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人得讲究个”诚”字,作一个基督徒更得诚,诚心诚意地去作耶稣的门徒,诚心诚意地接受耶稣在生命中作主。

  古语云:心诚则灵。实际情况却是心诚未必灵,灵验的东西也并不能证明自己有诚心。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心不诚则必不灵。没有一颗对耶稣的诚心,还要上帝应允自己的祷告,自己大概都不会信。

  我虽然愿意在耶稣面前真诚,但实际上却常常陷入”伪”与”假”之中,这个”伪”与”假”并不一定是有意作的,常常是不自觉地表现出来的,但正因为出于无意,它就更可怕,它表明了我的那个旧我隐藏得多么深,又多么顽固。

  信仰耶稣不是一种买卖关系:你给好处,我就信你。你答应我的祷告,我就承认你真的是上帝。交易一旦结束,就各奔东西,不再交往。真信仰是生命的交往,耶稣是生命的主,我愿意接受耶稣作我生命的主,得到新生命。是我自己自主,还是耶稣作主,这就是信仰诚与伪的分界线。

  表明我诚心想作一个基督徒的尺度只有一个,那就是我和耶稣有生命的关系:我把我的死交给他,耶稣把他的生赐给我,使他那永生的生命在我这必死的生命中彰显出来,使自己活得越来越像耶稣。我的生命若不能彰显基督在其中活着,那么,我的基督徒称号就是徒有虚名。

  因此,心诚就得把自己放下,把自己在信主前的坏脾气、坏个性、坏人品统统放下,交给耶稣。这就是舍弃,就是谦卑,就是信靠。就是在生命中留出越来越大的空间,让主在那里不断地塑造自己的生命。心诚就是渴望,渴望和和上帝地交往,渴望祷告,渴望旧我不断地死去,渴望现在活着的不是我而是耶稣在我生命中活着。

  对上帝的信心若不能使我渴望和上帝地交往,那么,我称上帝为我在天上的父就是一个”伪”字。

  圣经,我读过了;基督教的道理,我不能说一点也不懂;神学的知识,我多少有一些。但这一切都不能表明我在基督面前是真诚的。能表明我的真诚的事只有一件:基督拥有我的生命。在我的日常生活中,是耶稣在作主。

  我的可伶与可悲之处就在于:我信耶稣了,但却缺乏诚心。这不是说我没有真诚地想去信,不是的,我想过了,想得还挺多,也挺真诚。但是,我没有真诚地去与基督一起去生活,我缺乏足够的勇气与基督实际地生活在一起。我习惯于自作主张,我习惯于按照我自己的自私之心、骄傲之心、名利之心去作决定,去行动,去处人待物。当然,在教会中生活久了,我也开始习惯于使用基督教的术语了,有时,甚至用这些术语来说明自己的行动,但那只是包装,里面的货物还是那个”旧我”。

  我在信仰中表现出来的虚伪就是:在我的日常生活中,我时常拒绝让基督出场,我按照我自己的原则去生活,而不是按照耶稣的引导去生活。我在信仰中表现出来的懦弱就是:有时虽然我知道应当按照主的引导去生活,但我缺乏勇气去过那样的生活。我害怕基督天天出现在我的生活中,我忍受不了耶稣的目光一直在看着我。

  这样软弱的、不诚实的我还是不是一个基督徒呢?

  我是不是基督徒,我骗不了上帝,他知道得清清楚楚。我也骗不了世人,他们也看得明明白白的。我唯一能骗的是自己,自以为是基督徒了,但行事为人却与基督相距十万八千里,有基督徒之名,无基督徒之实。

  我不想自己骗自己了。虽然我知道我的心思、意念与行事、为人都够不上一个基督徒,但我愿意作一个名符其实的基督徒,以一颗诚挚的心来面对我的主耶稣基督。只要我活在世界上一天,我就愿意继续追求一天,我就不放弃这个追求。此生不息,追求不止。因为我深信:尽管我是这样不成器,耶稣还是没有放弃我。

  我们中国人重一个诚字。我不配被称为基督徒,这是我的诚。

  我愿意成为一个基督徒,这也是我的诚。

  愿耶稣天天带领我,这就是我的诚心所在。

分享家:Addthis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