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se of the Day

“If any of you lacks wisdom, you should ask God, who gives generously to all without finding fault, and it will be given to you.” — James 1:5 Listen to chapter Copyright © 1973, 1978, 1984, 2011 by Biblica. Powered by BibleGateway.com.

历史日志

2020年一月
« 12月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31  

见证分享 – 从杀手到牧师—凤凰卫视主持对话神学博士吕代豪





  耶稣被卖的那个晚上,一个冲动的门徒将大祭祀的仆人砍了一刀,削掉了他的右耳,耶稣说:“收刀入鞘吧!凡动刀的,必死在刀下。”
作为竹联帮曾经的总堂护法,陈启礼的结拜小弟,吕代豪从立志要做国际杀手,转为一个神学院院长、牧师,他收刀入鞘、金盆洗手的历程,俨然是一条从黑道到神道的如神迹一般的道路。
他连续入狱、越狱,台湾38所监狱,他待过14所;前后共被判处有期徒刑38年。“我正在清洗掉手上的鲜血,这需要用我一生的时间。”
如今,他已不在江湖,但江湖依然有他的名。

陈筱玲写给吕代豪的信

陈筱玲写给吕代豪的信2

    代豪:《圣经》上说:“世上没有不犯罪的人。”又说:“世人都犯了罪,亏缺了上帝的荣耀。”人认为没有犯罪的行为便没有罪,但神是看内心的,神看人内心骄 傲、贪婪、情欲、愤怒、嫉妒都定罪。《圣经》告诉我们,由于人人都有罪,所以按着定命,人人都要死,死后且有审判;但耶稣不仅是公义审判的上帝,他更是怜 悯、施慈爱的主。
代豪,人的衣服脏了,需肥皂粉来洗净;人如果有罪,灵魂污秽了,需要用什么来洁净呢?一言以蔽之,就是用血来洗。因为“若不流血,罪就不得赦免”。但动物 的血不能洗人的罪,人的血也不能相互洗罪(因为人人都是罪人)。只有耶稣基督,他是上帝的儿子,为了拯救世人,以无罪之身,降世为人,只有他的血有代赎的 功效。他临死前,在十字架上说:“成了!”就是说:血已流竭,生命将尽,代赎的工作已经完成。他既替我们付清了罪的赎价,从此我们就不再被罪辖制了。因 此,当你接受他为救主时,他的宝血,就是为你流的;他的生命,就是为你舍的。
——女友陈筱玲写给吕代豪的信

吕代豪

 

