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se of the Day

“Therefore, get rid of all moral filth and the evil that is so prevalent and humbly accept the word planted in you, which can save you.” — James 1:21 Listen to chapter . Powered by BibleGateway.com.

历史日志

2020年七月
« 6月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31  

祷告的教会 – ( 5 )

祷告的教会

CHURCHES THAT PRAY

彼得魏格纳   编著 赵瑜 译

第五章

团体祷告的原则

我所谓的「团体祷告」是指当地教会的会友为了祷告人聚集在一起,这和通常在每周日上午举行的团体敬拜类似。我并不是说祷告和敬拜不应包括在教会其他活动中进行。但教会的祷告事工整体而言,最重要的是能激励会众,或至少能让一部分的会众一起进行团体祷告。

周三晚间的祷告会

长久以来,周三一直是一周中最常用来进行团体祷告的时间。几乎每个宗派的每间教会都应该举行周间的祷告会,而许多教会如今仍延续这传统。

尽管没什么人去参加祷告会,教会仍认为:如果不每周举行祷告会,他们就堕落了。本世纪扨,叨雷曾说:“祷告会应该是教会最重要的聚会 – 如果带领正确,便是最重要的聚会。”我们很难不赞同叨雷的看法。但是今日教会领袖却有挫折感。有许多教会已中止每周的祷告会,而仍持守的教会则承认这聚会已是一成不变、沉闷没生气,激发不出为教会或社区的行动祷告。

也许叨雷会说,受挫的原因之一,可能是因为牧师没有 “正确的带领” 他们的祷告会。当教会中的信徒领袖发现,他们的牧师在神学院中从未学过如何带领祷告时,他们会很惊讶。

多年来,就我所知,只有一所神学院开了祷告课程,那就是肯塔基州的艾斯伯利神学院。所幸受大规模祷告运动的影响,这情况已经改善。但是今日大多数正在事奉的牧师从未上过这类课程,且在他们的图书馆中连一本关于教会团体祷告的书都没有。其他书籍或许不少,但据我研究的结果,到目前为止只发现一本这方面的书。那就是苏喀伦 (Sue Curran) 所写的好书:《建立充满祷告的教会

这本应该畅销的书,很不幸地销路并不广,团体祷告是否有希望?的确是有。艾尔文梵德葛兰德说:「美国有些教会的祷告会挤满了人,充满了火热的祷告。他们抱着被改变和会见神的期望来聚会。教会停车场拥挤不堪,室内挤得水泄不通,他们宣告他们的信仰,有些人决志或被医治,每周都有祷告明确地蒙应允。」我很了解神不一定带领每一间教会都把团体祷告视为事工中心,但是今日许多教会正朝这方面前进,圣经当然鼓励我们这样做。

圣经中的团体祷告

如果要说教会是在五旬节那天诞生,那么也应该是在团体祷告中诞生的。耶稣把门徒留在世上之前,要他们聚集在耶路撒冷,「直到你们领受从上头来的能力」(路廿四 49)。他们遵行祂的指示,在楼房里聚集。他们在那里做什么?圣经告诉我们他们「都同心合意地恒切祷告」(徒 1:14)。

他们的祷告在五旬节那天,藉着圣灵降临,戏剧化地蒙应允。根据圣经,「同心合意」的祷告在圣灵能力浇灌的那天,扮演了某种角色。

教会成立了,开始正常的教会生活。我们在使徒行传第二章看到,圣经首次描述新约的基督徒,在教会中所做的事都恒心遵守使徒的教训, 彼此交接,擘饼,祈祷 (使徒2 :42 )团体祷告在当时并不像现在这样是次要的,它是件主要的事。

不久,当彼得被下监等待处决时,一个持续的祷告会就此成立「于是彼得被囚在监里,教会却为他切切地祷告神。」(徒 12:5) 稍后,我们看到祷告会是在马可的母亲马利亚的家中举行,因为当时没有教堂,会众的聚会都是在家中进行的。(徒:12:12) 当然,结果是彼得奇迹式地被一位天使救出监狱。

耶稣宣告神的殿应是「祷告的殿」(参可1117)。我相信这仍然是神对教会的心意。每间教会都应是祷告的中心,不仅是为会众,也是为社区。有些的确是,当我们在一九九零年代中前进时,愈来愈多教会加入他们的行列。神正在基督肢体间帯来祷告方面新的看见。这或许是许多人认为复兴可能即将来临的原因之一吧!

