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se of the Day

“[Listening and Doing] My dear brothers and sisters, take note of this: Everyone should be quick to listen, slow to speak and slow to become angry,” — James 1:19 Listen to chapter Copyright © 1973, 1978, 1984, 2011 by Biblica. Powered by BibleGateway.com.

历史日志

2020年五月
« 4月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神在末世对教会与世界的大计划 ( 5 )

《使徒与先知与神的新作为》

作者 – 比尔 汉蒙 ( Bill Hamon )

第五章

使徒、先知和五重职事

使徒、先知与五重职事的另三种职事,在运作上彼此有极密切的关系,一九八零年代中期,主启示我:在恢复关于先知和使徒的真理时,将出现许多极端。所以我一直加紧査考圣经、教会历史、当代著作,并且多方祷告,求主解开经文、发出亮光,甚至求基督启示有关祂五重职事的功能,以及与此有相互关系的正确体制。

恢复神所设立的五重职事

本世纪大部分的著作与教导所根据的,只是在我们受限的现况下所拥有的知识和经验,也就是说,大多数教会只认出五项职事中的三项:牧师、传福音的、和教师。目前所有的事奉性的教会体制、结构和关系,一直都由那样的观点来决定。不过现在,使徒和先知的功能与职事,却必须得到足够的空间以及正确的结构才行。

我们向来没有走过这条路

所有当今的事奉者,特别是那些即将在时代真理的启示中行动之人,一旦蒙圣灵来教导我们时,就必须抱持着一颗开放、受教、并且可调整的心,以致我们能在这条路上走得更美好。

我们必须遵行约书亚在快要进入神所应许的迦南地时,给以色列领袖和百姓的劝勉:必须要自洁,并且静候祭司扛抬约柜的行动。当他们看到约柜开始起行,就要「跟着约柜去」(书三 1~3)!约书亚强调,他们必须跟随那跟随主的领袖,才可能知道该走的路,「因为这条路你们向来没有走过」(书三 4)。

同样地,我们当今的教会,也向来没有走过这条教会复兴史中的路。我们向来没有以完全恢复所有五种职(使徒、先知、传福音的、牧师和教师)的方式来书作。

每十年恢复一项职事

我们在另一章中曾说明圣灵如何奉派,将基督恩赐的职务带到正确的体制、权柄、位份与事奉中。我们也指出,神派定二十世纪的最后五十年完成那事,并且每十年要恢复五项中的一项。在那十年之中,祂将带出一项特定的恩赐职务,在教会中得到澄清、强化、扩大。那项五重职事将在十年中被带出,并于下一个十年间完全建立在教会中。然后,每个已恢复的职务,将会继续成长、运作,直到被充分了解、接受、并且扮演好神所按立的角色。

在前的将要在后,在后的将要在前神启示我,祂为何选择特定的顺序,来恢复五重职事。祂那「在前的将要在后,在后的将要在前」(太十九 30,二十16;林前十二 28)的神圣原则,已决定了恢复的顺序。当神
在教会中刚设立五重职事时,他们的先后时间顺序是这样的:

首先是使徒,其次是先知,第三是教师,第四是牧师,第五是传福音的。在重建五重职事并使它们回到正确体制的五十年之中,圣灵从最后建立的一项开始恢复,逐步回到最前面的一项:

首先是一九五零年代的传福音者,其次是一九六零年代的牧师,第三是一九七零年代的教师,第四是一九八零年代的先知,最后则是一九九零年代的使徒。

神最初建立的五重职事顺序

当基督最初在教会中建立耶稣恩赐的职务时,首先出现的是跟随耶稣超过三年的使徒,其次是新约的先知。使徒和先知的基本职务,在教会中奠定了教义与灵性的正确结构。

第三,祂安排教师进来,使圣徒奠基在这些真理上,直到完全建立新约的教会。使徒和先知团队接着设立牧师与牧养的长老,像牧人一般,在教会之上守护、喂养、领导信徒(参徒十五32,十六 4、18、25;林后一 19;帖后一 1;徒二十 28)。

