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徒保罗

然后,我感觉不得不去看旁边我们正经过的那些坐在宝座上的人。当我向他们看时,目光落在一个人身上,我知道那就是使徒保罗,我转头看主,祂示意我去和祂说话。

「我多么期待与你说话啊!」我说。这个会面让我自觉有些笨拙,但却很兴奋。

「我知道你晓得你所写的书信给予教会许多的指引,而且这些书信可能还会继续达成一些我们其余人加起来都还达不到的事。你仍是地上最大亮光中的一道光。」

「谢谢你,」他仁慈地说:「可是你不晓得我们有多盼望能与你会面。你是最后战役的战士,你们是这里的每一位都等着要见的人。我们只透过有限的先知性眼光,模模糊糊地看到这些日子,可是你们却蒙拣选得以活在其间。你是为最后战役所预备的战士,你们就是我们都在等候的人。」

我还是觉得自己很笨拙,但仍接着说道:「可是我实在无法表达我们对你的感激与赞赏之意。不仅对你,还有所有以自己的生命与写作,帮助我们确定道路的人。我也知道我们可以有永恒来表达心中的感激,所以当我在这里时,请容我问一个问题:你会对我这世代的人说些什么话,好帮助我们打这场仗?」

「现在,我只能对你说我已透过我的书信对你说过的话。我只想让你知道一件事,好让你能更了解那些书信,就是我并未达成主呼召我去作的事。」保罗以坚毅的眼神看着我。

「可是你到了这里,坐在这些至高的宝座中,而且你还一直结出存到永生的果子,远多于我们所能盼望的。」我抗议道。

「靠着神的恩典我才能跑完当跑的路,但我还是没有完全走在神呼召我走的道路。我本可以走在那至高的旨意中,但却没有,其他人也都一样。我知道有些人认为,如果有谁说我根本不是最伟大的基督徒事奉典范,简直就是大不敬,但当我晚年时说自已是罪人中的罪魁时,可是真心诚意的。我不是说我是人类历史中的罪魁,而是说,我是当代罪人中的罪魁。神赐下那么多真理让我了解,而我行在其中的却少之又少。」

「这怎么可能?我想你只是谦虚吧?」我问。

「真谦卑是与真理一致的。不要害怕,我写的书信都是真的,都是在圣灵的恩膏下写成的。然而,神赐我那么多,我却没有全部用出来,我也没有达到目标。在此的每一个人都没有达到目标,只除了那独一的一位以外。可是你必须特别看到这方面的我,因为有许多人还在曲解我的教导,因为他们对我的看法是扭曲的。

正如你在我书信中看见的历程,我从开始觉得自己没有一件事是在最大的使徒以下,到承认我是使徒中最小的,然后是圣徒中最小的,最后终于明白我是罪人中的罪魁。这可不是谦虚,而是在讲一件实实在在的真理。神所托负我的,比我用出来的,还多得多。这里只有独一的那一位是完全信靠、完全顺服、完全达成了所交付予祂的,不过你可以比我更多地行在其中。」

我虚弱地回答道:「我知道你这番话是真的,可是你确定这就是你要给我们这些打最后之战的人,最重要的信息吗?」

「我确定。」他以十足的确信回答我说:「我好感激主的恩典,如此使用我写的书信,但我很担心你们中间许多人误用这些书信。这些的确是来自圣灵的真理,是圣经;主的确给我好些巨石,要我用来建造祂永恒教会的结构,但是这些巨石并非房角石。教会的房角石是单由耶稣所立的,我的生命与事奉并不是你蒙召事奉的典范,只有耶稣是典范。如果我所写的被用来作根基的话,那是无法支撑其上所必须建造之重量的。我所写的必须建造在那惟一的根基上,只有那根基才可以托得住你们所要忍受的。我写的一定不能用作根基。你们一定要透过主的教导来看我的教导,而不要从我的观点来了解主。祂的话语就是那根基,我不过是把祂的话语详加解释,在祂的根基上建造罢了。最伟大的智慧、最有能力的真理,是祂的话语,不是我的。

