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se of the Day

“Therefore, get rid of all moral filth and the evil that is so prevalent and humbly accept the word planted in you, which can save you.” — James 1:21 Listen to chapter . Powered by BibleGateway.com.

历史日志

2020年七月
« 6月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31  

祷告的教会 – ( 4 )

祷告的教会

CHURCHES THAT PRAY

彼得魏格纳   编著 赵瑜 译

第四章

祷告的教会

在第二章中,我提到我的猜测应该会相当准确:在一百间增长的教会中,有九十五间的祷告事工,和同一地区不增长的教会的祷告事工没多大差异。至目前为止,我们尚未找出祷告和教会增长率之间相关的统计数据。

教会增长的首要关键

然而,今天在教会增长方面,某些最杰出的牧师比以前更加肯定祷告的重要性,不只是在言语祷告方面,更是指行动祷告凡方面。例如,约翰麦维尔所牧养的加州圣地亚哥地平线卫理宗教会,不久前刚买下一百三十英亩的地扩建新设施,他对牧者们讲到「教会增长的六大关键」,首要关键便是祷告。麦维尔说:「每一次教会在增长和生命上有突破,都是因为努力祷告的缘故。」

国内的教会领袖都知道鲍勃罗根(Bob Logan)被公认为现今首位植堂专家。他本人是一位经验丰富的植堂者。他建立的教会增长到一千二百人,同时在不影响母会的情况下建立了许多新的教会。如今他全时间投入研究、咨询、教导、监督植堂之事。

他在对教会领袖演讲时简述「我所学习到关于植堂的七大要事」,第一件便是祷告。他说:「我同意邦兹(E.M.Bounds) 所说的:『祷告不是预备争战,祷告就是争站。

乔治巴拿 (George Barna) 是当今最善于观察教会和社会趋势的人之一。他最近在研究他所谓的「易于亲近的教会」(user-friendly churches)。他指出有些教会较为特殊,是因为会众特别有活力,对周围的社区有积极的影响力。然后他列出这些教会共同的特色。他发现祷告是这些教会的事工基石。「祷告的呼召」巴拿说:「是会众进攻争战的吶喊:使能整编军队。这些人了解祷告的力量。」

属中型宗派的卫理宗教会从一九八二年到一九九零年,会友人数处于停滞状态,然而,一九九一年和一九九二年出席率上升百分之十,他们拓植的教会数目高过自一九六年代以来的任何一年。

他们的布道和教会增长的主席马林穆尔(Marlin Mull)说:我们将一九八九年的突破,归因于开始在受难节中强调每年『四十天禁食祷告』。参与其间的教会,不论参与程度如何,都带出了布道和教会增长的果效。去年,我们一千七百间教会中有一千两百间参加。祷告和教会增长像是连体婴,必然如影随形。”

在我的猜测估计中,我假设一百间教会中有五间有活泼、有动力的祷告事工。这类教会是我在这一章中特别要谈论的。它们是其他九十五间 (至少是其中大多数) 极为渴望效法的榜样。例如我前面提到威蒙  罗杰斯的基督徒生命中心。罗杰斯说:“祷告事工是教会所有事工中最重要的一环。祷告创造环境,并且捆绑黑暗势力,使耶稣的福音得以前进,教会便能增长。”遗憾的是他又说:“这是大多数教会最常谈论却最不常实践的领域。”能够以行动祷告带领教会的牧师,其中之一是杰克海福德。

荣耀神的家

杰克海福德将他的一本书命名为《荣耀你的家》(Glory on Your House),这本书是关于加州凡耐市(Van Nuys) 道上教会 (The Church On The way) 的事奉。他使用这名称,是因为有一次神的荣耀显现在教会中,开拓出美国最戏剧性的教会增长之路

但是荣耀来临之前,必须先把黑暗势力驱逐出去。海福德开始牧养道上教会不久,他独自在圣殿中瞥见祭坛那儿有点诡异。他抬头看上面的屋椽,刹时之间看到「一个又小又黑,像云一样的东西」,然后就消失了。他感到那儿有「一个令人不舒服的东西」,他知道有一股撒旦的势力公然压迫着教会,神呼召他作那儿的牧师,负起将其逐出的责任。