许多例证显示,祷告的「量」极为重要。愈多人一起祷告,愈能带出同心合意。愈多人一起祷告,潜在的力量愈大。同心合意的力量团体祷告有其他祷告所没有的主要特质,即同心合意。耶稣说:「若是你们中间有两个人在地上同心合意地求什么事,我在天上的父必为他们成全。」(太 18:19) 两个人或两百人同心合意的祷告,

比单独祷告更有果效;虽然单独祷告也不容忽视或轻看,而且我也相信没有任何祷告会浪费时间,然而团体祷告比其他任何形式的祷告,更能使教会同心合意。

祷告者的「量」也很重要,这是不容置疑的。祷告的人愈多,愈能同心合意。苏喀伦说:「当我们从单独祷告进入到团体祷告时,我们是从相加进入到相乘的领域中:每多加一个人,祷告的力量就加倍。」

苏喀伦列举两处旧约圣经来说明这原则:「你们五个人要追赶一百,一百人要追赶一万人,仇敌必倒在你们刀下。」(利:26:8)以及「一人焉能追赶他们千人?二焉能使万人逃跑呢」(申 32:30)?

这显然不应用来作为计算教会祷告能力的数学公式,不过这是原则。愈多人一起祷告,潜在的力量就愈大。许多教会领袖拿希伯来书 10:25:“ 不可停止聚会,好像那些停止惯了的”以鼓动人参加每周的主日崇拜聚会。这当然是合理的应用,可是这段经文也应该运用在祷告会上。先前的经文教导我们所有信徒的祭司职分:藉着耶稣的血,不仅是大祭司能直接进到神面前,我们所有人都可以。我们不能放弃以祭司身份聚在一起,在祷告中直接与神沟通

团体祷告的场所

团体祷告有两个基本的场所。最大的是社区层面的,在社区中,数间教舍聚集同一祷告。这实在太重要了,比我们许多人目前所想象的还重要。我会在下一章中更详细地讨论社区团体祷告。

另一个场所是最普遍的 – 当地教会。这一章接下来将要讨论地方教会团体祷告的一些具体可行的方式。为了和教会其他祷告活动区隔开来,我将焦点对准在主要是为了祷告所举行的教会整体的聚会。虽然许多主日崇拜中都有祷告,但是团体祷告会与此不同。

团体祷告在我们的教会生活中究竟有多重要?我们如何衡量和述说?我相信我们可以使用两种实际的衡量方式,一种是主观的,一种是客观的。

主观的衡量法如下;试问:和其他十个一般的教会活动比较起来,团体祷告在我们的价值体系中占怎样的等级?因为这个衡量方法属主观感受,所以不一定能显露实情。特别是那些宣称周间祷告会是一周中最重要聚会的教会领袖。他们在没有顾及此类聚会品质和人们的兴趣,往往容易团体祷告的价值列在高位。所以我们应该采取较客观的衡量方式。

客观的衡量法如下。试问:团体祷告和前面所提及的教会活动相比,在以下各方面应占何等级?

1 预算分配?

2 同工依据工作内容所花的时间?

3 教会每周行事历上所挪出的时间?

4 可衡量的教会目标?我见过无数教会为教会生活和成长认真地定出可衡量的年度目标,却忽略了为团体祷告定下任何目标。不过,因着大规模祷告运动的普及,已开始有了令人期待的改变。

5 占讲道的时间?主任牧师在一年的主日崇拜里,大约要讲四十五次道,有多少次是明确地以祷告为主题?这些问题会得到数字的答案。藉着使用这些数字,教会能正确地自我评估,如果够大胆,还能和宗派或社区中类似的教会做比较。

如果数字有多重要?

