西方世界的“东方主义”的观念中,西方社会是已开发的、有理性的、灵活的,而且是表现优异的。而阿拉伯世界,则是不开化的、中世纪的。

直到今天,西方国家打击恐暴的心态,都脱离不了这个框架。

我想,这也是奥巴马极力希望避免蹈入的覆辙——他不想疏离穆斯林国家。不论萨义德说的是否有理,我们必须对这个“原罪”谨慎。

三、穆斯林看非穆斯林

历史上,穆斯林与非穆斯林间的关係,一直是很複杂的。穆斯林世界对待外在的族群与对待内在的族群,又有不同。即使是默罕默德的时代,也一直不断演化。

“齐米”

按照《古兰经》和(默罕默德)圣训(Hadith)所制定的伊斯兰教法(Sharia Law),在伊斯兰国家中信仰其他一神教的国民,称作“齐米”(dhimmi),他们是受到保护的。信仰多神教和无神论者则不在此列,可以任意处置。齐米是穆斯林社会的次等公民:他们要交吉兹亚税(人头税)、不能从事某些职业、不能穿绿衣服、不能骑马、证词在法庭上无效、不能对外传教、不能盖新教堂,等等。

在奥斯曼帝国(又译鄂图曼帝国,1299-1923。是15-19世纪间,唯一能挑战崛起的欧洲国家的伊斯兰势力,曾不只一次实行伊斯兰化与现代化改革,编注),这些规矩大致上被遵循。

根据伦敦的伊斯兰专家Jasser . . . → Read More: ISIS曲解了伊斯兰教吗?

2万学子齐聚“热忱2015”

 

热忱运动发起人及亚特兰大热忱城市教会(Passion City Church)牧师纪里欧(Louie Giglio)在开幕式上证道。他着重讲了耶稣基督在十字架上最后的话“Tetelestai”,在希腊语中的意思就是“成了”。纪里欧以其生动的风格阐述了这个词的意思,并且解释了耶稣死时的圣经性信仰。他死了,全人类得以有新生命。

相关文章 20000多名学生参加“热忱2014” 蒂姆·凯勒与众教会领袖聚首 探讨“如何爱你的城市” 2014福音派教会十大热门事件——访护教士史特泽

他讲道,“我们是在基督结束的地方开始的,因为他最后的话是我们的开始。他在地上最后的表达使得我们在地上所有的表达变得有可能。我们要到他生命的终点去找寻我们生命的开始——到他话语的结束去找寻我们话语的开始。

纪里欧强调,福音信息不只是简单的赦罪,而是一个因着基督在十字架上所成就的事而发出的对降服的呼召。他讲道,“我们生活在一个‘我’和‘我的’的时代,但是我们是为耶稣的名而合一的耶稣一代。我们为着耶稣的生与死而聚集。今天晚上我们祷告我们会接受福音,并完全交托我们的生命。”

周五晚上还有赞美敬拜时间,由热忱乐团的成员主领,包括克里斯·汤姆林(Chris Tomlin),克丽丝蒂·诺可(Christy Nockels),克里斯蒂安·斯坦菲尔(Kristian Stanfill)和布雷特·杨科(Brett Younker)。

除了纪里欧的讲道之外,参会者还会听到一些著名讲员的信息,包括陈恩藩(Francis Chan)、约翰·派博(John Piper)、克里斯汀·凯恩(Christine Caine)和犹大·史密斯(Judah Smith)。嘉宾Lecrae、马特·钱德勒(Matt Chandler)、卡尔·伦茨(Carl Lentz)和本·斯图尔特(Ben Stuart)会参加这次大会。

赞美敬拜与正义交叉的环节是热忱大会一个熟悉的主题。近年来,学生们捐出了700多万美元来为抗击当代奴隶制度提供意识、防范、营救和恢复。每年参会者也会被呼吁捐赠毛巾和袜子——无家可归者收容所最需要的两件东西。热忱城市教会的社区牧师布拉德·琼斯(Brad Jones)在周五说,“他(神)想要这个城市的人们因为这样的大型会议感受到振奋。”亚特兰大避难所(Atlanta’s City of Refuge)无家可归者事工会在此次会议中接收捐赠物品。