他也知道他主要的武器是祷告!海福德感到神特别要他使用的祷告形式是赞美。每周有好几次,他会在圣殿中边走,边拍手,大声宣告基督的尊荣和荣耀。那灵并非立刻离开,但是海福德持续争战的祷告达一年多的时间。他能正确指出胜利的时刻,是在十月份某主日一次更新的主日崇拜中。那一天在会众自发的,没有事先计划好的赞美和敬拜之中,压迫教会的邪灵势力便瓦解了。

然后荣耀便顺利地进来了。一个星期六下午,当杰克海福德在圣殿中调整恒温器时,他突然注意到圣殿充满了银色的薄雾。他知道那不可能是自然现像。「世上没有那种尘雾,」海福德说:「在充满整个室内时有像这雾所具有的发光特质,连阳光照不到的地方都有。」于是他开始作双向的祷告,不仅说话,也期盼听到神的声音。神的声音清楚地临到他:「正如你所想的,我已赐下我的荣耀,住在这个地方。」

那时,教会一直挣扎停滞在一百人左右,但是戏剧化的增长开始了。第二天出席人数跃升至一百七十人,且还不断增长。当我写这本书时,道上教会每周的出席人数已接近一万人。祷告是这教会人数遽增的原动力。

让你的教会有充满动力的祷告事工

在祷告事工充满动力的所有教会中,据我所知没有两间是完全一样的。但是它们也有够多的相似之处,使我们能分辨出产生最大果效的关键因素。

我认为三项最重要的人为因素是牧师、代祷者和祷告领袖。至于教会节目本身,如果训练能占据很重要的份量,那么任何祷告事工或活动便能顺利进行,接下来我便要详细说明这一点。

牧师是极重要的角

我曾听约翰麦维尔说过这样的话不下一百次「领导阶层身系盛衰关键。」廿五年来我对教会增长所做的专业研究中,发现这句话一点也不假。我还发现许多基督徒领袖,不论是神职人员或信徒,都深切希望这不是真的。许多人抱着否认的态度,他们多少都宣称这种观念是不合乎圣经的。

将近二十年前,我写了这一本有关美国教会增长的书:《教会增长研究》(Your Church Can Grow)。

那时,否认牧师是关键角色的情况比今日严重得多然而,我独排众异,写下其中一章:「牧师,别怕能力!」我暗示牧师是健康教会的首要像征。

有些人很能接受这事实,有些人则不然。不难了解为什么有些人不愿承认领导阶层身系盛衰关键。活泼增长的教会,其牧师都十分谦卑,他们不愿过份归功自己,他们不愿被视为比那些没有增长的教会牧师更胜一筹。他们也不希望贬抑信徒领袖和同工们在教会生命与增长上所扮演的角色。

停滞或正在衰微的教会,牧师当然更希望最好不要把错归咎在自己身上。我深爱牧师,经常和他们同工。每年我在富勒神学院的课堂上,以及在会议中训练成千上万的牧师。我知道他们工作得多么辛苦,他们又是多么委身于神。我最不愿做的事就是把过于他们所能承受的负担放在他们身上。我绝不愿意使牧者更加受挫燃烧殆尽。

牧师的领导角色身系教会祷告事工的盛衰关键

牧师们来上我的课、参加我主讲的会议,因为他们知道我不会在药丸外裹上糖衣。他们知道我和他们分享的,都是当时针对现实所能提供最正确的解决之道。许多人和我有既爱又恨的关系 – 就像我和我的牙医一般。每次我去看他,他都把我弄得很痛,但是我喜欢最后的结果,痛一点也是值得的。他们对我也有同样的感觉。

牧师和祷告

我实在不想这么说,但我相信这是真的:牧师的领导角色身系教会祷告事工的盛衰关键。我在这样说的时候有点迟疑,因为我也教导牧师们必须将事工分派给同工和信徒领袖。使用牧羊人的模式,设法做所有的事工,并和所有会友维系家庭式关系的牧师,注定要待在我们所谓的「两百障碍」之下(人数无法突破两百以上)。若要跨越这「两百障碍」,牧师必须愿意从牧羊人的模式转变到牧场主人的模式,让其他人代领和管理会众中重要的事工。

主任牧师可以将教会的行政分派给执行牧师;可以将财务管理分派给财务同工;可以分派音乐事工、青年事工、基督徒教育、探访、婚礼、牧者关怀、管家计划、传道事工和其他许多每周都有的教会活动。事实上,如果希望教会增长,就必须这样做。

