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se of the Day

“Heaven and earth will pass away, but my words will never pass away.” — Matthew 24:35 Listen to chapter . Powered by BibleGateway.com.

历史日志

2020年七月
« 6月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31  

从中东局势 看圣经预言 ( 14 )



陈希曾博士 于 2000年

第十四讲——圣殿重建的确据


我们先看一段圣经,但以理书第11章第31节:
「他必兴兵,这兵必亵渎圣地,就是保障。除掉常献的燔祭,设立那行毁怀可憎的。作恶违背圣约的人,他必用巧言勾引;惟独认识神的子民,必刚强行事。民间的智能人必训诲多人,然而他们多日必倒在刀下,或被火烧或被掳掠抢夺。他们仆倒的时候,稍得扶助,为要熬炼其余的人,使他们清净洁白,直到末了,因为到了定期,事就了结」。

刚才我们所读的这一段圣经,也是一个预言。这个预言后来应验了,是应验在公元前大概快170几年的时候。那时候有一个叙利亚王,他是希腊王,在希腊帝国里面的,他的名字叫做安提阿哥四世。「他必兴兵」的他就是指着这个王来说的,这里告诉我们他后来怎么样亵渎圣地。在那个时候有两班人:一班人是违背圣约的人,还有一班人呢,是认识神的子民,是人间的智能人,而这就是我们上一次所说——「神所隐藏的人」。

再谈「圣殿重建」所需具备的「内在要素」:

我们说过它的应验从表面上看,是很困难很困难。它有外在的因素,也有内在的因素。我们看过外在的因素,但是上一次,我们也说到内在的因素,就是神在不在以色列,在这些人中间神能不能工作?而他们会不会响应神的工作?这些人有没有准备好?

就好象我们中国有一句俗语说,「万事具备,只欠东风」。会不会在东风吹来以前,所有事情都准备好了。所以从表面上来看,这事实好象遥遥无期的,但是我们现在得到一些资料。就是在以色列,事实上有一些人愿意像大卫一样。他们虽然不能立刻建造圣殿,但是他们可以立刻准备材料。这是他们刻不容缓的工作,我们就是得到了这一份资料。其中一部份的信息,让我们知道他们是怎么样,并在那里准备材料。

「红母牛」之外的另一大难题——洁净的祭司群

一、找出祭司的后裔:

我们上一次说过,以色列人就算今天有了红母牛,他们还是不能够献祭,因为需要祭司才能够献祭,而且必须是没有受过污染的祭司才能够献。我们上一次问一个问题,就是祭司在哪里?虽然以色列人到现在已经亡国快到两千年,他们漂流到世界各地,他们为着保护自己而隐名埋姓,所以很多的资料可能都遗失了。不过虽然如此,根据估计大概现在全世界七百万的犹太男丁里面,大概有5%都应该是祭司的后裔,所以应该有35万人都有这个资格的。

但是,不是所有人都愿意承认自己是祭司。因为如果是祭司,在旧约里的祭司,有很多很多的限制,所以我们知道真正肯露面,真正肯说出自己是祭司后裔的,恐怕不是很多的人。

不过呢,这个工作仍旧在求证中,仍旧在进行当中,我们上次所说从名字上比如有人叫 Cohen 、有人叫 Kaplan 、有人叫 Katz 、 Rapport 等,这可能都是犹太人,都是祭司。但是这个也有危险,所以他们就需要确定一下,所以 1996 年他们就开始用最新的 DNA 工作。他们就想用 DNA 这个验证,希望证明这些人到底是不是亚伦的后裔,是不是真的祭司。根据他们的结果,找到了68个人,从各方面的考证,应该是祭司的后裔,应该可以做祭司,像亚伦一样可以献祭的,和另外 120 个非祭司的犹太人做个比较。然后发现这些人的 DNA 细胞里面的表现,是与众不同的。因此,这个工作现在慢慢地,就借着最高科技的帮助,正在进行当中。

不过最重要的,就是他们要把所有的资料整理出来,有些人用计算机,当然我们今天用计算机要找些资料应该不是很困难。有一个拉比的名字叫做 Kahany ,这个 Kahany 非常认真,他用计算机把在以色列境内几千个祭司的名字,名单,背景,通通弄好了。而且目前他们正要在全世界找出哪些人是祭司。这个 Kahany 说个笑话,他说,等到弥赛亚来的时候,他说他第一个要去见弥赛亚,他就对弥赛亚说:「弥赛亚先生,这个就是你的 Database ,所有你的祭司的名字都在这里~!」

可见谁是祭司并不是一个很难的问题,根据这些计算机资料,我们知道谁是祭司,谁不是祭司。在旧约的时候,祭司特别是事奉神的,到圣所,至圣所事奉神;还有利未人多半比较打杂,是做事情也唱歌的,这是圣经里面所告诉我们的利未人。

根据犹太拉比的估计,第三个圣殿如果重建的话,大概需要两万八千个祭司,四千个利未人。现在问题就是哪里能找到这么多的祭司和这么多的利未人?