对许多形式的祷告而言,数量大并不重要。少数人也能够以强有力的祷告支持,事实上也的确如此。例如:桃乐丝和我的祷告同伴团队中只有十九名核心成员。我们也不刻意再去找人。我们在祷告上从他们那里获得的支持是惊人的,而且目前的人数似乎也符合神目前给我们的指示。然而当我们特别谈到团体祷告时,就不是这样的情况了。

如果教会觉得团体祷告是他们事工的中心,那么,参与的会友人数就变得非常重要了。在某些情况下,它或许是教会整体属灵质量最好的测量指标。

衡量的标准

大多数人都不习惯估算祷告,我们这些教会领袖在以量化来衡量教会团体祷告一事上,还未取得共识。我的建议非常简单:计算每周参加主日崇拜,而且至少参加一次周间团体祷告的人数比例。如此计算一段时间之后,便能轻易的估算出会众的状况。但是这如何与其他教会比较?尤其是哪些极强调团体祷告的教会?为了回答这问题,我研究了几间教会,据我所知,他们在当时都有特别强的祷告事工。

我说,“在当时”是因为我也发现祷告在许多教会中呈现“云霄飞车”的起伏模式。我相信教会的祷告事工比其他事工更容易受到魔鬼全力的攻击,这应该就足以说明祷告是如何重要。以下是我的研究发现:

一、美国教会中参加主日崇拜,且参加团体祷告人数比例最大的教会是德州圣安东尼奥的艾拉莫市浸信会。教会祷告事工的负责同工法兰西斯史密斯说:「卫涅克牧师带领我们经历既兴奋又值得的祷告历程,已有将近四年的时间了。

当我调査艾拉莫市浸信会时发现,二千名参加崇拜的人中有百分之六十六的人参加每周的团体祷告。到了一九九三年,他们动员了五百六十位守望者/勇士组成祷告军队。

二、堪萨斯市的大都会葡萄园教会的麦克毕寇(Mike Bickle) 牧师,他是美国属一属二的代祷教师和实践者。团体祷告在大都会葡萄园教会相当重要,以至于每位同工每天至少要参加一个团体祷告会。我随机抽样的结果发现,三千五百名参加主日崇拜的人中有百分之四十三出席团体祷告会。

三、当李拉瑞 (Larry Lea) 在德州洛克渥的磐石教会举行著名的清晨团体祷告会时,五千名参加主日崇拜的人中有百分之廿四出席。温约翰在加州安纳罕的葡萄园团契极强调团体祷告。调査的结果显示有百分之十三的人参与。

四、在南加州这个地区,周三晚间祷告会最兴旺的教会是杰克海福德的道上教会。一般而言,主日崇拜的人中有百分之廿九参加这聚会。

团体祷告的基本要素

对那些渴望在教会中看到团体祷告活泼起来、事奉有活力的教会,我提出五个基本要素:

一、牧师。主任牧师必须直接负起教会团体祷告事工的责任。祷告事工在细节上的运作可以分派给教会祷告领袖和其他,但是如果会众不觉得牧师是团体祷告的最高领袖,那么这事工就无法如愿进行。我赞同苏喀伦的说法:「个人的经验和对复兴史所致的研究使我深信:牧师的榜样,是推动教会祷告事工的力量。」(牧师应该常常在讲台上分享祷告蒙应允的见证,藉此激励会众祷告。)

要如何去做?牧师必须常常使用讲台,强调祷告的重要性和团体祷告的计划。牧师应该定期以祷告为主题教导会众。教会所有的沟通管道,都应积极提醒团体祷告的重要性。最重要的是,牧师应以身作则,偕同配偶及家人定期参加教会团体祷告的活动。我先前描述的韩国牧师就是个绝佳例子,他们亲自参加每一场黎明前的祷告会,因为:「能力就在那里!」

牧师应该常常在讲台上分享祷告蒙应允的见证,藉此激动会众祷告。许多牧师一年下来,不曾分享过自己祷告方面的戏剧性见证,却要会众祷告并且期盼戏剧性的答案。此外,每周的崇拜中也应经常安排时间让祷告蒙应允的会友作见证。这会有强烈的果效,尤其有牧师在台上点头赞同,更加强了影响。

二、教会同工:这或许有点过分,但是如果团体祷告是像我们所说的那么重要的话,那么教会每一位同工每周都应至少参加一次团体祷告会。同时应该鼓励负责节目的同工,找他们的配偶和孩子一起来参加团体祷告。

我们应该分派有恩赐的同工带领团体祷告,而不应分派其他同工负责。我曾看过每位同工都被分派带领团体祷告的例子,其结果令人泄气。因为某些人确实没有这方面的恩赐,以致影响聚会。

一般来说,在祷告的教会中,主任牧师会带领大部分的团体祷告,但却不尽如此。纽西兰的基督城(Christchurch)有一间大教会的牧师令我印象深刻。他承认该教会的一位女性祷告领袖比他更有带领团体祷告的恩赐,因此他会参加每一堂聚会,但是由她负责。她会在那天下午和一组代祷者一起祷告,直到神向他们显明晚间祷告会应祷告的事项结果,那是我在周间所参加过的晚间祷告会中,出席最踊跃、最令人兴奋的一次。