你一定也知道,我没有完全行在我所了解的真理中,还有更多、更多的真理可让每一位信徒了解并行在其中。每一位真信徒的里面都有圣灵,造物主的能力就住在他们里面。连最小的圣徒里面都有可以移山、阻挡大军、使死人复活的能力。如果你要达到你在世的日子所蒙的呼召,就绝对不能把我的事奉当成终极目标,而是要当作个起点。你们的目标绝对不能像我,而是要像主。你们可以像祂,也可以作祂所作的每件事,甚至更大的事,因为祂把最好的酒留到最后。」

我知道在这里只能讲真实的事情,我知道保罗的这番话都是真的,许多人的确错把他的教导用作根基,而不是建造在四福音的根基上。但对于保罗来能达成他的呼召这点,我还是很难接受。我看着保罗的宝座和他的荣光,他比我想像中天上最伟大的圣徒还要伟大。他就像我心目中的那样坦率、坚毅、丝毫不差。很明显地,他仍然极为关心所有的教会,这令我很感动。以前我把他当成了偶像,现在他要使我从这过犯中释放出来。尽管如此,他还是比被我崇拜的保罗还更伟大。他知道我在想什么,他把双手搭在我的肩上,以更坚毅的眼神直视着我:

「我是你的弟兄,我像这里的每个人一样爱你。但你必须了解,我们当跑的路已经跑完了,我们已经栽种在地上的,既不能增加也不能取走,但你还可以。我们不是你的盼望,现在你才是我们的盼望。就算在这次的谈话中,我也只能再次确认我已经写下的,但你还有很多要写的。要单单敬拜神,在祂里面凡事长进,绝对不要把任何人当作你的标竿,只有祂是你的标竿。很快地,许多在地上的人将作出比我们所作的更大的事。在前的将要在后,在后的将要在前。我们并不介意如此,那是我们心中的喜乐,因为我们与你们合一。我的那一代被用来献身、开始建造在根基之上,那永是我们的荣幸。但在根基之上的每一层都应该愈盖愈高才是。除非你们向更高处行,否则我们的建造便不能成为它应有的样式。」

在我深思这番话时,他紧紧地注视着我,然后继续说:

「在我们的时代中,有两件事是我们已经达到,但教会却很快又失去了,而且尚未恢复的。你们一定要让这两件事复兴起来。」

「哪两件事?」我问道,我觉得他接下来要说的,并不光是补充他前面说过的话而已。

「你们必须复兴‘事奉‘和‘信息‘。」他强调道。

我看着主,祂点头以示肯定,并且补充说:

「没错,保罗应该告诉你这个,直到如今,他都是最忠于这两件事的人。」

「请解释一下。」我央求保罗。

「好的。」他答道:「现今除了几个遭遇大逼迫或困难的小地方以外,我们几乎看不到有哪里是在传扬‘事奉’和‘信息’的。虽然我们离所蒙的呼召还差得远,可是今天的教会甚至只不过是我们那时代之教会的幻影而已!当我们事奉时,‘参与事奉’就是人所能够做的最大奉献,而这足以反映出最伟大之奉献的信息—-十字架。十字架是神的大能,是我们蒙召生活的中心。你们现在之所以没什么能力去使门徒的心意更新变化,乃因你们没有活出十字架,也没有传扬十字架。因此,我们很难分辨门徒与异教徒之间有什么明显的差别。那不是托负给我们的福音与救赎,你们必须回归到十字架。」

