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se of the Day

“Therefore God exalted him to the highest place and gave him the name that is above every name, that at the name of Jesus every knee should bow, in heaven and on earth and under the earth, and every tongue acknowledge that Jesus Christ is Lord, to the glory of God the Father.” — Philippians 2:9-11 Listen to chapter . Powered by BibleGateway.com.

历史日志

2020年七月
« 6月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31  

行在圣灵 行在大能里 ( 5 )

方言祷告所扮演的重要角色
大卫.罗伯森
Dave Roberson

第五章
四种基本的不同种类的方言;当我刚成为基督徒,然后接着领受说方言的恩赐;那时我受教导,我只能在圣灵强烈地膏抹使我无法忍受,并驱使我几乎用方言喊叫时,我才能「在圣灵里」祷告。后来我得知并不是这样。

事实是,并没有很多有关不同种类的方言的教导,因为在整体教会里,有关圣灵的运行,了解的不多,圣灵的功用不能凭天然的心思来理解。例如,对天然的心思来说,这是愚蠢的;说一种你和任何人都不懂的语
言,不仅能造就你并启发你有关神的事,还会让你开始完成你的神圣呼召。

不同方言的超自然涌流
所以,让我们进一步探讨,这项很少人知道的第八种神的功用。「不同种类」一词,简单的说是不同 。因此,「各样的方言」和「不同种类的方言」二词告诉我们,方言有不同的超自然涌流或彰显。

教会界对于方言这个主题这么困惑的原因是,信徒通常想要把同一套规则,强加在方言所有不同的运行或彰显上。这样做,就在信徒当中造成极大的混乱,也误用了圣灵的恩赐;以致世界不但没有就近耶稣,甚至连我们所提供的也不想要了。

虽然有许多种多样化的方言随着圣灵的意思产生,但在神的话里概略叙述了四种基本的彰显:
1. 造就个人的方言 (哥林多前书十四:4 )这是圣灵透过我们祷告的超自然语言,只要我们想要,我们可以一小时接着一小时地祷告。它是随着圣灵的洗而来的。

2. 解说的方言 (哥林多前书十四:5)这种方言的彰显通常是在公众聚会时呈现,由同一人或另一人随后解说。

3. 深切代求呻吟的方言 (罗马书八:26)这种多样化的方言赋予信徒能力,来为着他们自己的生命、他们的家庭、他们的教会、他们的城市、他们的国家等等,站在破口上。神也可能呼召他们为完全不知道的人或情况代祷。

4. 对不信的人作证据的方言 (哥林多前书十四:22这是在五旬节所发生的现象(使徒行传二:4~11)。圣
灵超越理性和一切语言的障碍,赋予信徒能力,以自己所不懂的某种人类语言,来讲道、教导或见证基督。
掌管造就个人的方言功用的规则,和掌管解说的方言规则,有极大的差别。关于这点,掌管灵里深切代求呻吟的方言规则,也和另两种方言的任一种彰显截然不同。而呈现作为对不信的人作证据的不同种类方言,也有和其它三种非常不同的规则!

在这四种方言的不同彰显当中,两种是被设计使用在信徒个人的祷告生活:造就个人的方言,以及扩展进入圣灵深切代求呻吟的方言。其它两种,解说的方言和对不信的人作证据的方言,通常是在公众聚会中使用。当信徒开始明白,并顺从这四种不同种类的方言的彰显,就会彻底完全地改变他的生命。

造就个人的方言
最常见,然而或许也是最独特的不同种类方言的彰显,就是 造就个人的方言 。这是我们被圣灵充满时,每
一个人都领受的祷告语言。这是由神来使用,把神圣的秘密和各样的奥秘,从祂的灵移转到我们的灵。

在我稍早的假设性说明中,耶稣第三次升上高天,怀抱着不同种类的方言。然后祂把这种功用投入基督的身
体,于是每一位信徒都有潜力领受造就个人的方言。如果有任何信徒要跨出去,凭着信心领受,这就是他的了。