三、地点。在教会进行团体祷告,是项明智的选择。不过我并不是指会堂,因为圣殿的空间通常大了些。可以选择教会里的其他房间进行团体祷告

四、时间。我发现一小时是公认最理想的长度,至少在美国一部分地区是如此。在我们的文化中,如果聚会准时开始和结束,他们的反应会比较好。何时举行则各不相同。依他们空闲的时间而定。美国许多教会发现清晨的祷告很有效,不过我认为这还不能称为是一种趋势。于每周举行的次数,则主要看稳定出席的总人数而定。

五、决定性的人数。我的建议是,在计划团体祷告会时,至少要从二十个人开始,以后最好也不要低于此数;顶多只可以低到十七人。少于十七人时应视为小组祷告,而非会众的团体祷告。有实际经验证实的小组动力理论告诉我们一个少于 17 人的小组,其本质和大于十七人的小组是不一样的。

此外,若参加卅五到五十人之间的团体祷告会,他们都能互相认识,而且比较少看到陌生人。这有其优点。但是一百人二百人或更多人的聚会也有其他的优点,不过,在那样的聚会中,大多数人很可能互不相识。

不参加团体祷告的七个好理由

我有位朋友在南加州牧养一间迅速增长到近三千人的教会。他深受韩国清晨祷告会的激励,便在教会中实施。他每一次都参加。一个八十人的健全小组定期一同祷告。但是九个月后,八十人逐渐减少到一、二人!这是怎么回事?

当我和他谈的时候,我们都觉得他触犯了以下一个不参加团体祷告会的原因,但为时已晚。团体祷告仍未在那教会复兴过来,因为其中残留着痛苦和沮丧。

如果我们假设那教会的人灵命普遍正常,他们不因和神的关系有点不太对就停止参加团体祷告会,那么以下是一些需要避免的事。

「聚会很无聊。」我把这一项列在首位,因为这确实是最优先的一项。到目前为止,教会会友不参加团体祷告的主要原因是因为那儿的一切使他们感到无聊。很少人早上醒来一想到晚上要参加祷告会就觉得兴奋。

「我没有什么贡献」太多人是去祷告会做旁观者,而不是参与者。他们认为他们个人对那聚会的惟一贡献是加添一个人数。

「我个人的需要没有被满足」有些人不仅觉得他们对别人没有贡献,而且还觉得别人对他们也没贡献。满足个人的需要不应是参加团体祷告会的主要动机,但是参加的人若有迫切的个人需要,应该在聚会中或结束后为这些需要代祷。

「我不知道如何在公众场合祷告」没有学会如何和人家一起大声祷告的人,一段时间之后便会觉得不自在。「圣灵没有出现」这不是质疑神无所不在的神学论述,但却反应出正确的印象。尤其是对有属灵洞察力的人而言,如果属灵动力的强度不能使人感受得到,那么去又有何用?

「我们祷告,却什么也没发生」如果人们祷告,却没看到他们的祷告具体的蒙应允,就会开始觉得自己是个失败者。这会使参加祷告会的人数愈来愈少,就好像是一支失败的运动队伍在比赛时,会愈来愈少一样。

「我们的祷告会是个说长道短的俱乐部」我常听到有人在祷告会中说:“我们今天晚上必须为某某人祷告,因为……”接下来的话所揭露出的生活内情,是我祖母所谓的「不是为外人道也的事」。

这多半都是出于肉体,不是出于圣灵。主要的动机可能是想传达:「我并非不知情。」于是,在代祷事项的属灵外表的掩盖下,聚会已经结束了一小时,在场的某些人还喋喋谈论不休。

强有力的祷告会应有的原则

显然,我们需要避免上述不参加团体祷告会的任一项原因。从我带领团体祷告的个人经验中,我找出七项正面的原则。因为我们在这里所谈的是风格而非本质,所以我也了解,有些人会觉得我的建议适用于他们的情况,有些人则不然。

一、敬拜。刚开始应该花十到十五分钟唱出他们的祷告。敬拜诗歌是最恰当的,应视为一种祷告的形式,非唱些歌曲准备祷告。这部分应由最好的敬拜领袖来负责。团体祷告的决定性人数在二十的原因之一,是一旦少于二十人,诗歌敬拜就容易变得有气无力。

