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se of the Day

“Yours, LORD, is the greatness and the power and the glory and the majesty and the splendor, for everything in heaven and earth is yours. Yours, LORD, is the kingdom; you are exalted as head over all.” — 1 Chronicles 29:11 Listen to chapter Copyright © 1973, 1978, 1984, 2011 by Biblica. Powered by BibleGateway.com.

历史日志

2020年六月
« 5月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  

祷告的教会 – ( 1 )

祷告的教会

CHURCHES THAT PRAY

彼得魏格纳   编著 赵瑜 译

读完这本书,有做了如下的评语:「在『祷告战』系列中,这必定是魔鬼最痛恨的一本书!」

我也如此相信。疑地,这本书比其他著作更能帮助许多投身于这波世界性的祷告运动中。魔鬼绝对有够的理由痛恶此书,因为他深知:组织严密的祷告军必对他的统治予以重创!

彼得魏格纳

献给我挚爱的双亲:葛瑞汉魏格纳(C.GrahamWagner) 菲丽丝魏格纳(PhyllisH.Wagner)

目录

第一章大规模的祷告运动

「不论到哪,我们都发现有祷告团体想和其他祷告团体接触,为那些仍在暗中的震动天界。」

第二章言语祷告或行动祷告

「言yi祷告若要变为行动祷告,需认清一个非常简单的眞理:祷告有功效!」

第三章聆听神的声音

「除非认识神,听到祂对我们说话,否则我们无法经历圣经的许多应许。」

第四章祷告的敎会

「祷告在你的敎会中应居优先位置,它在敎会活动中,应得到五颗星的等级。」

第五章团体祷告的原则

「敎会在五旬节后成立,团体祷告在当时并非是次要的。它是件主要的事。」

第六章祷告能改变你的社区

「当我们使敎会和社区之间的墙垣倒塌时,复兴便会来临。」

第七章 赞美行进

「为耶稣行进的目的,是在公开赞美神中,使整个基督肢体同心合一。」

第八章 祷告步行

「祷告步行的定义是:带着洞察在现场祷告。」

第九章祷告远征

「祷告远征的原因可以简单陈述如下:为神国拓展特定地区的属灵道路。」

第十章祷告之旅

「祷告之旅不是胆怯者的任务,是少数蒙全能神呼召、坚固、赐予权柄者的任务。」

  • 第一章

    大规模的祷吿运动

    一九八九年我在马尼拉参加第二届洛桑世界福音会议(The Massive Lausanne II Congress on

    World Evangelization)。几十年来参加这类会议的经验使我下了一个结论:最重要的事通常是发生在走廊上和休息时间内,并非全体出席的会议中。

    我在旅馆房间内埋首工作了几个小时后,便到会议中的展示区。我买了一罐可乐,用听得见的声音轻声祷吿:「主啊,请让我和祢所挑选的人交谈。」然后我漫步到书房。

    我的朋友吉姆蒙蒙哥马利(Jim Montgomery)在那里,我很纳闷地向主问道:为何是蒙哥马利?他是我的邻居,我们几乎每周都会在加州帕莎迪那的主日学课堂上见面。我不需要绕半个地球来见蒙哥马利。

    「你是讲员!」

    蒙哥马利开启话题:「午餐会的报名很踊跃。」我起先不知道他所说的午餐会是什么,直到他吿诉我那是一项重要的活动,为要吿知并激励来自世界各地的领袖有关他所带领“使全国作门徒”

    (Discipling a Whole Nation,DAWN) 的运动。不仅如此,我还是主要讲员!且不到两个小时就要开始了!我在几个月前答应的这项任务不知怎的没有排进我的时间表中。

    我说的第一句话是:「我会到场。」然后我说:“感谢赞美主。”我应该因那件事表明了早上的祷吿蒙应允感到满足,但事情还没结束。临时我和书房的菲律宾经理瑞哈里利 (Rey Halili) 聊了起来。他说我的书在菲律宾太贵了,因为理格出版社 (Regal Books)

    不愿授权给菲律宾的出版社在当地出版,必须进口我吿诉他我会研究看看。

    乔琪琳威金森在哪?