造就个人的方言,是神最基本的基础性功用;因为是神所设计,来为你做传道人或教师所无法做的事。它藉由在你灵里建立敬虔的特性来造就你,例如:爱、对神话语有从神而来的看见、有智能能分辨对错和真假。

你要明白,一名教师能告诉我们应该行在爱中,但他却不能给我们力量来做。那份力量只有从我们重生的灵而来,而方言祷告提供方法,让圣灵在我们灵里建立那力量。

方言祷告和使死人复活是同样的超自然,因为那不是从你产生的。使死人复活和这项超自然语言的来源,都是圣灵的大能,惟一的差别在于恩赐提供的方式。

你要明白,全部圣灵的九项恩赐,在哥林多前书十二:28 所列前七项神的功用,和四种不同种类方言的其中三种,都是随圣灵的意思而赐下。

但有一种不同种类的方言,是你可以照自己的意思运用 – 随时都可以,只要你想要 – 就在受圣灵充满之后立刻的,且是造就个人的方言。

我但愿我能随时强有力的运行异能或辨别诸灵,但我不能;因为一切圣灵恩赐是照祂的意思,透过我各别产生出来,为要造就其它人。但有一项简单的恩赐透过我涌流,来建立我并造就我。神在这项简单恩赐所做的,并没有做在其它人身上,因为祂使我成为造就我自己的管家。

这是一项值得注意的真理,我们已经被赐予这称为方言的简单恩赐运行的管家职分。现在凭着我们自己的自由意志,由我们来决定要让圣灵透过我们祷告多大或多小,来造就我们。

任何时候我们想要方言祷告,所需要做的就是瞬间凭信心开始。圣灵会立刻响应,并开始在我们灵里深处创造那超自然的语言。而只要我们想待在祷告内室,祂就会一小时又一小时持续地这么做。我们可以祷告十二个小时,那只会使我们在攀登符合神在我们一生呼召的资格上,得着永远的益处。

你要明白,这和某些人所说的相反,方言祷告并不会使我们变得奇怪。在符合圣经指导原则内的任何祷告类
型,都只会高举在我们里面神的话。切记,圣灵和神的话是合一的(约翰一书五:7)。

在圣灵里祷告不但绝不会取消神的话,反而建立我们的灵,给我们有关已经包含在神话语里的启示性知识更大的明白。为什么?因为当圣灵透过我们祷告时,祂总是和神的话完全一致。因此,绝对不可能在圣灵里祷告得太多。造就个人的方言只会加强在我们里面神话语的工作,当我们更顺从祂,就促使我们领受并行在神更大的能力中。

所以透过圣灵的洗,而领受这第一项不同种类的方言之后,我们就开始攀爬,进入任何或所有其它七种神功用的属灵资格。当我们为着个人的造就而用方言祷告,圣灵就释放出天父对我们的完美计划。圣灵当然是那位最能够使我们符合计划的资格的。

当我们用方言祷告,圣灵透过我们的灵,为我们生命中甚至自己都还不知道的需要而祷告。你要明白,神知道在我们内心最深处的是什么,且祂透过圣灵为我们祷告。

在这个造就的过程中,属灵的权柄增长,并且我们的信心也被建立。我们可以达到这样的地步,释放出极大的权柄,当我们一致抵挡魔鬼并奉耶稣的名捆绑牠,以至于我们信心的命令确实能撼动仇敌的国度。

但是,当我们还在为付不出信用卡帐单而信心动摇,我们就不能使魔鬼的国度崩溃、倒塌!那是连先知以利亚都要学习的功课。在迦密山上打败巴力的众先知之后,他坐在罗腾树下用悲哀的声音抱怨,邪恶的王后耶洗别要取他的性命;直到神对付他,并使他恢复信心(列王记上十八、十九章)。

神已经创造了一个平安之地,是我们能在祷告中进入的。就是这个地方,当我们落在各样的试探、试验和试炼中,都能「算为大喜乐」(雅各书一:2)。为什么我们能做到?因为我们已经靠着在圣灵里祷告,增长我们属灵的权柄,并在至圣的信心上造就自己(犹大书 20)。