二、开口祷告。在少数基督徒的传统中 (例如贵格会) 极重视默祷。然而,来自世界各文化的大多数人,在团体祷告会中都比较喜欢开口祷告。开口祷告有两种普遍的方式:同声祷告 (concert prayer)和同心祷告(agreement prayer)。

同声祷告的意思是所有出席祷告会的人在同一时间大声祷告。这在韩国各教派的教会中是最普遍的祷告形式。四千个韩国人一起祷告的音量,要听到了才会相信有多么惊人。而且他们这种火热的祷告持续很长一段时间,有时长达二十分钟不间断

在那其间,音量会稍微落下一些,接着另一波祷告恩膏来临,便再度高昂起来。同声祷告在美国和世界各地的灵恩派及五旬节派中很流行。因着灵恩运动在全世界已带来最快速的增长,因此同声祷告可能即将成为一般团体祷告中最常采用的开口祷告形式。

同心祷告是我们传统福音派和主流派祷告会中最常采用的方式。一个人大声祷告,其他在场的人或大声、或小声应和。以经文祷告是同心祷告的一种方式,现已在许多教会中逐渐流行。这种方式是祷告者翻到圣经中的一段经文,一面读一面求主显明那段轻文的含意来祷告。效果带领得好,会令人十分感动,因为这是用神的话向神祷告。

「如何消灭」圣灵的感动?

在开口祷告的祷告会中,带领人可以用许多方式「消灭」圣灵的感动,不过有三种作法对我而言是很明显的:

1、让沉默发生;愈沉默,下周就会有愈多人不再来。我们可以教导那些参加团体祷告会的人不间断地祷告、警醒、一有机会就开口祷告。在团体祷告中,人们应该习惯祷告许多次,而不只是一次。

2、祷告一句或用填空式祷告。为了要使更多人参与祷告会,避免沉默,有些祷告领袖说:“我们来呼求神的名,我们只用一句话向神感恩。”或“我们都祷告:“神啊,我们感谢,因为……”这种策略是一种满僵硬的方式,企图制造活泼的感觉。到最后,他们就会觉得祷告会很无聊。

3  两三个人一组一起祷告,的确能满足某些人的需要,这些人对这种方式感到自在,又有个人的需要希望别人代祷。但它也的确使一些在那时刻因被迫接受这种亲密性、而感到不自在的人却步。这些人通常都不会说什么,但是下周就不会再来了。

除非这聚会是刻意要服事「前者」的需要,否则仍旧维持大团体的形式实在是较聪明的作法。一个折衷的方式是分成四到六人一组,而非两三人一组,这对孤僻的人较不具威胁性 (虽然有些人还是会觉得不自在)。

三、互相扶持。开口祷告应该会引出开口的回应。想一想电话礼仪:当一个人在讲电话时,另一个人应该要发出声音,并且说够多的话来回应鼓励那位说话的人。团体祷告也是这样。

有些人很严厉地批评五旬节派,认为他们太吵但是这些人自己的祷告会听起来是在公立图书馆或是太平间里举行。非五旬节派的人应该在团体祷告会中学习开口回应的礼貌。五旬节派并未独享「阿们」、「哈利路亚」、「谢谢你,主」或「荣耀归于主」的权利纵然音量和频率因团体而异,但是一般而言,只要不掩盖住祷告者,应和的人愈多、声音愈大就愈好。再者,经历过这种兴奋的人,下一周较会再来参加祷告会。

开口应和能成就三件事:

1 鼓励祷告的人

2 使应和的人更有参与感,更专心

3 在整个团体中建立信心,使人感到兴奋

四、有效的祷告;正如我前面所说的,有效祷告的定义是祷告有果效、蒙应允。有效的祷告比任何事物都能维持团体祷告的寿命和兴奋度。因此,每一个团体祷告者都必须找出方式分享蒙应允的祷告。鲍威海 (B. J. Willhite) 说:「基督徒必须相信他们的祷告关系重大。除非一个人相信他的祷告真的有影响力,否则他很可能不会持续地祷告」

我曾看过许多教会的办公室公布的祷告事项,有些颇费心思。但是我在十间中看不到一间定期列出这些祷告如何蒙应允。祷告会改变历史,但是如果祷告的人不知道所发生的事他们祷告起来便不会觉得兴奋。

