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宝座的王

然后祂停下脚步,于是我转身去看坐在我们身旁的那些宝座上的人。我们所在的位置,仍是那些至高之王的宝座。然后,我认出在身旁的一个人。

「先生,我好像在什么地方认识你,但我想不起来了。」

「你曾在一次异象中看过我。」他答道。

我马上就记起来了,而且惊讶得不得了!

「所以,真的有你这个人?」

「是的。」他答道。

然后我就想起那天的情景了,当时我还是个初信不久的基督徒,因着生命中的一些问题而灰心沮丧,我走到住家附近的一座公园里,决心要等候直到主对我说话为止。当我坐在那公园读经时,一个异象临到我,那是我最先领受的异象之一。 异象中,我看到一名男子很热心地在服事主,他一直向人作见证、教导人、探望病人、为病人祷告。这人对主十分热心,对人也有真挚的爱。接着我看到另一名男子,一看就知道他是无家可归的流浪汉。有一只小猫在他脚边踱来破去,他就想踢它,可是又约束自己别踢,不过他还是很无情地用脚把猫推到一边去。然后主问我,这两个人,哪一个最讨祂喜悦。

「第一个。」我毫不犹豫地说。 

「不,是第二个。」祂回答,然后就告诉我这两人的故事。

第一个人生长在很好的家庭里,家人早都已认识主了。他在一间兴旺的教会中成长,然后就读于一所声誉卓著的圣经学院。他蒙主赐下他一百份的爱,但这人只用了百分之七十五。

第二个人生下来就是聋子,饱受虐待,被家人关在又冷又暗的小阁楼里,一直到八岁时才被外界发现。然后他就被人从一个机构转到另一个机构,而且继续遭到虐待,最后变成街头的流浪汉。为了让他能胜过这一切,主只赐给他三份的爱,而他却尽其所能地全用了出来,以抵抗心中的怒气,不让自己去伤害那只小猫。

如今我望着那人,他是坐在宝座上的一个国王,其荣耀远超过所罗门所能想像,而且天使天军列队在他周围,等着执行他的命令。我心存敬畏地转向主,我真是无法相信确有其人,更别说相信他是伟大的国王之一了。 

“主啊,请把他的故事都讲给我听。”我乞求道。

“当然好,这就是我们到这里的原因。安杰罗忠心于我所给他的那么少的恩赐,所以我又再给他三份我的爱,他把它们全用在不再偷窃上,他几乎饿死了,但还是拒绝拿任何不属于自己的东西。他靠捡瓶罐维生,偶尔有人让他作点除草等杂工所赚得的一点点钱,来买自己的食物。他虽听不见,但他学会了认字,所以我就给他一张福音单张。当他看时,圣灵开启他的心,他就把生命献给我。我再次把我的爱加倍赐给他,他也忠心地全用了出来。他想和别人分享我,但他无法说话,即使他是那么穷,却开始把自己赚来的超过一半的钱,用来买福音单张,站在街头分发。”

「他领了多少人归向你?」我问,心想他一定是领了许许多多的人归主,所以才能跻身王的宝座。

主答道:

“一个。我为了鼓励他,就让他带领一个濒死的酗酒者归主。此事使他大受激励,使他花上更多年站在那个街角,为了要再带领一个灵魂悔改。但是整个天上都恳求我把他带来这里,我也想让他领受他的奖赏。” 

「可是他做了什么事才成为王的?」我问。

“他忠心于所赐给他的一切,他胜过一切,直到他变成像我一样,并且他是殉道死的。”

「可是他胜过了什么?又是怎么殉道的呢?」

“他用我的爱胜过了这世界,很少有人用那么少去胜过那么多的。有许多我的百姓所住的家,若是在一百年前,连国王都会羡慕的,因为生活太方便了,可是他们却不感激。而安杰罗是那么感激能在寒夜里有一块厚纸板,甚至他能把它变成有我同在的荣耀圣殿。他开始去爱每个人、每件事。他因一个苹果而有的喜乐,超过我的一些百姓因一顿大餐而有的快乐。他忠心于我所赐的一切事,即使他所有的跟我赐给别人的(包括你的)比起来,并不算多。我让你在异象中看见他,因为你多次走过他身边,你甚至有一次向朋友指着他,说了些关于他的话。”