我们已经开始学习,如何改变群起和我们作对的环境,而不是让环境来支配我们。造就个人的方言,也同样培养我们的品格,这是最重要的。神要求圣洁,因为祂的大能透过不圣洁的品格运行,至终会毁掉大能所涌流的器皿。

有一次,我在聚会里为一个小女孩祷告,她非常需要创造性的神迹,却没有立刻得着。我极度失望,因为知道神要看到那小女孩健康。散会后,我既困惑又悲伤地回我旅馆的房间,求问神为什么没有神迹发生。
主告诉我,祂关心那小女孩,也关心我。祂说,除非我的品格在祂里面更加培养,否则祂必须保留促成那种创造性神迹的那种必要能力。

如果以我当时属灵的成熟度,领受了祂那种程度的大能,必定已经毁掉我了。直到我们没有什么是比先求神的国和祂的义更重要的,否则祂的大能对我们不会有好处。当我们在祂里面长大成熟,就会成为对祂越来越有用的人。

造就个人的方言
是不同种类的方言中,惟一我们能「刻意」运行,只因为我们想要,以达到那成熟的境界。

解说的方言

解说方言的发生,是当信息以不知道的方言说出,而接着以我们的母语解说出来,作为神给教会的信息。我们不能随时选择运行解说方言。有些人声称能够做到,但我从经验知道我不能。我知道当这项特定的圣灵恩赐临到我身上时,是不同于我用方言祷告造就自己。

许多次,我渴望凭意志运行这项不同种类的方言,但那不表示我能够使它发生。我可以祷告或求神让我解说出来,但那不表示我总是能够做到。会有那样的时候,当我们在圣灵里祷告,神使我们不知不觉地解说出来。然而,我们不能只因为自己想要,就运行解说。

深切代求呻吟的方言
深切代求呻吟是另一项不同种类的方言,当我们容许神把我们转变成祂儿子的形像,祂就带我们进入。这是第三种主要的不同种类的方言。再一次,这不能靠我们自己的意志而产生。

我们可以用悟性祷告,并为我们所认识的人代祷。举例说,如果我知道我的一个儿子要去应征工作,我可以用悟性祷告,当他见到可能的雇主并回答问题时,蒙恩惠又有智能。

然而,如果魔鬼已经设计在他去面试的途中,用大货车压扁他的小轿车来取他的性命,我是无法预知的。就是在这样的时候,圣灵会牵引我进入深切代求的呻吟中。我不知道怎样祷告,但祂知道。如果我们顺服神,圣灵就会带领我们为家人、朋友圈中,甚至从未见过的人代祷。

神已经呼召我们去作,为他人的利益而求饼的人。在路加福音十一:5~8,耶稣刚刚教导完门徒主祷文。在这段经文中,祂继续教导,并没有改变祷告的主题。

耶稣又说:「你们中间谁有一个朋友半夜到他那里去,说:『朋友!请借给我三个饼,因为我有一个朋友行路,来到我这里,我没有什么给他摆上。』

那人在里面回答说:『不要搅扰我,门已经关闭,孩子们也同我在床上了,我不能起来给你。』我告诉你们,虽不因他是朋友起来给他。但因他情词迫切的直求,就必起来照他所需用的给他。」

在代祷中,我们成为中间人,为朋友求饼。我们是站在破口上的人,我们不是为自己求。如果朋友没有来我们家,我们会睡着了;因为我们并没有需要。我们是为了朋友的需要而作中间人。根据定义,这就是代祷者。

许多明白这段经文的牧师和教师,教导有关代祷的事,常常把在门后的这人标示成预表神。然而,并不是这
样。门后的这人描绘的是你、我在属肉体的本性里。就是这人错误的态度,使耶稣能直接的与神真实的样子,形成鲜明的对比。

门后那人并不像神,因为他并不想把饼给朋友。但我们从路加福音十一:13 知道,神很乐意把我们所祈求的给我们:你们虽然不好,尚且知道拿好东西给儿女;何况天父,岂不更将圣灵给求祂的人吗?所以,当我们顺服圣灵,允许祂来使用我们为所爱的、还没得救的亲友,与基督徒同伴深入代祷,神必应允我们的祷告。

