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的宝藏

我已经深深地爱着那鹰,所以实在舍不得离开他,我很高兴知道还可以再见到他,现在那扇门像磁铁般地吸引着我,我打开了门进去。

我所见到的荣光美得令人窒息,我立刻跪了下来,那些金、银、宝石美得无法形容,事实上,简直可以媲美生命树的荣耀。房间大得好像没有边际,地板是银,柱子是金,天花板是纯钻,闪烁着各种我知道和不知道的颜色。无数的天使满布各处,穿着各式各样不属地上的长袍与制服,每件的款式都不同。

当我开始在房间走动,所有天使就鞠躬敬礼。有一位走上前来呼喊我的名字表示欢迎,他向我说明:在这房间里,我想要到哪里、想要看什么都可以,凡走进门里的人,没有什么是隐藏不给他看的。

对于这里的美我感到相当震撼,连话都说不出,最后我终于说,这里甚至比那园子更美。很惊讶地,天使竟回答我说:“这就是那园子!这是你天父家中的一个房间,我们都是你的仆人。”

当我行走,一大群天使便尾随在后,我转身问那为首的为什么他们要跟着我。

“是因为斗蓬。”他说:“主已将我们赐给你,要在此、也在将临的战争中服事你。”

我不知道该拿这些天使怎么办,所以只好继续走。有一巨大的蓝色石头把我吸引过去,蓝色石头里面好像有太阳和云彩,当我触摸时,有种感受漫溢全身,就和吃生命树上的果孑一样,我感受到能力、心思澄明、及对每一个人的爱,并且每样东西都被放大了。我开始看到主的荣耀。我摸这石头愈久,那荣耀就愈增加。我—直不想把手拿开,可是那荣光太强了,我不得不把手放开。
然后我的目光落在一个美丽的绿色石头上,“那里面有什么?”我问一位站在附近的天使。

“这里的石头全都是救恩的宝藏,你现在正触摸天堂的领域,而那绿石是象征生命的回复。”他继续说道。

当我摸那绿石,就看到地上显出丰富瑰丽的色彩,我摸绿石愈久,地上的颜色就愈丰富,使得我对所见到的一切愈来愈难以割舍。然后我开始看到,在一切有生命的东西中产生了一种和谐,是我从未见过的。然后我开始在创造中看到主的荣光,那荣光愈来愈强烈,使我又不得不转开。

然后我发现自己根本不知道已待在这里多久了,只知道藉着触摸这两颗石头,我对神及他的宇宙的理解已经有了实质的增长,而那里还有许多石头可以触摸呢!在那房间里所有的,尚且比人一生所能吸收的还要多。

“一共还有多少房间呢?”我问天使。

“在你所爬的这座山上,每一层都有像这样的房间。”

“连一个房间都经历不完了,有谁能去所有的房间?”我问。

“你有永恒可以这么做,蕴含在主耶稣最基本的真理中的宝藏,是花再多个今生的生命也无法完全理解。无人能在一生中得知任何一个房间中所有可以认识的,可是你必须取你所需,继续朝你的目标前进。”

我再次想到那逼临的战争,还有那些已遭俘虏的勇士们。在如此荣耀之地想到那些,可不怎么令人愉快,但我知道我将有永恒可以回到这房间,而且只有很短的时间可以去找到路回山顶,然后再投入前线。

我转身问那天使:“你一定要帮我找到通往山顶的那扇门。”

天使的表情有些困窘:“我们是你的仆人。”他回答:“是你必须带领我们才对,这整座山对我们都是奥秘,我们都渴望探索这伟大的奥秘,我们对这房间所知的已经很少了,一旦离开这房间,我们要学的甚至比你更多。”

“你知道那些门在哪儿吗?”我问。

“是的,但我不知道那些门通往何处,有些门令人心动,有些很平凡,有些颇令人厌恶,有一扇门甚至很可怕。”

“在这地方还有令人厌恶的门啊?”我不信地问:“还有一扇可怕的门?怎么会呢?”

“不晓得,但我可以带你去看。”他回答。

“请。”我说。

我们走了蛮长一段时间,经过许多无法描述其荣耀的宝藏,要我不停下来触摸,真是难上加难。还有许多扇门,每扇门都各有一个圣经真理。那天使称之为“令人心动的”,我觉得他低估了这些门的吸引力了!我真的很想进去每扇门,但因对那扇“可怕的”的好奇心,使我继续往前走。

然后我看到它了,“可怕的”根本不足以形容它,恐惧抓住了我,使我觉得自已几乎无法呼吸了。

恩典与真理

我在门前背过脸,迅速撤离。附近有一颗美丽的红色石头,我几乎是扑上前去摸它,然而我却立时身处客西马尼园,看着祷告中的主。我所见的痛苦甚至比刚才看到的门还可怕。在震惊之余,我猛地把手抽回,倒在地上,精疲力竭。我好想回去摸那蓝色石头或绿色石头,但我不得不再次振作,重拾方向感。天使们很快地围过来服事我,有天使递给我饮料,使我恢复精力。不久我就觉得很好,可以站起来,走回去摸其他石头,然而,主祷告的景象重新浮现脑海,令我不禁停住脚步。

“刚才那是什么?”我问。

“当你摸那些石头时,我们也能看到一些你所见的,感觉到部分你所感受的。”天使说:“我们知道这里的石头全都是极贵重的宝藏,其中蕴含的启示都是无价之宝。我们看到一点主在钉十架前的痛苦,也短暂地感觉了一下祂在那可怕的夜晚所感受的。我们很难了解神怎么会去受那样的苦。这使我们更加感到,能服事神付上极大代价救赎的人,是一件光荣的事。”

天使的话像闪电击中我的灵魂,我在大争战中打过仗,爬上了山顶,我对属灵的领域已经熟悉到不会再去注意天使,我几乎已能和那些大鹰在平等的立场上对谈,然而我却连一刻也不能忍受与主同受苦,而想逃到比较愉悦的情境中。

“我不应该来这里。”我几乎用喊着说:“我比任何人都更该去做恶者的囚犯!”

“先生。”那天使有点忧虑不安地说:“我们晓得没有人在这里是因为祂配得,你到这里来是因你在世界未立根基之前,就按着一个旨意蒙拣选。我们不知道你蒙拣选的旨意为何,但我们知道在这座山的每一个人都很伟大。”

“谢谢,你给我很大的帮助。此地使我的情绪大为高涨,情感似乎要超过我的理智了。你说的对,没有人是因配得而能来此,的确,我们在这山上爬得愈高,就愈是不配,要留在那里也需要更多恩典。奇怪,我第一次登山顶是怎么办到的?”

“是恩典。”我的天使回答。

“如果你想帮我,”我接着说:“请你只要一看到我陷入困惑或失望中,就一再重复讲这个词给我听。我对这个词愈来愈了解,胜过任何其他的字眼。”

“现在我必须再回去摸那红石,现在我知道那是这房间里最贵重的宝藏,除非我把那宝藏存记在心了,否则绝不离开。”

分享家:Addthis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