从黑道杀手变为福音战士
    如果不是他亲口说出,没有几个人会把眼前这个彬彬有礼、低眉顺眼的人与黑帮老大的形象连在一起。2007年12月24日,平安夜,台湾牧师吕代豪到福建福 州下面的福清一个乡镇教堂演讲,他跨海而来,风尘仆仆。那个乡镇教堂,可以容纳3000人众。先是信徒同唱赞美诗,再是“传灯”,一盏一盏蜡烛传到每个人 手中,接着是俚俗的小品表演和歌舞表演,基督教福音化中国的过程是如此地在地化、生动化,让人无法与西方那个高居于庙堂之上、充满战斗性的宗教联系起来。
最后,福清本地的传道介绍吕代豪上台,稍稍讲述了一下他的背景,台下的信男善女一齐发出啧啧称奇声,似乎他们正要见证的,是另一段使徒的神迹。
吕代豪上台。他是一个天才的演说家,语言时而婉转,时而激昂,抑扬顿挫,掷地有声,中间还夹杂着英文、日文和闽南语。他的表情时而松弛,时而凝固。他讲述自己的生命历程,像在痛陈血泪之史,又如同在诉说一段光荣、辉煌的岁月。
演讲的很多时候,他是一个循循善诱的牧师,而在忆及那个曾经置身的江湖时,偶尔的言辞之间,又透露出江湖的凶杀之气—那一瞬间的面部狰狞和恶狠狠的语气,让人察觉到江湖的诡谲。
他已不在江湖,但江湖依然有他的名—因为他曾经是“天下第一帮”—竹联帮的总堂护法,台湾的38座监狱,他待过14座。
那几天,他的演讲行程安排得很满,每天至少两场,每场大约2个半小时。在福清60万人口中,有大约20万基督徒,他不缺乏听众。他演讲的主题,包括教人怎 样“断开锁链”,去除欲望,获得内心的平静,也教人怎么学习英语、日语。在热衷海外打拼甚至偷渡者众的福清,外语跟基督的福音一样,是他们安身立命总用得 上的东西。
而在日本,福清帮是仅次于山口组的大帮派;在美国,长乐帮(长乐临近福清,金庸小说《侠客行》中就有长乐帮)也是驰骋黑道的大帮。在他们的祖源地讲述帮派的故事,吕代豪算是深入虎穴,来对地方了。
第一次遇见福音,吃饱了撑着
1954年,吕代豪出生于台湾新竹,父亲是驻守金门的团长,乃黄埔军校19期出身的军人,常年在两岸的军事前线戍守,对于子女管教甚严;其母则是世界上最 大、组织最为严密的华人帮派“洪门”的“四大姐”。洪门又称“红帮”,前身是明清时期的天地会,当年孙中山、蒋介石闹革命,对于洪门力量多有借助。谭人凤 就说:“革命(辛亥革命)之成,实种于二百年前之洪门会党”,“在运动之初,惟洪门兄弟能守秘密。发动之后,亦惟洪门兄弟能听指挥”,“人无论远近,事无 论险夷,人人奋勇,个个当先,卒有武昌起义,各省响应,不数月而共和告成,军队之功,实亦洪门兄弟之功”。甚至在美国檀香山,孙中山就加入洪门致公堂,被 封为“洪棍”。今中国致公党亦是从洪门致公堂演化而来。
“洪门有十个领导人,排名第四(四大姐)和第七(七妹)的按规定由女性出任。洪门靠赌博抽头为生,我从小就看到我妈妈开赌场,她很豪爽。”这位四大姐对儿子的教育方式,就是从不反对儿子和别人打架,只是“打赢了才回家,打输了就不要回来”。
在这样的“尚武”家庭长大,吕代豪养成了逞强斗狠的性格,十几岁时就横行乡里,下塘洗澡都要清场。在连续的退学、转学、不服管教之后,被父亲送入了凤山陆 军官校预备学生班。然而就是在这个以“合理是训练,不合理是磨练”为口号的军校,更磨砺了吕代豪凶狠的脾性。在这里他对跆拳情有独衷,在二年级时就已是跆 拳二段高手了,后来甚至获得台湾青少年组是跆拳冠军。
也正是在那里,他第一次在学校的广场里,接触到了基督教,看到一群人围坐着,口里喊着“哈利路亚”、“阿门”。对于这种基督教的团契祷告,他觉得是吃饱了撑着。