我们必须明白,虽然我们的头脑可能不明白,但是当我们代祷时,就在产生结果了。我们的天父更愿意透过我们的代祷来运行,超过我们愿意领受特别的方言彰显。祂乐意为着别人的好处,而赐给我们饼。

约翰一书五:16 说,如果我们看见弟兄犯了不至于死的罪,我们可以求神为了他,给我们生命:人若看见弟兄犯了不至于死的罪,他〔这位看见弟兄的〕就当为他祈求,神必将生命赐给他;有至于死的罪,我不说当为这罪祈求。

长久以来,这段经文对我没什么意义。我以为我知道领受神赦罪的惟一方法,就是承认我们的罪并且悔改。当我们说:「求神赦免我。」祂就赦免。

别人犯罪而我能为他求赦免,这对我来说似乎很奇怪。我这才明白,如果一个人亏负我,而我求神赦免他,
神就会赦免他对我的冒犯。然而,如果那人生命中藏着其它的罪,他还是必须自己到神面前。

举例说,如果你行在不饶恕中,你就必须自己去面对神。然而,我可以为你代祷,直到断开魔鬼的掌握,并且你作出必要的决定,来到神面前处理问题。

感谢神,祂会使用我们,来为那些犯了不至于死的罪的人代祷。祂会使我们站在破口上,用权柄抵挡在我们弟兄生命中的黑暗作为。

耶稣自己说,人为朋友舍命,人的爱心没有比这个大的(约翰福音十五:13)。如果你愿意被使用不只站在破口上,而且挺住抵挡仇敌想要对你投射的,那么神就会使用你。

例如,我事工的副手曾经病得要死。我那时正在度假,不晓得他在生死关头挣扎。然而虽然我不知道情况,但圣灵透过我以沉重代求的呻吟,祷告了一整天。我的经验足以知道,我在属灵的领域中正处于严酷的
争战,却不知道那危机是离家这么近。后来我发现当我感到释放,且重担消除的时候,他的烧退了,剧痛也开始消除。

圣灵是信实的,祂知道该为什么祷告,就算我们不知道!这是从天父而来何等无价的恩赐啊!然而,重要的是要明白,一个人不能随时想要,就进入代求的深切呻吟里。有些人以为他们能,所以想要从情绪发出呻吟。但那种属血气的操纵,和一颗诚实的心说:「神,我只想为这情况站在破口上。」是有差别的。

就后者的例子,神常常会把那位代祷者轻巧地放在,地狱和想要去地狱的人之间,或放在撒但和仇敌想要偷窃并毁坏的人之间。当神把你放在代祷的地位,你的心呼喊:「如果你要去地狱,就必须绕过我才能去!」

而很多时候,那些你所代祷的人原本会达到目标,要不是因为你挡在路上,使他们过不去!
我们必须明白的另一项事实是,神爱你,正如祂爱那些祂要你代祷的人一样。而祂也知道,当祂把你轻巧地放进真实的代祷中,来站在破口上,你就会招来地狱的权势。

魔鬼会来和你作对,因为你妨碍了牠毁灭那些人的计划。你必须站在力量的地位,才能勇敢地面对魔鬼的猛
攻。耶稣说,深入挖掘神话语的人,好比一个人深深挖地,直到发现盘石,然后把房子盖在盘石上。当大雨来临,洪水冲击那房子,房子总不倒塌,因为根基立在盘石上(马太福音七:24~27)。

如果我们是建立在行出神话语的盘石上,就不会倒塌。暴风雨会临到,仇敌也会攻击那些站在破口上的人。
但耶稣说,魔鬼没有足够的能力,使房子盖在行出神话语的盘石上的人倒塌。

为不信者作证据的方言
当我信主没多久时,以为「为不信者作证据的方言」,是发生在那些疯狂的五旬节教派的聚会中。在我那段超圣洁的日子里,我的教会有时也有。

但在我亲眼看到有关这个情节的许多偏差之后,我重新考虑我的结论:有人带了一位访客到教会,访客只是坐在那里,体验聚会。突然间,鸡走路姐妹跳起来,开始用方言尖叫,同时像母鸡那样摇头晃脑的,寻找地上的玉米粒!