但是这却不能应用在祷告上

我发现会众的祷告事工有动力的教会,都拥有把祷告放在行活和事奉中明显优先位置的牧师。他们担负起祷告事工的领袖职责。这并非指他们亲自参与所有的祷告事工,绝不是如此。但是他们担负起教会祷告质与量的责任。有例外的吗?只有少数。

效法地平线教会的祷告

我的朋友约翰麦维尔在祷告上作了我的榜样。当我开始研究祷告时,圣地亚哥的地平线教会是我拜访的教会之。那个主日清早,约翰让桃乐丝和我看一件一般大众不常看到的事。他让我们在六点四十五分进入空无一人的圣殿,在无人注意的情况下我们在远远的一排座位上坐了下来。

如同每个主日一般,麦维尔牧师一个人走了进来,开始用策略性的祷告「洁净圣殿」。他在每个走道间来回缓慢地走着,按手在每排座位上。他触摸音控板、祭坛的扶栏、钢琴、圣餐桌、诗班席和风琴。他为讲台祷告了很久。他在一排座位的末端停了下来,跪下,然后开始哭泣。他的啜泣声回荡在圣殿中。神让他知道习惯坐在那排座位上的,一个家庭特殊的需要,他便全心全意地为他们祷告。

七点左右,三、四个人陆续进来,在圣殿中开始这样的默祷事奉。这些是麦维尔的一百名祷告同伴的其几位,这一百人是一群高度委身的人,每天为他们的牧师祷告。

这一群祷告同伴在麦维尔这间三千多人的教会中,是除了教会董事会外,和这位主任牧师最接近的人。担任祷告同伴至少一年的人才有可能被邀请进入董事会,祷告同伴不仅每天为麦维尔祷告,在每个月中,各人在与自己生日同日的那天,例如每个月十二日,为麦维尔祷告一整天。

例如迈克穆勒特 (Mike Mullert) 是一位房地产经纪人,当天他在手表上设定了五个时间为麦维尔祷告:早上六点、十点、下二点、六点、十点。如果他正在开会,当他的手表响时,他便会暂时告退,去洗手间为麦维尔祷告!

每个月的某个主日早晨,在第一堂崇拜前,四分之一的祷告同伴会聚集在麦维尔的办公室火热地祷告。麦维尔与他们倾心分享,然后在他们的环绕中跪下。虽然地平线教会是一间典型的非灵恩卫理宗教会,但是这段祷告的强度和量度会使许多五旬节派人士羞愧。这些人知道怎样祷告,因为牧师教导他们。他安排一年有三个周六早上与他们共进早餐,并且一年有一次全天的祷告退修会。

地中线教会的每位同工都需要征召、训练、培育类似的祷告同伴群。因此,有数百名会友参与定期、有交通的祷告事工中,为牧养他们的领袖祷告。不愿把祷告放在最优先位置的牧师不必申请成为约翰麦维尔的同工。

牧师为他们的会友祷告

牧者在带领教会的祷告事工时,有一件不可或缺的工作是为会众祷告,并且让他们知道你正在这样做。刚开始或许可以在祷告中有规律地「提到」每位会友,如同保罗说他为罗马(参罗 1:9)、以弗所(参弗:1:16)、帖撒罗尼迦(参帖前 1:2) 和腓利门(参门 4) 所做的一样。但这只是开始,每天应有更多针对对方的需要和分别为圣的祷告。

小艾德华兰姆是田纳西州乌特华市乌特华长老教会的牧师。他按照依姓名字母排列的会友名单于每周二至周五早上,在办公室里为一个家庭祷告轮到某个家庭的前一周,他会寄一封信给那个家庭告诉他们他会在哪一天为他们祷告,并要求他们在那一天之前告诉他任何特别的代祷事项。

当兰姆牧师开始这项祷告事工时,得到许多正面的回应,后来他更将其扩大,邀更多人一起参与。他现在邀请全体会友和他一起在特定的日子里为所选择的家庭代祷。每一周,教会的布告栏上便依照日期列出需要代祷的四个家庭。

