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se of the Day

“[Listening and Doing] My dear brothers and sisters, take note of this: Everyone should be quick to listen, slow to speak and slow to become angry,” — James 1:19 Listen to chapter Copyright © 1973, 1978, 1984, 2011 by Biblica. Powered by BibleGateway.com.

历史日志

2020年五月
« 4月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使徒与先知与神的新作为》 作者 – 比尔 汉蒙 ( Bill Hamon ) 第九章

《使徒与先知与神的新作为》

作者 – 比尔 汉蒙 ( Bill Hamon )

第九章

使徒和先知的特殊事奉

先知与使徒的希腊文与希伯来文原义和传福音的、牧师与教师不同。先知意指为神说话的人,并且有从神而来的特定信息,要给他所服事的人。先知可以教导圣经上的道、传讲福音、牧养圣徒,并作其余四位事奉者能作的事,但他的恩膏与蒙召从事这些事奉的人不同,因为先知发挥特别的呼召与恩膏功能时,将会更胜一筹。在我所写的先知三部曲中,已经充分说明先知的所有功能与事奉,故在此不再重述,本书乃以使徒为主,先知为辅。

先知

先知的专长在于拥有从神而来的能力,可以为神说话,而不只是教导与传讲圣经真理,或教人认识神与祂儿子耶稣基督。他们具有特殊的呼召,能说出「这是主耶和华说的」,先知在说预言方面的权利与权柄,是别人(例如那些有先知恩赐,或从事先知事奉的一般圣徒)所没有的。那些真正奉派的先知,有权利预言方向、纠正、引导,以及新启示,给予个人、教会、或国家,神透过某些人说出祂的审判,并启示祂的呼召与目的。事实上,先知应该成为神话语的出口,在神所希望的任何时间、地点,向特定的人表达祂的思想、目的与特定的旨意。

使徒

本书的其他章节中,我们曾讨论「使徒」在希腊文原文字根的意义与独特的事奉,如新约中所描绘的一样。我曾经作过一项关于使徒在下列领域的完整研究:语源学方面决定文字的正确用法:神学方面评估其他神学家的想法;解经方面追溯希腊文原文的意义;主题方面确定我的诠释符合神全备话语的教导。结论是,「使徒」基本的字根意义是「奉派代表另一位」,他们具有从差派者而来的能力与权柄,就像代表一个国家的大使。使徒(大使)的事奉能否延续,乃根据他是否有效传达王的心意与信息而定。

先知与使徒

当我们以先前所提到的研究方法,来研究所有五重职事的事奉者时,我们发现,使徒与先知的特殊事奉与使命是:他们能直接从神领受话语,进而将它说出来,他们说出祂「瑞玛」的话语,并启示基督的奥秘,同时也启示祂的旨意与目的,以便在神的根基上建立教会。使整个教会与耶稣基督这房角石对齐。

对于牧师、传福音的、与教师,我所作的同样研究显示,他们的使命与恩膏不同于使徒和先知,但能教导圣经上的真道,并能宣告在教会的每个恢复运动中,使徒和先知所带出的启示。

牧师、传福音的与教师,就像使徒和先知一样,是耶稣基督的延伸。其中主要的差异在于,使徒与先知得到一份独特的恩膏,以致在神的面前有更重大的责任。

有些历史学家指出,马丁路德是一位先知,我相信恢复运动中所有为父的,均为使徒或先知。这样的说法并不表示他们比其他三类人士更伟大或更渺小,但它道出了圣经事实:神将这些恩膏与事奉,交付祂的先知与使徒。

请记住,先知写了旧约卅九卷书的大部分,使徒则写了新约廿七卷书的大部分,其中使徒保罗写了十四卷。这更证明他们从神得到特殊而同等的启示事奉,并为新约教会与每个恢复的真理与事奉奠定基础。整本圣经都启示这项真理。有人说,教会的使徒取代了以色列的先知,这是不正确的臆测,圣经并未明言或暗示这样的事。有可能的说法是:如果使徒事奉曾经存在于旧约,那么有几位过去被称为先知的人,也许应被称为
使徒,例如摩西、亚伯拉罕与大卫。

圣经宣示这些伟大的领袖为先知,但今日也许会称他们为使徒型的先知或先知型的使徒。使徒并不夺取先知的事奉,正如我们在本书其他部分所讨论的,「使徒」是基督为祂自己的缘故而带出的新事奉。在旧约中,只有在象征性地评估族长、士师与君王时,才找得到使徒。使徒与先知,是基督安置在教会中的两种显著的事奉。他们比起圣经中任何两种的事奉之间,有着更多相似的恩膏与事奉。

「主耶和华若不将奥秘指示祂的仆人众先知,就一无所行。」(阿摩司书三 7)「用启示使我知道福音的奥秘,正如我以前略略写过的。你们念了,就能晓得我深知基督的奥秘。这奥秘在以前的世代没有叫人知道,像如今藉着圣灵启示祂的圣使徒和先知一样,」(弗三 3 5)