「那女人怎么了?」访客问道。「噢,圣灵临到她身上,她蒙福了。」后来在聚会里,有人问这位访客:「你想要被圣灵充满吗?」
「噢 ,不 了 ,」他说 。「 我 的 颈 部 有 毛 病 ,不 知 道 能 不能经得起圣灵的祝福!」

我终于明白,在那种情况下,方言并不是为不信者作证据来得救;而是让不信者认为基督徒疯了的表征!
于是我开始问神:「什么时候方言才是为不信者作证据?」

当我在事奉中得着一些经验时,主就把那问题的答案告诉我。现在,我能准确地告诉你,方言在何时为不信者作证据:当圣灵超越你的理性,传授你能力以你先前不懂的任何世上的语言,来说话、传讲或教导的时候。

举例说,如果我在一个印度村落讲道,而我的翻译突然死了,回天家与耶稣同在,我就要选择相信一个重大的或是小小的神迹了。我可以选择重大的神迹,并抓住他的衬衫把他笔直拉起,说:「没有人那么简单就脱离我的聚会!活过来 – 你有工作要做!」

或者,我可以请招待把翻译抬出去,希望圣灵选择在我身上运行,使我能够用这群人的语言传讲剩下的信息。我的朋友,后面那项神迹只随着圣灵的意思发生,且是方言为不信者作证据的一个例子。直到今日,这种特别的不同种类的方言,在我的事奉中发生了十九次。

例如,我曾经以印度语、法语、西班牙语、阿拉伯语和德语讲道,每一次我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第一次发生时,我是加州圣荷西(San Jose)一个基督教谈话性节目的来宾。就在专访当中的某个时候,主持人问我:「罗伯森弟兄,到目前为止,改变你生命最多的是什么?」

嗯,在我与主同行中,刚刚有一段深奥的经历,使神的爱对我变得极为真实。于是我回答:「我的朋友,是神的爱。那爱这么的改变了我……」

突然间,我还不知道怎么回事,方言就从我内心深处滔滔不绝地说出来。我是可以制止,但那膏抹这么强烈,我察觉到我需要让那超自然语言,从我里面涌流出来。

然后我惊慌失措,心想,这个电台一半的所有权是属于一家属世的公司!我甚至不知道在节目中说方言合不合法!我向主持人瞥了一眼,他并没有要阻止我的意思。我心想,没关系,等我说完方言,神就会给我解说。可是等我说完了,只是坐在那里望着摄影机。没有解说出来,而我也不能只因为我想要,就解说方言的信息。

我心想,现在我该做什么?主啊,不要辜负我!我们做完节目,表现得好象什么也没发生过,人人对这插曲都置之不理。但是当我走出布景时,一名妇女向我跑来。她是从母国移民来的德国人,她用破破的德国腔对
我说:「罗伯森弟兄,罗伯森弟兄!你说母国的德国腔有多久了?」

「夫人,对不起,」我回答:「我已经很困难地说这国家的英语了!」「那么,你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她说。「发生了什么事?」我问道。

那妇人解释道:「突然间你不再说英语,而开始以母国完美的德国腔向德语界说话!」我 惊 讶 得 说 不 出 话 来 , 我 说 :「 我 不 知 道 我 是 这 样做!」

她继续说:「一名住沙加缅度(Sacramento)的德国妇女刚刚打我们的热线电话,因为我是惟一的德语电话协谈员,我就和她谈。

这位妇人即将死于绝症,而你用德语告诉她该怎么做。她顺服你的指示,然后在她的客厅里,倒在神的大能
下。当她起来时,完全得了医治!她打电话给我们,要见证所发生的神迹。而你根本不知道所发生的事,罗伯森弟兄!」

我回答:「我不知道,但如果再有一次我是最后一个知道的,我就要向神要求加薪了!」

方言为不信者作证据的现象,第二次发生在我的事奉中,是在加州安纳罕( Anaheim)。我正在聚会中服事,我叫一位坐在走道边缘、娇小的西班牙裔天主教妇人出来,我开始藉由启示告诉她,她的身体有什么毛病。