组织者坚信,热忱大会并不仅仅是一次会议或活动,而是一场运动。一名团队成员解释说,“热忱运动的心跳是看到全球大学生年龄层的人们大觉醒。”

. . . → Read More: 2万学子齐聚“热忱2015”

伤害你牧师的七中方式

BY汤姆·雷纳(THOM S. RAINER) | 基督邮报客座专栏作家

若你很想伤害你的牧师,那这个博文是适合你读的。

在过去一周,我和许多牧师聊过。这些牧师很爱他们的教会与教友。他们都非常坚定地委身于他们的呼召。

但是他们都是人,也会受伤的。

上周和我聊过的一些牧师跟我分享了七种最能伤害他们的事。所以,若你真的很想伤害你的牧师,可做以下参考。

1,批评你的牧师的家庭。很少伤害会如批评牧师家庭那么有破坏力,尤其那些批评是和教会的事情有关的。

2,告诉牧师说他所得的工资过高。很少牧师赚很多钱。但有一些教会的会友却喜欢让他们的牧师对自己的工资过意不去。

3,不维护你的牧师。批评可以很伤害人。但是更加伤害人的是,那些在得知牧师被言语上攻击时却选择保持沉默的教友。在这个处境当中,沉默不是金。

4,告诉你的牧师说他的工作如此轻松简单。告诉人说,牧师其实一周只做10个小时的工作,这种话其实很伤牧师。有些人真的以为牧师一周休几天的假。

5,一直不断做消极否定者。牧师通常都懂得如何面对批评者。但是真正让牧师和教友关系处于痛苦的是教友长期消极的态度。你如何知道你是这种人?当牧师看见你马上转身往另一个方向走你就知道了。

6,论断你牧师的生活开销。我上周听一个牧师说过,有个教友问他说:“你为何可以负担到迪士尼乐园的费用?”

7,拿你的牧师的证道与服侍和其他牧师比较。很多时候,教友会告诉你说,他或她比较喜欢某个牧师的博客讯息多过于你的。你若真的那么想伤害你的牧师,那你可以更确定地让他了解你觉得他在这方面有多劣势。

因此,若你的人生目标是想要伤害你的牧师,那以上方式对你很管用。

但是,如果你如其他多数好教友一样,想更为你的牧师着想。那你只需要做与以上七种方式相反的事。

若你担心的是没有伤害你的牧师不会懂得谦卑,那请你别担心。到处还是会有很多类似你这种想法的教友能够做这些事。

穿越中国,看神迹…… (8)

 耶稣的拥抱(2012、8、21中午)张晓燕 

因了早上的车祸险情,手机信息的中断和我们每个人灵里被压的感觉,我和另外两个郭代平牧师团队的姐妹决定中午禁食祷告。当我们三姐妹手拉手同心用方言祷告时,当惊魂未定的刚刚二十来岁的晓姐妹用方言流泪向主哭诉时,她突然看见身着白衣的主耶稣从天而降,耶稣伸开双臂,俯身将刚刚受过车祸惊吓的我们三姐妹,搂抱在他的怀里!就象一个温存慈祥的父亲,将受到惊吓和委屈的孩子轻轻搂在自己的怀里一样……

所以,下午的特会,我们的灵力就完全反转过来。不像早上那么疲倦、被压……

在鹰脚之城赶鬼(2012.8.22)

灵界的征战不仅是在路上,同样也在当地和我们的大后方进行。就在我们抵达鹰脚之城差点车毁人亡的前一天,地下聚会大厅突然下水道大堵塞。弟兄姐妹们忙了整整一天才抢修好。与此同时,我们的大后方也遭到了攻击,晓姐妹在海南的妈妈,莫名其妙地从梯子上摔了下来,好在无大碍;而我远在澳大利亚的儿子也遇到了车祸,好在人没事,只是我的车子被撞了两个不大的洞。神是信实的,我离开之前神就对我说过,他必使我的孩子“完好无损”!的确,回来看到孩子既不缺胳膊,也没少腿,就连一点皮都没擦伤,确实“完好无损”,神用词非常准确精辟。感谢神!