「这样,你们不再作外人和客旅,是与圣徒同国,是神家里的人了;并且被建造在使徒和先知的根基上,有基督耶稣自己为房角石。」(弗二 19 20)「但在第七位天使吹号发声的时候,神的奥秘就成全了,正如神所传给祂仆人众先知的佳音。」(启十 7)

「天哪,众圣徒、众使徒、众先知啊,你们都要因他欢喜,因为神已经在他身上伸了你们的冤。」(启十八 20)

先知与使徒在事奉上的不同,充分地展现于他们所事奉的对象:虽然所事奉的都是神的选民,但先知所事奉的是以色列,而使徒所事奉的则是教会,神并没有在祂所设立的教会与恩典时代中,变成不同的神,神只是透过祂儿子耶稣基督,展现了祂性情与品格中,那份慈爱、赦免、救赎与恩典。神并没有改变。祂只是以新的方式改约,以便与祂的百姓产生关连,神在新约与旧约中,都是同一位神:「因我耶和华是不改变的。」

(玛拉基书 三 6)如果这位永生神不改变,而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也是一样的(参来十三 8),并且耶稣基督与祂的父原为一(参约十 30),那么就不是既有一位旧约的神,又有一位新约的神,而是只有一位永恒不改变的神。神爱世人,甚至将祂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参约三 16)。

圣经谈到神的爱,及神就是爱的事实。新约中关于爱、怜悯与恩典的完整计划,来向神的心肠与性情。耶稣彰显神的慈爱,并赐下我们在教会中所拥有的一切福分。

旧约先知延续、表达神的心意,新约先知则延续、表达与天父相同的神子耶稣基督。神子耶稣与天父并非两位份开的神,拥有不同特征、属性、态度和性格;耶稣说祂与父原为一,表示祂们在各方面都完全相同。那么,为何有些教师声称,新约先知不同于旧约先知呢?众先知都一样,正如他们所代表的同一位永生神。耶稣被称为神的先知,表达神的心意。先知是五重职事的事奉者之一,延续、表达耶稣基督这位「在肉身显现」(提前三 16)之神的心意。

神已经使祂的众先知在几千年来的事奉,经由记录而成为圣经正典。因此,在新约教会的记载中,祂极少谈及先知,却多谈到使徒。因为使徒是尚未被熟知的事奉,他们必须被建立为永久、重要且活泼的事奉,以根据祂预定的模式与终极的目的,来建造基督的教会。

先知在旧约中为神的百姓所作的一切,使徒也在新约中为基督的百姓而作。现今的先知与旧约的先知有着同样的恩膏、权柄和事奉。使徒与先知是同等的传道人,有许多类似的恩膏、能力、权柄和事奉,之所以先提到使徒,其原因的固然如先前所提过的,更重要的是因为耶稣拣选十二个人,并称他们为「使徒」,祂并没有称他们为祭司、大祭司、君王、先知、牧师、传福音的或教师。除了使徒以外,没有其他被认可的五重职事事奉者,写过新约的任何一卷书。

这正如大多数旧约书卷是由神称为「先知」的人所写成。例如摩西、撒母耳、大卫,以及五位大先知、十二位小先知(写了以他们的名字命名的圣经书卷,例如但以理、以赛亚、耶利米、约珥、玛拉基)等。医生路加写了圣经中惟一一卷关于当代教会的历史,称为「使徒行传」。历史上,这卷书除现有的名字之外,曾有过许多不同的名字:「升天与得荣耀之主的行传」(The Acts  of the Ascended and Glorified Lord)、「圣书——复活的明证」(The Book The Demonstration of the Resurrection)、「圣灵行传」(The Acts of the Holy Spirit)、「圣灵福音」(The Gospel of the Holy Spirit)。

有时也称为「第五福音」(Fifth Gospel,Adam Clarke,Clarke。S Commentary,Volume5,New York,NY:Abington Press,1967,p.679)。他们最后决定采用「使徒行传」的主要原因,是因为这卷书偏重两位使徒的事奉:前半部是彼得,后半部是保罗。

这卷书在教会建立之后的几世纪,还没作最后定名。在那之前,主教的头衔已经与使徒同义了。加历斯都主教(Calixtus,罗马的主教,主后二一七至二二七年)在主后二二〇年,率先自称为众主教的主教、众使徒的使徒。他以马太福音十六 18 为权柄的根据,宣称直接传承于使徒彼得,到了第四世纪,教会界又有另一个转变。

「第四世纪末了以前。主教的名称被主教长(Patriarch)取代。他们拥有同等权柄,每位都能充分控制他自⼰的领地。掌控基督教界的五位主教长,将总部设在罗马、君⼠坦丁堡、安提阿、耶路撒冷与亚历⼭⼤港。罗马帝国东西分裂之后,基督教界的领导权之争,转到罗马与君⼠坦丁堡之间。」(参比尔·汉蒙所着的「永恒的教会」)