立志成国际杀手,以《圣经》来学英文
1972年,台北发生了木栅大械斗,“大政小帮”与蓝鹰帮为争地盘火并,数人重伤,一人死亡,而吕代豪则是这起血案的主力参与者,从此,他开始了亡命天涯;也从此步入了黑道。
那是一段杨德昌电影《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一样充满了青春期躁动和社会躁动的日子。杀人后,他正式加入了飞鹰帮,充当讨债的马仔,并且准备偷渡出境,然而 等待他的是被捕,并被投入大狱。在反复的交保、被捕后,他日渐由监狱的常客变成了监狱的主人。在狱中,他依然以拳脚功夫而称雄,然而,就是在台北监狱,让 他又一次接触到了基督。跟他同房正好关押了几个被人利用贩毒的菲律宾人,每到晚上,他们就聚在一起读《圣经》和祷告,虽然那时候他根本不知道耶稣是谁,但 也跟着念:“我们在天上的父啊!愿都尊你的名为圣。愿你的国降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行在天上。我们日用的饮食,今日赐给我们。免我们的债,如同我们 免了别人的债。不叫我遇见试探;救我们脱离凶恶。因为国度、权柄、荣耀,全是你的,直到永远。阿门!”
他只是把阅读《圣经》和祷告看成是学习英文的工具,因为他立志要当国际杀手。“为什么我会想当国际杀手?第一个理由是杀手收入丰厚,可以享受豪华的生活;第二个理由是我擅长射击;最主要的是,我的个性本就好勇斗狠,所以自认为天生是块当杀手的好材料。”
而在经过多次换狱后,1975年,他被送到台湾离岛兰屿管训队服刑,也正是在那里,他结识了竹联帮大哥陈启礼。在他的推荐下,也正式加入了竹联帮,隶属总 堂。而过了八个月,又被送往著名的政治重刑犯关押地绿岛——施明德、吕秀莲等民进党元老,后来就囚禁在这个地方,倾听“绿岛小夜曲”。只不过吕代豪服刑, 是在绿岛管训队,而政治犯,则在绿岛国防监狱,这两处都由军队直接管控。就是在绿岛,他开始跟着一个日本名古屋高级中学毕业的犯人学习日文。
以福音为传递爱情工具
    1976年年初的一天,吕代豪收到了一封信,来信地址很是陌生,展开信纸,来信者说自己是陈一鸣的妹妹陈筱玲,特别写信来问候他的,并同时还附有一张贺年 卡。陈一鸣是吕代豪的结拜兄弟,在偷电动机车时,他曾帮陈一鸣扛过罪。面对来信,吕代豪很是感动,因为这个世界还有人记得他。他回了信,并自己画了两张贺 年卡,又在贺年卡后面写了几节《新约·路加福音》的话:“我告诉你们,一个罪人悔改,在天上也要这样为他欢喜,较比为九十九个不用悔改的义人欢喜更大。” 陈筱玲收到回信后,非常高兴,因为她信了两年基督,正是热心传福音给别人的时候。从此之后,他们经常通信,至他出狱时,已有五百余封。
从绿岛再被送到台东岩湾管训队后,也就是在那里,他起意越狱。陈筱玲传来福音不能使他内心平静,他与她通信,不是要听她的传道,仅仅是为了有个人来信好打 发时光。在1976年7月,经过精密计划,吕代豪与另一个狱友田嘉仁(小力),利用台风袭击台湾、东部地区警备司令部诸多军警被调去救灾之际,冒着生命危 险,成功躲过警卫,逃出生天。
他们在军警、狼狗的追捕下,顺着爆发泥石流的卑南溪,抱着浮在河中的树干,一路漂到太平洋去了,在海水中浸泡了几个小时,差点被鲨鱼当成了美餐。终于,在 九死一生中,他们趁着涨潮的机会,慢慢游到了岸边。然后又深入大山,沿着台湾的中央山脉一路西行,五六天后才到达屏东,再搭车到高雄,终于回到他的黑帮世 界里。