当教会在教义上打好基础,有了具备牧师、长老、执事的正确教会体制后,接着,传福音的就从地方教会中奉派出来。圣灵从地方教会差遣传福音者的方式,类似腓利「由执事变为传福音者」,从耶路撒冷教会到撒玛利亚,展开伟大的传福音行动。

传福音者不只前往未得之民的地区,也前往教会激励圣徒,使圣徒在基督的最后使命中不断更新,从事普世宣教,并使万民作祂的门徒(参徒八 15,六 5;太廿八 19)。

直到使徒全然恢复了,才会有最终的教会结构。神将不会充分启示、建立有关五重职事的运作、权柄、关系的体制与结构,直到那五十年完全恢复所有五重职事的合一为止。

这项启示暗示着,今日仍健在的传道者中,没有人从正确的观点看到全貌。我们各自拥有、展现的,只是拼图中的不同片断,并且必须要等到每一片部被放在正确的位置,我们才能完全看到、了解、并建立全图。只有耶稣拥有ⴂ盖上的图,而我们只是ⴂ子里、桌子上的个别片断。现今牧师、传福音的、教师的片断,大致上已经放到正确的区域中:先知的片断已被取出离开了盒子,并且正被审视与决定该放置的地方。使徒的片断在九九〇年代才刚开始从盒子里被取出,因此在二〇〇〇年以前所建立的一切体系与结构,将会是受限制和短暂的。

得到充分启示前的渐进式转变

在目前的情况下,所有的职事就像骨牌游戏。我们手中各有一些牌,代表所得到的五重职事在结构和功能上的启示。圣灵将会要求每一位放下手中的牌(五重职事的观念),使祂能转变它们。然后我们都要拣起同一张牌,使我们能以同一项结构(而非五项)的启示出现。

因此我们可以期待,在一九九零年代与廿一世纪初期,会有许多重新洗牌、出牌的事。许多事奉者(持别是使徒)在一九九零年代出现,傲慢地宣告自己拥有一手完美的牌,可以完成五重职事的角色。但是不要被一个人的启示所限制,因为那人手中的牌要放下,再次洗牌;然后,那廿一世纪初完全、正确的启示,才会来到。

重新洗牌已经开始了。有些事奉者已经开始设立指「原则与教义,来为五重职事规范出正确的结构和功能。许多五旬节派和灵恩派的事奉者开始觉得紧张、关切这正兴起的一大群先知和使徒,不晓得该拿他们怎么办 – 该在何时、何地、并如何让他们发挥功能(如果有的话)。有些先知变得紧张,他们关切使徒的恢复,害怕使徒会试图将他们编入神未曾定义的禁区中,这种光景将可能使某些极端的教导在先知与使徒运动中
产生。我希望能在这方面提供一些了解并且促进平衡,因此本书会有一章专门澄清Ḁ些潜在的争论与极端。

使徒未来的角色

当展望即将到来的使徒运动全盛期时,我们需要了解在教会中所恢复的使徒角色,以帮助我们避免误解与极端。特别是要洞察使徒的本质、今日使徒存在的必要性、使徒职事的合宜,位份、使徒与教义的关系、以及使徒与五重职事中其他职事的关系。

使徒的本质

首先,使徒是谁?使徒的职事为何?使徒不过是蒙神赐予使徒基督的性情和能力的人。耶稣能行异能,并且知道关于教会的真理与天父的旨意,能够使用信心的恩赐、辨别诸灵,并且透过使徒的职务为祂的教会奠定基础、带出启示。

祂能知道神对一个人的忠告和旨意,例如耶稣在该撒利亚腓立比的境内对彼得所作的(参太十六 18),是从祂的先知事奉而来的能力。当基督耶稣呼召一人,并将祂那部分的能力、属性与属神的性情赋予他时,他就奉派担任先知的职事。使徒能行异能,虽然他们在圣灵的恩赐上各有不同,却都有以下的恩赐行动,医病、信心、行异能、智慧的言语、辨别诸灵,以及有时说预言。