教会界后来分裂为二大宗教组织。东方希腊正教(Eastern Greek Orthodox Church)以君士坦丁堡为总部,西方基督教世界则在罗马天主教管辖之下。东正教保有主教长的头衔,但是天主教则使用神父、祭司、主教,并逐渐发展出其他头衔,例如以红衣主教来描述他们在权柄金字塔中的地位。

许多年之后,又选用教皇这头衔,表明身为众神父之父、众使徒的使徒,宣称从使徒彼得一脉相承。我与内人曾到过罗马,参观圣彼得教堂。在一面大墙上,他们列出从耶稣基督以来,所有使徒的名字。先是使徒彼得,然后接连数百个名字,直到设后一位使徒,就是罗马的现任教皇。他们宣称其权利与权柄,乃是根据使徒的传承,从使徒彼得起延续到现在罗马天生教的使徒 – 教皇。

他们一旦确立了至高的领导地位,就宣告自己是「使徒 – 神父 – 教皇「(Apostle – Father – Pope),居全基督教界之首,仅次于基督耶稣。他宣告世上只有他能领受从神而来的直接启示,并能发出与圣经同等效力的使徒 – 教皇的命定。因此我们可以明白,为何这些基督教领袖偏好「使徒行传」这名称,来描写教会成立后数十年间的活动。

许多国家的教会领袖关切这领域,及它在使徒运动中将如何发展。有些人已经在教导、撰写、陈述有关使徒的下列事项:每位传道人与地方教会都必须服在使徒以下,否则他们就脱离了神圣的体制,没有得到适当的遮盖。这项说法很理想化,却不实际。虽有部分的真理,却不足以为完整的教导。为什么?

首先,没有一节经文确切地诠释、支持过这个观念;其次,它会导致滥用权柄与极端主义。这和门徒运动中的极端主义者相同,他们从圣经中思辩并宣称:不管已婚或单身的妇女,都必须有一个男人作为遮盖,否则她就会脱序而没有适当的遮盖。遮盖观念制造出重大捆绑、困惑、与一个金字塔型的权柄结构,是神要极力拆毁的。虽然他们引用了圣经根据:「基督是各人的头。男人是女人的头」,并且「男人不是为女人造的,女人乃是为男人造的」(林前十一 3、9),但是圣经从未说过,使徒是每位传道人与地方教会的头。

使徒并非为其他五重职事的事奉者与地方教会而造的;五重职事的事奉者与教会也不是为使徒而设立的,好让使徒处于至高的领导地位来管辖他们。一旦不当的教导推到极端时,将和教会败坏时产生的教皇制度,有同样的后果。虽然我是使徒,但是我宁愿有一位成熟的牧师作我的头,因为成熟的牧师有多年的经验,能提出智慧的忠告:而不愿让一个由先知「呼召」为使徒、却没有经验、成熟、智慧与使徒使命的新手来领导。

请再读第六章「使徒、先知的呼召与使命」,而且记住,当一个人得到五重职事的呼召时,并不会立刻就拥有那职事的身份、权柄和恩膏。我们这被命定与拣选成为使徒运动领袖的人,千万不可仓促投入,并开始断言谁是使徒、以及他们所能作与不能作的事。

目前尚未有正式的使徒运动,可以符合所有七项原则,成为神所按立、由圣灵引导的至高行动。事例来说,我们有四位使徒与四位先知,在一九九二年「国际基督徒事奉机构」的「国际先知大会」(International Gathering of the Prophets Conference)第六届年会中担任讲员,他们大多不是「国际基督徒教会网」的传道人,都见证并预言使徒运动已在那大会中产生了。其他几位传道人,也见证在过去几年中所发生的类似事情。

在一九九四年的「国际基督徒事奉机构」的「国际先知大会」第八届年会中,我接受神的「差派」,成为祂所恢复的末世新使徒之一。这是要应验过去廿五年中,加在我身上的二十多个预言,内容比如:「蒙召成为使徒」、「有使徒的恩膏与外袍」、「将是众先知的使徒与众使徒的先知」、「将是带出一群使徒的使徒」(就像我生出并带领一群先知)。这些先知性的陈述,是来自美国与其他国家的成熟使徒与先知,但我并没有宣传这些事,直到神预备我来到祂所命定的时候,并差派我完成蒙召该作的部分。

就我所知,不论是「国际基督徒事奉机构」或其他地方,尚未有一个从至高神而来的恢复行动,可以称作使徒运动的诞生。然而,神可以作一新事,在先知旁安排使徒的形成、出现,并与先知同工,来达成神所命定的目的,亦即完全地恢复先知与使徒。神在先知运动中所带出的十项要务之一,是要预备道路与合用的百姓,来领受使徒的事奉;不过,那将不同于神曾在教会中进行恢复真理与事奉的一般方式。不论曾经发生与否,或发生的方式、时间、与地点是什么,事实上,走在真道中的传道人与教会,正宣扬教会中有使徒的启示。