因此,乌特华长老教会的信徒知道他们的牧师很重视祷告,每主日也会再次被提醒。他们感到他们的需要在祷告中被记念,他们本身则以互相代祷来回应、兰姆强调这个方式很简单,只要有秘书处理好细节及后续工作即可。他说:「我每周都期待这项服事,它让我透过祷告,定期关怀我牧者职责中应关怀的每一人。」

唐乔治 (Don George) 牧养充满活力的各各他堂

堂 (Calvary Temple),那是美国国内最大的神召会之一,靠近德州达拉斯。他用一种有系统的方法为会友祷告。这是他从奥克拉荷马州耳沙市(Tulsa) 的第一卫理公会 (First United Methodist Church) 已故的「比尔」汤玛斯 (L.D “Bill” Thomas) 那儿学到的

乔治写信给舍友,告诉他们某月某日他要独自祷告,退修四天。乔治惟要做的事就是为各各他堂的人代祷。他寄给他们标明「机密」的回邮信封以及一张纸,上面写着:乔治牧师, 请为这需要代祷。

乔治告诉他们:「直到我单独和神在一起时才会打开你们写的信。我会亲自打开你们的信,亲自为你们的代祷事项祷告。祷告之后,会撕毁你们的信。只有三个人知道你们所写的:你、我和神。」

据唐乔治说,这样的祷告退修会带来了许多得胜的见证,他将会众的健全和动力归因于这些祷告蒙垂听。虽然乔治的教会这么大,不可能一对一地和他的会友一起祷告,但是会友们感到他们的主任牧师为他们个人祷告。他们也确实知道他们的牧师看重祷告。

被忽略的代祷者力量

如果神放在每个教会中的代祷者能被认知、协调、训练、全心投入事工中,全世界的教会就会被彻底翻转过来。不幸的是,包括牧师在内的许多基督徒并未察觉代祷者的存在,也没有受装备如何找出代祷者。「祷告战士系列」的第二本书《祷告的盾牌》,便是要帮助牧师和基督徒领袖与代祷者建立关系,找出基督肢体中的支持力量。

我不再重述《祷告的盾牌》中所写的,但我要重申:虽然经文中并未明显指出这方面的恩赐,可是我个人相信神已把代祷的属灵恩赐,赐给基督的某些肢体。所有的基督徒都应该祷告并为其他人代求,正如所有的基督徒都应为耶稣基督作有力的见证一般,但是神拣选了某些人参与特殊的祷告事工使用代祷的恩赐,正如他拣选了一些人有传福音的恩赐一般。

我在这一段中所指的便是这些有恩赐的人,如果期待全教会的祷告事工生根茁壮,这些有恩赐的代祷者就要积极代祷,便能水到渠成。

你可以在《祷告的盾牌》中发现详细的代祷者简介。首先要寻找的是:每天祷告二至五小时并享受在其中的人,对大多数基督徒而言,这几乎是不可能的,对代祷者却不然。根据我未测试的估计,在一般有生命供应的百人教会中,有五或六人有代祷的恩赐。很可能有人有恩赐,自己却尚未察觉,然而其他人很容易就能确认此事。

多数代祷者大致都能合乎四种事工类型,一般的代祷者、危机的代祷者、个人代祷者和争战的代祷者。有些人有时四种兼而有之,有些人则只在某一方面事奉。渴望在教会中带起行动祷告事工的牧师会确认代祷者、和他们见面、与他们分享、聆听他们、向他们提出挑战:为了教会整体的属灵空气,攻入那看不见的世界。尤其当他们一同聆听神的声音时,强有力的果效是可以预期的。

「我要看着你死!」

拥有四千名会友,科罗拉多州科罗拉多泉新生命教会的牧师哈泰德 (Ted Haggard) 是一位将教会转向行动祷告的牧师,也是一位极重视代祷事工的牧师。

一九九二年初的某个周二,一件骇人的事发生在哈泰德身上。一位认识多年的会友和他一起坐在他的牧师办公室里。随即,使泰德感到震惊的是,那人显露出仇恨的冷酷态度。他宣称要杀掉哈泰德

虽然他知道杀掉牧师会毁了他的家庭和他在社区中的地位,但是他说看到泰德死的快感值得付上这一切代价。泰德很清楚这人是个热中狩猎的人,他习惯杀戮,而且在他的家中有一座真正的武器库。看他那冷酷无情的样子,他可以很轻易地取出一件武器来谋杀他。他激烈到开始辱骂泰德,咒诅泰德的孩子。

