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罗马帝国是一个横跨欧亚非、延绵500年的世界强权。耶稣在世的日子,恰值这个空前绝后的大帝国最得意的100年。在它广阔的疆域内,有统一的货币,共同的语言,发达的交通,开放的文化,普遍的公民权,以及和平的周边环境。这一切,无疑是基督福音早期立足和快速传播的一个天赐良机。

耶稣从死里复活以后,又同门徒们一起生活了40天,然后归回天父。在犹太人的五旬节,秘密聚集的门徒们突然一个个被灵火点燃,应验了耶稣升天后要赐下圣灵来的应许:圣灵降临在你们身上,你们就必得着能力。你们要在耶路撒冷,犹太全地,撒玛利亚,直到地极,作我的见证。

不可一世的罗马帝国不会注意到这个小小领地上发生的这一小小事件。罗马人继续过着声色犬马、骄奢淫逸的生活。

保罗、彼得和众门徒四处传扬耶稣复活的好消息,又以圣灵的能力医病赶鬼,印证他们所传的道。从耶路撒冷到雅典和罗马,许多人归入耶稣的名下。这些被称为基督徒的人,都圣洁自律,远离罪恶,彼此相爱,亲如一家。他们不仅遵守罗马的一切法律,生活品德还远远高出这些法律之上。只有一件事例外,就是他们不把皇帝当作上帝来敬拜。正是这一点,导致了罗马政权对基督徒的残酷迫害。

虽然耶稣早就说过,凯撒的归凯撒,上帝的归上帝,然而自以为上帝的凯撒们,坚持凯撒的归凯撒,上帝的也要归凯撒。

耶稣离世后不到30年,门徒中除了约翰被囚禁在一座小岛以外,其余的全都惨遭杀害。这是保罗被砍头的地方。这是彼得倒钉十字架的情景。

那时,一个人只要说“我是基督徒”,就会被处死。下面是一段审讯记录。

总督:我劝你不要再信这一套。
信徒:我信的是基督。
总督:你坚持做基督徒吗?
信徒:我是基督徒。
总督:给你30天重新考虑。
信徒:我是基督徒。
总督:你想吃苦头吗?
信徒:经过苦难进入公义有什么不好呢?
总督:你知道我手中有野兽,我可以把你扔给它们。
信徒:让它们来吧!我不能由善转为恶。
总督:我要烧死你!
信徒:那火不过燃烧一会儿就会熄灭,将来为恶者预备的永火,你却一无所知。
总督:判处死刑!
信徒:感谢上帝!今日归回你的怀抱。

基督信仰最初300年,殉道者无以计数,血和泪流淌不息。

 

无情的杀戮不但没有消灭基督信仰,恰恰相反,殉道者的坚定、喜乐和宽恕,成了上帝伟大恩典和力量的明证。这些被誉为世界不配有的人,以他们神圣不可亵渎的生命,为耶稣赢来了更多的良心和灵魂。许多市民藏匿基督徒如同藏匿闪光的精金,停止迫害的呼声也四处响起。

信仰如地下的岩浆一般更隐秘也更强劲地奔突燃烧着。

一个个家庭、山洞和墓穴,都成了基督徒聚会的地方。

殉道者的血成了教会的种籽。一粒种籽落在地里死了,就结出百倍的收成。不久,达官贵族中也有了基督徒,其中包括君士坦丁的母亲。

公元312年,君士坦丁在穆永桥(Mulvian)与政敌马克森狄决战前夕,望见天空中有一具明亮的十字架,上面有“靠此获胜”的字样,于是他制作了一面十字架军旗,士兵的盾牌也都画上基督的标记,结果奇迹般打败强敌,攻陷罗马。

第二年,君士坦丁大帝发佈“米兰赦令”,使早已蓬勃于民间的基督信仰完全合法化。

字幕:现已查明,先前所谓敬拜至高上帝会危害国家利益的説法,纯属无稽之谈 ……

从此,基督信仰作爲罗马帝国的正统信仰迅速发展,以致于日后罗马帝国寿终正寝时,基督信仰已遍布欧洲。

强大的罗马帝国多么像一个专门用来孕育基督王国的坚硬卵壳啊!基督信仰在它里面挣扎、熬炼、成形,直到卵壳破碎,一个强有力的信仰王国破水而出。

凯撒将耶稣逼到罗马竞技场上一决胜负,结果是,耶稣以不战而获全胜。

分享家:Addthis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