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se of the Day

“[Listening and Doing] My dear brothers and sisters, take note of this: Everyone should be quick to listen, slow to speak and slow to become angry,” — James 1:19 Listen to chapter Copyright © 1973, 1978, 1984, 2011 by Biblica. Powered by BibleGateway.com.

历史日志

2020年五月
« 4月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认识你们的敌人-升级版(47)法国大革命

作者:马克·费尔利(Mark Fairley)、属神的孩子     翻译:属神的孩子

第三部分 启蒙运动

第四十七章 法国大革命

传统上历史学家都说,法国大革命的发生仅仅是由于食物缺乏和经济问题,这确实存在,但有证据显示,共济会光明会才是始作俑者,这是他们第一次尝试推翻君主制国家、基督教,并在主权国家里建立一个“乌托邦科学共和国”。

马克西米利安·罗伯斯庇尔

1784年,亚当·维斯豪普特(AdamWeishaupt)从法兰克福向巴黎派出信使,向一位名叫马克西米利安·罗伯斯庇尔(Maximillien Robespierre)的男人发出一道命令 – 发动法国大革命。然而,在去巴黎的路上,这位信使被闪电击中身亡。警察发现了信使的尸体,搜查了他的遗物,并在其携带的一本书中发现策划法国革命的详细计划。消息披露后,巴伐利亚(Bavarian)当局将维斯豪普特驱逐出境,并且宣布共济会光明会为非法,关闭了所有的共济会会所。巴伐利亚当局也向欧洲各国政府发出警告,要他们小心这样的阴谋。不幸的是,这些警告被忽略,法国为此付上了代价。

选择法国作为推翻君主制,建立科学共和国的突破口,共济会光明会有很好的理由,因法王曾在推动关闭耶稣会的事件上发挥了重大影响力,而且即使没有这位国王,法兰西也一直是光明会思想家所痛恨的对象。

首先,法国有绝对权威的君主制,国王拥有无法挑战的权威;其次,法国君权与拥有封建特权的天主教会深深交织,天主教会亦是这个国家最大的地主,他们对农作物征收所谓的什一税,该税成为法国赤贫阶层可怕的经济负担,以至于他们每天都挣扎在身体营养不良的状况中。

法国国王路易十六

 法国国王路易十五

一篇关于法国大革命的文章中,阿克顿勋爵(Lord Acton)写道:“法国大革命中所发生的骇人事件,非偶然动乱,而自精心设计。在革命战火与硝烟中,我们能察觉到背后那些个阴谋组织存在的证据。虽然刽子手们仍然刻意伪装和隐藏,但毫无疑问,他们从革命开始的第一天就存在了。”(里德Reed,136页)

阿克顿勋爵

阿尔伯特·派克也在《道德和教条》一书中也承认,是共济会,而非其他组织,“帮助法国爆发大革命。”

英国皇家学会的前身,共济会月光社与法国大革命,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共济会员兼月光社员本杰明·富兰克林(Benjamin Franklin),充当了英法两国乌托邦理想主义者的“穿梭外交官”;詹姆斯·瓦特的儿子与法国联系密切,而被英国下议院议员埃德蒙•伯克(Edmund Burke)指控为法国间谍;约瑟夫·普莱斯(Joseph Priestley)利则公开向法国革命国民议会提供全力支持;他们的同僚,月光社成员詹姆斯·凯尔(James Keir)则举办了一场宴会来庆祝巴士底狱的陷落。最引人注目的是,伊拉斯谟·达尔文也积极支持发生在法国的叛乱。

所有共济会“科学专政”(scientific dictatorship)的特点,在法国大革命中得到了集中展示。

首先值得注意的是,女神很快就露面了:国民立法议会(Legislative Assembly)正式抛弃上帝这个敬拜和赞美的对象后,国民大会(National Convention)推举出一尊称为“理性女神”(goddessof Reason)的女性雕像,人们将这尊雕像从国民大会会议厅抬出,游行穿过数条大街,最后到达巴黎圣母院。在那里,人们为这位“理性女神”加冕,将她放置到最高祭坛。这个以女神为代表的人类理性的加冕仪式,体现了人类意识与“无所不知者”的联合,这是进化的终极目标,也是共济会所相信的前行方向。换句话说,人类理性成为了道德诫命的最终来源,人也就成为了神 – 这位女神身上,体现了共济会的整个理念。