彼得和保罗是拥有最多使徒事奉例子的两位使徒, 他们都行异能,这是能力的恩赐。未蒙召成为使徒的事奉者和其他圣徒,也许能行出一项或多项的这类恩赐,但在恩膏、权柄与功能水平上却有不同。使徒和先知都说预言,启示神的心意与忠告。

然而,以说预言之恩赐服事会众的圣徒,则受限于该恩赐的一般性的活动,即造就、安慰、劝勉(参林前十四 3)。并非每一位说预言的人都是先知,也并非每一位行异能的人都是使徒,当使徒和先知以所得的职份和先知恩膏来服事时,就有权以「瑞玛」的话语来督责、纠正、指示、指导,如同牧师、传福音的和教师,以神的「道」来教导、协谈、讲道一样。

如何成为使徒或先知?

一个人之所以能从事任何一项恩赐事奉,并不是出于,自我呼召或指派,而完全出于基督的待权与恩赐,每位事奉者都需要知道,自己在基督身体中的恩赐职份为何。我经过多年研究、自己的人生经验、査考圣经、和亲身参与事奉之后,下了这个结论:一个人最先会拥有一项神所赐的主要呼召与能力,来充分展现五项行政的职份(使徒、先知、传福音的、牧师或教师)的其中一项。

有些事奉者相信,你会从五重职事中的一项渐渐转变到另一项:我认为那是可能的。在一生中的某个时候,事奉者可能会被要求担任其他四项职事中的一项职务。主将使用这其余的事奉活动,使事奉者在其特定的呼召中得以成熟。

圣经中关于使徒及先知的两个例子

耶利米未出母胎就蒙召为先知(参耶一 5)。至于保罗,有无数经文说他「蒙召作使徒」。他在十封书信的开头,承认自己蒙召为使徒(参弗一 1;西一 1)。他展现了使徒的成果,然而他也展开传福音的行动,并在各教会间巡回。他牧养某些他所设立的教会达数月或数年之久。他教导神的话语比谁都强,还受圣灵感动写了十四封书信(后来成为新约书卷)。

尽管有这些事奉,但是他从未说他「蒙召作」牧师、传福音的或先知:只声明他奉派作传道的、使徒及外邦人的师傅(参提前二 7;提后一 11)。

一项或多项呼召?

当保罗第二次旅行到各教会时,我们以现代教会的用语,介绍他为「来访的布道家」或「布道家保罗」。当他待在一个教会数月,天天教导他们时,我们会称他为「我们的教师」。当他监督其中一个教会达数个月时,我们则称他为「保罗牧师」。虽然他传福音、教导、牧养,甚至有时像先知般地运作,但是他却只有基督所赐的一项主要呼召:使徒。

除了少数例外,每位事奉者都只有一项特定的、神恩赐的呼召,但在整个事奉生涯中的不同时期,他也许会发挥许多五重职事的功能。

我的亲身经验

促使我下这结论的原因之一,可能是因为我的亲身经验正符合这项原则。我牧会六年,然后全时间巡回布道达三年,接着在一所圣经学院当了五年教师,之后在一九六〇年代中期,成立了「国际基督徒神学院」(Christian International School of  Theology)(有人称它为使徒的工作),而在这些期间里,我从未间断从事先知性的事奉。

过去四十三年来,我从许多不同人士那里,领受了个人性的预言,那些预言经过记录、整理后,全部超过一千页,共包括二十余万字,足够编成比本书厚三倍的书。

这些预言并非只来自一处或一人,而是在全球各大洲服事时所领受的。说出这些预言的人士,包括所有五重恩赐职务的代表、初信者、已按立超过五十年的传道人,和其他男女老少。

说预言的基督徒来自历史悠久的宗派教会、正统五旬节派教会,以及不同的营会和团契,包括那些称为「恢复」、「灵恩」、「信心」、「国度」与「先知性」的。他们来自基督徒弟兄或姊妹的组织,例如「国际全备福音从业人员团契」(Full Gospel Businessmen’s Fellowship International)与「妇女发光团契」(Women’s Aglow)。他们也来自特别的事事团体,例如「青少年挑战」(Teen Challenge)与「迎圣事工」(Maranatha Ministries)。

