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宝座是为忠心服事我的得胜者预备的。”

我的目光停留在山里面这个大房间,进行最后一次巡礼。其中有代表救恩真理的宝石与宝藏,其荣耀令人无法喘息,这里似乎无边无际,更无法完全明白其美丽。我无法想像是否还有其祂充满伟大真理的房间比这里更加荣耀的。这点帮助我了解:为什么有那么多基督徒只想满足于这些基要信仰的奇妙,根本不想离开此阶层。我知道我可以永远待在这里,绝不会感到无聊。

然后,站在我身旁的鹰催促道:“你一定得往前走了!”

我转头看他,他便降低声调继续说:“再没有比住在主的救恩中更觉平安与安全的。你之所以被带来认识这点,是因为在你将要去的地方,你会需要这信心,可是你不能再待下去了。”

鹰所说的平安与安全触动我的心绪,我想到那些在山的第一层“救恩”上奋勇作战的勇士,他们打了美好的仗,拯救了那么多的人,可是他们也伤得很重,它们似乎没有在这里找到平安与稳妥。然后鹰再次打断我的思绪,彷佛他听得见似的。

“神对平安与安全的定义和我们不同,在争战中受伤是极大的光荣。我们因着主的鞭伤而得医治,也正因着我们的鞭伤,我们能得着医治的权柄。在敌人伤了我们的地方,一旦得了医治,我们就得着医治别人的能力。医治是主的事奉中的基本部分,也是我们事工的基本部分。这就是为何主会允许坏事临到祂子民的身上,藉此使他们领受对他人的怜悯之心,而惟有怜悯,医治的大能才能运行。这就是为什么当别人质疑使徒保罗的权柄时,保罗便提到他被鞭打、被丢石头的经历,因为临到我们的每个创伤、每一件坏事,都能变成行善的权柄。伟大的使徒保罗所受的每一次鞭打,结果都能使他人得到救恩;每一名勇士所受的每一处伤口,结果都能使他人得救、得医治及复兴。”

鹰的话语非常鼓舞我,而当身处于救恩宝藏的荣耀中,就使得这真理更加清楚,也更为扎心。我巴不得从山顶上大声喊叫、宣扬,好让所有仍在争战中的勇士能得着激励。

鹰又继续说:“主之所以充许我们受伤,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若没有真正的危险就不会有勇气。主虽曾说祂会与约书亚同去为应许之地而战,但却一再劝勉他要刚强、壮胆,这是因为他将要面对战争,并将有真正的危险,主正是以此方法来验证那些配得应许之人。”

我看着这上了年纪的鹰,第一次注意到祂破损的羽毛间有好些疤痕。不过,那些疤痕并不难看,而且还镶着金边,那金边不是金属,是用肉和羽毛作的。然后我明白,使鹰身上散发出荣耀,也使他的同在如此可畏的,正是这金边。

“以前我怎么没看到这个?”我问道。

“除非你已经见过救恩赐的宝藏,并因着救恩的深奥而心存感谢,否则你无法看见因福音受苦而有的荣耀。一旦你见过了,就可以去面对考验,那些考验将使你的生命得着最高的属灵权柄。这些疤痕是我们将永远佩戴的荣耀,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的主到了天上,仍带着伤痕。你不仅看得到祂的伤痕,也看得到所有蒙祂拣选的人,为祂的缘故而有的伤痕,那是天上的荣誉勋章。凡佩戴的人,都爱神及祂的真理胜过自己的生命;这些人都是不论耶稣到哪里,必跟随到底的,他们都愿意为真理、公义与人类的救赎而受苦。所有祂百姓的真领袖,就是拥有真实属灵权柄者,都必须先经由此途径来证明他们的委身。”

我看看后面这队天使的首领,我从未亲眼见过天使有很深的情感,但这番话毫无疑问地令他大为感动,其他天使也是一样。我真的以为他们快哭了。然后为首的天使说:

“自创世以来,我们已见过许多神奇的事,但人甘愿为主受苦、为他人受苦,却是最大的奇事。我们有时也必须争战,也会受苦,但因我们住在极大的荣光之中,如此行是极其容易的。然而人类是住在那么黑暗邪恶的地方,几乎得不到一点激励,无法看见荣耀,在其中只能心存盼望,却选择为那在心中仅能模糊瞥见的一丝盼望而受苦;这使得即使最伟大的天使也要屈膝、欢然服事这些蒙救恩的族类。

起初我们并不明白为何天父订下旨意,要人类在看不到属天的荣耀与真实,并且遭受如此敌对的状况下,还必须因信而活;但现在我们明白了,因为藉着这些苦难,才能验证出他们配领受这么大的权柄,作为神家中的一份子。如今这样信心的脚踪成了天上最大的神迹,凡通过此考验的,就配与羔羊同坐宝座,因祂使他们配得上,而他们也证实了他们的爱。”

然后鹰突然插嘴道:

“勇气是信心的表现,主从未应许祂的道路是容易的,但祂却保证祂的道路必会是值得的。在救恩那一层作战者的勇气,感动了天上的天使,使他们尊重神在堕落的人类身上所作的工。虽然他们在可怕的杀戮中受了伤,所见的只有黑暗,似乎真理遭到挫败,正如我们的主在十字架上所经历的一样,可是他们没有放弃,也没有撤退。”