我们刚才说过,这个工作是一直在进行当中,我们虽然会担心。但是,犹太人从来没有担心过。

二、「预备」洁净的祭司

不错,这些人是祭司,但并不表示他们就可以献祭,原因在哪里?就是他们全都被污染过的。既然全被污染过,他们怎可能献祭呢?所以现在需要有人做傻瓜!就是现今在红母牛还没有诞生以前,就必须有人要准备好。当红母牛诞生三年以后,就有人是洁净的。

这事情从世界的眼光来看,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他们为着迎接那一天来到,事实上已经做了很多有趣但重要的部署。事实上,从历史上可以学个教训,他们在公元前 500 多年被掳到巴比伦,后来 70 年以后回来,他们遇到同样的困难,就是他们被掳到外邦地区,然后再回到耶路撒冷,可以说全地都被污秽了,他们也觉得是污秽了,但是他们怎么能够宰红母牛呢?就是他们准备了一些工作。

就是当祭司的妻子生孩子的时候,就把这个孩子放在一个特别的环境里,好象台湾联合招生的时候,教授出题目的前几天,要关在一个房间里面,不可以随便出来,失去很多的自由。同样地,这些人为着孩子不被污染,就趁着孩子还没有生下来以前,用一种木板把房子和地完全脱开了!就是说当中隔一层地,他们就算是和地没有接触过了。

孩子在那里出生、就在那里长大、就在那里上学……。用今天的话来说,需要有一个环境让他从小到大,包括去的所有 7 – eleven 也好,菜场也好,通通都要在那里。妈妈也都要陪着他在那里过日子。这样一直等、等到 13 岁;因为犹太人认为 13 岁就成年了。然后让这个小祭司坐一头牛。不过又怕被牛污染,所以牛跟这个小孩中间,就有一个木板,然后他就躺在木板上,牛就把他带走,一直带到圣经里的耶路撒冷。有个地方叫做西罗亚池子,这是他们唯一的水泉水源。到了那里,他就行洁净之礼,然后再把他放在牛背上,最后就从那里一直把他带到圣殿山上去。因为圣殿所有的建筑物,都有一个像木板的和地是隔绝的。因着这个缘故,这个孩子从生下来,一直到它献祭的时候,是从来没有被污染过的。

或者为着让大家能明白,我多说一点也好。大家知道犹太人是不吃猪肉的,他们认为是污染的,而且他们认为猪是不洁净的。所以犹太人绝对不容许在犹太的境内,尤其在他们所谓的「圣地」,让猪踩在上面就等于污染了他们的地。所以他们是不可能这样做的! 可是犹太人喜欢赚别人的钱,他们虽然不吃猪肉,但是外邦人吃,所以他们就大量输出猪肉。

在耶路撒冷,以色列根本是不能养猪的。但是犹太人到底还是很聪明,他们也有自己的办法。有几个集体农场,还是养猪。怎么养呢?就是不把猪放在地上,因为那样的话地就污染了,他们就把猪架起来,放在一个木架上;所以所有犹太地养猪的地方,通通是在木架上长大的,然后他们会告诉全世界说:「我们没有一头猪践踏我们的圣地」!就字面来说,他们所踩的不过是圣地上面的一些木板而已。

从这里,大概就知道犹太人认为隔离的观念是这样的。他们认为只要能跟地隔离,用一种建筑安排一下,就可以在这环境底下长大,就应该没有受污染。

这个教训是在古时候,就是以色列人被掳至巴比伦所学的一个功课,现在他们用上了。现在在以色列,特别在耶路撒冷,有一班祭司。当红母牛诞生三年以后能够来宰他们,然后把红母牛的灰洁净别人。