第一天的聚会,我们众同工软弱到无力做事祷告的地步,手机网络突然中断,连个请求后方代祷的信息都发不出去,灵界攻击非常之大。之后,会场一个被鬼附的姐妹,不时发出非常阴森的鬼叫,听的人毛骨悚然。郭代平牧师立刻停止讲道,走下台去,当场为她赶鬼。当郭代平牧师奉主的名,命令躺在地上的姐妹用眼睛看着他的眼睛时,开始她怎么都不肯,抱着头,缩卷着身子在地上打滚,鬼叫。可在郭代平牧师一再命令下,当姐妹的眼睛与郭代平牧师相对的一刹那,鬼立刻在姐妹身体里挣扎、弹跳、抽缩,之后重重地把姐妹摔倒在地,嚎叫而去。丢下软弱无力的姐妹安静地趟在地上。整个过程用了不到五分钟。灵战就此结束,圣灵是得胜者。愿一切荣耀归给我们的至高无上的神!

夜半敲门声(2012.8.23临晨)

离开山东鹰脚之城的前夜,我们服侍到很晚才回宾馆。之后,两位牧师又给我们开会到近夜里两点。大约深夜两点半的时候,突然听到敲门声,由于我同屋的两个姐妹都还没睡,我以为是牧师,就好不犹豫的冲去开门。一开门,惊见四个不相识的高大男人站在门口,其中一个礼貌地说:“公安局的,查身份证。”我看着他们穿的都是便衣,国外待久了的我,张口就问:“你们连制服都没有穿,怎么证明你们是公安局的?你们自己有身份证吗?!”大概他们根本没想到,我会愣头愣脑的提出如此大胆质问,要先查看他们的身份证。

他们四个人愣在那儿,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毕竟我问的也有道理呀!这深更半夜的,四个陌生男人戳那儿,又没有服务员跟着,嘴说是公安就公安吗?见我堵在门口不让进,他们也原地钉了桩一样,并没有要强行进入的意思。突然,不知从哪儿又匆匆冒出来一个男人,手举一个上带公安徽章,下带身份证的双开页的折叠夹,在我眼前一晃,说:“警察!”。那动作之快、之敏捷、之潇洒,简直专业到了极点!跟电影里警察搜查时,一手拎枪,一手出示证件的镜头一模一样,当然他手里没有提枪。用句流行的话形容,叫做:“酷呆了!”我一看,心想,这架势,肯定是真警察无疑了!

虽然其他四个没亮身份证,等于五人共用了一个证件,可我知道激怒他们,对我没好处,有个真警察就行了,跟着他的人不至于是歹徒,不就查个身份证吗?于是,我马上也礼貌地说:“请稍等一下,我叫大家起来穿好衣服再说。”还没等他们回答行、还是不行,我立马关上了门。立刻,我听到他们又去敲隔壁两位牧师的门。

因为在国外常看到一些报刊对公安的恐怖描写,心里不免有些紧张,这深更半夜的突然来这么多人,光进入我视野的就五个人,不知道楼道里还有多少人。查身份证需要这么多人吗?虽然他们面无凶相,说话也算文明、和善,但我第一次遇到这场面,还是有一点紧张。难道我们每天3三场,每场300多人的聚会,让他们不高兴了?不会啊!明明我们无论到哪儿,都是在闹市区租用的公开教会里,公开聚会的啊!再说,基督徒都是按照《圣经》的教导,顺服当权者并为他们祈祷的啊!唉!想不明白怎么回事是怎么回事。

我立刻向神祷告,求神使警察不要难为两位牧师,更不要把牧师们抓走,让警察们客客气气地离开牧师房间。而我们同屋三人,马上穿戴整齐,找出身份证,足足坐等了快半小时,也没再听到敲门声。原来第二天才知道,他们客客气气查完两位牧师身份证之后,郭代平牧师告诉他们我们是一起的,大概我们都睡下了,要求他们不要敲我们的门。