在说这番话的同时,他像个父亲一样一再按我的肩膀,然后回到他的座位。我觉得自己既像领受了无比的祝福,又仿佛受到了深沉的责备。当我一边离开时,一边想到山上救恩的那一层,以及我在山里头见到的那些救恩的宝藏。我这才看到,在我自己所作的决定中,就连进入那门而引我到这里的决定,几乎都是基于什么是可让我更进深,而不是考虑到主的旨意。在我所作的一切事上,我仍是为自己而不是为祂而活。就算是我希望能来这里接受审判,也是因着希望帮助自己回去后能得胜、不会承受亏损。我还是常常以自我为中心,而很少以基督为中心。

我知道保罗这番简短的谈话所带出的影响,会让我花上一段很长的时间去了解。我有种感觉,好像我领受了从整个永恒教会而来的祝福。那如云彩般的见证人,真的在为我们加油。他们就像自豪的父母般地看着我们,希望子女能得着比他们所知更美好的东西。他们最大的喜乐,就是看到末日教会可以达到他们那时代的教会所未达成的一切。我还知道他们已为我们铺了路,让我们能行在其中,而我还差得很远。

主又开口道:

“即使你们作出更大的工作,末日的教会仍不会大过他们那时代的教会。凡作成的事都是靠我的恩典作成的。然而,我要让末日的教会可以有我更多的恩典、更大的能力,因为她必须完成以前任何时代的教会从未达成的。末后的信徒要行在我彰显过的一切能力中,甚至更大的能力中,因为他们将是所有在前者的最后代表。末日的教会将彰显我的本质与我的道路,是前所未见的。这是因为我赐给你们更多恩典,而多给谁,就向谁多要。”

这番话使我更多地想到保罗。「我们怎么可能像他那么委身,忠心到底呢?」我心想。

主回答说:

“我不是要求你像他一样,我只要求你住在我里面。你不能再继续拿别人来衡量自己,就算是和保罗比也不应该。你一定赶不上你所景仰的人,但你若仰望我,就会超过你原先能达到的。正如你自己教导过的,当以马忤斯路上遇见我的那两个人看到我擘饼时,他们的眼睛才被打开。当你读保罗或其他人的书信时,必须倾听于我。只有当你直接从我领受灵粮时,你心眼才会被打开。

如果你没有透过那些最像我的人看见我,他们所给你的误导将会更严重。对那些比别人更认识我的膏抹与大能的人来说,甚至还会有另一个陷阱,他们常会因为注视自己而偏离了正路。就像在你未与保罗谈话之前我所告诉你的,我的仆人必须变成眼瞎的,才能够看见。我让你和他谈话,正因他是最佳的范例。因着我的恩典,我容许他逼迫我的教会。当他看见我的大光时才明白,他的理性已经导致他对自己所宣称的一贯服事的真理,产生了直接的冲突。你的理性一定会如此,它会使你作出恰好抵触我旨意的事。如果你没学到保罗的功课,在你身上的更大的恩膏,会带来更大的危险。如果你不天天背起你的十字架,把你的全人和你所有的一切,都放在十架前,你将会因我所赐给你的权柄与能力而跌倒。除非你学会不管作什么都是为了福音的缘故,否则你的影响愈大,所面临的危险也就更大。

我的受膏者将会面临的最大虚谎,是因着我赐给他们些微超自然的知识与能力,他们就开始以自己的法则做为我的法则,以为自己的想法就是我的想法。这是一个极大的虚谎,而许多人已绊倒了。当你完完全全与我联合时,你的思想才会像我一样。即使地上有史以来最蒙恩膏的人、即使是保罗,都只有一些短暂的时间、只有一部分与我联合。

保罗的确紧紧跟随了我,远超过任何人。但即使如此,他还是曾被不是从我而来的恐惧与软弱所包围。我可以救他脱离这些,他也的确多次向我求过,但却有原因没有解救他。保罗的大智慧在于去拥抱自己的软弱,而且了解,倘若我救他脱离,那我就不能把那么多的启示与能力托负给他。保罗学会分辨自己的软弱及圣灵的启示。他知道当他被软弱或恐惧包围时,是因为他从自己的角度去看事情,而非用我的眼光看。这使他更加寻求我、更倚靠我。他还有一点很谨慎,就是不把自己里面兴起的念头,说成是出于我的。因此我才能把无法托负予别人的启示托负给他。保罗知道他自己的软弱,知道我的恩膏,而且他能够分辨清楚,不会把他自己的心思意念和我的混淆在一起。”