然后,无法解释的是,他稍微放松了下来,说圣灵不让他继续下去,便离开了。离开前,他声明还未决定是否顺服圣灵。

不久之后,泰德知道了其余的事。另一间教会的一群代祷者在前一个星期五一起祷告,他们是由比尔安德森 (Bill Anderson) 所带领,而他碰巧是桃乐丝和我的个人祷告同伴之一。这群人周一到周五聚集,从中午十二点祷告到下午一点。在那个星期二,他们特别有负担为哈泰德祷告。哈泰德请安德森把经过的情形写下来,这就是他的陈述:

「当我在代祷时,看到这位很轻易就能接近你的会友。他里面有暴力和谋杀的灵。我们开始祷告、争战、捆绑这人要伤害你的计划。我引用圣经:『耶稣是为要除灭魔鬼的作为。』当我们从代祷中得释放时,我们感到确实得胜了。我们感到已除灭了魔鬼的作为,捆绑了他们。」

结果那位带有谋杀之灵的人如今悔改了。他把枪枝卖了,喜乐地参加教会的聚会。代祷使情况改观!

对一位想在事工上看到神的能力不断彰显的牧师而言,没有比拥有一群定期祷告的祷告同伴更重要的了。如果这一群人里面有蒙召为个人代祷,并具有恩赐的代祷者更好。如何组织、维系这样的一群人是「祷告的盾牌」的主题,我在此不再重述。

任命一位祷告领袖

虽然我相信教会主任牧师的最大职责是带领祷告事工,但这事工通常应分派给一位祷告领袖来管理。教会愈大,愈有这需要。并非所有具有恩赐的代祷者都是有潜力的祷告领袖。有趣的是,不是所有的祷告领袖都具有代祷的恩赐。我个人就是个例子。

我协调目前全世界最大的祷告网络 -「公元两千年联合祷告网络」。我撰写祷告方面的书、我教导祷告、我完全委身在祷告中、我了解代祷者、我爱他们、我的事工需要他们,但我不是其中之一。

我个人的祷告生活或许在一般标准之上。即使如此也只是高出一点点而已。我之所以在我的事工上看到果效,主要是因为神赐给我一位真正有代祷恩赐的人,成为桃乐丝和我的亲密祷告同伴。

理想的组合是任命有代祷恩赐的人作祷告领袖。我就是这样安排祷告网络的代祷同工。妇女发光团契(women’s Aglow) 的芭比白尔利 (Bobbye Byerly),和我刚提到的比尔安德森便带领了六十名代祷者为属灵争战网络代祷。学园传道会的班詹宁斯(Ben Jennings)和芭比白尔利代领另一个一百二十名的代祷者,为整个网络祷告。他们负责团队中的人事、议程、行程、祷告的方式、纪律和解决必要的难题,但是他们都向我负责。

「让你自己和你的教会重视祷告,就像你仍重视教导、敬拜、布道和团契一般」如此,倾流而出的祷告将会使你所有的事工充满神的异像和能力。」

牧师设立同工职位或高阶的领导职位给祷告领袖,无异向全会众表明祷告是件重要的事。我们太常把祷告视作教会运作的副产品,以为它会自动产生,是免费的,不需要特别花功夫或编列预算。显然地,这种心态早已充斥在光说不练、祷告果效几乎是零的教会中。

在这波规模的祷告运动横扫国内和全球之际,新鲜又活泼的祷告事工出现在教会的可能性是无限的。期盼有耳能听圣灵说话的教会都有一位祷告领袖,蒙召委身聆听这些事,并且激励其他人全心参与。

这职分可不是软弱的人所能担任的,艾尔文梵德葛兰德列出担当教会祷告领袖的资格:

1 稳固的个人祷告生活

2 灵命成熟

3 具有组织、鼓励、带领祷告的恩赐

4 在会众中有好名声、受教会领袖的信任

5 有时间参加教会和社区中主要的祷告会

符合以上五项资格的人,具有祷告领袖的潜质能够带动有活力的祷告事工。

教导教会祷告

少数几间认真看待祷告且规模、资源足够的教会,已经设立半正式的训练计划,教导会众祷告。这些「祷告学校」目前还太少,彼此相距也太远,但随着祷告运动的扩展,其数量会遽增。