 

万事都互相效力,叫爱上帝的人得益处
出狱后,他大张艳帜,不再帮人讨债,干脆做起大哥,开起应召站来。他与田嘉仁控制了不下15个应召女郎,然而不久他就与田嘉仁反目,这对一起越狱、生死与共的难友,在大打一架后各奔东西。
这也为他再次入“冤狱”埋下了祸根。那一段时间,“吃、喝、嫖、赌、偷、抢、骗,我样样都来,几乎天天都在犯罪,也经常和人动刀动枪,没有一天不是过着纸醉金迷、刀口舔血的生活。”但就在他凑足路费、准备偷渡出境时,在高雄又被警察抓住。
这一次他依然想逃,却没有机会。已经与他通信多年的陈筱玲来看他,对他说:“代豪,不要认为你又失去了自由,这正是你蒙恩的开始。逃脱总有一天还是要被捉 回去的,现在不要胡思乱想了,这是你被上帝拯救的机会??让我们隔墙共勉!”那时候,他已经与陈筱玲谈恋爱,“想到若有一天,有另外一个男孩取代我去照顾 她,给她幸福,我的心有如刀割,寸寸都要滴下血来。”
1977年,吕代豪又被送回岩湾职训总队,再次回到他越狱出逃的地方。作为有越狱前科的罪犯,这次被铐上了三副共72斤的脚镣,再也没有出逃的可能。为了打发时光,他每天背诵《英文袖珍字典》和《英文名人演讲稿100篇》。
但是没过几个月,他跟田嘉仁结下梁子终于有了报应。原来田嘉仁在跟他打架分开之后,犯下了一个一千多万的案子,被逮捕后,他为了报复吕代豪,说吕是他这个 案子的共犯。不久,他服刑未满,就又被判9年半,加起来一共是14年。想到大好的青春年华就此度过,吕代豪彻底绝望。
那段时间,陈筱玲就变成了他的私人牧师,写信给他,让他向上帝服罪。但是上帝不可见,留给他的,依然是深陷牢狱。“主耶稣的宝血可以洗我的罪?他是在将近 两千年前死的,怎么能洗除我的罪呢?若真能洗我的罪,我也不会被判这么多年徒刑了。”吕代豪想到的,依然是只有抓住机会逃脱一途。
在绝望之中,又遭内心重压,狱友林民雄突然猝死。生命的脆弱让吕代豪不寒而栗,而女友筱玲的及时来信,让他如若电击。那一次,主基督真正进入了他的内心。 尤其是筱玲举出《新约·启示录》中“人往往把心门锁起来不肯接受主耶稣。主耶稣在外面叩门,人都不肯开门让他进来,使得他站在心门外面又失望又难过”,他 突然醒悟——已经没有别的办法,只有接受耶稣,才能获得内心平静。
从那天开始,他开始认真读经、祷告。并且带动了其他狱友,一起轮流读《诗篇》。慢慢地发展到了7个人。这群没有方向的羔羊,终于找到了自己的牧人。
除了自己信主,他也开始以服罪之身,在监狱里传道。“有一天我正在读《圣经》,看到一节经文:‘天上、地下所有的权柄都交给我了,所以你们要去,使万民做 我的门徒。’另外又看到一节经文:‘你们要往普天下去,传福音给万民听。’这两节经文使我很震撼。”他认为,天底下有两种地方的人最需要福音,一个是医院 的病人,一个是监狱的罪犯。于是他开始在狱中“报佳音”,狱吏对此也不干涉。也就在他慢慢踏入正途之后,一连串的好消息传来,先是对于与田嘉仁案部分,获 重审判无罪,又因表现颇佳,获得减刑。
1979年,吕代豪终于堂堂正正地跨出监狱大门。就在那年的圣诞节,他正式受洗,归于耶稣基督的名下。
从此,吕代豪获得了开始了新生:拓荒,传教,与陈筱玲结婚育女(两女目前都在美国柏克莱大学读书),拿到台湾华北神学研究院神学博士、美国加州国际神学研 究院教育学博士学位,又到北京大学攻读哲学博士学位,并创办拓荒神学院,担任院长,带领三千余受刑人向善,被评为2005年台湾十大杰出青年,担任马英九 的顾问(在福清传道期间,他甚至发动信众为马英九当选进行祈祷)
从黑道到神道,吕代豪这位昔日大哥,已经不在江湖。他不再混社会,而是混教会了。
  