许多传道人领袖都同意,圣灵正带出一个使徒运动:这项工作会持续到使徒完全被恢复并完成他们的教会事奉,正如神预定并按立他们去作的。

使徒与先知同工事奉的例子

在马太福音第十六章,彼得领受启示,知道耶稣是神的儿子。在第十七章,耶稣带着彼得、雅各、约翰上变像山。祂想向彼得和其余使徒澄清那启示,要他们明白,祂不只是一位像以利亚的伟大先知,或像摩西一般的伟大领袖与拯救者;祂是神的儿子,是神的独生子。祂不只是位伟人、好人,也将成为神与人之间惟一的中保。

当彼得看到摩西和以利亚站在荣耀的耶稣身旁时,他所说的话显示他没有完全明白耶稣基督的启示:「彼得对耶稣说:『主啊,我们在这里真好!祢若愿意,我就在这里搭三座棚,一座为祢,一座为摩西,一座为以利亚。』说话之间,忽然有一朵光明的云彩遮盖他们,且有声音从云彩里出来,说:『这是我的爱子,我所喜悦的。你们要听祂!』」(太十七 4 5)

然后,以利亚和摩西就不见了,只有耶稣站在他们面前。虽然彼得领受了启示,知道耶稣是神的儿子,但是他并没有充分明白其中的含意。他准备搭三座同样重要的棚子,使耶稣降到只是神的伟大代表之一。基督教界也有许多团体以此来描述耶稣,正如回教所作的一样。这段圣经的记载显明:我们可以蒙启示,知道将有使徒运动与使徒的恢复,却不完全明白它的含意与正确应用。只有一位至高无上的使徒、全知的先知,就是耶稣基督,祂是灵魂的大牧人与使徒:又是大能的先知,不但指示道路,祂本身就是道路、真理、生命。我们绝不可以说,末世使徒和先知拥有教会Ḁ些高位与权柄,如罗马的使徒 – 教皇所宣称的一样:他们只是耶稣基督五重职事中的二种而已。

他们的地位在教会架构的下方,而非顶端:神所给他们的位置不在教会的高峰或屋顶,而是教会的根基。他们不是被高举的事奉,而是教会超自然事奉的支柱。

变像还有另一个目的。使徒保罗对犹太人说:摩西与众先知都见证耶稣是神所应许的弥赛亚与神的独生子。保罗如此说是根据摩西五经(圣经前五卷书),包括律法与神的会幕;而「众先知」是根据旧约中,先知们所写的所有书卷。摩西所写的书卷与众先知的著作,便是初代教会所拥有的圣经,其他具有神圣权威的书信则未包含在内。

几个世纪后,新约作者的著作才被汇整,并结合旧约著作,成为一部有六十六卷书的圣经,无论过去、现在与未来的真理,都有几项应用:在耶稣变像时,身旁的摩西和以利亚,不只是见证耶稣即弥赛亚,我相信还能应用在使徒与先知的恢复上。

先知撒迦利亚看见一个异象:有一个灯台,顶上有灯⳿ 旁边有两棵橄榄树,一棵在灯⳿的右边,一棵在灯⳿的左边。他又看见两根橄榄枝,在两个流出金色油的金嘴旁边。然后天使问他是否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他说:「主啊,我不知道。」然后天使告诉他:「这是两个受膏者站在普天下主的旁边。」

(参亚四)神学家诠释这两位就是摩西与以利亚、以色列与教会,以及天使长米迦勒与天使长加百列。任何一组(也许所有三组)在神的不同方式、时候与目的中,也许可以代表这两棵橄榄树。另一个关于这两棵橄榄树的可能性,就是末世的使徒与先知。他们可能是一群先知与一群使徒,站在基督的右边和左边,与祂同工,来完成耶稣基督现世的教会期,并且合力在地上建立神的国度。让我们先来思想几件事,以决定这个可能性是否靠得住。

摩西与以利亚

摩 西 以利亚
A.摩西五经、律法与会幕  A.众先知的著作

B.律法的见证  B.众先知的见证

C.新约使徒  C.新约先知

1. 灯台右边的橄榄树  1.灯台左边的橄榄树

2. 一根流出油的橄榄枝  2.另一根流出油的撖榄枝

3. 两位见证人之一  3.另一位见进人

4. 身体的右手与右眼  4.身体的左手与左眼

使徒与先知就是那两个受膏者,能倾倒启示的油,给五重职事中的其他事奉者与领袖的灯台:这些五重职事的事奉者与领袖是灯台的嘴,能流出真理的金色油到整个教会。请听这段先知性的经文所说的:「那(教会/基督的新妇)向外观卷、如晨光发现、美丽如月亮、皎洁如日头、威武如展开旌旗军队的是谁呢?……回来,回来,书拉密女(教会);你回来,你回来(被恢复,被完全恢复),使我们得观看你。

