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自我为中心

当我以为自己会承受不了这可怕的发现而崩溃时,有一位我以前就认识,而且尊他为属神之人中最伟大的弟兄之一,他走上前使我镇定下来,不知为何缘故,他的触摸使我振奋起来,然后他热诚地欢迎我。

他是一个我曾想在他门下接受栽培训练的人,我去找过他,但我们处得并不好。就像其他许多我一直想要更接近,以便能从他们身上学习的人一样,我常惹他生气,最后他终于请我离开。多年来我一直对此心怀愧疚,总觉得自己因着个性上的缺点而错失了大好的机会。尽管我已经把这事抛诸脑后了,却始终背负着这个失败的重担。当我看见他时,一切就都浮现出来,有一种厌恶的感觉漫过我身。现在他是那么的有尊荣,使我更为自己卑微的状况深感厌恶与难堪。我想要躲藏,但在此我根本无法避开他,然而大出我意料之外的是他对我的态度非常亲切、真挚,使我的心很快就舒坦开来,我们之间似乎没有任何阻碍,事实上,我所感受到从他而来的爱,几乎完全除掉了我的自我意识。

“我一直热切地期待这次的相逢。”他说。

“你一直在等我?”我问:“为什么?”

“我在等候许多人,你只是其中之一。我一直到审判时才明白,你是我蒙召去帮助,甚至去培训的一位,但我拒绝了你。”

“先生,”我抗议道:“能接受你的培训是一大光荣,我很感谢能有那段时光与你相处,但我太自大了,被你拒绝是应该的。我知道是我的悖逆与骄傲,使我无法拥有一位真正的属灵的父亲。这不是你的错,是我的错。”

“你以前很骄傲是真的,但那并非你触怒我的原因。我之所以生气是由于我没有安全感,以致我想要控制周围的每一个人。你令我生气之处,在于你不愿毫无质疑地接受我所说的一切。于是我开始挑你的毛病,以证明我拒绝你是对的。我开始觉得倘若我无法控制你,有一天你会令我和我的事工难堪。我看重我的事工过于主所赐给我的人,所以我赶走了你以及许多像你这样的人。”他说。

“我不得不承认,有时我以为你已经变成一个……”我不让自己讲下去,因为那差点说出口的话,令我很不好意思。

“你是对的。”他说话时的真挚,是在属地的领域中所没有的。

“我被赋予作一位属灵父亲的思典,但我作得很差。所有的儿女都是悖逆的,都是自我中心,认为世界是绕着他们转的,这就是为什么他们需要父母的教养。几乎每个孩子都偶尔会令家人没面子,可是他们仍然是家庭的一分子。我拒绝了神的许多儿女,而那些都是神托负给我,要我带着他们好好地长大成熟的人。我使许多跟着我的人失望了,他们所遭受的可怕而不必要的伤痕与挫败,都是我原本可以帮助他们避免掉的,如今有很多人成了仇敌的俘虏。我建立了一个庞大的组织,在教会界也有相当大的影响力,但主托负给我的最大恩赐,就是那些被差来接受门徒训练的人,而我却拒绝了其中的许多人。如果我不是那么自我中心、那么在意自已的声望,我就会是这里的一个王了。我原是被呼召去坐最高宝座的,而所有你已经完成的,以及你将完成的工作,也都会算在我天上的产业中。但我却把很多的注意力集中在没什么永恒价值的事上。”

“你的成就很惊人呀!”我插嘴道。

“在地上看为好的,在这里看却很不一样。在地上能使你作王的那些事,在这里常常是使你不能成为王的绊脚石。而使你在此作王的事,在地上却被视为低下、毫不起眼。我有过最大的试验和机会,但却错失了,其中之一就是你。你会饶恕我吗?”

“当然,”我很尴尬地说:“可是我也一样需要你的饶恕,我还是认为那是因我的愚拙与悖逆,才给你带来困难的。其实我也一样,让一些想接近我的人却无法接近,正如你不想让我接近你一样。”

“那时你真的不够完美,而我也正确地看出你的一些问题,可是那绝不应该成为拒绝人的理由。”他答道:“当主看到世人的失败时,祂并没有拒绝世人。当祂看到我的罪时也没有拒绝我。祂为我们舍了生命,比较大的总是要为较小的放下自己的生命。当时我比你成热,也拥有较多的权柄,但我却变得像主的比喻中的山羊。我拒绝了主,因我拒绝了祂所差来找我的你和其他人。”

他的这番话使我大受冲击,在他所提到的每件事上,我都同样有罪。我也曾忽略了许多年轻的弟兄姊妹,认为他们的重要性尚不足以叫我花费时间,现在那些人一一浮现在我脑海中。我多么渴望现在就能回到世上,把他们全都找来!我开始感受到这般悲伤,甚至强过我对浪费光阴的悲伤。我糟蹋了人!其中许多人如今已成为仇敌的俘虏,在山上打仗时受了伤而被抓去。这整个争战是为了人,而人却常被视为最不重要的。我们比较会为真理而战,却较不会为领受真理的人而战;我们会为事工而战,同时却践踏事工中的人。

分享家:Addthis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