    离开书房后,我走到楼上一间享用餐点的大交谊厅。关于菲律宾书籍的这件事,我想我需要见的是国际福音文学 (Gospel Literature International,GLINT) 的老板乔琪琳威金森(Gesrgalyn  Wilkinson)。我知道她参加了这次的会议,可是我 还没有跟她说过话,且根本不知道她住在哪儿,她的行程如何。期望在四千五百名代表中遇见她实在有违常理。因此我再一次出声祷吿:「主啊,请让我看到乔琪琳。」

    我走向交谊厅,想一个人在那里准备 DAWN会议的餐会致词。厅内除了有两个显然在谈公事的人以外空无一人,我松了一口气。然后,当我再仔细一看,差点不敢相信我所看到的—其中位正是乔琪琳威金森!

    「谢谢你,主。」正常的基督徒生活?

    基督徒的生活就应该这样。神是有位格的,祂不是陌人,祂是我们的天父。吿诉祂生活中的小事,看到祂慈爱回应的明证,这对基督徒而言应该是正常的。

    我不相信那天早上的事有任何一件是出于巧合。我不相信我是碰巧的。我相信有一位至高神在掌管,祂本身对「使全国作门徒」运动、对国际福音文学、对基督教书籍在菲律宾的价格、对瑞哈里利、吉姆蒙哥马利、乔琪琳威金森和彼得魏格纳有兴趣。那只是某个早晨的经历,我在灵里调整得和天父同心,真是奇妙的经历。

    当我说基督徒的生活就应该这样,我完全明白有时并非如此。这类早晨是罕见的,因此我和乔琪琳威金森谈完后,便花了几分钟记录所发生的事。

    然而,我若精确观察世界各地的基督徒在现今这世代所发生的事,这样的早晨对你我来说会愈来愈频繁。对某些而言,和别人交谈或与朋友见面的祷吿是属于琐碎小事。难道神没有更重要的事要做吗?

    神在祂的时间表上当然有更重要的事。但是神之所以荣耀就在于祂没有我们人为的限制。祂能够去关心琐碎小事,却一点也不会削弱祂对更具广泛影响力之事的关怀,例如铁幕的倒塌。

    祷吿与铁幕

    自从一九九一年苏联瓦解后,许多迫切代祷的故事便传了出来。有些是来自苏联内部的信徒,有些则来自外面的信徒。我热切期望有一位富创意和资讯的人,能把这些故事编纂出来,使我们能获得保罗哈威 (Paul Harvey) 所谓的:「其余的内情」(The rest of the story)。

    这幅拼图中关键性的一块已经显现了。铁幕倒塌前,我的朋友狄克伊士特曼(Dick Eastman)在他那本关于代祷的经典之作「爱在膝上」(Love onIts Knees) 中便述说这件事。他谈到他的朋友马克盖波特 (Mark Geppert) 于一九八六年蒙神呼召去苏联待两周,除了祷吿什么事都不做。盖波特说,神在他去苏联以前便给了他一份明确的行程表和一些祷吿事项。他最后的一项任务是在基辅(Kiev)祷吿四天,这是距离恶名远播的核子反应炉所在地车诺比(Chernobyl)最近的一个主要城市。

    一九六年四月廿五日,在他祷吿行程的最后一天早晨,盖波特到基辅市中心的广场上,开始在列宁的雕像下祷吿。他以广场大钟的响声为准,每十五分钟就作一段祷吿。就在午前的十五分钟,他感到释放。神应允他的祷吿,并对他说某件事正在发生,会震动苏联,开拓更自由的道路。神在盖波特的灵里说:「为着我已经做成的事赞美我!」盖波特便在列宁的雕像下公开赞美万王之王。接着他有了胆量对着雕像挥动拳头,激动地大喊:「列宁,你已是历史了!」

    欣喜之际,盖波特大胆地向神求印证。「噢,神啊,」他呼喊:「向我显一个神迹,即使是一个小小的神迹。」四天来这个钟每小时都一定会响一次,就在这时,中午十二点了,却一点声音也没有!