「有吗?我说了什么?」

“你说:‘那一定又是一个从巴士站的传教群中逃出来的。’你说他是一个‘宗教笨瓜’,是仇敌所差来,使人排斥福音的。”

这是我在这次经历中,所遭受到最严重的打击。不只是震惊,我整个人都呆住了!我努力想起这么一件事,却想不起来,因为这种事实在太多了。以前我对这些肮脏的街头传道人,从来都没什么怜悯心。对我而言,他们好像是特别被派来使人排斥福音的。

「主啊,我很抱歉,真的很抱歉!」

主马上回答道:

“我饶恕你。你说得对,许多想在街头传福音的人,是基于错误、甚至是歪曲的原因。但即使如此,还是有很多人是出自真诚的动机,就算他们没受过训练,也没受过教育。你一定不可以凭外貌来判断人。在奉我名所建立的宏伟大教堂和组织中,有许多优雅的专业从士是我的真仆人,但在外表像他那样的人中,也有同样多的人是我的真仆人。”

然后祂示意要我抬头看安杰罗。当我转头时,他已经从宝座上走下来,正站在我面前。他张开双臂,大大地拥抱我,然后像父亲般在我额头上亲了一下。于是爱从我头上浇灌而下,充满我心,直到我觉得我的神经系统快负荷不了。当他终于放开我时,我竟像醉酒似地脚步踉跄,不过那却是很美妙的感受。我从来没感受过这样的爱。

主接着说:

“他本来可以在地上就把这样的爱分赐给你的。他有很多可以给我的百姓,但我的百姓却不愿意靠近他,就连我的先知都避开他。他信心的成长是靠着买了一本圣经和几本书,而且读了又读。他试着要上教会,却找不到一间愿意接待他的教会。如果他们把他带进去,也就把我带进去了,他代表着我在敲他们的门。”

我正在学习关于哀伤的一种新定义。

「他是怎么死的呢?」我问道,想到他殉道而死,所以觉得我多少该负点责任。 

“有一个老酒徒在寒冬中昏迷了过去,他想要救他,但自己却冻死了。”

看着安杰罗,我真是无法相信自己的心竟是那么刚硬。不过我还是不明白这怎么会让他成为一个殉道者?我以为殉道者的荣衔应该是加给那些为了见证主,不肯妥协,以至于死的人。

「主啊,我晓得他真的是位得胜者,」我说道:「而且他能够坐在这里也十分公道,可是,难道像他那样死的人也算得上是殉道者?」

“安杰罗活着的每一天都是殉道者,他乐意牺牲自己去救最有需要的朋友,而只让自己刚好够活就好了。诚如保罗在写给哥林多教会的信上说,你若舍已身叫人焚烧,却没有爱,就算不得什么。但是,当你以爱献上自己,就大有价值了。安杰罗每天都舍命,因为他没有为自己活,而是为别人活。虽然在地上时,他一直认为自己是圣徒中最小的,但其实他是最伟大的圣徒之一。正如你已经知道的,许多自认为是最伟大的,也被别人认为是最伟大的,最后到这里时却是最小的。安杰罗并未为某项教义而死,甚至不是为作见证而死,但他的确是为我舍命。”

「主阿,请帮助我记住这个,当我回去后,请不要让我忘记在这里所看到的。」我求道。

“那就是我与你同在这里的原因,当你回去后,我也会与你同在。智慧就是用我的眼去看,不凭外貌断定。我让你在异象中见到安杰罗,好让你在街上经过他时,可以认出他来。如果当初你把在异象中所见到的他的过去,跟他分享,他那时就会把他的生命献给我。然后你就可以训练这位伟大的王作门徒,他就会对我的教会产生很大的影响。如果我的百姓看待别人能够像我一样,他们就会认出安杰罗,还有许多和他一样的人,这些人就可以传讲出一篇篇伟大的讲章。而我的百姓就会从四面八方来坐在他们脚前,因为那就等于坐在我的脚前。他就会教你们如何去爱,如何投资我所赐给你们的恩赐,好叫你们可以结出更多的果子来。” 

我觉得好丢脸,甚至不想注视主,但最后我还是回头看祂,并且觉得那种心痛又再一次直刺内心。当我看着祂时,祂的荣光几乎使我瞎眼了,过了好一会儿,我的眼睛才渐渐地适应,才能够看到祂。 