你们为何要观看书拉书女,像观看玛哈念(两支军队)跳舞的呢?」(歌六 10、13)这可以应用到使徒与先知两支军队,他们将带来启示、应用与时机,兴起主圣民的军队为神得国(参但七 18、27)。但是新郎的呼喊,则是要在教会中完全恢复神的使徒与先知,并将教会带到神为基督新妇所预定的全然之美丽与身量。

启示录谈了许多关于教会的末世事奉与永恒命运,它还说:有一位大力的天使从天降下,他右脚踏海、左脚踏地,大声呼喊,好像狮子吼叫。他起誓说,在执行、完成神所有先知性的目的上,不再有时日了。然后他宣告说:「神的奥秘就成全了,正如神所传给祂仆人众先知的佳音。」(启十 7)

当第七枝号吹出第一个音时,众先知将开始启示神最后的奥秘。第七枝号发声的日子将持续,直到启示了所有奥秘,应验经文,并且备妥万物,以致当第七位天使吹出最后一个音时,基督的教会以及属于神的世界,就能出现一个高潮、荣耀的转变。「第七位天使吹号,天上就有大声音说:世上的国成了我主和主基
督的国:祂要作王,直到永永远远。启十15)

然而,在启示录十 7 与启示录十一 15 之间,还发生许多事。看见这异象并与天使沟通的使徒约翰,吃了天使给他的小书卷。然后天使对他说:「你必指着多民、多国、多方、多王再说预言。」(启十 11)他递给使徒约翰一根苇子并对他说:「起来!将神的殿和祭坛,并在殿中礼拜的人都量一量。」(启十一 1)

这意味着先知型使徒与使徒型先知,将要把教会从上到下量一量,找出哪里有缺欠,然后带教会到达基督耶稣完全长成的身量。

神接着宣告:

「我要使我那两个见证人……传道(说预言)……他们就是那两棵橄榄树,两个灯台,立在世界之主面前的。……就有

火从他们口中出来,烧灭仇敌。凡想要害他们的都必这样被杀。这二人有权柄,在他们传道(说预言)的日子叫天闭塞不下雨:又有权柄叫水变为血,并且能随时随意用各样的灾殃攻击世界。」(启十一 3~6)

这听起来像摩西和先知以利亚所作的事。摩西以十灾击埃及,包括叫水变为血,影响气候与自然界,带出蝇灾、雹灾,使动物生病、死亡,最后击杀埃及一切头生的婴孩。先知以利亚说预言,带来以色列三年饥荒;又求神降下火来,烧灭前来伤害他的两队五十人兵团,火降下来,将他们烧成灰烬。

使徒彼得向亚拿尼亚和撒非喇发出审判,叫他们立刻死亡。因为他们欺哄圣灵。使徒保罗向一个企图敌挡福音的人,发出瞎眼的审判。先知亚迦布预言将要来的饥荒与世界局势。旧时先知的先知性诏告与摩西的神迹奇事异能,正是新约使徒与先知所作的事。

使徒带出神迹奇事异能,先知则说出从神来的旨意,来影响自然界、列国、与万民。先知摩西与以利亚,和神的教会、使徒与先知,有许多相似之处。他们与启示录第十一章中的两个见证人。有相同的事奉与属性,可以大有能力说预言与行异能,因此,我相信这所有二人组之间的相关性和应用,足以符合解经与二元性预言的规则,成为神所要完全恢复的末世使徒与先知。他们是将领,率领着一群使徒型传道人与圣徒,以及一群先知、先知型传道人与先知型圣徒。

使徒与先知遭受的逼迫与能力

在路加福音十一 49 和启示录十八 20 都曾ᨀ及使徒与先知都会遭到逼迫。耶稣将在祂的教会时期差遣使徒和先知,有的要受逼迫并遭杀害(参太廿三 34)启示录十六至十八章描述大巴比伦,即淫妇之母,它描述一个「巴比伦」宗教体系,与一个世俗的巴比伦帝国。这些章节描述了神加诸巴比伦的审判,类似神藉摩西倾倒在埃及的审判:「神也想起巴比伦大城来,要把那盛自己烈怒的酒杯递给他。」(启十六 19)

神宣告要在巴比伦身上,倾倒祂的审判与灾殃。「他们曾流圣徒与先知的血,现在你给他们血喝:这是他们所该受的。」(启十六 6)当巴比伦面临大灾殃、圣徒遭受大逼迫时,主耶稣对祂的教会说了安慰的话:「看哪,我来像贼一样。那警醒、看守衣服、免得赤身而行、叫人见他羞耻的有福了!」(启十六 15)

蒙启示的约翰说,他看见那女人(巴比伦)醉饮圣徒的血,和为耶稣作见证之人的血:「凡住在地上、名字从创世以来没有记在生命册上的……就必希奇。」(启十七 8)这段期间,地上将有记名在生命册上的圣徒。另一位天使「大声喊着说:巴比伦大城倾倒了!倾倒了!成了鬼魔的住处和各样污秽之灵的巢穴,并各样污秽可憎之雀鸟的巢穴」(启十八 2)。