希奇的是,透过这数百个人来自世界各地、四十年来的数千次预言,对于我的主要职份与呼召,却没有相互抵触。在我事奉的起初二十年,说预言的似乎只是先知的职份。然而近二十年来,谈到成为使徒与成为先知的预言次数却差不多。

当我刚开始领受关于拥有使徒恩膏、使徒职事之类的预言时,我只是猜想,他们那样对我说预言,是出于他们所了解的使徒与先知所作的事。我处于五种重要职事中的领袖地位,再加上我的讲道和教导,都比较符合他们认为只有使徒才作的事。

但是当预言不断被说出,甚至来自那些根本不认识我的人时,我就必须开始重新评估我的态度与神学,调整我那僵化的立场(以为一个人只能拥有五重恩赐中的一项而已)。虽然你可能在不同时期从事其他四种事奉,但是最初

你只蒙召从事其中一项,而非三或五项。当神挑战我接受使徒职份与职事时,我最初抗拒它,我要求主解释:这怎么可能、如何行得通?因为这并不管合我那关于五重职事的呼召与差派的神学。以下是祂使我了解并接受它的原因:因为我已经忠心于先知的职事,兴起一群先知、先知型的传道人与先知型人士,所以祂要给我使徒的职份与恩膏,来作同样的事。

一九九四年,我接受祂先知性的委任,成为祂使徒中的一位,同时也是先知。为了在这事上调整我的神学观,祂提醒我在使用才干方面,祂所启示的原则(参太廿五 14 30)。忠心于使用与带出和自己有相同才干的仆人,将获得相等或更多于他们所拥有的。

祂启示说:因为我已经忠心地使用先知职份,又培养了数百位先知,所以祂要使我成为一支「双管散弹枪」。一个枪管是先知,另一个则是使徒。圣灵会指示我,现在该扣使徒的扳机或先知的扳机,或是同时扣两个扳机。因此不管我们称它为使徒型先知(apostolic-prophet)、先知型使徒(propheti – capostle)、或同等的先知一使徒(prophet-apostle),我知道神要我维持先知的职份与恩膏,并同时接受、彰显使徒的事奉与职份。

使徒一先知(Apostle-Prophet)

圣灵曾经预示,赐下使徒恩膏是为了两个原因:

第一,我已忠心分赐了所赐给我的先知恩膏,因此祂在先知恩膏之外,又加倍赐给我使徒的恩膏(参太廿五 28~29)。

第二,赐下使徒恩膏的目的,是为要开拓、建立、取得为父的责任,以恢复并倡导先知和使徒的职份。
在我能完全接受这观念(一个人能拥有五重职事中的二项恩膏)之前,人们以「使徒型的先知」来描述我在基督身体中的事奉地位,特别指有关我在「国际基督徒教会网」(CINC)中,对超过五百位事奉者的监督地位,以及担任以下组织的异象持有者与领导地位:

「国际基督徒先知事奉网络」(CINPM)、「国际基督徒神学院」(CIST)、「国际基督徒工商网络」(CIBN)、「国际基督徒家庭教会」(CIFC)、印地安纳州的「国际基督徒家庭敬拜中心」(CIFWC) – 国际基督徒事奉机构(CI)的美国中区总部,也是加拿大、印度、英国、日本的国际基督徒事奉机构的总部,所有这些机构都各有总裁及其员工,而我则是在他们之上的监督(Bishop)。

为什么用「ⴁ督」这名词?

我接受监督这头衔,主要因为它是圣经用语,它描述了我在「国际基督徒事奉机构」所有事奉上的监督位份。当我们开始兴起数百位先知时,有人想要称呼我为「先知爸爸」、「资深的先知」,或诸如此类的称呼。如今在使徒运动中,有人想要称呼我为「首席使徒」,「大使徒」、「使徒长」之类,来为该事奉建立领袖与异象持有者的位份。这些并没有传达出那人是监督督、拥有异象者,反倒听起来象是高人一等的超级先知或使徒。

使用使徒、先知二名词是出于惧怕或是智慧?