没有接陈启礼的轨,倒接了上帝的轨
mangazine·名牌:台湾黑帮教父陈启礼去世的时候,你在做什么?
吕代豪:那一阵子,台湾很多的媒体都在找我,想问我跟他的关系。我躲避记者的采访。我觉得那时出来讲不合适,我如果讲他的好话,“政府”、陈水扁会不高兴,因为陈启礼是反台独的;而讲他的坏话,又不是我的心里话。
我只想遥遥地思缅他,没有去出席他的葬礼,因为不差我一个。他的葬礼,应该是近几年来最大的吧。像台湾前“总统”严家淦的葬礼都比不上,除了原来蒋介石死。有上万人去祭奠他,这说明他做人很好,而且全世界像日本的山口组、美国黑手党、香港14K等帮派都派代表来。
mangazine·名牌:你怎么评价陈启礼?
吕代豪:陈 启礼是我的结拜大哥,是他把我引到竹联帮来的。他是台湾的黑帮教父,也是难得地把台湾的帮派弄上国际舞台的人。竹联帮就是他把它弄到国际舞台、天下第一帮 的。我跟他在兰屿、绿岛和岩湾都关在一起。他觉得我的拳脚功夫很好,英文也很好,他就劝我,要我往国际发展,能够跟国际接轨。要我能跟国际上的台面人物打 交道,所以要把英文、日文和广东话学好,好跟美国黑手党、日本的山口组和香港的14K帮挂钩。
我很尊敬他,他教了我很多。陈启礼就是要培养我成为与国际接轨的人,不过我后来却没有接那个轨,上帝比他早来一步;原来我学英文、日文和广东话是要做国际杀手,但是没有想到最后是被上帝所使用了,利用这些语言到世界各地去帮助人家悔改向上。
陈启礼是个很有头脑的人,他说今天的黑道不再是打打杀杀,那是小弟做的事。帮派要进到工商界,做企业做的事,要企业化的经营。他是很有眼光的,我很想念他,他的去世真是可惜。
不过他原来也跟我说过,说他这条路也是不归路。他说,代豪你是对的,你还年轻,还可以回头。我很感谢他对我的栽培。
mangazine·名牌:竹联帮的势力到底有多大?
    吕代豪:我 跟陈启礼在兰屿、绿岛、岩湾都是关在一起的。在监狱里面,竹联帮照样能够生存、发展。有一次竹联专案,抓了一千多个犯人。台湾那时才两万个犯人,差不多十 多个人中间就有一个竹联帮的。有次我们在帮庆那一天,也就是1977年6月16号(因为竹联帮的很多人都是军校出身的,陆军军官学校的校庆日6月16日就 变成了他们的帮庆日),发动大家从南到北进行大串联,决定所有竹联帮的人在那天中午闹房、绝食,让他们看到我们从南到北的力量,要震撼他们,让他们吓一 跳,以展示我们的力量。
mangazine·名牌:在你出狱后,你跟陈启礼还有过交往吗?
    吕代豪:我 们都出来后,他做生意,我去看过他两三次,那时我已经信主了,有些人说代豪出来很久了,也没来找我们报到。他就来跟我见面,我请他去吃饭。我说我有朋友要 见你,饭店旁边就是我们的教会,大家就来欢迎他,他在那里坐了一个多小时,如坐针毡。后来他就不来了,有人问他,吕代豪干嘛去了?他说你们不要找他了,他 当洋神仙、洋和尚去了。后来他因江南命案被判无期徒刑,我还到监狱去看过他两次。再后来他去了柬埔寨,我也很忙,只跟他通过几次电话。
mangazine·名牌:竹联帮、陈启礼为什么会去做“江南案”?
吕代豪:因 为这些人“爱国”。竹联帮有个帮规,就是一定要“拥护国家,支持政府”,对台独的人要坚决进行打击,竹联帮绝对不容许“台独”,要“效忠国家和领袖”。竹 联帮大部分是以外省人为主。而情报局也是利用一些力量来消灭另一些力量。陈启礼跟情报局挂钩,情报局给了他一个上尉当,情报局有很多事不能做,但是帮派可 以做。情报局又牵涉到蒋孝武、蒋孝勇。你想想,我们竹联帮的大哥都是情报局的上尉,我们竹联帮要实弹射击,都是到军用靶场射击。
mangazine·名牌:你与马英九是什么时候认识的?
    吕代豪:差 不多是在他担任“法务部长”的时候。他来跟我请教一些有关竹联帮的事情,我就跟他谈。他说没想到这个人的英文、日文这么好,很多人又说我跟他很像。他是湖 南人,我是湖北人。他有两个女儿,我也有两个女儿。他身高178,我身高180,他78公斤重,我80公斤重;我们年龄也相仿。不过他是乖乖牌,出身很 好,而我是黑道出身。我陪马英九去过泰国、日本、菲律宾访问,陪他去见总理、总统。我现在也是他的一个基金会的顾问。