「我又听见从天上有声音说:我的民哪。你们要从那城出来,免得与她一同有罪,受她所受的灾殃。」(启十八 4)然后有声音从天上说:「天哪,众圣徒、众使徒、众先知啊,你们都要因她欢喜,因为神已经在她身上伸了你们的冤。」(启十八 20)

正如那两个见证人曾经殉道,又超自然地复活:同样地,在那段期间服事的众使徒与众先知,也要被逼迫并遭杀害。巴比伦向神的圣使徒与圣先知发怒,乃因他们是神在地上的工具,故要带出这些灾殃,天使在天上吹号,先知与使徒就在地上回应。他们是地上的传道人,宣告天使在天上所诏告的事;正如摩西对埃及发出审判与灾殃时,有天使在天上发声响应一样。

神在教会的使徒与先知拥有一个同工的事奉,是使大巴比伦严重倾倒。他们的权柄将超越我们今日所见的一切,他们也将从宗教的巴比伦体系与世俗的巴比伦帝国,遭受最大的逼迫。正如摩西和以利亚,神的使徒与先知也将胜过一切的仇敌,直到末时。

使徒与先知的共同事奉

共同主义(mutualism)的道德意义乃是相互依存,而非个人主义。「共同」意指两人在能力、异象,事奉上,有许多相同点,以致他们相互依存,而非彼此独立,没有竞争,却是互补:他们的呼召事奉与命运,彼此相连。他们相互尊重与推崇,彼此接纳与欣赏。使徒和先知的共同事奉就像孪生子,他们非常相像,但却有各自独特的个性与能力。他们的作法似乎来自相反的方向(就像右手和左手),为要达成他们个人生命
与事奉的目标。都是因教会而得着启示的事奉(参弗三 5)

保罗表明,因着使徒的身份,及从神而得的启示恩膏,使他了解到,教会是一个由许多肢体的基督身体。他直接从神的心意中领受关于教会的启示。就是不分犹太人或外邦人、男或女、为奴的或自主的,都可以直接成为基督身体的一份子,不须藉由摩西的律法、割礼、或先转信犹太教。在他给罗马、加拉太、以弗所教会的书信中,他为这革命性的真理奠定了根基,他也表明这份神圣启示的恩膏,不只是给旧时的先知,也同样
给予现今基督教会中的圣使徒与圣先知。共同的奠基事奉(Foundation-Laying,参弗二 20)

保罗强调,耶稣是教会的房角石。教会被称作一栋建筑物,她会成长,直到可以成为神藉着圣灵居住的所在。她透过基督耶稣里启示的灵,宣告使徒与先知是根基,要在其上建造神的教会。他们不只为教会时期立下根基,也要为教会中不断进行的事奉奠基。他们拥有在教会中奠立根基的同等事奉,但是就像以右手与左手进食一样,他们的作法也来自相反的方向。

不同的功用

使徒与先知在共同的奠基事奉上有不同的功用。多年来,我以先知的身份在这事奉中运作,也与使徒同工,建立教会在坚固的根基上。最近几年,我以使徒身份运作,而神将我放进这两项事奉中,使我分辨得出自己正以先知、使徒,或同时以二者来服事。

让我试着一方面说明先知的作法,另一方面说明使徒的作法。大约十二年前,神开始激发我来说出一种先知性的话,让我知道当基督耶稣亲临一个特定的地方教会时,祂会对她说什么话。这会帮助信徒建立信心的根基,明白在神所指派的任务里,他们已经走到哪个地步。

基督耶稣口述约翰七封信,给亚细亚的七个教会,祂以同样的大纲。写给每个教会,但是对每一个地方教会,又各有一特定的启示、嘉许、定罪以及得胜的奖赏。当我到不同的教会和国家时,耶稣也以类似的方式在我身上工作。

祂总是告诉我一段经文背景,使我可以特别应用在该地的牧师与其地方教会。有时神会启示七封信的其中之一,以应用到该教会中:有时圣灵会启示,从出埃及到迦南地(在那里,他们为得着产业而争战)的旅程中,他们已经走到哪个地步。其他时候,祂则用一卷先知书或历史书的圣经背景来启示我,这类先知性话语的传达方式,并不像个人性的预言。我向他们解释,我在这个主日早晨向他们说话,并非以一个传道人身份来传讲最爱的信息,或以教师身份来教导已立妥的圣经真理:而是以先知身份说出先知性的话语,是圣灵想亲自应用到他们教会里的。

向领袖说预言的智慧

在我所服事的多数地方的领袖,都相信我会正确地调和,并且以智慧与深思熟虑,在爱中传递预言,我订了一项策略,对于不熟悉这类先知事奉的牧师们,必须先行联系。如果他们觉得不妥,宁可不要领受那类的事奉,那么我就会求神赐下祂要我传讲的真道;或者,我就传讲灵里最想说的信息。然而,如果神表明不管牧师是否愿意,我都必须传达它,那么我就私下对牧师说明,或者将它写出来,当场给他或稍后寄给他,这是根据耶利米书与以西结书中的预言原则。