我开始想到,虽然在这里听这番话觉得再清楚不过了,但我还是常常很轻易就把它忘记了,就连刚有过这么伟大的经历后也一样。在这里很容易了解并行在光明中,但一回到战场,又会变得模糊不清了。我想到以前我较少被恐惧所包围,较常被不耐烦、生气所包围,而这些一样会扭曲因着圣灵内住所得到的观点。

智慧停下来对我说:

“你是属地的器皿,而且只要你还行在地上,就是属地的器皿。然而只要你用心眼去看,你在地上也可以像在这里一样清楚地看见我。你在地上也可以与我十分亲密,超过古往今来的任何人。我已为每个真心渴望亲近我的人,预备了这样的道路。如果你真的渴望比保罗更亲近我,你就能够。有些人会想要,甚至极其渴慕到愿意放下任何会阻碍他们与我亲密的一切事物,好让他们完完全全投入,他们将会得着他们所寻见的。如果这是你所求的,渴慕在地上与我同行,如同在此,那么我就会在地上与你亲密,正如在这里一样。你若寻求我,就必寻见。你若亲近我,我就会亲近你。我渴慕在你敌人面前为你摆设筵席,我不但愿意为我的领袖这么做,也愿为所有呼求我名的人这么做。我想与你、也与凡求告我名的人更加亲近,胜过任何曾活在地上的人。决定我们能有多亲密的人是你,不是我。我会被寻求我的人寻见。

你来这里是因为你求我审判你的生命。你寻求我作你的审判者,如今你寻见了。但你一定不能认为,因为你已经见过我的审判台,所以如今你的判断就一定都是我的判断了。只有当你与我联合,并寻求我圣灵的恩膏时,才能有我的判断,并且每天都可能得到或失去它。

因为你不住地祈求,所以我已经让你见过天使,也赐你许多异梦与异象。我喜爱把我儿女所求的美好恩赐赐给他们。你多年来向我求智慧,所以你正在领受。你也求我来审判你,所以你也正在领受。但这些经历并不会让你成为全然智慧,或成为公义的审判者。只有住在我里面,你才能有智慧与判断,千万不要停止寻求我。你愈真正地成熟,你就愈知道自己迫切地需要我。你愈是成熟,就愈不会想躲避不风我或其他人,好让你可以一直行在光明中。

你已见过我是救主,是主,是智慧,是审判者。当你回到战场时,你仍然可以用你心中的眼睛看见我的审判台。若你行在这样的真理中,你就能得着自由,活在那里不像活在这里一样了。只有当你躲避不见我或其他人时,那使我隐藏不见的帕子才会再遮盖起来。我就是真理,凡敬拜我的人,必须在圣灵与真理中敬拜我。真理不可能在隐藏的黑暗中被发现,真理会永远停留在光明中,因为光能将它显明。只有当你寻求被暴露,容许那在心中的你被显露出来时,你才能像我一样行在光明中。与我真实的相交需要完全的敞开,而要真正与我的百姓相交也是一样。当你站在审判台前时,你觉得比以前更自由、稳妥,因为不必再躲藏了,因为你知道我的审判是真的、是公义的,所以你更觉稳妥。自然界的秩序牢牢地建立在自然律之上,而在我宇宙中的道德与属灵的秩序也是同样地稳固。你想那没想就信靠了我的地心引力的律,你必须学习同样信靠我的审判。我公义的标准是不变的,而且是十分公正、稳固的。靠此真理而活,就是凭信心而行。真信心就是对我全然有把握。