三、设立祭司学校,训练足够的祭司

现在就我们的资料所得到的,有一个拉比叫耶罗伯安。这个耶罗伯安有一个机构,叫「 The movement for establishing the temple 」,这是一个运动,是为着要建圣殿的一个运动。他们想到重建圣殿,会有以上的问题发生,目前已经有 20 对的夫妇,他们都是祭司,他们就这样的教他们的孩子,在这种环境底下长大;长大以后就能够随时随地 (只要红母牛一诞生,甚至于如果他们复制了纯红母牛的话) 派上用场了。

那个时候他们就可以用牛膝草,沾着那第十头红母牛。根据犹太人拉比说,第十头红母牛来,弥赛亚就来,在这种情形底下,只有这些洁净的祭司有资格把红母牛宰了,然后把那红母牛的灰,撒在别人的身上,叫别人得着洁净。这样的话许多犹太人就可以洁净,可以建造圣殿了。

因为他们可以来到神的面前,他们就不怕踩到一些地方,因而遭遇灾害。从这里我们得到一个结论,就是神已经预备好一班人愿意做傻子。从人的角度来看的话,你想想看这些小孩子,一生下来就让他们隔离,就让他们失去许多的自由。红母牛生下来会不会就长大呢?万一不长大那怎么办呢?是不是就牺牲了这些孩子们幼年美好的光阴吗?

「隐藏的人」献上一切,为要满足律法的要求,企盼能重建圣殿,等候弥赛亚

可见这个背后是有一个动力支配他们,这些人就是圣经所说的——民间的智能人,剩下的百姓;也就是圣经所说的——神所隐藏的人。他们活着不是为自己活,在人来看是傻瓜,一点都不想到自己。他们的的确确是因为相信圣经的启示,相信有一天 (弥赛亚回来以前) 红母牛又要诞生,然后他们要得着洁净,他们就可以建造圣殿了。他们是除去所有叫圣殿不能重建的障碍,他们通通试着除去,为着迎接这件事情,他们随时要准备好,随时要待命,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许一头红母牛现在就诞生了。

从这里我们看见,神不单在环境上预备好;事实上,神在以色列人中间也已经预备了。预备了一些好象是非常傻瓜的人,不聪明的人,但是他们的生活可以说是为着弥赛亚回来,并为着圣殿重建而活着的。就是我们今天看报纸,常常说右翼的人。以色列现任总理夏龙就是右翼的人,9月28号他到了圣殿山去考察水源,对阿拉伯人来讲,是很大的打击,所以暴乱或者说冲突就开始了。

这个所谓右翼的领袖,我们不要忘记,这些人都是读圣经的,是神所隐藏的。他们不单是喊着口号,他们的口号和他们的行动是一致的,就是他们过一种生活能对得起他们所看见的。他们不是单讲一句话,亦不是讲一套做另外一套;他们讲的是那一套,做的还是那一套,所以这个不得不叫人肃然起敬。虽然他们不一定是所罗门,能建造圣殿,但是起码他们可以说:「我们随时准备好了」

今天如果大家到耶路撒冷,会发现有一所学校——「祭司学校」。那个祭司学校的名字叫做 The Crown of Priests of the Priests ,事实上是 1978 年创立的,就在今天耶路撒冷的古城里面。

不计代价的等候,不计代价的献上一生的所有,只为了随时预备圣殿有一天可以重建

这所学校的目的是什么?目的就是训练一些知道自己是祭司,而且也愿意将来做祭司的人。这些人当然需要经过训练才可以!所以这个学校,就一共有八年的训练课程。普通大学是四年就毕业的,但是做祭司呢?要八年才毕业!是相当于今天我们的医科。今天读医科的话,要八年毕业才可以,按理来讲这种学校没有人会读的,怎么可能读呢?

比方说,大家如果读四年大学,就可以做计算机工程师,在计算机领域发展一番;或者如果是医生的话,读完八年以后,就能够找到很好的职业,可以做医生,可以开诊所。虽然八年是辛苦一点,就算不得什么。所以世界上所有学生都愿意来来来...上学。起头可能觉得是替父母背书包,但是最后,就知道是为自己的前途。如果书读得更好,就有更好的前途。所以我们知道年轻学子读书是有个目的的,起头也许被动,但迟早有一天要化成主动的。

那么好了,现在在以色列有一班年轻人,他们可以说青年才俊,这些人发现自己是祭司,而且也愿意做祭司。但是问题在这里啊?就是如果八年毕业以后,这职业不存在的!

