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身上有两个明显的事实。第一,每个人都是不完美的。第二,每个人都很容易忽略自己的不完美而下意识地以完美者自居。基于这两个事实,人间处处弥漫着轻视、鄙视和仇视的目光。

上帝看见这一点,于是立下一条法则:完美必须在不完美身上才能完成。义都要在罪身上彰显。光都要在暗身上表明。善都要在恶身上实现。一切公认的美德都只能在她的对立面身上才能找到自己。

比如爱。你的爱必须在不爱你的人身上完成。你若单爱那爱你的人,有什么赏赐呢?就是税吏(汉奸)不也是这样行吗?(马太福音5:43-48)所以爱朋友不如爱仇敌更能体现一个人的爱,爱俊美不如爱残障更能体现一个人的爱,爱好人不如爱歹人更能体现一个人的爱。在家庭中,爱如意老公(妻子)不如爱不如意老公(妻子)更能体现一个人的爱。一个堪称可爱的人,一种堪称可爱的性格,一定是在不可爱的对象和环境中造就出来的。当《圣经》说爱是恒久忍耐、凡事忍耐的时候,意思就是:爱是对不可爱的承担与接纳。试想一下,如果对方很可爱,还需要什么忍耐呢?由此反观人间流行的爱,许多并不是爱,只是贪欲、情欲、占有欲,所以才导致爱多深、罪多深、怨多深、恨多深。

比如义。在耶稣丰满的神性中,我们看到真正的义,不是对罪的排斥和惩罚,而是担当与恩免。他来了,并非以他的圣洁远离罪人,洁身自好,恰恰相反,他进入罪人,寻找罪人,爱护罪人,与罪人吃喝交友,为的是在罪人身上活出和死出无与伦比的义!所以当他以无罪的身躯担当了罪人的刑罚死在十字架上的时候,一位百夫长说“这真是个义人”!所以先知以赛亚早就预言说:罪人要因他受的刑罚得平安,因他受的鞭伤得医治(以赛亚书5:35)。所以圣经说:神使那无罪的,替我们成为罪,好叫我们在他里面成为神的义(林后5:21)。圣经又说:神差他的儿子降世,不是要定世人的罪,乃是要叫世人因他得救(约3-17)。神的义,正在这福音上显明出来(罗1-17)。如今神的义,在律法以外显明出来……就是神的义,因信耶稣基督,加给一切相信的人,并没有分别。(罗3:21-22)

比如谦卑。谦卑不是只接受自己断定为真理的东西,乃是在自己的断定之外仍保持开放的心态。换句话说,谦卑不仅是面对“真理”时的一种顺服态度,更是面对“谬误”时表现出来的一种博大胸怀。因为接受公认的真理根本算不上谦卑,那只是明智;接受合乎己意的观点更不是谦卑,那只是常情。谦卑是愿意向骄傲低头,是乐意聆听无理,是可以接受无礼,是能从这一切当中获益。因为一个真正谦卑的人,应该是一个知道自己眼瞎的人,而不是一个以为能看见的人。(约翰福音9:37-40)

比如真理。真理是什么呢?真理不是对谬误的惧怕、不齿与封杀。真正的真理一定是对谬误开放,正视并拥抱它们,好让它们消融在自己的怀抱里。正如光明从不惧怕也不拒绝黑暗,恰恰相反,它寻找、正视、拥抱黑暗,使黑暗之地归向光明。只因真理是光明、宽广、大有能力的,所以她总是宽厚、温柔、雍容大度的。

比如宽容。只有当一个人可以宽容那些不宽容自己的对象时,才表明他是宽容的。基督徒接纳基督徒,这不叫宽容。但是,基督教文明的社会,容纳其他宗教自由存在(哪怕他们不容纳基督教),其神职人员与基督教牧师享受同等待遇,这就叫宽容。美国容许CCTV、人民日报公开英文播发,尽管中国不允许CNN、纽约时报公开中文播发,这才叫宽容。我允许你到我家里来指责我,即使你不允许我去你家里反驳你,这才叫宽容。

比如和谐。和谐显然是对相异者、不同者的包容,没有人将清一色白、清一色黑、清一色红、清一色蓝称作和谐。只有当不同颜色一并呈现、彼此搭配、相互辉映甚至黑白分明的时候,才叫和谐。大自然是最和谐的,也是最自由、最丰富、最纷纭的。

比如智慧。智慧是在愚笨身上显出来的,不和愚笨打交道,不能消化愚笨、提升愚笨,就谈不上智慧…… 如此等等。

因此,一个基督徒要想效法耶稣的样式,活出爱,活出义,活出谦卑、真理、宽容、和谐、智慧,就决不能鄙视、远离这些美德的对立面,反倒要活在其中:拥抱不可爱,勇于担当罪,向黑暗开放,宽容不宽容,与不和谐和谐,与愚笨共舞。当然,这一定是舍己牺牲,一定会痛苦忍耐,然而一定有神的同在。

分享家:Addthis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