你寻求认识我的能力并行在其中,好叫你可以医治病人、行神迹奇事。但你根本就还没开始了解我话语的能力。就算要使所有曾活在地上的人都从死里复活,也不费我吹灰之力。我用我话语的大能托住万有,万有因我的话语而存在,也因我的话语而归于一。

在万物的结局到来以前,我必须在全地上显出我的大能。但尽管如此,我所显出或显出的最大能力,仍只是我大能的一小部分而已。我显出我的大能并非为了让人相信我的能力,而是为了使人信靠我的爱。当我行在地上时,若我想用我的大能拯救世人,也只要动一根指头就能移山,那么所有的人就会来拜我了。但他们来向我下拜,并不是因为爱我,也不是因为爱真理,而是因为他们惧怕我的大能。我不要人因着惧怕我的能力而顺服我,而是因着他们爱我或爱真理。

如果你不认识我的爱,那么我的能力就会使你腐败。我不是赐给你爱,好让你认识我的能力,而是赐给你能力,好让你认识我的爱。你生命的目标必须是爱而不是能力,这样我才能赐你能力去爱。我会因为你爱那些生病的人,而赐给你医治的能力,因我也爱他们,不想要他们生病。

所以你必须先寻求爱,然后才是求信心。没有信心不能讨我的喜悦,但信心不单是对我能力的知识,而是对于我的爱,与对我爱的能力之认识。信心必须先是烛着爱。你要先寻求可以用更多的爱去作事的信心。只有当你寻求去爱的信心时,我才能把我的能力托负给你,信心是靠着爱运转的。

那托住万有的大能就是我的话语,相信我的话语是真实的人,就可以做一切事。凡是真相信我的话语是真实的,也会对自己所说的话真实。真实是我的本质,而因为我对我的话语信实,所以一切受造之物都倚靠我的话语。凡是像我的人,也会对他们自己所说的话真实。他们的话是确定的,他们的承诺是可信靠的。他们说‘是’就是‘是’,说‘不是’就是‘不是’。如果你自己说的话都不真实,那你就会开始怀疑我的话,那是因为你没有真正认识我。你必须是忠信的人,才能有信心。我已呼召你凭信心而行,因为我是信实的,那是我的本质。

这也是为什么你会因着无心之言被审判。无心就是不在乎,话语是有能力的,凡不在乎话语的人,我就不能将我话语的能力托负给祂。谨慎言语,而且像我一样言出必行,这就是智慧。”

主的话就像大浪般漫溢我身,我觉得自己仿佛是在旋风中的约伯,我以为自己愈变愈小了,后来才发现是祂变大了。我从未像现在这样觉得自己这么妄自尊大,我怎么会对神如此轻忽傲慢呢?我觉得我好像是一只蚂蚁,瞻仰整座山脉。我比尘土还微小,而祂竟还花费时间来跟我说话,我再也站立不住了,于是转身离开。

没多久我就感到有一只安慰的手搭在我肩上,那是智慧。现在祂更荣耀了,但却回到和我同一高度。祂问我说:

“刚才发生的事,你了解吗?”

因为我非常清楚当主发出了一个问题时,祂可不是在寻找资料,所以我就开始深思。我知道刚才的事全是真实的。跟祂比起来,我比地上的一粒尘土还微小,但祂为了某种原因而要我去经历这些,而且还详细地回答了我所想的:

“你现在所想的是真实的,但人与神的比较不只是大小而已,你开始经历我话语的能力,我将我的话语托负给人,就是把使宇宙万物归于一的能力托负给人。我这么做不是要让你自觉微小,而是要让你了解我所托负给你的,是多么严肃认真的,也是具有多么大的能力,而那就是神的话。你要尽你的努力记住,神所赐给人的一个字的重要性,比地上一切财宝的价值更为宝贵。你必须了解并教导我的弟兄尊重我话语的价值。身为蒙召背负我话语职事的人,你必须也尊重你自己话语的价值。凡肩负真理的人必须是真实的。”