其中几间率先拓展「祷告学院」的教会,是亚利桑那州凤凰城的喜乐社区教会 (Community Church Joy) 。我的朋友渥特卡勒斯德 (Walt Kallestad)是当今最具革新精神的美国福音派信义宗的牧师之一。在我写这本书时,他已经带领了约七千名的会众。一九八九年,教会一个月增加五十名新会友,但是一年之后,这比率加倍到一个月一百人。「是什么造成这差异?」卡勒斯德说:「答案是努力的、委身的祷告和祷。」

喜乐社区教会的改变,开端于卡勒斯德在富勒神学院的博士班就读时。有一次,全班讨论到牧师的个人祷告同伴。他和他的教会当时正在神面前切切寻求一个新的异像。卡勒斯德如此形容:「当时我的胃饱受翻腾之苦。」

那天下午卡勒斯德回到他所住的旅馆,决定禁食祷告。他平时简短的祷告延伸至数小时。他感到摸着了神的心,祷告之后,他对教会有一个似乎很简单的异像。「答案,」卡勒斯德说:「就是把祷告放在我自己,以及喜乐社区教会的生活中最优先的位置」

除此以外,卡勒斯德招聚了一个三十人的个人祷告同伴团队,并定下一百人的目标。然后他提供同工职位给教会中一位公认的代祷者和祷告领袖:毕忠 派德森 (Bjorn Pedersen),使他成为全时间的祷告牧师。

卅十八门祷告课程

毕忠派德森发展出我所见过最先进的教会祷告学校。他说:「祷告学院的目的是使信徒更认识祷告的必要性,提供如何祷告的实用工具,并且鼓励人们祷告。」

学校的简章中列出卅十门课程,每门课从一个单元到十三个单元不等,分秋、冬和春季班授课。费用是一小时一美元,一门课最低五美元。派德森发展研究课程,使学生有资格获得祷告学士证书、祷告硕士证书和祷告博士证书。我相信这些课程不被神学院协会认可,但是我相信它们被神认可。

派德森巡回美国各地训练祷告领袖,不仅在祷告学校的机构里为自己的教会训练人才,也在其他当地教会蓬勃的祷告事工中带领训练。

你的教会或许没有资源设立一所完整的祷告学校,然而,祷告领袖职责的一部分必须是发展某种经常性的训练计划,教导人们祷告。儿童需要学习祷告。学会后,许多儿童的祷告都很有力量:家人需要学习一起祷告:夫妻一起祷告:教会成员需要学习和祷告同伴一起祷告,三人一组祷告,在家庭祷告小组中祷告,或在个人灵修中祷告。教会董事会和委员会的成员需要学习把更多的开会时间用来祷告,少用来讨论那些往往微不足道的决定。

如果主任牧师看重祷告,任命一名能干的祷告领袖,并且在他的领导下确定提供各种足够的资源以及支持祷告事工成为教会中明确、重要的事工之一,那么前面所述的一切都能达成。

建立祷告的事工

有活力的教会祷告事工,其构成要素因教会不同而有差异,但可运用的要素正快速加增。稍后我要在这本书中分别讨论团体的祷告和社区中的祷告,但现在我要先描述其他六种更普遍的祷告事工这些形式目前在看重祷告的教会中很受欢迎。

一、廿四小时的祷告事工。德州休斯敦第二浸信会 (Second Baptist Church) 的杨艾德 (Ed Young)牧师一向相信教会应该是祷告的殿。他回顾一九八二年第二浸信会成立正式的祷告事工,那时美国国内一些教会正开始爆发性的增长。如今,就某个角度而言,第二浸信会可以算是国内最大的美南浸信会。杨艾德深信教会在祷告上的全然委身已蒙神称许。

在其他许多祷告活动中,第二浸信会有极其杰出的廿四小时祷告事工。吉儿葛理菲斯(Jill Griffith)是教会全职的祷告事工主席。她是代祷者兼祷告领袖,指导信徒领袖、代祷者和志愿的会友参与在多方面的祷告事工中。一位全职秘书和许多义工会不时追踪为会友和社区需要祷告的相关细节。