偶尔也用拳头传教
mangazine·名牌:现在是牧师,你还使用拳头吗?
    吕代豪:大 约两三年前,有一天我在台北讲道,突然底下来了七八个人,一看就是小太保,他们来做礼拜,但一副爱做不做的样子。我觉得奇怪,后来才知道,他们是竹联帮的 “竹叶青”。他们去砸别人的店,被送到法院,他们对法官的态度又不好。法官说要把他们送管训队去进行感化训练,他们就求饶。法官说,那好,给你们一次改过 自新的机会,你们竹联帮原来有个老大,叫吕代豪,他现在教会,你们去找他报到,看三个月怎样,如果他写了推荐信来,就不用送管训。所以那些小家伙只好找到 我这里来了。
接下来的几天做礼拜,这些“竹叶青”要来不来的,还问我:牧师,教堂里面能不能抽烟啊?真让人生气。有一天,我就在想,怎么能让他们听我的。看他们那副样 子,真的是很想揍他们,但是牧师又不能打架。我让他们看我写的书,他说我一辈子都没看过一本书,才不看你的书,一副桀骜不驯的样子。
终于有个机会来了。有次他们在一起说起打架的事,我就走过去说我以前也很会打架啊,我曾经是台湾拳击冠军呢。他们根本就不相信。我就跟他们说,如果你们哪 个能挨得起我一拳,你就出名了。他们问我多少岁,我说我五十多岁。“哎呀,五十多岁的老人家!”他们嘲笑我。我随手从口袋里掏出1000块钱,让人去买两 个拳击手套来。我一说打架,他们就很有兴趣了,可是后来一个个都被我击倒,他们就说:“牧师,不敢了,不要了!”
我说你们要不要学这个功夫啊?结果这以后,他们见到我口口声声叫“老大”。我说你们好好地跟我两个月,我教你们拳击。后来他们乖乖地跟着我做礼拜,表现还不错。
拳击、暴力这个东西,就好比一把刀子,就看你怎么用它;掌握在杀手的手上就是凶器,掌握在厨师的手上就是切菜的。我没想到我的功夫对传道还有点用。后来他 们只敢在楼梯口抽烟,看到我来了,就说老大来了,老大来了,至少知道躲着我抽了。当他们发自内心地敬佩我的时候,我讲话就有效多了。
  mangazine·名牌:你现在还喜欢枪吗?
    吕代豪:我 在美国的家里还有十几把枪,其中有M12、M16,但这是合法的,有枪证。在台湾我还有四五十把古董武士刀。我必须坦诚地说,我对刀、枪确实是喜爱,但是 喜爱归喜爱,现在也只是看一看,摸一摸,我已经收刀入鞘了。原来混黑道时,很想拥有这些东西,有了这些,走路都好像有了翅膀一样。每天睡觉身边都要放把 枪,没有枪我就没有安全感。但是现在好烦,这些兵器要保养,要上油。我又不能找别人来帮我保养兵器,不然传出去,说这个牧师有这么多刀、枪,不好。
我常常说,人在三十岁以前是靠体力吃饭的;三十到五十岁,是靠智力的;五十岁以后,就是靠影响力和判断力了。

分享家:Addthis中国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