当我倾听时,我感觉不得不抬头看在我们身旁的宝座,我马上就看到一个认识的人。在我孩提时代,他是个伟大的布道家,许多人也都觉得他是自初代教会以来,最有能力的一位。我从书上读过他的事迹,也听过他一些讲道的录音带。很难不被他真正的谦卑,以及对主与对人明显的爱所感动。尽管如此,我仍觉得他的某些教导有严重的偏差。虽然我很惊讶,但看到他坐在一个大的宝座中,仍觉十分释怀。我深深地被他身上散发出的谦卑与爱所吸引。

我转头问主可不可以跟他讲话,我可以看出主显然很爱这个人。不过,主不许我和他说话,而是示意我继续走。

主解释说:

“我只是想让你看到他在这里。也让你了解他与我同在的地位,他还有很多是你不了解的,他是我末日支委会的一位使者,但教会却不肯听他,你必须在合适的时机了解其中的原因。有一段时间,他的确落入沮丧与迷惑中,所传的信息也偏差了。那些信息必须重新被导正,还有我所赐给其他人、但也被扭曲的信息,一样必须被导正。”

我知道在这里每件事都发生在完美的时机,都正好是我要学习的,所以我就开始想到,会看见这个人一定和我们刚才的谈话有某种关连,就是跟刚才讲到变腐败的可能性有关。

主答道:

“没错,行在大能力中的人,所面临的危险也很大。这已经发生在我的许多使者身上,而这也是我要他们带给我末日教会之信息的一部分。你必须行在我的能力之中,甚至比这些人所经历过的、更大的能力。可是一旦你开始以为,那能力是表示我为你或你的信息背书,你就会为相同的迷惑开启大门。圣灵来,单单是为了见证我。如果你像保罗那样聪明,就会学到要以你的软弱,而非你的刚强为荣。

真信心是真正认识我是谁,既不逾越也不会不及。你要始终记住,就算你住在我的同在中,就算你按着我的本相来认识我,一旦你把目光从我身上转到自己身上,还是会失落。路西弗就是这样堕落的,它住过这房间,它看过我的荣耀,也看过我父的荣耀。然而,它却开始看自己多过于看我们,然后又因自己的地位与荣耀而骄傲起来。这样的事也发生在我的许多仆人身上,他们都见过我的荣耀,也领受了能力。如果你开始认为那是因为你的智慧、你的公义,或甚至是你对纯净教义的摆上,你就会跌倒。”

我知道这番话是个严厉的警告,与我到这里来之后所听到、或领受的任何事一样严厉。虽然我想回去打那场最后之战,但我却严重地怀疑:自已是否能回去打仗而不落入那如今看来似乎到处都有的陷阱中?我回头看着主,祂就是智慧。我在想,当我回去打仗后,多么需要认识祂就是智慧啊!

“你对自己失去信心是好的,除非如此,否则我就不能把未来世代的能力托负给你。你愈是对自己失去信心,我愈能把更多的能力托负给你,如果…”

我等了好一会儿,期望主继续说下去,但祂不说了。不知什么原因,我知道祂要我把那句话说完,但我不晓得该说什么。不过,当我愈注视祂,就愈有把握;最后,我终于知道该说什么了。

「如果我对你有信心的话。」我接着说道。

“没错,你必须对你蒙召去作的事有信心,但必须是对我有信心。单单对自己失去信心是不够的,如果那个空缺未用对我的信心来填补的话,就只会导致你缺乏安全感。许多人就是这样陷入迷惑之中的,这些弟兄姊妹有许多是先知,但他们中间却有一些人因为缺乏安全感,而不让人称他们为先知。可是那不是真理,因为他们确实是先知。假谦卑也是一种虚谎。如果仇敌能骗他们,叫他们认为自己不是真正的先知,那么它只要藉由喂养他们的自信,就可以使他们受蒙骗,而自认为是更大的先知,过于自己所是。假谦卑并不会赶走骄傲,那只是另一种形式的自我中心,仇敌也有权加以利用。 所有的失败都可归因于自我中心,惟一能脱离的方法,就是行在爱中,爱不求自己的益处。