我们不怕用使徒或先知这样的名称,因此常在聚会中介绍讲员为「先知史密斯」或「使徒琼斯」。我们如此行,是要让每个人知道,我们接受、并且大胆宣扬今日在教会中有先知和使徒,正如有传福音的、牧师或教师一样。这问题不是关乎惧怕、不情愿或假谦卑,而是关乎智慧与成熟,想要保护使徒和先知的职份。免于错误的观念或不当的呈现。

使徒 – 先知与圣经

一旦我们明白了使徒和先知的本质,我们就必须考虑基本议题,就是今日教会对使徒和先知的需要。有些神学家质疑,现代教会是否有一席之地给这些使徒或先知,或是否需要使徒或先知。他们相信,今日不再需要先知和使徒,因为我们现在已经有了圣经,他们说,圣经向每个人启示了神的所有原则、方法、智慧、话语、指示、与显明的旨意。我们不再需要他们的启示与奠基的事奉,因为现在有圣灵来启示,也有圣经为依据。

他们的神学是:先知的功能是写旧约,而使徒则是写新约的人。他们宣称:既然我们有了圣经正典(旧约卅九卷书与新约廿七卷书),因此不再需要先知和使徒了。

使徒和先知的功能,不只是写大部分的圣经书卷而已。大多数的使徒从未写过后来收入圣经的书信。最初的十二使徒中,只有三位作者,即马太、约翰和彼得。而不在十二使徒之列的,却写了圣经书卷的有:马可、路加、雅各、犹大及保罗。使徒保罗更写了廿七卷书中的十四卷,比其他人所写的加起来还多。

然而,圣经并没有称马可、路加、犹大为使徒。如果神呼召十二使徒与教会使徒,只为了写圣经,那么大多数的这些使徒就从未完成他们的呼召。但是圣经启示,使徒和先知蒙召在教会中从事持续性的事奉,责任远多过写书。

使徒和先知传讲神的「道」与「瑞玛」的话语我们只需要以一个问题来回应:如果只要有一本由神感动
所写成的指导书,就不需要有先知,那么神为何不干脆在摩西写了摩西五经(圣经最初的五卷书)之后,除去先知的职份与事奉?摩西五经包含神的律法,在人类生活的每个领域都作了详细的指导。

然而即使以色列已经拥有律法,神仍旧继续兴起先知来给予领袖、国家、以及个人特定的信息。祭司和利未人教导圣经:然而先知不只宣读与教导圣经(即神的「道」),他们还为了特定的情况和需要,说出此刻神的「瑞玛」的话语。

事实上,在有律法的十五个世纪中,先知的数目与事奉,远多过圣经历史中的任何时候。然而在那段期间,摩西的律法是神旨意的完整启示,甚至包括从人际关系到人与神之间关系的细节。它是完整的神的「道」,是神在律法时代中给予以色列子民的「道」,如同新约是神赐给教会时代的,这两个时代都需要有神的先知。

使徒写完所有书信之后,仍然继续服事,那些书信后来便成了新约书卷。重点是,没有一段经文言及使徒是用来写圣经的。事实上,它说基督耶稣赐下使徒和先知,正如祂赐下传福音的、牧师和教师一样。

「为要成全圣徒,各尽其职,建立基督的身体。直等到我们众人在真道上同归于一,认识神的儿子,得以长大成人,满有基督长成的身量,使我们不再作小孩子,中了人的诡计和欺骗的法术,被一切异教之风摇动,飘来飘去,就随从各样的异端。惟用爱心说诚实话,凡事长进,连于元首基督,全身都靠祂联络得合式。百节各按各职,照着各体的功用彼此相助,便叫身体渐渐增长,在爱中建立自己,」(弗四 12~16)

圣灵取代了先知和使徒吗?

