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的心

“可以的,你有如此感受是对的。”鹰终于说话了:“我们还没有完全,要等到全身都复和了,我们的敬拜才完全。就算是在最荣耀的敬拜中,就算是在神的面光中,只要还未完全合一,我们仍会感到此一空虚,因为我们的王也有同样的感受。我们都为仍受捆绑的弟兄难过,但我们更为神的心难过,就像你爱你每一个子女,但若有一个生病或受伤,你就会为他难过一样;祂也是这样爱祂所有的子女,但现在祂最注意的是那些受伤的和受压制的。为了祂的缘故,我们一定不能放弃,要坚持到所有人都复原为止,只要有人还受伤,祂就仍是受伤的。”

巨大无比的信心

我在鹰旁边坐下来,深思他说过的话。最后我问道:

“我知道现在智慧是透过你对我说话,因为当你开口时,我听到他的声音。在刚才那场仗还没开始之前,我对自己充满把握,可是我差点和他们一样冒进,要不是智慧阻止,我很可能就被掳走了。我进攻比较多主要是因为对仇敌的恨恶,而不是主要为了释放我的弟兄姊妹。我现在发现,从初抵达这座山,到加入这场大争战以来,我所做对的事多半基于错误的原因;而许多我做错的事,却因着正确的动机。我学得愈多,就对自己的感觉愈没有把握。”

“你一定和智慧在一起很久了。”鹰回答。

“在我还没认出他以前,他是和我在一起很久了,可是恐怕我多半的时间都在抗拒他。不知怎地,现在我知道自己还欠缺一件非常重要的东西,是我重新投入战场之前必须得到的,可是我不知道是什么。”

这只大鹰的双眼变得极为锐利,他答道:“当智慧在你内心说话时,你也认识他的声音。因为你穿着斗蓬,所以学得很好,你现在所感受的就是真实的信心。”

“信心?”我吼回去:“我讲的可是严重的‘怀疑’啊!”

“你会怀疑自已就是聪明,但真的信心是倚靠神,不是靠你自己,也不是靠你的信心。你离那能移山的信心很近了,而我们非把这山移开不可。时候到了,该是带着这样的信心到前所未去的地方了。不过,你是对的,你还欠缺一件非常重要的东西,你还必须得到一个启示,即使你已经爬到山顶,沿路领受了每一项的真理,虽然你曾经在神的园子中,尝过祂五条件的爱,也看过祂儿子很多次,你还是只了解神整个谋略的一部分而已,而且仅是肤浅的了解。”

我知道这些话对极了,所以听来非常受安慰。

“我曾错误地论断那么多人,那么多情况,如今智慧已多次救了我的命,可是智慧的声音在我里面还是很小,而我自已的想法与感觉的嘈杂声音还是太大。我透过你所听到智慧的声音,比祂在我心里的声音还大,所以我知道我必须一直紧紧地跟着你。”

“我们来此就是因为你们需要我们。”鹰答遭:“我们在此也是因为我们需要你们,你有我所没有的恩赐,而我有你所缺少的恩赐。你曾经历我来曾经历过的事,而我也经历过你未曾经历过的事。这些鹰已经赐给你们直到末了,而你们也已赐给我们了。有一段时间我会和你非常亲近,然后你必须接纳其他来取代我位置的白鹰。每只鹰都不同,主让我们一起而非个别地了解祂的奥秘。”

真理的门

然后这只鹰便从所栖息的岩石上飞起,升到我们所站这层的边缘。

“来!”他说。当我接近他时,我看到有阶梯下到山的最底部,那儿有一个小门。

“以前我怎么没看到这个?”我问。

“当你初抵此山时,并未逗留这层太久,所以没时间四处看看。”他回答。

“你怎么知道?当我刚到这座山时你在这里吗?”

“就算我不在,我也知道,因为凡错过这扇门的人,都因同样的原因错过了,不过我的确在此。”他回答:“我就是当你往上爬时,匆匆擦肩而过的一名士兵。”

那时我才认出这鹰很像一个我初信不久时见过的人,事实上,我曾经和这人稍微谈过。他继续说道:

“那时我好想跟随你,我在这一层已经太久了,需要改变一下,但我就是无法丢下,所以我一直努力要带领到此的失丧灵魂。当我最后终于委身在主的旨意中,不论或走或留都愿意顺服时,智慧就向我显现,带我到这扇门前,他说这是到山顶的捷径,所以,我比你更早到达山顶,而且变成一只鹰。”

我才想起来,曾经在好几层上面见过类似的门,甚至还窥视过一扇门里面的东西,也记得所见的是多么让我惊奇。我并没有深入任何一处,因为我的焦点完全在战争上面,拼命地想爬到山顶。

“我能不能从任何一扇门直接到山顶?”我问。

“不是那么容易。”鹰说,神情有些不悦:“在每扇门里都有好些通道,其中一条会通到山顶。”他显然知道我接着想问的,就继续说:“其他通道则通到其他各层,每一条都是天父设计,为让每个人都可以按着各自的成熟度选择他们所需要的。”

“太不可思议了!祂是怎么做的?”我心里想,但鹰听到了我的想法。

“非常简单。”鹰好像听到我把想法大声说出似的:“一个人灵命的成熟度总是决定于他是否愿意为神国度或为他人的缘故,牺牲自己的渴望。要求最大牺牲才能进入的门,将会带我们到达最高层次。”

我努力地记下他所说的每句话,我知道我必须进入在我面前的这扇门,对我来说,智慧的作法是尽可能向一位超越我、并显然选对门而登上山顶的人学习。

“我并非直接到达山顶,也没有见过曾直接登顶的人。”鹰继续说:“不过我比大多数人都更快抵达山顶,因为当我在‘救恩’这层打仗时已学到许多自我牺牲的功课。我之所以带你到这扇门前,是因为你穿着斗蓬,总会找到这门的,可是时间不多了,而我在此就是要帮助你快点成熟。”

“每层上面都有门,而在每扇门开启后都可见到超过你所能理解的宝藏。”他继续说:“就物质而言,你不能取走堂藏,但每份在你手中的宝藏都可以一直保存在你心中,你的心就代表神的宝藏之家,当你重登山顶时,你心中的宝藏会比全地所有的宝藏更有价值。这些宝藏永不会被夺去,永永远远都是你的。快点去,暴风雨的乌云已经在集结,另一个大争战迫近了。”

“你要跟我去吗?”我恳求道。

“不!”他答道:“我现在属于这里,我要帮助这些伤患,但我会在此与你重逢的。在你回来之前,会见到许多与我同是弟兄姊妹的鹰,在你遇见他们的地方,他们可以给你比在我这里更好的协助。”

分享家:Addthis中国