    历史如今记载,中午十二点,或之后一会,车诺比核能发电厂一名工人犯下第一个大错,导致一九八六年四月廿六日清晨一点三十分左右的一场灾难,那是在神释放马克盖波特后大约十三个小时。

    历史属于代祷者

    这可不是件小事。狄克伊波特曼后来与我分享华盛顿邮报中的几则剪报,写于车诺比事件后五年。作者辩称,车诺比爆炸事件「已被视为苏联政经制度趋向瓦解的引爆点;这制度已是不可救药地残酷、又毫五效率可」。

    这件事究竟是否巧合,使彼得魏格纳在马尼拉遇见乔琪琳威金森要来得重要。马克盖波特 (以及其他那些数不清的 ) 的祷吿是否真的影响数亿男女从专制政体的迫害下得释放?祷吿是否能造成那么大的差别?华特威克(Walter Wink)说「历史属于代祷者」是对的吗?

    大规模的祷吿运动

    世界各国有愈来愈多属灵的基督徒对以上这些问题回答「是」。一个大大超越当今人们记忆所及 (或许超越基督徒所有的历史) 的祷吿运动正快速开展。这些年来我一直在服事全美各地的牧师,却从未看过他们像现在这样重视祷吿。

    祷吿的饥渴是不分宗派的。福音派、主流派、灵恩派、五旬节派、英国国教派、基要派、信义会、浸信会、改革宗、门诺会、圣洁会、加尔文教派、时代主义派、卫理公会或随便哪一个教会,都对祷吿愈来愈有兴趣,他们自己也感到惊讶。在牧者会议上,牧师以仍然略微谨慎的语气互相问道:「我们现在所看到的,可能是历史学家所言的,在真实的复兴来临前会有的现象吗?」如果是,他们便了解这不是出于一时的兴奋或特殊的意志力,是出于神的灵。

    专门的祷吿事工在全国和世界各地成立。有些起起落落,有些似乎较稳定,有董事会、固定资金,也出版简讯。基督教界目前正受惠于大卫布莱恩 (David Bryant)的「同心求」(Concerts of Prayer)、盖瑞伯格(Gary Bergel)的「为美洲代祷」(Intercessors for America)、理欧纳勒叟德 (Leonard Lesourd) 的「突破」(Breakthrough)、翟辛蒂 (Cindy Jacobs) 的祷将领(Generals of Intercession)、以斯帖伊尔尼斯基 (Esther Ilnisky) 的「以斯帖国际网络」(Esther  Network International)、艾弗琳克里斯坦森(Evelyn Christenson )的「联合祷吿事工」(United Prayer Ministries)和贝丝艾维斯(Beth Alves)的「国际代祷者(Intercessors International),这只是略举几例而已。

    有些专注于个人性的代祷,有些是为政府代祷,有些是为普世宣教,有些是为属灵争战,有些则是为孩童代祷。

    这类祷吿事大多数是超宗派的;但同时各宗派本身也了解到祷吿的重要性,正各自为宗派的祷吿事工成立部门。美国的宗派,即便不是大多数,也有许多已在同工中设有祷吿领袖。基督徒改革宗 (The Christian Reformed Church) 、神召会 (the Assemblies of God) 和美南浸信会 (the SouthernBaptists) 的宗派领袖原本不太可能联合,前不久却聚集一起祷吿,决定组织宗派祷吿领袖络 (Denominational Prayer Lsders Network)。由艾尔文 梵德葛兰德(Alvin Vander Griend)带领指导委员会,并负责监督他们的年会。

    两千年福音运动

    目前这些遍及全球的宗派性和独立性的祷吿运动,是由两千年福音运动 (the A.D.2000 and Beyond Movement) 协调同步进行。这运动的焦点是促进全球各地现有的布道动力,以便在这十年间产生巨大的福音冲力。其标语是:「到两千年时,每个族群都有教会,每个人都听闻福音。」其焦点是:

    1.全世界最少福音化的一千个城市;

    2.约六千个未得的族群; 3.10/40 之窗  – 在北纬十到四十度之间围起的长方形,从西边的北非一直伸展到东边的日本和菲律宾。据估计,全世界未得的族群中有超过百分之九十的住在10/40之窗内或边境上。

    由科罗拉多泉的布鲁益 (Luis Bush) 所领导的两千年福音运动,是第一个具有这样规模的国际性协调运动,将祷吿和全球布道做最高度的结合。两千年福音运动是建立在一个半自治网络或资源网络上,其中一个是联合祷吿网络(united Prayer Track)。