这名妇人是很虔诚的天主教徒,几乎不会说英语。对她来说,我是神职人员,是神的仆人。所以,当我告诉她身体有什么毛病时,虽然她不懂我在说什么,还是对我所说的一切,响应说:「是的,神的 仆人。是的 ,神的 仆人 。」

接着,方言突然从我灵里冒出来,我并不惊讶;因为解说方言也常常在我服事人的时候,彰显出来。然后解说立刻随之而来,帮助我晓得如何准确地服事那人。

可是这一次,我还没听到解说,这名娇小的西班牙妇人就用另一种语言回我话!等她说完了,方言又从我灵里涌出来。然后这名西班牙妇人说:「啊!」然后在 神 的大能下,倒在地上。

我心想,唔,我猜她得医治了!那晚稍后,我在一家中国餐厅吃饭,一位同工追上我。「你知道在今晚聚会里得医治的那位西班牙妇人吗?」他问。「知道,」我说。

「嗯,我和教会的几位会友谈过。他们说,你不了解发生了什么事。她不会说英语。」「是的,我知道。」我回答。「但你知道你突然开始用西班牙语,对她说她一切的毛病吗?而当你暂停一下,她用西班牙语问你一个问题 -接着你用西班牙语回答她!」

「真的吗?」我问,也很惊讶。「他们是那样告诉我的。」同工说。「好了,」我说。「如果再一次,我是最后一个知道的,我真 的 要向神要求加薪!」

我要从自己的经验,再告诉你一个不同种类方言的例子。这一次的彰显以不同的方式临到。我在佛罗里达主领聚会,很有能力的传讲。但我注意到,每当我谈到启示性知识,坐在前面数来约第三排有一名男子就侧过身去,向旁边的人窃窃私语。我开始发义怒,我被激怒了!

我心想,如果他们要干扰聚会,至少可以坐在后面!我的信息讲到一半左右,两人不再交头接耳了,有助
于我专心。那晚,神行了各样的神迹。散会后,我在后面的房间恢复,牧师进来和我谈话。

她说:「 你 有注意到聚会中那两个交头接耳的人吗?」「 是 的 ,」 我 回 答 。「 他 们 谈 了 大 概 有 信 息 的 三 分 之一,然后停了下来。」

「嗯,其中一位只会说法语,他带了自己的翻译来,所以他能享受这个聚会。」我心想,噢,糟了。但是我才刚开始为着被那两人激怒而觉得很糟,牧师打断了我的思路。

「这位法国人说,聚会进行到三分之一时,你停止用英语讲道,而开始以法语讲道。」「但我并没有用法语讲道啊!」我提出异议。「嗯,他说你有。」
「 好 吧 ,」 我 说 。「 找 人 问 问 那 位 不 会 说 英 语 的 法 国人,我用法语讲了什么。」

有人和那人谈过,发现我用法语传讲的信息,和我用英语传讲的完全一样!让圣灵透过你运行,默示你传讲祂要你传讲的,是一回事;但是让圣灵把你从启示所领受的信息,为你翻译成法语,又是另一回事。那表示你的启示是对的!(那晚我所传讲的信息,和我在本章所讨论的一样。)

嗯,但愿我能随时想要,就进入圣灵深切代求的呻吟,或解说方言。但我不能,因为这些不同种类的方言,是随圣灵的意思各别彰显。但愿我能随时决定运用为不信者作证据的方言,但我不能。那只按照祂的意思彰显,并运行在我身上。

只有一项不同种类的方言能随我个人的意思运行,那是造就个人的方言。岂都是说方言的吗?
现在你明白四种基本的不同种类的方言,就能更明白保罗在哥林多前书十二:29~30 所说的,他问了几个问题。一开始他问道,岂都是使徒吗?岂都是先知吗?岂都是教师吗?岂都是行异能的吗?(29 节)。

所有问题的正确答案是:「当然不是。」
保罗所说的这些「行异能的」是谁?他们是那些行出异能的人,这是圣灵恩赐的其中一项,来符合五种职事的资格。

不,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蒙召有这项圣灵的恩赐,在他们生命中运行到一个程度,使他们符合五种职事的资格。但在基督身体里的每一个人, 是 蒙召完成在马可福音十六:16~18 信徒的大使命:说新方言,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和赶鬼。而且有时候,照着圣灵的意思,也确实包括行异能!