读医科的人知道医生的职业存在,到时候就可以做了;但是这些人不是。这些人八年以后,怎么知道圣殿要重建呢?如果圣殿重建是遥遥无期的话,那就表示他们要永远失业。只要一毕业就永远失业!现在问题就是说世界上有没有这么傻瓜的一班年轻人愿意浪费他们的青春,把一生最好的时候投入在一个好象看不见,摸不着,很不切实际的一件事情上,有没有可能呢?

但是很稀奇,自从 1978 年以来,第一次刚刚开学的时候,第一年就有三百多个人报名。从此以后,每年大概平均都有200人,这么多年过来了,有这么多人受过训练,而这些人根据他们的圣经,他们知道弥赛亚应该很快就来,末日应该很快就来到,圣殿应该很快就重建,所以这些人是为着这个而活着的;在人来看,人可以有很多理论,有时候可以讲一些很冠冕堂皇的理论,但是问题在这里?当碰到实际生活的时候,我们就要问,到底有没有人肯付出这个代价?

单纯的相信律法书的一切要求,相信神的应许不落空

大家还记得吗,在旧约的时候也是这样。神不是借着耶利米告诉以色列人,说以色列要被掳70年,然后有一天要回来吗!这话是耶利米讲的,神是要试验耶利米,讲的一套,是不是做的又是一套?所以那时候神就叫他说:「好,现在兵荒马乱的时候,你就在耶路撒冷附近买一块地,而且花 17 舍客勒买」。倘若耶利米是你,你敢不敢买?你肯不肯买?兵荒马乱的时候,是不是卖地的时候。如果耶利米肯买地,就证明他相信神所说的话。他相信神口里所说的每一句话,我们知道,耶利米后来果然买了那块地,这个就说明今天有很多犹太人,他们的确相信圣经是神的话,他们也的确相信神说的话不会反悔的。所以为着这个缘故,他们愿意这样做,甚至好象把他们的前途都牺牲了,他们还是很愿意的。

大家在耶路撒冷的时候会发现有这么一个学校。而且这个学校里面,不怕没有学生的。今天以色列,整个耶路撒冷能不能重建圣殿,关键还不是外在的,其实是内在的,是非常重要的。因外在什么都有了;如果没有内在,就好象东风没有了,事情根本不可能成功的。就好象临门的一脚一样,可以很费力替全场奔跑,但是就是临门的那一脚,才是决定性的胜利。这就是有一班人像大卫一样,他们准备好了吗?好了!我们说过是两万八千个祭司,但是,他们最主要还要四千个利未人。

将在殿中服役和唱诗的利未人

利未人有一点像我们中国人所说「打杂的」人。圣殿里面打杂的。但是其实最重要的是在圣殿里面最会唱诗的一班人,就是利未人。所以利未人在圣经里面是专门唱诗的。他们所谓的殿乐,是一直传下来,到了圣殿被毁以后,就完全失传了。圣殿被毁以后,以色列人在巴比伦怎么办呢?他们还要读圣经,还要祷告,但是他们不能献祭,所以从那以后开始就有所谓「会堂的制度」。每10个人至20个人,可以组这个会堂,到了礼拜六安息日的时候,他们一定聚在一起,读圣经祷告,这就是会堂。会堂里什么都恢复,读经也恢复、祷告也恢复,但是他们就是不能唱诗。

原因在哪里?因为他们想到圣殿被毁了,并流落在全世界各地,他们只好把琴挂在柳枝头,他们一追想锡安就哭了。所以世界对他们说,你们唱个锡安的歌吧!他们不肯唱!

自从圣殿被毁了以后,唱诗的利未人是世代相传的,有一种音乐只有他们会唱,从此以后就不见了,就失传了。等到第三圣殿重建的时候,不单只是祭司,还有利未人的。所以现在犹太人就在研究,如果第三圣殿重建,这些利未人要唱什么歌呢?还有所弹的乐器,不是今天的钢琴,也不是今天的吉他,他们所弹的就是圣经里面,大卫所用的十弦乐器……等等。所以现在他们很努力的照着圣经的榜样,试着把这些东西通通的恢复过来。

付上一切努力与代价,效法大卫王,为后人预备建造圣殿的材料

所以大家目前的工作正在进行当中,他们所以这样做,目的就是一步一步的照着圣经所启示的,凡事为着第三圣殿,看他们一切都准备好了,所以他们可以说像大卫一样,虽然不能建造圣殿,但是材料都已经准备好了。我想我们今天就说到这里,我们下一次再继续。谢谢大家!

分享家:Addthis中国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