如果在先知性的话语中有重大事项,是建议改变方向或变动地方上的领袖,那么我会先与牧师详细分享,并向会众说出一般性的应用。从我们的组织巡回到其他教会的先知与使徒们,我教导他们要尊重并推崇地方教会的牧者领导权,因为他是那群羊的守门人,在神面前有责任来处理那些话语。如果他知道这是神的心意,那么他就必须求神指示,以决定将那先知性的话语传达给教会的时间、地点与方式。

先知与使徒无权进到一个教会中,企图重整每件事;正如一位父亲,在儿子结婚生子后,也无权在儿子家中重整每件事。一个真正的牧师不会走进会友家中,试图重整那家庭的每件事。

除非一个家庭给了牧师这项权利,或牧师因着身为使徒的会督,而有此权利与权柄,那么就能自由进入,为家庭或教会重新立好正确的根基。如果教会中有丑恶的罪正在进行,那么他们的使徒型或先知型的会督就有权介入,来纠正、调整那情况。

有些独立的教会、牧师、巡回传道人,并不认真地隶属在一位成熟的会督之下,当他们有需要时,将求助无门。即使朋友们会同情并尽可能协助,但是没有人像那些会督,有权柄能以智慧解决困境:因为在这些会督的生命与事奉中,神曾经将权柄委派给他们。

一个人面对最糟的情况,就是成为「独行侠」般的传道人或圣徒,他就是自己的遮盖,不顺服任何人;其次是委身于错误的团体,处于不成熟的领袖之下,那领袖既没恩膏又不行已有的真道。正如一个年轻女子守独身还好,糟的是在神的旨意之外嫁错郎。

先知协助教会立好根基

这乃是藉着说预言来阐明信徒的异象,并在教会的某些领域里,给予先知性的方向与命令:又向信徒显明,在神派给地方教会的任务上,他们已经走到那个地步。先知可以启示在邪灵领域中所发生的事,说明邪灵如何被撒但指派来阻止及摧毁神的工作。

先知可藉超自然启示,阐明且应用领袖所察觉到的事,正如先知但以理为巴比伦王以及约瑟为埃及法老所作的。我已经在过去十年中,向数百个教会发出这类话语。

发现并立好根基

圣灵已经发现有些教会与事奉的建立者,只想为自己赢得一席之地。其他教会则确实从神而生,并且正被兴起,来达成基督自己的目的。有些牧师新近牧养已建立多年的教会,他们也许知道自己的异象,却不知道是神还是人栽植了那教会。

如果这是从神的旨意而诞生并建立的教会,那么新牧师可能不知道神起初的目的,是要将该教会放在那特定的区域中。有时这起初根基性的目的,必须以预言揭示,或另立一个新的根基,来达成神目前对那教会的心意。

无论如何,在教会中传讲与实践真理,都是好的;不过,有些教会是蒙神按立的,祂特别指示要为祂的缘故来建立该教会或事奉,而不只为牧师或会众的缘故。一旦牧师明白这类先知性的启示,并且以「这是主耶和
华说的」来确认和增强时,它所立的根基将是不被摇动的。

先知性的启示

当一位先知进到教会,不晓得牧师与会众不和,即以先知性的启示说明属灵领域中正在进行的事时,将使许多教会免遭分裂及毁灭,使圣徒不再相互攻击,并使领袖们联合起来,对抗摆阵攻击他们的邪恶掌权者。当先知性的话语确认牧师不是受宗派或自己指派,而是由神拣选、指派在那位份与地方时,将为教会带来特别的益处。

当会众与牧师了解到,他们所争战的对象并非属血气的人类,而是某些邪灵的势力时,困惑便迎刃而解,并能立好合一的根基。藉着放下个人的异象、委身于实现神给地方教会的异象与主要目的,就使会众得以彼此相连,也与领袖相连。

使徒籍神圣启示立好根基,并以其权柄和智慧呈现真理。使徒通常喜欢听双方的立场,然后给予明智的忠告,以智慧、成熟、神圣权柄的声音来纠正与调整。当为了栽植教会而建立新根基时,使徒就要教导、传讲、示范神的教义,并以基督信仰的基要真理来立好根基。

神所恩膏、行走在与道上的真使徒,不只以话语和争辩来使人心服,还要以超自然的属灵权柄立定根基,这权柄能改变人心,且能激发永生、圣灵及全会友事奉方面的属灵恩赐。他们不是用智慧委婉的言语来建造百
姓,而是藉着神迹奇事异能,以及圣灵和大能的明证(参林前一十六)。

使徒与先知装备并成全圣徒

使徒与基督的传福音者、牧师、教师同工,在属灵上装备圣徒,使他们以特定的全会友事奉,建立基督的身体(参弗11 16)。若身体中的每一成员都在正确的位置,充分发挥应有的功能时,一旦整个基督的身体被爱所激励,就能发挥功能、完成目的。这是圣经中惟一并列出五重职事事奉者的经文(参弗四 11),这五项职事(包括使徒与先知)要继续运作,直到基督的教会「在真道上同归于一,认识神的儿子,得以长
大成人,满有基督长成的身量」(弗四 13)。这乃是基督耶稣所托付的大使命。