一些被圣灵赋予行异能资格的五种职事的事奉者,包括威廉.布伦翰( William Branham)、乔治.杰弗里斯( George Jeffreys )、 马 利 亚 . 伍 沃 埃 特 ( MariaWoodworth-Etter )和凯萨琳.库尔曼( KathrynKuhlman)。这些传福音的个个站在神所按立的职分上,由圣灵九项恩赐的某种组合赋予能力。

所以当保罗问:「岂都是行异能的吗?」答案是不,接着第 30 节,他继续问道,岂都是得恩赐医病〔原文是:医治〕的吗?〔不,当然不是。〕岂都是说方言的吗?岂都是翻〔原文是:解说〕方言的吗?
曾经,我但愿保罗省略有关方言的问题。

事实上,很多不相信在这世代能说方言的人,都拿这节经文作为争论的依据。上次我遇到这么做的人,是在一场婚礼上。我不是故意的,却和一位暴躁易怒的奶奶起了冲突。她是道道地地的浸信会女士,她当着我的面站起来,问道:「你是什么宗派?」她很关心,因为我是为她的孙子和新娘证婚的牧师。

我问这位祖母是否听过甘坚信(Kenneth Hagin)、弗瑞德.卜莱斯(Fred Price)或肯尼斯.柯普兰(KennethCopeland)。她一个也没听过。于是我问她是否知道神召会(the Assemblies of God)。她说:「噢,听过,灵恩派的,你是那些人之一。

嗯,你有你的主张。」我问:「夫人,妳是什么意思?」她说明她从自己的教会背景所学到的。她已经受教
导,根据哥林多前书十二:28~29,神在基督身体里安排了一些人作使徒、先知和教师,但不是每一个人都蒙召到这每一个职分中。

然后她说到哥林多前书十二:30:岂都是得恩赐医病〔医治〕的吗?岂都是说方言的吗?岂都是翻〔解说〕方言的吗?我问她:「那么,岂都是说方言的吗?」

她回答:「不,它在这里和所有其它的职事并列,并不是人人都应该说方言的。」她所理解的是,我们都蒙召到基督身体里的某一个独特地位,在那里我们会觉得自在。

我说:「不,夫人,我们是蒙召到同一个身体,是人带来纷争的。」

「嗯,那么,」她回答:「为什么它说:『岂都是说方言的吗?』如果我们都应该说方言,保罗就不会问那个问题了!」

我必须承认,我当时没有答案给那位娇小的祖母。正如我说过的,我认为如果保罗在经文里省略那问题会比较好。但他没有,所以最终我还是必须对付它。

我终于注意到保罗在 30 节所问的下一个问题:「岂都是解说方言的吗?」且明白到,保罗是在说第二项不同种类的方言,解说方言。 他不 是 指造就个人的方言这项恩赐。

所以保罗是问:「岂都是在公众聚会里运行说方言和解说方言吗?」答案当然不是,并不是人人都蒙召运行那不同种类的方言,但全部都 是 蒙神呼召说造就个人的方言,也就是第一项不同种类的方言。

四种基本的不同种类的方言
凡是会顺服我并听我声音的人
就是那些我要带他们
从荣耀到荣耀的。
但是切记,你的时间并不是
我估计时间的方式,
因为我的时间是永恒。
只要有必要,我会等候,
但你的时间是放在
世人的时间之内。
有时候,会有那些
耗费一生祷告
然后别人收割他们所劳苦的。
但是当你渴望见到我的荣耀,
甚至在你的一生中,我会这样运行。
你寻求我有多强烈
就能释放我多少。

分享家:Addthis中国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