祂说:

“要记得你已蒙赦免了。我让你看到这些事,不是为定你的罪,而是要教导你。你要一直记住,能够最快除去你灵魂之帕子的就是怜悯。”

当我们再度往前走时,安杰罗开口说了第一句话:「请记念我那些无家可归的朋友,只要有人去到他们中间就会有许多人爱我们的救主。」

他的话语带着极大的能力,感动得我无法回答,所以只得点头。我知道那些话是一位伟大国王所下的命令,万王之王的一个伟大的朋友。

「主阿,你愿意帮助我去帮助那些无家可归的人吗?」

祂答道:

“我会帮助任何帮助他们的人。任何愿意去爱我所爱的人,都会得着我的帮助,他们领受帮助的程度,是按着他们的爱有多少。你多次向我求更多的恩膏,这就是得恩膏的方法。爱我所爱的,你爱他们就是爱我,你给他们的就是给我,而我也会再给你更多。”

我的思绪飘到我那舒适的家,还有我所拥有的一切。我虽不富有,但从地上的标准来看,我知道我的确过得比一百年前的国王还舒服。以前我从未为此而感到愧疚,但现在却会。尽管那是个好的感受,但同时我又觉得不太对。我再次回头看主,因为知道祂会帮助我。

“要记得我说过,我以爱的纯全律法将光明与黑暗分别出来。当困惑来临,一如现在你所感受的,你就知道那不是我爱的纯全律法。我喜悦把美好的恩赐给我的家人,就像你喜欢把好东西给你家人一样。我希望你们好好享受,而且心存感谢。只是你们绝不可以崇拜那些,而当我呼召你白白地分享出去时,你一定要照着去做。我可以一挥手,就立刻赶走地上一切的贫穷。将来会有一个算帐的日子,那日所有大山和高处都将被夷为平地,穷人的受压者会被扶起,但必须是由我来作,因为人的怜悯和人的压迫一样都是违背我的。人的怜悯会被拿来代替我十字架的大能。我未曾呼召你牺牲,而是呼召你顺服。有时你必须牺牲以顺服我,但如果你不是在顺服中牺牲的话,你的牺牲会把我们隔开。

你为着当这位伟大的王在地上作我仆人时,你错误判断他、对待他的方式而感到罪疚。不要未询问过我就论断任何人。你曾错过我为你所安排的接触多过于你所能想像的,只因你对我不够敏锐。然而,我让你看这些,并不是要使你觉得罪疚,而是要带领你悔改,好让你不会为了弥补你的罪疚而去做一些事,那是对我十字架的侮辱。只有我的十字架能除去你的罪疚,因为我上十字架去除掉你的罪疚,所以心存罪疚而去做的事,都不是为我做的。 我不喜欢看人受苦,但是人的怜悯并不能领人到十字架前,惟有十字架才能解除真苦难。因为你没有行在怜悯中,所以你错过了安杰罗。当回去后,你会更有怜悯,可是你的怜悯必须服在我的圣灵之下。即使是我,也没有医治我所怜悯的每一个人,我乃是看到我父做的事我才做。你绝对不能单单因着怜悯做事情,而是要顺服我的圣灵。只有这样,你的怜悯才会有救赎的大能。

我已把我圣灵的恩赐托负给你了,虽然你在讲道与写作中,已认识了我的恩膏,但你所认识的比你所了解的还得多。你很少真正用我的眼光去看,也很少用我的耳朵去听,更少用我的心去了解。没有我,你就做不出什么有益于我的国度,或传扬我福音的事。你已打过我的仗,甚至也见过我的山的顶峰。你已学会用真理的箭去攻击、痛击仇敌,也稍微学会怎么用我的剑。但爱才是我最大的武器,爱永不失败,爱将是摧毁邪灵工作的大能,带来我国度的也是爱。爱是飘扬在我大军之上的旗帜,现在你必须在此旗帜下打仗。”

未完的异象

一边说着话,我们就转入一条走廊,不再置身于那审判的大厅了。虽然智慧的荣耀仍环绕着我,但我不再清楚地看见祂了。突然间,我走到一扇门前,我转过身,因为我不想离开,但我随即知道,我必须要走。这就是智慧带我走向的门,我必须走进去。

分享家:Addthis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