祷告事工的设施包括一间祷告室,期内有两个隔间的工作站。一个是让代祷者从电话中接收祷告事项,另一间是让一位安静的代祷者为现有的事项以及电话上正接收的事项代祷。一天二十四小时都有人在这祷告室内。每位代祷者每周要侍奉一小时,以填满一周一百六十八个小时。每周每小时都有两位代祷者在祷告室内,再加上随时待命的替换者,约有三百九十多名会友参与在这称为「第一守望」的事工中。

最近「第二守望」才刚成立。代祷者每周委身在指定的时间里于所在地祷告,为第二浸信会的全体家庭提供廿四小时的「祷告毯」。

分开的廿四小时守望将大休士顿区分成东、西、南、北四区。也就是说,每周至少有六百七十二人(168 乘以 4)自愿参与在这个令人兴奋的祷告活动中。

二、祷告室。一间祷告室对廿四小时的祷告守望而言是不可或缺的。许多教会改造原有的设施,例如不用的小礼拜堂或是一些新的设施,提供必要的空间好作为教会特定的祷告中心。

泰瑞泰寇带着德州大学站艾德斯盖特卫理公会从六个人增长到一千二百多人。他是我们这时代率先研究和教导祷告的人之一。他最近写了一本好书《提供祷告的空间》(Making Room to Pray)。他在其中说明如何在教会中发展祷告中心,好为神赢得你的城市。他建议这要和廿四小时电话祷告事工所使用的祷告室分开。

泰寇心目中的祷告中是设计为:

让人获得重要的信息,好帮助他们在消息灵通的情况下祷告。

提供易受感动的空间,人们可以进行个别或团体的祷告。

在视觉上提醒,教会为当地社区定点代祷的重要性。

协助教会发展祷告的纪律,激励教会中其他的祷告事工。

当我写这本书时,泰瑞泰寇所接触的五十间教会已经有了祷告中心。

三、祷告网如同艾尔文梵德葛兰德所说的:「祷告网是会众有需要时的警报系统。它使人们集中为任何特别的事件或问题祷告,包括紧急情况。」

梵德葛兰德特别提到「包括紧急情况」,因为不能让人对教会祷告有错误的印象,以为只是为了紧急情况。经验显示当这种情形发生时,人们会愈来愈少使用祷告,便会无疾而终。

通常,组织祷告人的方式是作出一份祷告网人员名单,包括电话号码。由祷告人的领导人或主席开始打电话给名单上的下一个。如果电话没人接就再打给下一位,直到把需要传遍整个祷告网。稍后,再打给这些跳过去的人,如此祷告人就不会中断,不遵守以下事项的人,不应鼓励他们加入祷告网

1、接到祷告事项后立刻祷告

2  直到联络上祷告人中的另一成员才罢休

3、确实一个字一个字的复述祷告事项

若非如此,这类成员会是较弱的一环。

小教会或许只有一个祷告网,大一点的教会可以有好几个。不论教会是大是小,教会的祷告领袖都需要负起祷告网的招募、维持和品质管治的责任

这当然可以指派别人去做,但是一定要密切注意所有状况,否则可能会渐趋衰微。使祷告网维持运作的一个原则是不断使用它,像人的肌肉一样,愈使用愈强壮。教会祷告网每周若不至少动一次,就有危险了。

使祷告网保持活力的另一个原则,是设计并实计一种有效的方法和祷告网成员分享蒙应允的祷告。祷告若不蒙应允,这事工必然沉闷单调。

四、祷告退修会。当祷告成为会众生活中重要的一部分时,祷告者和代祷者会想要在祷告退修会中一起享受长时间的祷告。

首先,祷告退修会基本上应该是为了祷告,而不是用这个吸引人的名称召开别的会议。教导的内容应该和祷告有关,大部分的时间应该用来祷告,包括赞美和唱诗敬拜。其中有些祷告应该是全体参与,有些在小组里,有些则是个人性的。分享很重要,但是分享的时间不能超过向神祈求的时间。

教会的祷告领袖应该有带领祷告退修会的技巧,如果技巧还有待增进,应提拨一笔经费举办训练研讨会,或是去拜访经验丰富的退修会领袖,向他们实地学习。教会祷告领袖一旦培养出这些技巧便应教导教会中其他的人。