    我太太桃乐丝 (Doris)和我有幸在联合祷告网络设立之初就参与协调工作,使我们处于策略性地位去观察,及评估这个大规模的全球性祷吿运动。不论走到哪,我们都发现有祷吿团体想和其他祷告团体接触,为那些仍在黑暗中的人震动天界。

    就我们记忆所及,这是各地高层的基督徒领袖首次在渗透性教会拓植、深入非福音化的城市等主题上达成共识 – 尤其是针对穷人,以及用跨文化宣教得着未得之民等。这类重要活动的最终果效如何,是随着之前和其间伴随的祷吿事工之质量而起落。这是多么合乎圣经 (参徒四 24󺗑�30;弗六 18󺗑�20;帖后三 1) 啊!因此,要说它是普世布道的高阶层策略中空前绝后的主张,似乎有点说不过去

    自由派阵营中的祷吿

    祷吿运动并不局限于福音派教会。较自由、较有社会云动的阵营中著名代表,诸如华特威克和比尔威立克勒曼 (Bill Wylie-Kellermann)极主张,祷吿是对抗社会各阶层败坏势力的主要方式。

    华特威克在谈到前苏联的瓦解时说:「若无和平运动在这几十年间彰显,以及所付上的祷吿,我们相信这一切都不会发生。」美国最倡导反共的前总统雷根 (Rosld Reagan) 首次和苏联商议签订削减核武条约,对此事,威克只能解释为祷吿蒙垂听。

    这连国际政治学本身都无法预测。他说,因着祷吿:神找到了一条通路,能够奇迹式地转变方向。

    因着过去几年来我一直在写有关祷吿的书,我发现自己对自由派弟兄姊妹所信奉的许多主张愈来愈敏感。我之所以说「许多」是因为我必须承认,有少数人所支持的主张显然与圣经互相矛盾。对某些状况而言,我个人认为应该祷吿抵挡,而不应为其祷吿;然而,若是论及美国和前苏联间的和平、罗马尼亚境内的自由和人权、非洲饥民的食物或美国种族间的和谐,这些显然是天父的旨意,福音派可以和自由派一起迫切祷吿:「祢的旨意在地上,如同在天上。」(太六 10)

    读过我前几本著作的人都知道,这些年来我一直在传福音和社会行动这两方面的论证上下功夫。

    我想我仍旧可以说,我们较看重传福音以善尽天国职责,确有其圣经根据。然而,我们现在似乎是在讨论更高层的事。我们不再以布道技巧或政策行动来设计事工。真正的争战是属灵争战,首要的行动必须以属灵的、而非属肉体的武器为基础。所有阵营的共同看法是:合乎圣经的祷吿居属灵兵器名单之首。

    布道排在社会行动之前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把属灵之事排在技巧之前。我们并非以祷告代替积极的社会行动,或具说服力的布道. 但对这两者而言,最好的策略是:若有高质量的祷告,远比没有祷告更有果效。

    这绝非意味着我们以祷告代替积极的社会行动,或具说服力的布道,但却意味着对这两者而言,最好的策略是:若有高质量的祷告,远比没有祷告更有果效。

    三股合成的绳

    在「祷吿战系列」的第一本书「争战的祷吿」中,我提到一九八九年我经由迪克米尔斯 (Dick Mills),领受到和传道书四 12「三股合成的绳」有关的预言。这事使我了解到神要使用我促成三类基督徒群体的合一,祂切望使用保守福音派、灵恩派和自由派这三类群体,达到祂对一九九零年代的心意。

    我在书中并多次证明前两股绳的事实上已开始结合起来,但我并未明确地探讨自由派。我当时还不清楚自由派是哪些人,现在仍不十分清楚。然而,我已经进展到「这些人大概有点像 ××」的阶段。我想他们会像华特威克那样,我认 识他,且会向我的福音派朋友介绍他是重生的基督徒,热心服事神,对圣灵的丰盛和作为毫无保留。

    威克和我对相当多的事情持不同的看法。例如对超自然掌权者和力量的认知,以及对某些道德问题所持的立场。然而,我却同意威克对我说的这段话:「我相信你我都赞同:与其解决我们之间的差异,不如一起祷吿,一起为神能彰显其作为而争战……因此,我要坚定的我的承诺,我要和你站在共同阵线上与黑暗权势争战,不论我们对其认知正确与否。」