「身量」这字眼指年龄或成熟度,意味着神赋予教会的命运,要教会更像基督,并在耶稣再临之前,充分彰显祂的成熟度与事奉。圣经宣告每段经文都要应验,天地要废去,但是神的话却不能废去(参太廿35),它安定在天地之上(参诗一一九 89)。

有些传道人不相信教会将被完全恢复,却相信只有少数人会走在真道上。他们宣称,基督再临的目的,是要在敌基督兴起、完全毁灭教会之前,带他们离世。促使耶稣为祂的新妇(教会)再临之因当千万人在教会的前二个世纪中殉道时,耶稣并未回来带教会离世。

在教会大堕落时,祂也没有再临:此后教会陷入了一千多年悖逆的黑暗时期。如果耶稣是等待教会大堕落以后才来,那么当时就应该来了,但是祂没有。不过,祂的确藉由祂的圣灵临到教会,从一五〇〇年代的教会大复兴,渐进到今日的教会光景。

圣经显示只有一件事能促使耶稣再来,就是先知与使徒所写的一切预言性的经文皆得着应验时。其中一段预言性的经文是我们正在讨论的。所有五重职事的事奉者必须发挥功能,直到完全恢复基督的教会,成为一个荣耀、没有玷污、攻克万事的教会,并且打败基督一切仇敌,使牠们服在祂的脚下。

如果教会在这件工作完成之前被提,那么这些经文就不管原意;或者,纵然如此,使徒、先知和其他五重职事的事奉者,仍得在被提之后继续事奉,直到这些经文完全得到应验。

同等的事奉

使徒与先知具有同等的事奉,为使基督教会达到完全的成熟与充分的事奉。神设立了五位事奉者,而非三位,来完成这项事奉。因此,先知与使徒的完全恢复,是达成神目的时不可或缺的。所有圣徒与领袖都应发出这呼声,重建神的圣使徒与圣先知,使他们居于教会中的合法地位与大能事奉。

结 论

我们已有足够的经文来证明使徒和先知是类似的事奉。他们能作同样的事,却从相反的方向进行:他们都为教会奠立根基,启示神正在地上作的新事。他们以类似的恩膏来服事,但在完成共同的目标上,却有不同的关切和作法。他们都说预言、激发恩赐与事奉、行异能与超自然的神迹奇事:然而,使徒在成功地拓植教会与牧养上有较多恩膏,先知的主要恩膏,则是在属灵上激发圣徒与传道人的恩赐与事奉。

先知说预言的恩赐

当先知说预言并且领受关于Ḁ个处境的知识而语时,多数的神迹因而产生:接着,他们会以预言宣告这些神迹。在我从事的先知事奉中,曾经发生过数百件神迹,其中有百分之九十以上的神迹是在说预言时发生的:有癌症患者得到医治,有心脏血管系统被恢复的,更有无数不孕的夫妇蒙医治而能生育。

使徒行异能的恩赐

使徒以行异能的大能恩赐与信心的恩赐,来施行神迹奇事异能。他们有较多外显的神迹,例如瘸子行走、瞎眼看见、聋子听见(我们会在另一个段落中,说明传福音的与使徒的事奉之间,所产生的神迹有何差异)。

这些神圣的能力,是差派使徒职事时所附的标准配备。正如喜乐与平安伴随着永生的恩赐而来,新的属灵语言也伴随圣灵的恩赐而来,同样地,说预言也伴随先知的属天恩赐与使徒的行异能恩赐而来。为了得到教
会的充分认识,使徒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先写几本书,并予以教导与示范。使徒在教会中是最早被激发的,却在最后才会得着恢复。不过,此时我们想要作的是,事出符合圣经的事实:现今教会中的确有先知与使徒。

使徒与先知共同服事基督的身体

正如蛮生子一样,虽然他们在自己的事奉上是分开且独特的,却比任何曾ᨀ过的事奉有更多的共同点。他们在自己的事奉中大有能力与果效,然而他们一旦结合,就会产生数倍的威力。一人可以追赶千人,但是当他们同工时,二人就能追赶万人。

因此撒但、旧体制的宗教,以及独立的假使徒与假先知,将会倾全力将使徒与先知分开到两个不同阵营中。他们会企图在这两个受膏的事奉之间,带来竞争与冲突。但是神早已定意,要先知与使徒同工。

使徒与先知就像两匹并辔的马,拉着一辆满载受膏事奉的马车。他们就像摩西和以利亚、两个见证人、两棵橄榄树与枝子,站在掌管普天下的神面前。他们已经被全能神配合在一起:神所配合的,人不能分开。

( 待续 )

 

分享家:Addthis中国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