我记得曾听鲍威海说他去过德州一间教会,那里有一面他们所谓的「哭墙」。人们把未得救者的照片和资料卡钉在圣殿的一面墙上。崇拜中有一段时间,全体会众都到那面墙前,火热地为墙上指明的人作得救祷告。太棒了!鲍威海问那里的牧师结果怎样。「他们一个接着一个得救了。」他回答。接着鲍威海提出了一个极简单的建议。他建议他们在圣殿的另一面制作一个「得胜墙」,在每一次崇拜中把得救者的照片和卡片从哭墙上取下来。然后从会堂前面走到另一面,把照片和卡片钉在得胜墙上并且作感恩的祷告!这就是我所谓的有效的祷告。

五、具体的祷告。艾明盖斯威 (Armin Gesswein)说:「笼统的祷告绝对不会有果效,其中没有真实的信心和盼望。没有信心的祷告是死的。」我了解主可能会大大感动某一特定的祷告会如此去行,但是通常在阅读新闻标题或听到新闻后出于情感的祷告事项如:「让我们来为印度空难丧生者的家人祷告」或「我们来为今天开始在南美举行的经济高峰会议祷告」对当时聚集祷告的人以及整个祷告会太过于抽象,以至于毫无意义。此外,稍微切身一点的事,例如:「我妈妈的一位朋友需要代祷,因为她先生正威胁着要离婚。」则往往使人分心,不是祝福。

只祷告一句,或使用填空式祷告的主要问题而流于抽象。我们在团体祷告会中所祷告的事应该尽可能挠到们的痒处,祷告需要尽可能的具体。

六、个人化的祷告;参加团体祷告会的人应该亲自参与在这活动中。以下是一些建议:

训练祷告者在感到自在的情况下尽量使用「我」而非「我们」。那会使他们更直接进行祷告中,并且让他们个人的特性在整个团体中表达出来

在祷告会中留出时间,让他们可以传达紧急的个人需要,并当场为他们代祷。在一小时的聚会中,分配在这上面的时间必须好好控制,否则很容易变成小组的分享聚会而非团体祷告会。但是我们也不应该让任何一个带着紧急、立即的个人需要来到团体祷告会的人,在没有个别祷告的情况下怅然离开

我了解为什么有些人会说,这就是有些祷告会刻意挪出时间作小组祷告的原因。

另一个可行的办法是:让一个祷告团队在结束后留下来关怀个人的需要。然而,在一个五十人 的团队祷告会中,挪出十分钟的时间是可以的,这绝对会使聚会更有活力。如果有人身体需要得医治,按受能使更多人直接参与在这个聚会的活动中。

七、实际的教导;追根究底,人们在团体祷告会中的祷告方式,不外是透过学习而来的。有些人把他们的行为,例如肢体语言或音量,归因于圣灵的同在,但是圣灵并不需要我们用任何方式祷告,好迫使他带着能力同在。

人们可以学习同声祷告;可以学习开口应和;可以学习祷告一段话而非一句话,可以学习快快开口,以免沉默消灭感动;可以学习手牵手举或放下可以学习分享祷告如何蒙应允;可以学习睁开眼睛或闭着眼睛祷告;可以学习良好的公祷礼仪。

祷告学校的功能之一便是教导人们这些事,尤其是起步的时候,示范和见习会很有帮助。带领者可以使每一次的团体祷告会成为祷告的迷你学校,提醒人们应该如何做,并且教导祷告,鼓励那些懂得较多的人在不主导或控制祷告会的情况下示范。

当耶稣的门徒在楼房里同心合意地祷告时,便产生了历史的转折点。结果,圣灵在五旬节降临。在那之后,信徒大不相同,教会大不相同,整个世界也大不相同了。你也可以藉着在教会中运用团体祷告,期待同样令人兴奋的事发生。

问题思考

一、讨论你自己对团体祷告的感受;你的教会情况怎样?

二、尽量列出原因,说明为什么所有信徒尽可能应和,代祷事项是件重要的事。

三、 如果们不参加教会祷告会的主要原因是太沉闷了,那么要如何改善?

四、 回顾在团体祷告会中,「消灭」圣灵感动的三种方式。就每一种方式提出个人的看法。

五、「同声祷告」的意思是大家在同一时间大声祷告!这在你的教会中可以吗?为什么?

分享家:Addthis中国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