    我们开始看到,如果神的子民要在这十年间团结起来实践他的旨意,祷吿很可能便是将三股绳编织在起的主要力量。

    溯源韩国

    对我们许多而言,祷吿运动似乎是新鲜且令人兴奋的事,在韩国却不是新事。在我们这世纪的最初十年间,祷吿运动就在那里开始了,并且愈发热烈。我用一九七零年作为祷吿运动从韩国延伸至世界其他地方的起点。我们美国一直在说:「有一天我们不仅要派宣教到第三世界,而且还要接待从那边教会来的宣教士,从他们身上学习到的功课会丰盛我们的生命。」这一天终于来临了,其例子不胜枚举,我们和世界各地的基督徒正向我们的韩国朋友学习许多祷告的功课。

    过去一百年间,南韩的基督徒从零增长到百分之三十几。夜晚眺望汉城,在每条路旁,至少会看到半打的红色霓虹灯十字架标明出教会坐落的所在。全世界周末聚会人数达二万人以上的二十间教会中,就有九间在韩国。全世界最大的浸信会、最大的卫理公会、最大的长老会、最大的圣洁会和最大的五旬节等宗派的教会都在韩国。

    赵镛基的汝矣岛纯福音教会 (Yoido Full Gospel Church) 是全世界最大的教会,已超过七十万名会友。这么可观的成长是如何产生的?许多人问韩国基督徒领袖这个问题,乎所有人都得到这个答案:祷吿!

    汉城在一九八八年主办奥林匹克运动会,如果祷吿也有金牌的话,韩国轻而易举便可赢得。一九八八年八月十五日他们为奥运会举办了一场特殊的露天祷吿会。有一百万名基督徒出席祷吿。然而这不乏前例。前一年的十月,他们就举办了一场百万人的祷吿会,并定当日为「全国祷吿日」(National Day of Prayer)。

    韩国的祷吿模式

    平均每年在韩国都有许多特殊的祷吿节目和事件。但有三个强有力的模式特别显著,如今在大规模的祷吿运动进行时,也被其他国家所采用。

    一、清晨的祷吿;清晨的祷吿会,就像我们多数人所参与的聚会有讲道、唱诗或奉献一样,是韩国教会生活的一部分。韩国没有一间教会没有清晨祷吿会。不论大教会或小教会、都市教会或乡村教会、富有的教会或贫穷的教会,一年三百六五天,太阳出来前,在他们的教会中都有祷吿会。

    我最近在韩国拜访了我的好友光林卫理公会 (Kwang Lim Methodist Church) 的金善涛牧师 (Pastor Sundo Kim)。那时正值为期四十天特殊的「何烈山祷吿会」(Mount Horeb Prayer Meeting) 接近尾声的时候。在这次祷吿会中他呼召会友参加特殊的清晨祷吿会。连平时不常参加清晨祷吿会的都受到激励,每天早上从五点祷吿到六点。

    他吿诉我每天早上参加的人数约在三千到四千之间。这我一定要目睹为快。金牧师答应提供交通具第二天早晨他的司机要来旅馆接我和桃乐丝,那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因为一场空前的暴风雨在前夜吞噬了韩国,有六十多人在猛烈的风暴中丧生。

    第二天清晨五点,风雨是那么剧烈,使我怀疑到底会不会有人出门去参加祷吿会。可是司机出现了,我们到达教会时祷吿会已经开始了。如果不是有为我们保留座位,我们连坐的地方都没有。四千个座位的教会挤满了!真是不可思议的祷吿会啊!