喜乐社区教会的毕忠派德森会为祷告领袖、教会领袖、家庭和会众中有兴趣的人举办祷告退修会。教会中不同的团体有时也可自几安排属于自的祷告退修会。

五、祷告周;许多教会针对某些事工安排一年一次或两次的活动。例如我们教会有宣教周,这一周的重点是带职事奉,另一周的重点是当地布道。祷告又何尝不可呢?这些时日以来,我们国内的祷告领袖已分享了许多不同的宝贵意见。

想想看若真有祷告周,这会是多么令人兴奋!在第一个主日,邀请一位杰出的祷告领袖向会众挑战 – 你的地区一定会有这样一位领袖。设计强有力的祷告活动成为那一周的节目。结束时的那个主日,牧师用一篇祷告的信息,以及在敬拜聚会中使用特别的祷告来作总结。这在全体会众中再一次传达出教会看中祷告的信息。它在教会活动中,应得到五颗星的等级。

六、专门的祷告团队。大多数教会都有专门的事工。祷告团队应该由对某些事工特别有负担的祷告者所组成。他们应该收到激励和支持。许多教会都这么做。最常见的几个专门的祷告团队包

布道:他们为教会中任何的布道活动、参与前线布道的人,并为教会对布道愈来愈有负担祷告。当福音爆炸行动特意呼召祷告团队为那些出去服事的人祷告时,决志的人数是加倍的!

世界宣教:并不是每一个人都对宣教有兴趣,但那些有世界观的基督徒便会有。每间教会都需要一个强有力的宣教祷告团队。

许多教会已组织「前线团契」,并由在加州帕莎迪那的美国世界宣教中(United States Center For World Mission) 告知代祷事项,和分享蒙垂听的祷告。

医治:愈来愈多的教会,不论是灵恩派或非灵恩派,如今正组织擅长为身体和情绪祷告的团队。《如何在教会中建立医治事》这本我所写的书,已帮助许多教会进入这怜恤和有果效的事奉中。

释放:整个基督肢体愈来愈察觉到撒旦致命的活动,和他所控制的邪恶势力。许多人发现这是美国以及第三世界的问题。不论在哪个城市中,教会都缺少受过训练、能按照圣经模式赶鬼、释放辖制的人。我极力推荐瑞福的书《击败黑暗使者》

(微信 zy18764718007 索取此书)作为这面的指南。但愿专门从事释放祷告的团队会愈来愈多!

崇拜:许多教会正招募能在教会各种崇拜聚会中专一祷告的团队。有时是在不同的房间内进行,使用闭路电视或扩音系统得知整个聚会状况。有时祷告的人跪在讲台后面或附近。司布真的每一堂崇

拜都有一大群代祷者,在讲台下面的地下室祷告,他说那是他神圣的<炉间>。

结论

这一章显然只稍微提及在教会中有活泼祷告事工的可能性。你们有些人会注意到我没有在这一章中提及教会整体的祷告生活,那是因为我认为它的重要性值得以独立的一章来讨论(参第五章)。

立即的行动

如果你感到神正感动你在教会中开始强有力的祷告事工,我建议你立即订购这两本极实用的书:

一、《祷告的教会资源手册》(The Praying Chureh Sourcebook),艾尔文梵德葛兰德著,教会发展资源(church Development Resources) 出版 2850 Kalama zoo Ave.S.E:Grand Rapids. Ml 49560,U.S.A.

二、《教会祷告事工手册》(Church Prayer Ministry Manual),杭特 (T. W. Hunt) 编辑,美南浸信会联会(southern Baptist Convention Press) 出版。

问题思考

一、这一章提到数间教会有杰出的祷告事工。你还知道其他教会也是如此吗?是哪些方面的祷告使他们与众不同?

二、 决定会众祷告生活的主要因素是牧师的榜样 – 这种说法是否言过其实?如果牧师不怎么情愿或根本漠视 祷告,教会中其他人是否可以发展出活泼的祷告事工?

三、 本章提到「有恩赐的代祷者」。这种人会有什么特征?你能在认识的人中找出符合这描述的人吗?

四、 要人祷告或带领教会的祷告事工,并给予金钱上的报偿是否合理?所有的基督徒不是都应该祷告而不求物质的回馈吗?

五、 复习在许多教会中愈来愈受重视的六项祷告事工。今日教会还实施哪些其他的祷告方式?其中有任何一项在你的教会中是兴旺的吗?应该这样吗?

分享家:Addthis中国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