此外,马尔萨斯的人口控制运动也开始了。在马克西米利安·罗伯斯庇尔的领导下,革命政府开始实施大规模的杀戮,这在历史上被称为“恐怖专政”(Reign of Terror)。当时,罗伯斯庇尔说:“恐怖就是正义、快速、严酷和不屈不挠”,他目标是消灭1500万“无用的食客”(useless eaters),但确切数目从未统计被出来,恐怖专政夺走了约30万名法国公民的生命,其中有29.7万名是中低阶层的工人。

“无用食客”被清除

革命者们也贯彻了黑格尔辩证原理,通过让富人和穷人彼此对抗来制造混乱,然后,置身事外的革命者进入现场,为混乱局面提供解决方案。当时,罗伯斯庇尔领导着一个高效率运转的独裁委员会,这个委员会能够迅速起草,发布法律条文,使其杀戮的狂欢合法化。这有点像穆罕默德得到安拉的话;安拉突然允许他可以强奸被俘虏的妇女。对于这些所谓被照亮的人来说,为达目的可以不择手段,更换策略就是为了镇压敌人。

他们强迫农民向政府缴纳粮食,也允许杀掉任何人,哪怕他们仅有一丁点儿反对革命的嫌疑。革命法庭(Revolutionary Tribunal)将大约16,000 ~ 40,000人送上了断头台,而更多人是被街头暴徒殴打致死。革命者们为巴黎圣母院女神加冕,使女神成为名义首脑,于是,革命者们自己也坐上了权力宝座,开始实行B计划,用暴力和恐吓来对付敌人。

当然,革命也呼吁废除基督教。开始他们是向天主教宣战,但很快就扩展到真正的基督教,因为人们一直认为这两者没有什么不同。神职人员被驱逐并被判处死刑,教堂被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民间迷信;宗教纪念碑被损毁,公共/私人敬拜及宗教教育被取缔,牧师被要求做放弃信仰的宣誓。这直接导致了法国旺代省(Vendee,地名)的战争,这场战争被许多历史学家认为是第一场现代种族灭绝(the first modern genocide)。

1793年10月21日,革命当局通过一项法律,法律内容是,判处一切有嫌疑的牧师与包庇人死刑,立即执行。巴比伦女神雕像坐在巴黎圣母院宝座上,统治法兰西全地。

在法国大革命中,全世界头一次目睹到,某种意识形态能勇悍挑战旧有的权力结构,于是,革命冲击波被推向全世界。结果,法国大革命为老马主义与法西斯主义的意识形态奠定了基础…而这些意识形态又可以追溯到启蒙运动,再到柏拉图,然后到卡巴拉神秘术(Kabbalah,犹太神秘主义),最终的根源在撒旦巴比伦宗教。

不过,法国大革命所取得的成功非常有限,因它最终演变成了一场血洗。最后许多阴谋家们,被他们自己制造出来的暴徒屠杀了。你可以说,尝试将法国建成新世界秩序(New World Order)的雏形样本,很大程度上讲是失败了。然而,失败“科学专制”的象征物 – (理性)女神却得以保存,于巴黎圣母院被加冕后一段时间,理性女神被移植到美国的海岸线上,邪恶计划遂得以继续。菲利普·柯林斯(Phillip Collins)写道:

“今天,共济会光明会的理性女神雕像遍布美国,其中一尊矗立于华盛顿特区的美国国会大厦屋顶,另一尊则矗立在德克萨斯州奥斯汀的州议会圆形屋顶,她的雕像还被矗立在城镇的广场和城市的公园中。但理性女神最为宏伟的雕像位于纽约港,这位假神手举火炬,她试图照亮人类,高举人类,让人类获得自由。

这尊(自由女神)雕像高耸在闪闪发光但受污染的海面上,她伸展着手臂,手握象征火与光明之烛炬。法国巴黎的阿尔萨斯-洛林共济会成员;弗雷德里克•巴尔托迪(Frederic Bartholdi)雕刻了这尊塑像,因此事实上,这尊自由女神像是来自“共济会新世界秩序”的礼物,也是共济会光明会遗产之现代继承者。这尊雕像是一个秘传偶像,对于那些个策划“世界新秩序”的秘密社团有着重大意义。”——《科学专制的支配地位》(菲利普•D•柯林斯)

法国大革命结束了,然而改变世界的计划并未结束,它们只是变换了地点而已。

分享家:Addthis中国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