    最近我又去了一次韩国,有幸参加世界最大的清晨祷吿会,那是在金森焕(Kim Sam Hwan) 所牧养的明声长老教会 (Myong Song Presbyterian Church)。我们所属的团体同样必须为清晨六点挤满四千人的祷吿会订位。然而,这是那天早晨的第三场聚会,其他两场类似的聚会分别在四点和五点举行。通常,这所长老教会清晨祷吿会的总人数是一万二千人。

    我在一九七零年代初便开始去韩国,曾参加间教会的黎明前祷吿会。我很快地发现,教会中有一小群人会固定参加。我记得我下了一个定论:教会中,这当然是主任牧师会分派给其他同工负责的活动。错了!我真是一错特错。我很惊讶地发现这些聚会几乎一成不变地都由主任牧师来带领。

    这使我开始去询问那些担任主任牧师的朋友,他们为什么参加每场清晨祷吿会?他们会以困惑的表情看看我,好像在说:「为什么会问这么愚蠢的问题?」然后察觉到我和其他美国基督徒没什么不同时,他们几乎会回答我同样的话:「因为能力就在那里!」他们要面对一整天的事,他们不希望处理时没有神的能力。他们会完全同意比尔 海伯斯 (Bill Hybels) 所写的那本书:「忙得不能不祷吿」(Too Busy Not to Pray)。

    二、周五通宵祷吿会; 几乎所有的韩国教会在星期五晚上都有通宵祷吿会。通常,有相当多的人会在晚间十点聚集,一起祷吿到第二天黎明。

    在大多数的西人教会中,如果举办通宵祷吿会就表示有特殊的情况。去参加并持续到结束即被视为非凡的属灵成就。但是韩国人做起来毫不费力。

    并非每一个韩国基督徒都这样,但许多人都做到了例如在纯福音教会中,上万人通宵祷吿是很普通的事。他们是不断增长的教会。这个教会在星期三晚上安排通宵祷吿会,参加人数仍然不减。汉城有大约七千间教会的事实使我不会怀疑:平均每周五晚上,每个城市中都有超过廿五万基督徒通宵祷吿。

    三、祷吿。根据最近几次统计的结果,韩国有二百多间教会购买土地,在上面建造祷吿退修中心。有些很大,像赵镛基牧师的祷吿,经常有三千人在那儿,周末则超过一万人。有些很豪华,像金善涛牧师的祷吿山,是一座优雅、长达一英里的祷吿园。园中包括九个特别建造的祷吿区,每个可容纳三十至二百位祷吿者,加上述说耶稣及其门徒各种事奉经历的雕像,益发增添光彩。

    许多祷吿山有凿入山壁的岩室,人们可以在那儿退修祷吿几小时或几天。有些祷吿山不供应食物因为他们认为祷吿需要禁食。在我所拜访的一个祷吿山上,惟一的食物是有疗效的饮食,长期禁食者恢复时所食用的。廿一天的禁食是稀松平常的事四十天的禁食也可见到。

    祷吿室

    教会经济充裕的韩国牧师办公室,其设计通常拥有两项特色,是别处所看不到的。一个是祷吿室,室内除了地上有个祷吿垫、放圣经的矮架,以及墙上偶尔有一两张图片以外,室内空无一物。他们一天之少会花一个钟头关着门在里面祷吿,有些还不止。第二项特色是一个套房式的卧室和卫浴设备与办公室相连。他们当中有许多人周六整晚都待在办公室里,为主日的聚会禁食祷吿求神赐福。

    难怪有那么多去过韩国的美国牧师和基督徒领袖,见证他们的祷吿生活和以前完全不一样了。李拉瑞(Larry Lea) 在牧养德州的磐石教会(church on the Rock) 时便将这些作法引进美国。我听过加州帕莎迪那湖道公理会 (Lake Avenue Congregational Church) 的杰瑞强森 (Jerry Johnson) 也就是我自己的行政牧师,公开见证,他在韩国祷吿山上待了几天后,他的属灵生命有了彻底的改变。

    一九八九年在马尼拉举行的第二届洛桑福音会议发生了一件趣事。来自各国的参加者正在会场各处举全国性的会议,我正好碰到负责视察会议的大会同工,我问他有什么发现,他说:

    在美国人的会议中,黑人埋怨白人

    在日本人的会议中,福音派埋怨灵恩派

    在德国人的会议中,神学家互相埋怨

    在韩国人的会议中,与会代表跪着一起祷吿

    在祷吿的事工上,我们是何等需要向韩国人学习!

    认识大有功效的祷吿

    并非所有的祷吿都是同等的,大规模祷吿运动的兴起将显现出一些祷告的真理,使人更了解祷吿。例如,祷吿不仅仅是祷吿,有些祷吿既沉闷又无聊,只是例行公事,把它做完而已;有些祷吿则令人兴奋,之所以令人兴奋是因为大有功效。

    圣经如何谈到有功效的祷告?