他们也的确很文明,果真尊重了郭代平牧师的请求,没有再来打搅我们(可怜我们三个人,白白坐等了那么久都不敢睡)。后来才知道是省缉毒大队的警察。

长这么大,从来没有如此近距离的和警察打过交道。如果非说有,那也是回国开世界型的学术研讨会时,被当作国宾,各省警车一路开道,沿途护送的远距离接触。

想不到这一场虚惊,反倒使我无意间查了一回警察的身份证,原本以为中国警察的身份证和百姓的单片身份证一样,却原来也和美国电影里警察专有的证件一样,警徽加证件,双开页,折叠版,挺酷的!那一刻,我甚至为祖国警察的国际化、时尚化配备,而感到自豪!更为他们办案时那种文明礼貌的言谈举止,而感到欣慰!

相聚在上海浦东机场(2012.8.23中午)

离开山东,途径上海,没想到一大帮慕名而来的牧者同工,已经等候在上海浦东国际机场了。见大家如此渴慕神的话语,于是午餐时间又变成了特会,郭代平牧师是有问必答,只要他一开口,讲的都是神的道。望着大家专注、渴慕、喜悦的眼神,我实在不忍心打断他们,眼看着转机时间已到,可大家兴趣正浓,提问也是没完没了。

一场别开生面的幸福交通。等到实在不能再拖延时,我们只好一路小跑狂奔的赶飞机。晓姐妹说,他们常常象这样在机场狂奔追赶飞机的,有时广播点名,有时是最后一个登上飞机。若不是一路同行,亲自经历,我根本想象不到郭牧师是如此受欢迎,他的时间是如此不够用,他的每分每秒,对他和他周围的人来说,都是那么的珍贵!他把能挤和不能挤的时间都挤出来归给神了,大凡能多挤出一分钟来讲道,他绝不给自己留半秒……

              四川绵阳的领袖大聚集(2012.8.23下午)

四川绵阳城具体是什么样,我至今也没有一个概念。只知道接机的一个弟兄,直接把我们带去一个比较郊区的地方,整个一栋楼都是弟兄的,除了三楼自己住之外,一、二、四,都奉献出来给神,一、二楼作集体宿舍,四楼作聚会所。我们一行与房东住三楼。三天的特会,我们没有出过那栋楼。黄昏进住,深夜离开。所以,跟没有去过那座城市一样。

绵阳虽不是四川省府城市,但牧者同工还是从四面八方的城市赶来此处。大约两百来人。最让我感动的是,有怀抱吃奶婴孩的,有挺着大肚子的。大家拥挤在密不透风的房间里,从早到晚,不知疲惫困乏,许多人中午还禁食祷告。可见其对主的心是多么虔诚!

有一位远道而来的女牧者,她由于常年奔波,四处服侍,过于劳累,竟然流失了肚子里的孩子。以至于连小产坐月子的时间都挤不出来。

神就是这样在各地兴起、预备一批批爱他的百姓,前仆后继的行走在他的旨意当中。

听当地同工讲,在我未去之前的上一次服侍中,做大锅饭的锅突然破了;水管也突然坏了;郭代平牧师临走,皮夹子也丢了。之后,在另一处为一个从此处跟过去的被鬼附的女孩赶鬼时,她身上的鬼突然说:“你们以为锅破了,水管坏了,皮夹子丢了是偶然吗?告诉你们,那都是我干的!是我把郭代平牧师的皮夹子藏在床底下了。”果然,事后,他们真得在床底下找到了郭代平牧师的皮夹子。

郭代平牧师也说,那次他被攻击的很厉害,早上睁开眼,整整两个小时被捆在床上,一动都不能动。以上种种都说明,灵界的征战是24小时不停歇的,我们要时刻警醒。尤其是要多为那些外出服侍征战的牧者及家人祷告!因为他们是被魔鬼攻击的主要目标。

2010 年 九月十一日教会义卖安排 (2011 参考)

主内弟兄姐妹:

根据湘宁姐妹的初步设计以及大家的回馈,特作出以下正式安排。
Continue reading 2010 年 九月十一日教会义卖安排 (2011 参考)

分享家:Addthis中国

【置顶】教会上半年事工总结-更新会议记录

You are required to login to view this page.

You are required to login to view this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