我又开始后悔自己没有留在救恩这一层,和这些勇敢的灵魂并肩作战,鹰了解我心里想的,再次打断了我。

“透过往上爬,你们也表现出信心与智慧,而这也释放出权柄。你们的信心释放了许多灵魂,使他们可以就近这山得着救恩。虽然你们也受了一些伤,但你们在国度中得着权柄较多是因信心的行动,而非来自受苦。因为你们在不多的事上忠心,所以现在将得到极大的尊荣可以回去受苦,好让你们可以管理更多的事。但要记得,不管我们是在建造或在受苦,我们是为了相同的目标而同工。只要你们爬得愈高,就会有愈多的灵魂充满在这些房间,带来天上的大喜乐。现在你们领受呼召往上爬,并去建造,只要你们在这事上忠心,接下来,你们将得着荣幸去接受苦难。”

走向基督审判台

然后我转身注视那一道黑暗、令人毛骨悚然,上面写着:“基督审判台”的门。正如每次当我注视伟大的救恩宝藏时,温暖与平安充满我灵一样,当我注视此门时,畏惧与不安就抓住了我。我里面的每个部分只想留在这房间,丝毫不想穿过那门。鹰再次回应了我的想法。

“在你打开门进入任何伟大的真理之前,你都会有这种相同的感觉。甚至在你刚踏进这个救恩宝藏的房间时,也有过相同的感受。这些惧怕是堕落所带来的后果,是分别善恶树所结的果子。那树上的知识使我们都缺乏安全感,又以自我为中心。分别善恶的知识使我们对神的真知识变得畏惧,而事实上,每一样从神来的真理都会带来更大的平安与稳妥。甚至我们应当渴慕神的审判,因为祂的所有道路都是完美的。”

到目前为止,我已有足够的经历使我知道,看来正确的路,往往最不会结果子,并且常常是引至失败的路。在整个旅程中,最危险的路却引向最大的收获。尽管如此,每一次都好像不只是危险,简直是极其危险。所以,每次要选择继续再往上爬都变得更困难。我开始同情那些宁可逗留在某一层上,不肯再往上爬的人,尽管我比以前更肯定那是错的。只有继续往上爬,进入需要更多信心的领域,也就是更倚靠主,才能有真正的安全稳妥。

“没错,要行在更高的属灵领域里,需要更大的信心。”鹰补充说:“当主说‘凡要救自己生命的,必丧掉生命,凡为我丧掉生命的,必得着生命’时,祂已经给我们到祂国度的地图。只有这些话能保守你行在登山顶的路上,引导你在前面的大争战中得胜。这些话也会帮助你站立在基督的审判台前。”

我知道该是我向前去的时候了,我决心把这房间及里头那些救恩宝藏的荣耀铭记在心。但我也知道应该越过这些,开始出发,向前迈进了,我必须往前走。我转过身,鼓起最大的勇气,打开通往基督审判台的门,跨了进去。那一队指派给我的天使全都来围在门边,却没有进来。

“怎么了?你们不进来吗?”我央求道。

“你现在所要去的地方必须独自前往,我们会在另一头等你。”

我没有回答就转身开始往前走,免得我改变主意。不知道什么原因,我知道不要把安全感放在那队天使身上是对的。当我走进黑暗中时,听见鹰最后的话说:

“从此以后,你不会再倚靠任何人了,甚至不再倚靠自己,只有单单倚靠主了。”

我置身于所经历过最骇人的黑暗中,每跨一步,都要先和恐惧进行一番激烈的交战。不久,我开始认为自己走进地狱里了,最后我决定要撤退,但一回头却什么也看不见。门已经关上了,而我甚至看不见门在哪里。我开始觉得所遭遇的每一件事,还有鹰与天使对我说的一切,都是要使我陷入这地狱中的诡计,我被骗了!

我呼求主赦免我,帮助我。我马上就看到在十字架上的主,正如之前我在那房间里触摸红石之时一样,我再次看到当祂独自背负世人的罪恶时,祂的灵所经历的黑暗。在那房间里看见那幕觉得非常的黑暗,现在它却变成了一道光明,我决定要定睛在祂身上,继续往前走。当我如此行,每跨出一步,心中的平安就增长一点,几分钟前还觉得很难的,现在却变得比较简单了。

不久我甚至不再觉得黑暗,也不再觉得寒冷了。然后我开始看到一道微弱的光线,渐渐变成荣耀的光芒,然后又变得如此美妙,使我觉得自己正走进天堂里面。每走一步,那荣光就愈发增强。我纳闷着何以如此美妙的事物,竟有那么黑暗而令人毛骨惊然的入口,现在我好享受所走的每一步。

然后我走进了一座大厅,大到使我觉得就是整个地球也无法容纳它,而它的美丽更是人类的建筑无可比拟、想像的。我所到过的地方就属这里最奥妙了。就连那园子、或蕴藏救恩宝藏的房间也比不上。此时此刻,喜乐与美丽充满我的心,就像几分钟前,黑暗与恐惧淹没了我一样。我才明白,每次我灵里经历到极大的痛苦或黑暗,之后必有一个更大的荣耀与平安的启示。

在遥远的那一头是荣光之根源,照耀着房间内的一切事物,我知道那是主自己,尽管到如今我已见过祂很多次了,但当我走向祂时,却开始有一丝的害怕。然而,这恐惧是神圣的敬畏,只有更扩大我同时感受到的大喜乐与大平安。我知道基督审判台是最让我感到稳妥的源头,但同时,也是更大却更纯净的敬畏之根源。

我没有注意到宝座的距离有多远,因为一切都太美好了,就算要花一千年才能走到那里,我也不在乎。从属地的角度看,的确花了我很长的时间,我一下子觉得是花了好多天,一下子又觉得是好多年。但其实地上的时间跟这里是没什么关连的。

分享家:Addthis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