当我在思想这一切时,有一种美妙的清晰感临到我。我可以把这整个经历从头看到尾,而整个焦点只有这一个简单的信息。我哀伤地说:「我怎么会那么轻易就受骗,而不再单纯地委身于你呢!」。

然后主停下来,看着我,我但愿自己永远不会忘记那表情。祂笑了。虽然我不想滥用这机会,但我就是有种感觉,好像当祂那样笑时,我若向祂求什么,祂就会赐给我。所以我决定把握机会。

「主阿,当你说:要有光,就有了光。你在约翰福音十七章中祷告求让我们能够爱你,如同天父爱你一样。可不可以请你现在对我说:要有爱在你里面,好让我能用天父的爱来爱你?」

祂并未停止微笑,反倒像朋友般地以膀臂环绕着我:

“远在创世以前当我呼召你时,我就已经对你说过了,我也对那些将与你在最后战役中并肩作战的弟兄们说过了。你会认识我父对我的爱,那是一种完全的爱,将会赶走一切的惧怕。这爱能使你相信我,好叫你能作我作过的事,甚至比我作的更大,因为我与我父同在。你会认识祂对我的爱,所赐给你去完成的工作将荣耀我。现在,为了你的缘故,我再说一次:‘要有我父的爱在你里面。’”

我心中满溢着对这整个历程的感激。「我爱你的审判。」在说这话的同时,我开始转身回顾那审判台,但主阻止了我。

“不要回头看,对你而言,我现在不在那里,我在这里。我会带你走出这房间,回到你在战场上的位置,但你一定不能回头看,你必须用你的心来看我的审判台,因为如今它是在那里了。”

「就像那园子,也像那救思的宝藏。……」我心想。

“对,我正在做的每件事,都是做在你心里。那就是活水涌流之处,也是我所在的地方。”

然后祂向我作了个手势,所以我脱下谦卑的斗蓬,看着自己。我愣住了,我的军装竟有着和围绕祂的荣光一样的荣耀!我马上又把斗蓬罩回去。 

“在上十字架的前夕,我也向我的父祷告过,我与祂在起初所有的荣耀,也要与我的百姓同在,好叫你们能合而为一。使你们合一的就是我的荣耀,当你和其他爱我的人同心合一时,我的荣耀就会彰显出来。当我的荣耀因着爱我的人联合起来而愈发彰显时,世人就愈认出我的天父所差来的。现在世人真的会知道你们是我的门徒,因为你们爱我,而且彼此相爱。”

当我继续注视着祂时,我的信心也不断增长。好像里面在被洁净一样,不久我就觉得已经预备好可以去做祂要我做的任何事了。

「在你回去战场之前,还必须见一个人。」我们一边走,祂一边说。同时我仍不断地震惊于祂愈来愈大的荣耀,甚至比几分钟前还更荣耀。

祂说道:

“每一次当你用你的心眼看着我时,你的心思意念就会再更新一点。有一天你将能够持续不断地住在我的同在中上,当那时,你靠着我的灵所学到的这一切,就可以随时派上用场了,而我也会随时随地在你身旁。”

我可以听到祂说的每一件事,也能了解,但祂的荣耀太吸引我了,使我忍不住问祂:「主阿,为什么你现在那么荣耀,远超过以前当你以智慧的身分向我显现时的样子呢?」

“我从未改变过,是你改变了。当你用除去帕子的脸仰望我的荣耀时,你就被改变了。你所经历的所有除去帕子之改变,最大的是当你注视我的爱时。”

分享家:Addthis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