    雅各书五 16 是最常被人引用的祷吿经:「义人祈祷所发的力量是大有功效的。有些人随意看待这段经,把它看成所有的祷吿都是大有功效的。但是仔细研究后发现只有某种人的某种祷吿是大有功效的。如果有些祷吿是大有功效的那么有些祷吿就是没有功效的。

    我们如何辨别有功效的祷吿和没有功效的祷吿?

    答案在雅各书五 16󺗑�17 中,举以利亚为例,说明大有功效的祷吿。以利亚祷吿,祈求不要下雨,雨就三年半不下在地上:他又祷吿,求天下雨,天就降下雨来。大有功效的祷吿是蒙应允的祷吿,当然,有时我们的祷吿并非那么清楚地蒙应允。

    我们使用许多方式祷吿,可能都有效,也可能都无效。我曾仔细査考使徒行传,发现廿三个祷吿实例。视各人归类的方式而定,有好几种不同的祷吿可做为我们效法的模式。我们有团体的祷吿、小组的祷吿和个人的祷吿;我们有代求的祷吿和恳求的祷吿;

    我们有团体得医治的祷吿、求赦免的祷吿、赞美感谢的祷吿;人们使用祷吿差派工人出去事奉也用祷吿打开人心接受圣灵充满。有些祷吿是单向有些则是双向。

    我们如何确定:不论我们使用什么方式祷吿,都是大有功效的?

    耶稣在约翰福音中说的两段话给了我们清楚的指引:「 你们奉我的名无论求什么,我必成就。」(约四 13)「 你们若常在我里面,我的话也常在你们里面,凡你们所愿意的,祈求,就给你们成就。」(约五 7)

    一、我们奉耶稣的名求。这样做是因我们本身没有权柄。我们的权柄只是来自耶稣,但祂若给我们权柄,我们就完全代表着万王之王!这是警察在指挥交通或使节在外国代表总统时所拥有的权柄。

    若无耶稣的权柄,祷吿便没有功效。

    二、我们必须常在耶稣里面,我们若在耶稣里面,首先我们就能称义。我们靠自己不能称义,但耶稣将他的义加给我们。义人祈祷所发的力量是大有功效的。

    同样重要的是,我们若在耶稣里面,便知道天父的旨意。我们祷吿的时候,便是照着天父的旨意而祷吿。以利亚便是如此。留意列王纪上十七章和十八章的故事并未强调以利亚「祷吿」,却强调他宣吿神的话语和旨意 (参王上十八 1、41 � 45 )有照 着神的旨意祷吿,才会蒙应允。与天父有亲密的关系不仅是祷吿大有功效的关键,也是祷吿的根本要素。

    权柄和亲密关系的结合使我们的祷告大有功效;我太太桃乐丝担任我的私人秘书已将近三十年了。电话铃响时,通常是找我的。她说:「他现在不方便接电话,我可以为你服务吗?我是魏格纳太太。」这可是大不相同的。人们多半会继续说下去,而他们的问题也得到解答。桃乐丝能做一般秘书所不能做的决定。首先,她有权柄,经由名字传达出来;其次,她知道我的心意,会照着我的心意行。

    神也期待我们这样做只有照着神的心意祷告,才会蒙应允。与天父有亲密的关系不仅是祷告有功效的关键,也是祷告的根本要素。

    问题思考

    一、这章开始就叙述祷吿蒙应允的见证,有些是小事,有些是大事。我们怎能肯定这是祷吿蒙应允而非自然的巧合?

    二、过去几年来,你是否注意到教会和基督徒对祷吿愈来愈有兴趣?设法回忆你所见、所闻或读过的作品,分享其中的实例。

    三、读过彼得魏格纳过去著作的人,会很惊讶我说:祷吿是许多自由派人士共同的立场。你认为我在这方面是否言过其实?

    四、重温韩国基督徒杰出的祷吿生活实例,你认为有哪些可以成功地引进你城市的教会中?

    五、若祷吿并非都是大有功效的,那么你或你所认识的人是否曾尝试过大功效的祷吿?可否想出这些祷吿如何才能更有功效?

分享家:Addthis中国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