有些神学家暗示,今日教会不再需要先知和使徒的事奉,因为圣灵已奉差遣来到我们中间了。他们坚称,现在每位基督徒都有圣灵内住,并且祂会在有需要时,以「瑞玛」的话语来启发他们。于是,除了受感讲道的人阐释已被启示的「道」与圣经以外,我们就不再需要使徒和先知以其恩膏,来给予启示性的「瑞玛」的话语。

如果我们接受这种想法为正确的神学,那么我们就不需要教师来教导神的「道」了,因为教会时期中的每个圣徒都有圣灵与圣经。圣经能自我解说,而且有无数经文说到圣灵将教导人们一切事情,引导人明白一切的真理,要将受于基督的告诉人,要成为人们的启蒙者、指导者、策士以及赐能力者(参约十六 7~15)。

约翰一书二 27 说:「你们从主所受的恩膏常存在你们心里,并不用人教训你们。」以神学论证去除基督身体中的教师职份,比去除先知和使徒,要容易多了。如果因为我们现在拥有神所显明、已写出要给所有人阅读的旨意,并且圣灵会在有需要时将真这个人化,而认为基督教会就不再需要这些服事的人;那么,根据同样的推理,教会不只必须删除教师,而且至终要删除五重职事中的其他所有职事了。他们可以说,我们不需要传福音的;我们只要给每个人一本圣经,让圣灵来使人们相信并归正。

同样地,教会也不需要使徒来从事讲奠基与建造的事奉,因为教会早已由最初的十二使徒所建立。不但如此,教会也不需要牧师,因为圣灵与圣经将会赐下指示,并且基督是祂每只羊的好牧人。

然而,事实并非如此。我们仍然需要所有的五重职事。神的道强调,复活的基督赐给各人恩赐,成为使徒、先知、传福音的、牧师和教师。没有一段经文提到,这五项其中任何一项曾经被撤销、或因着时代更迭而耗尽、或从基督指派给现世教会的事奉中被除去。

以弗所书第四章说,五重职事将继续表达、彰显、并且体现基督在肉身时的事奉,直到基督身体中的每个
成员完全成熟,各尽其职,以致全身得到教化、建立与成熟(参弗四 11~13)。

只有当所有五重恩赐的事奉者充分、平等地在教会中运作,那时教会才能进到神预定的旨意中,「在真道上同归于一,认识神的儿子,得以长大成人,满有基督长成的身量。惟用爱心说诚实话,凡事长进,连于元首基督」(弗四 13、15)。

使徒和先知是永存不朽的

神的每个时期、时代与约,都增删了某些事奉的术语。首先是族长时期,然后律法定义了祭司、利未人、文士、和后来的王。在新约中,我们已经提过使徒,先知、传福音的、牧师、教师、长老、执取、监督和圣徒。

我们应该留意,从创世记到启示录的所有时期中,惟一持续以同名运作的,只有先知。先知的事奉未曾受到神任何一个特定时代、时期或约所限制。能纯净表达神对人类心意的男男女女,正是整本圣经前后较一贯提及与彰显的职事,那职事便是先知。

使徒是由基督耶稣所呼召与按立,要在地上发挥功能的,从祂拣选十二人、称他们为使徒起,直到祂现世的教会期结束,及祂的再临为止。如今,基督教会恢复、承认、并再次激发了使徒和先知。先知运动已经在过去十年中活跃过了,而使徒运动则正在显现。

使徒运动和先知运动正将革命性的事奉与真理带回教会,事奉者和圣徒将受到使徒和先知的事奉与真理所挑
战。旧体制的牧师和宗派领袖,总是企图保护、警告人们,以反对圣灵正在基督教会中,所带出与恢复的新真理、事奉和属灵的经验。

我们只能有三种选择来回应新真理:逼迫它、不理它、或是参与并倡导这新恢复的真理与事奉。就我个人而言,我从未想要敌挡或攻击基督耶稣在祂教会中,正在作的任何新事。(待续)

分享家:Addthis中国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